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钢琴师》蒲水手视角·续写

*我宣布我要脱轨!(可能脱离案件设定?)

*蒲水手真的缺失太多剧情x

*瞎写哈哈哈哈哈(都是个人理解!)

*自拟第一视角

 

first.

 

“鼓浪屿”号轮船。

承载着几代人的记忆。

而他呢?

这个船上唯一的水手。

他又是怎么样的啊?

 

second.

 

我惊醒了。

夜挺黑的。

今天是最后一天。

当我知道这艘船的传闻后,我要和他们告别了。

那不就是留下我了吗?

其实MG93年不止有我,还有20岁的井邦和22岁的张二副。

啊,还有甄会弹。

算了算了,去看看他们吧。

一个小时,够了。

 

我先去的何船长屋。

门开着,没有人。

撒金刚也是。

其他人也是。

真好,又没叫我。

 

third.

 

我来到甲板,冰冷的地板躺着甄会弹和25岁的何船长。

他们都望着大海一言不发。

“道别仪式?”

我出声打破宁静,他们都回头看我。

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们打算怎么走?互杀还是自杀?”

我很憨的笑了。

至少我认为那会我笑的一定很憨。

我希望一句话可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失败。

他们还是很严肃。

 

是何船长先走过来的,他抱住了我。

很紧,带着一丝颤抖。

“小蒲,走了。”

“我能走哪?”

我在船长肩头笑的一定很牵强。

“二副和井邦陪着你。”

我看向井张兄弟,他们没什么表情,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船长松开了我,临了拍了下我的背。

 

“小蒲。”

这是撒金刚和我在船上见面以来第一次这么沉重的喊我。

“我也走了啊。”

他似乎为了让我听他语气更轻松,加了个尾音。

“师傅。”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喊出口了,念出来带着陌生,带着熟悉。

“诶…终于听到了。”

是了,见面的时候喊的金刚。

“撒……网?”

我还是下意识说出来的,声音带着不确定。

嘶,脑袋有点疼。

抱着我的金刚身体颤抖的很厉害,我感觉肩上有点湿润。

“好了。”他紧抱一下松开了。

“…师傅,别哭。”

“为师那是风吹的!”

骗人,今晚一丝风都没有。

我没拆穿,看他退回了原位。

 

下一个是papala。

阿姨轻轻的抱了我一下,笑的很温柔。

“怪可爱一孩子,怪不得我儿子这么喜欢你。”

我向阿姨点了下头,看向船长。

和从楼上一跃而下的身影重叠。

可他冲我笑着呢,不什么事也没有吗?

但船长笑的很假,我没看清,好像带着泪花。

头又疼了。

 

“蒲。”

不愧是他,喊人都这么简练。

白谱对他父亲的误解,也导致他对船长的生疏。

可几个小时前刚解开心结的他,学着表达自己感情的他,拥抱了我。

“白谱白蒲……有缘。”

他在我耳边如是说道。

我不知道他说的哪个bai pu。

喊他自己名字呢?还是他的白和我的蒲?

月光挺巧的照在甲板上。

我记得……有个人叫白……月光。

和白谱好像好像。

啧,头疼。

白谱也退回了原处。

 

fourth.

 

一个甲板上,六个人对着我一个人。

好奇怪的队列。

然后我看着四个人跟幼稚鬼一样坐着滑滑梯似的顺着一块顶棚滑下去了。

“别念着过去,向前看。”

井张兄弟在我右前方冲着滑下去的四个人说的。

“会想你。”

这是四个落水声之前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话。

简短,带着思念和爱。

“祝贺他们回到属于他们的世界。”

我看着另外两个人抱了下又松开。

“海葬?”

“是啊。”

“阿蒲,你下船吗?”

“我去哪啊?”

“下船再看嘛。”

两兄弟拍了拍我的肩。

“一起去开船吗?一起回去。”

一起。

这个词很诱惑我。

“好。”

“谁掌舵?”

“我。”

二副拍拍胸脯。

 

为什么他们不感到悲伤呢?

或许回归生活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fifth.

 

“到了。”

窗外是久违的陆地。

“走吗?”

“走吧。”

这么大一艘船,就我们三个人了。

踩在地上的一刹那,我头脑恍惚,险些栽倒。

离我最近的二副拉了我一把。

“谢谢若昀哥。”

我说完话一怔。

尽力在脑海里搜索记忆。

2019年。

张若昀。

井柏然。

撒贝宁。

何炅。

白敬亭。

papi酱。

还有,

我是蒲熠星。

 

2019.11.30

_十季w.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