为了私利敛财成性的刘氏


为了私利敛财成性的刘氏

刘氏是魏州成安人,后唐庄宗李存勖的皇后。

刘氏生性贪婪吝啬,不但和皇帝李存勖一同聚敛钱财,还派人到各地经商,连柴火果蔬之类都要加以贩卖,从中获利。四方贡献的钱财都据为己有,却吝啬不赏,只用于供养伽蓝(佛教)。降将如袁象先、温韬、张全义,都通过厚赂刘氏而得到重用。[1]


把皇帝的爱姬赏给大臣

皇帝李存勖有个爱姬,长得很漂亮而且还为李存勖生了个儿子,刘皇后很忧虑。

李存勖在宫中休息,元行钦在旁侍奉,李存勖说:“你才死了妻子,还想不想再娶?我帮你找一个。”刘皇后指着爱姬请求说:“皇帝怜惜元行钦,为啥不把姬赐给他?”李存勖不得已,假装同意。刘皇后催元行钦拜谢,元行钦再拜,起来看见爱姬已坐轿出宫了。李存勖不高兴,好几天称病不吃饭。[2]


不开内库

同光四年(926年),国内饥荒,洛阳府库空竭,禁军军士都不发军粮。亲族家眷只能以野菜充饥,以致冻饿而死者无数,很多军士甚至被迫典卖妻儿。而这时正逢邺都兵变,军中流言四起,形势非常不利。在这种情况下,宰相率百官上表,请李存勖开内库(皇帝的个人财产库)赈灾。李存勖应允,但刘氏不肯答应,称生死有天命决定,非人力所能挽回。

后来,宰相又在便殿议论。刘氏躲在屏风后面偷听,竟然将自己的梳妆用具、两口银盆,以及三个年幼的皇子,送到宰相面前,称宫中只剩这些,让他们拿去卖了以筹备军饷,吓得宰相惶恐而退。”[3]-[4]


口渴送奶酪

同光四年(926年)3月18日,郭从谦反叛[8],李存勖身中流箭,伤重卧在绛霄殿廊下,渴得想喝水,刘皇后叫宦官送来奶酪,自己不亲自看望。4月1日,李存勖去世[5]。


结局

刘皇后在马上用皮袋装金器宝带,想在太原建寺当尼姑。在路上与李存渥“通奸”,到了太原之后就削发为尼,后唐明宗李嗣源即位,并派人赐死刘皇后。[5]

为了私利敛财成性的刘氏


评价

张容哥:皇后惜物,不以给军。

孙光宪:姿色绝众,声伎亦所长。利聚财。

欧阳修:好聚敛。

丁耀亢:牝鸡司晨,维家之索,余于愚妇人也何诛?

为了私利敛财成性的刘氏


来源:

  1. 《资治通鉴·后唐纪二》:
    皇后生于寒微,既贵,专务蓄财,其在魏州,至于薪苏果茹皆贩鬻之。及为后,四方贡献皆分为二,一上天子,一上中宫。以是宝货山积,惟用写佛经,施尼师而已。 ↩

  2. 《新五代史·卷十四·唐家人传第二》:庄宗有爱姬,甚有色而生子,后心患之。庄宗燕居宫中,元行钦侍侧,庄宗问曰:“尔新丧妇,其复娶乎?吾助尔聘。”后指爱姬请曰:“帝怜行钦,何不赐之?”庄宗不得已,阳诺之。后趣行钦拜谢,行钦再拜,起顾爱姬,肩舆已出宫矣。庄宗不乐,称疾不食者累日。 ↩

  3. 《资治通鉴·后唐纪三》:
    是岁大饥多流亡,租赋不充,道路涂潦,漕辇艰涩,东都仓廪空竭,无以给军士。军士乏食,有雇妻鬻子者,老弱采蔬于野,百十为群,往往馁死,流言怨嗟,而帝游畋不息。己卯,猎于白沙,皇后,皇子、后宫毕从。……租庸使以仓储不足,颇朘刻军粮,军士流言益甚。宰相惧,帅百官上表言:“今租庸已竭,内库有馀,诸军室家不能相保,傥不赈救,惧有离心。俟过凶年,其财复集。”上即欲从之,刘后曰:“吾夫妇君临万国,虽藉武功,亦由天命。命既在天,人如我何!”宰相又于便殿论之,后属耳于屏风后,须臾,出妆具及三银盆、皇幼子三人于外曰:“人言宫中蓄积多,四方贡献随以给赐,所馀止此耳,请鬻以赡军!”宰相惶惧而退。 ↩

  4. 《新五代史·卷十四·唐家人传第二》:军士叱容哥曰:“致吾君至此,皆由尔辈!”因抽刀逐之,左右救之而免。容哥曰:“皇后惜物,不以给军,而归罪于我。事若不测,吾身万段矣!”乃投水而死。 ↩

  5. 《新五代史·卷十四·唐家人传第二》:郭从谦反,庄宗中流矢,伤甚,卧绛霄殿廓下,渴欲得饮,后令宦官进飧酪,不自省视。庄宗崩,后与李存渥等焚嘉庆殿,拥百骑出师子门。后于马上以囊盛金器宝带,欲于太原造寺为尼。在道与存渥奸,及至太原,乃削发为尼。明宗入立,遣人赐后死。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