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 集 澄羡婚将至 蓝湛暗伤神(中)

“啊?!给我和蓝湛?” 魏婴惊得瞬间嘴张得老大,江厌漓继续凝重地点点头,

“怎么可能,搞错了吧,这,我跟江澄已经定了姻亲之事,怎么可能还。。。再说了,蓝湛那个小古板,谁跟了他在一道,下半辈子还不得憋死”,魏婴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也不知怎的,自己感觉好像有点说得过分了,其实相处的这段时间以来,魏无羡觉得蓝湛还是有些变化的,虽然依旧古板,但是也没有像初识之时那样古板了。

“阿羡,此次父亲来,可能正是处理此事,你可曾许诺过那蓝二公子什么?”

“怎么可能,师姐,我魏婴自小在云梦江氏长大,江叔叔于我有知遇之恩,养育之恩,我既已答应江叔叔,应承与江澄之姻缘,怎会背信弃义另选他人,我魏婴一向重信守诺,一字千金”,此时的魏婴表情已然变得严肃认真,转而又补充了一句“师姐,你信不信阿羡”,眼中充满期待的目光。

“信,信,姐姐是看着我们羡羡长大的,怎会不了解羡羡的秉性”,江厌漓爱怜地抚了抚魏婴的头,又放下手转过身背对魏婴,继续道:“ 只是,不知这蓝氏到底是何意,为何会提出如此莽撞的要求?这期间怕是有什么误解了吧”

魏婴上前一步道:“是的,一定是蓝氏宗主误解了什么的,请江叔叔跟蓝氏解释清楚吧”

江厌漓侧过脸,看了一眼魏婴道:“此次爹带了重礼,想必就是来说清楚的,你先跪在这里,等会,或许爹就能处理好此事了”

“又要跪?为什么?羡羡做错了什么吗”魏婴一脸委屈看着江厌漓,

“羡羡,这或许是父亲的权宜之计,无论如何,父亲叫你跪在这里一炷香的时间,可能自有其道理”,说着,江厌漓又安抚着拂了拂魏婴的脸颊,心疼道:“姐姐也不想羡羡吃苦啊”

魏婴虽然委屈但是还是按照师姐的话照做了,转而笑着对江厌漓道:"师姐,放心,羡羡最乖了,不就一炷香吗,反正羡羡又不是没跪过”

看着魏婴这样,江厌漓更心疼了,道:“羡羡这么乖,那师姐现在去给羡羡做最喜欢的莲藕排骨汤,好不好”

魏无羡这会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撒娇笑道:“就知道,师姐最疼羡羡了,我保证,一炷香时间分毫不少”,说着又做出了指天为誓的动作。

江厌漓欣慰的笑了笑,便离开了。

江厌漓走后,魏婴刚开始还能乖乖跪着,可是时间一长,便忍不住了,东看看,西瞧瞧,见四下无人,便随意捡起地上的石子丢着玩,翻动其中一块时,竟然显现出一个蚂蚁洞,成群结队的蚂蚁正在徐徐不断的向洞中爬去,魏婴觉得这倒是有趣,便将小石子丢向蚂蚁,看能击中几只,可见魏婴跪得是十分得无聊。

正待他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江枫眠从长廊边绕过,江澄紧随其后,走到魏婴身旁时,魏婴见状忙起身,扭扭捏捏耸耸肩展颜道:“ 江叔叔,你怎么来了”

江枫眠一脸严肃,冷冷道:“ 跪下

魏婴斜眼看了一眼江澄,顿时变得垂头丧气,又慢慢跪了回去。

江枫眠看了一眼魏婴,急匆匆向前厅走去了,江澄道:“不思悔改”

魏婴伸出拇指指向自己,理直气壮:“我何错之有,我今天要是敢向你认错,我就不姓魏”

“你还有脸说啊,爹为了你连夜千里赶来姑苏”,江澄愤愤道,“待会准要被那个蓝老先生教训一通”,说完就匆匆追赶江枫眠去了。

魏无羡听罢,也不以为然,自顾自地继续玩着石子丢蚂蚁。

江枫眠到访姑苏,没曾想正遇金氏宗主金光善到访姑苏,金氏一直意在联姻江氏壮大门派,便借机向江枫眠提及金氏公子金子勋与魏婴之亲事。在金光善眼里,金子轩与金子勋是不同的,虽然同为金氏子弟,自己的儿子的婚事定要他自己选定的良人,而金子勋虽是兰陵金氏中人,金子轩的堂哥,金光善的侄子,外人面前虽金光善也待金子勋如同亲子一般,但实则在金光善眼里,金子勋无非是个用来联姻的工具罢了。

金光善到的晚些,入得蓝氏前厅之时,蓝启仁与江枫眠已坐定在商讨事宜,江澄则规矩地立在江枫眠一旁。

蓝启仁与江枫眠见金光善到了,便起身与之相互拘礼,蓝启仁客套道:“两位宗主,路途劳顿,快请坐”,说完,见金光善、江枫眠分别入座后,也回至主位坐下。

蓝启仁继续道:“虽然只是晚辈之间的玩闹,但牵涉江蓝两族姻亲,所以请江宗主亲自前来商讨一番”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