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lo圈你不可以不知道这家店,公开处刑操作最碾压你智商的lolita商家



其实南鹿鸣有多臭这事已经是陈年老梗了,什么借衣服打版、抄袭、给顾客寄写里面是ytw的包裹,、说顾客胖、老板交往幼女……但最近是真的是骚的我一愣一愣的。先交代一下背景:

本期主题的店家:南鹿鸣/SIKA(前身南柯忆)

涉及人物:

店主:yw

该店主设计师兼产品负责人:311

你们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吃瓜并被坑的up主我

和南鹿鸣有合作过的两位设计师:一空、病毒

以及几百号失去耐心的被坑消费者

从我有接触到南鹿鸣的记忆时间是2015年,是一个当模特的朋友跟我介绍了该店的老板yw,那时候刚高中毕业暑假特别欢腾又没事做,三个人摆龙门阵,谈到到底该怎么做裙子才能让顾客满意,后面一来二去朋友有活动我都跟着凑热闹也进了yw的店群,看公布的新裙子不错我也就购买了一条。这时候就起过多个顾客领口磨红肉的差评,成了后续的伏笔。

然后up主就去国外留学了,突然有天yw问我要不要当官博可以给点福利,我想了想答应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转发和回复评论,所谓福利在要求下送了一条发带和一个小包。

第一个发现他操作很神奇的是用折扣招聘客服,你没有听错,是折扣并且不变现,按回复率可以购买他店里的产品8-5折。

我们算一笔账:当时他两个月才上新一款,并且不存在上一款还在卖,一款平均全套900来算,8折就是省了180块。平均下来客服省了90块每月,而他至少省了3000块标准客服工资。

而这样的客服,有12个。

上图是继我离开以后的官博娘说的,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给他打白工?原因不过是热爱lolita加上多数是在校学生,想省一点是一点,完全不懂工作的实际价值。

我的情况也差不多,这还是在我留学期间发生的,即将毕业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完成了我对南鹿鸣的心灰意冷+厌恶心态形成。

时间是18年的暑假,大概过程我不赘述看我当时编辑的图片吧。

太长不看重点:工薪不对等,加班不给工资,没有签署劳动合同,没有签署版权合同,篡改我的设计并不说明。

结果:对方在微博道歉并声称会赔偿,但并没有赔偿,反而对我说你走法律程序吧就将我全面拉黑。期间还告诉我著名权归他们他们想改就改。

我???这是yw法还是南鹿鸣发写的?


著作问题的设计,上为店公布稿,下为up绘制原稿

可能有人说这两条裙子根本不一样啊,up主你嚷嚷啥呢?想钱想疯了吧?

我们来梳理一下这个过程。

1.南鹿鸣要求我设计符合饼图印花主题的外形。

2.我收集了大量星座相关的资料,并在yw公司开会时阐明了我的思路与创意,包括对水象星座表达双拼色彩不对称的型体设计,流线型的分割,星座图的绶带也我一点一点对比星图纠错画出来的

3.在此期间311并没有绘制和提供对水象的创意

4.在我离开后311拿出来了和我雷同的稿子。

水象公布的op型


我偶然看到他们在讨论的图片(同年4月就有消息,水象的创作在7月)

我主观上认为这是拿我的资料,创意和劳动成果直接二次修改形成的作品,并且没有对我进行通知就公示了。

再有人问了up主你在这里哔哔赖赖什么呀打官司去呀。

打官司这事儿还真不是我能打的,第一证据不足,没有明确的时间地点和工资明细,关于绘制过程的文件也只有终稿中间的过程已经因为对终稿帮助不大删除了,加上我人在海外还要准备毕业。身体也拖垮了,家里人也绝对不想我还没毕业就背一个官司影响就业,这就不了了之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本期的开始。

在我和南鹿鸣扯不清的时候,有另一个人找到了我,此人是南鹿鸣一个老项目《龙王》的饼图画师,据她描述经历和我相似,也是学生时代接稿,经历了漫长的改稿最后改到过期,对方不采用,还要画师支付违约金,画师当然不干,然后签解约合同,这时我在替她梳理的时候发现了非常多的疑点。

up主现在并没有从事服装行业而是商务类,短时间学了各种各样的合同,其中最基本的,一式两份,盖章签字附双方负责人身份证复印件。

但居然出现了签工作合同和解约合同名字不一致的情况,敢问yw是不是在做“阴阳合同”的社会实践?

人干事?

这是一空得到的要求,答应是答应了但明说了前面还有别的稿子,南鹿鸣不顾画师意愿强行插队,不停催稿也只是基本操作而已。

https://m.weibo.cn/1600398394/4431635929732066

一空《龙王》事件详细过程指路微博↑

南鹿鸣的态度:装死→不停解释说自己没有抄袭(画师一直在骂阴阳合同,拿出对比图是佐证参与过这个项目)→假装道歉并爆出画师身份证→被吃瓜群众狂喷开始叫屈→开放了龙王的退款

原博已经删除,但左上角仍然有记录痕迹是画师的身份证

就在战况激烈之时,我们又找到了另一个画师(禁止套娃),她就是南鹿鸣新款的饼图原作者病毒,而她告诉我们一个信息,青鹭火的饼图是一张没有完成交易的草稿。

我在一空的微博底下吐槽南鹿鸣新款被原著病毒看见了

同样的学生时期接稿,被拖时间,改了无数次,同样的最后终止,青鹭火在画师离开的时候只是一张草稿,而画师崩溃的就在于草稿被做成了衣服,有种学生时代黑历史被曝光的极度尴尬。

https://m.weibo.cn/2568295735/4432076490693352

指路病毒青鹭火事件微博↑

南鹿鸣的态度:装死→反复说龙王没有抄袭避开青鹭火的话题→声明已经和病毒达成和解并

→被病毒本人拆穿道歉→装死

瞬间拆穿


作者态度是用不原谅



连我们亲爱的的世界第一lo娘美少女谢安然都表态了,对南鹿鸣终止合作,当然以她在圈内的影响力,可不止她一个人不会再接南鹿鸣的单。南鹿鸣走红就是靠的安然带货,不然谁愿意为臭名昭著的他买单?但种草姬也算是秉承了众生平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慈悲精神,而南鹿鸣呢?只会一次一次践踏别人的信任。

让我先prprpr一下美少女



你以为这就完了???你好甜啊(洪世贤脸)

接着由于爆发期有部分南鹿鸣的花嫁出货,顾客陆续有收到各种质量有问题的裙子(花嫁问,十字问题,甚至精灵款也有反馈),这次曝光行动也成了顾客的宣泄口。

染色问题可以解决但并没有解决的圣辉十字,下水后红色部分大量析出染料会染红白色的袖子,他声称中国达不到固色(骗外行,不少lo裙用的红色也没染那么夸张)有人还只是穿着过程中袖子就擦上了颜色,那说明2级固色都不达标。


令我最难受的是我反复提醒过他要做固色


萌款药箱


涉事主要质量问题投诉的花嫁

黎明梦魇


不是南鹿鸣的,我只是把它放在这里和上图做对比,日牌永恒辉煌


圣歌祈祷

是不是很好看,女生想拥有,男生想送给自己女朋友?满淘宝的推送造成了它几千销量的爆款神话?

实际呢?



各种线头,刺绣断线,掉链子、珠子,破口,大块拉丝胶水

这就是一件标价一千多的裙子该有的质量?

引起了很多还没收货的买家恐慌,而店家的答复是

请问买家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

购买商品定金是保证双方利益而不退,但不代表无条件不退,质量问题是产品缺陷本来就可以全额退款,定金不是无良商家的庇护伞!何况你们的定金还超过了标准全额20%,你们是不亏买家活该给你们背锅?

更匪夷所思的事件来了:

这个妹子出现了脖颈处红肿瘙痒

回收伏笔,我之前说过买裙子时同期购买的其他顾客出现过领口磨红,我当时没在意因为我买的是SK(半裙)不存在这个问题就没注意。但过敏并不是个例,在维权群内接二连三的有人出现红肿,起泡,均是在穿着这两款花嫁24小时以内,最严重一例进了医院打吊瓶抑制过敏,这个可怜的妹子还是个高三备考的学生。

过敏遗留痕迹


各种皮试


由于过敏源怀疑商品存在污染





因过敏…正在输液的高三学生,医院建议住院观察

就这个事有人问他家到底有没有质检,还研究起吊牌,我就依记忆里说了一句南鹿鸣从来都没改过吊牌,啥东西都写100%聚酯纤维,然后有人证明了一下我的记忆力:

产品名字还是改了的


这和他们描述的亲肤面料并不一致


换任何名字吊牌内容都没有变,包括质检编号

并且这个只是吊牌没有合格证,这对于任何一家开了几年的服装店都是绝对不该犯的基础问题,这意味着产品根本没有质检环节,没有检验合格结果,还是明晃晃的把证据摆在客人眼前。

出示上图吊牌的妹子,苦中作乐做表情包玩

这件事爆发到今也快经过一个月了,仍然有新来的妹子来维权群里询问过敏是什么状态,从试穿发痒到穿着后延迟半天开始起疹子,矛头指向制作环境污染。

顾客们开始轮流向工商局投诉,12315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南鹿鸣在压力下松口发视频道歉,大概内容就是yw仍然在南鹿鸣掌权,并且不同意退款,但店铺决定通过走淘宝退保证金来退款算是给顾客的一个交代。

至于污染问题,南鹿鸣贴出来一份低智商低不要看的质检报告,里面提供了花嫁款所有辅料的面料检验合格,其中除部分是今年检查,其他由面料厂家直接提供,是15年的。

……

请问你们卖的是裙子还是面料?

拿面料质检合格出来骗几岁的?

还是相信大众的智商由你们来决定?

其中一张面料质检报告

大部分穿着花嫁的妹子都没有对服装类过敏史,什么叫皮肤太过娇嫩?十几岁新陈代谢抵抗力都发育齐全的青少年没你说的那么脆弱!

颠倒是非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说工厂没有技术做花嫁所以要做一年被工厂工作人员戳穿,说阿玛尼的工厂做不出lolita,说中国印染固色本来就做不到水洗不掉色。侮辱买家、法律、中国制造业、原创作者……你们真的有你们哭诉的那么无辜吗?

目前的部分结果:

我+两个画师大大都永久保留挂南鹿鸣的微博,并永远不原谅,饼图与设计全部回收。

水象的型被用在了毕设里


我用实际证明这种流线做法不是不可能的

南鹿鸣因为地址不实已经被工商挂起,但只是yw名下的其中一个皮套公司,这导致质量维权困难。

过敏的妹子们还在想办法做质检,那个高三的姑娘没有参与毕竟学业还是更要紧。

南鹿鸣新出货的花嫁更改了吊牌,但还是错的,写个标准没有合格标识,是在掩耳盗铃自己没说自己合格是吗?仿佛不参加考试说自己从来没有考砸的小学生。

更改了成分,但没有含量,自己编的质检号为“南小鹿”缩写,这也是不符合规范的,还是没有合格标识

顾客方面还在陆续退货退款,但只能走淘宝小蜜途径。

已经购买了产品很久的姑娘不要慌,我看到不少担心穿南鹿鸣的衣服出去会不会被骂,至少明白人都不会骂,大家不过都是被骗了而已,迁怒同样是受害者的人没有意义。

我们不是刻薄的人,我们曾给过他机会,一次又一次,换来的不过是重复的谎话和甩锅。很多不知道事情来由的人只觉得我们暴躁,小题大做,有的顾客也不理解她们都可以忍受质量问题为什么要“斤斤计较”。

你有权利说自己包容,但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包容。

(ಡωಡ)

他不过是仗着大部分人无条件的善良来捞得好处,毫无对自己周围人的尊重与感激,所有人对他不过是一个工具,做错了事甩锅、装死、假装店换了老板(有公司作为背景并且100%持股的老板根本不可能说换就换,请大家查清楚店是个人运作的淘宝店,还是有明写股份,可以查到的公司)

还信他会痛改前非的人,问问自己读的这么多年书好吗?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