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雪】〔朱一龙水仙文〕风雪夜归人[十二]百步之约篇 连城璧 傅红雪

寒风呼啸,却没传进屋里一点。连城璧仔细修整过主卧,为了他。

傅红雪强迫自己站成一根人棍,麻木地吐出恶毒的话:“我给连庄主下了毒,一旦离开我,你就会内息错乱,走火入魔,最终变成一个被全武林讨伐的怪物。”

“我是斑衣教的人,是安插在山庄的内线,为了玩弄连庄主的感情,特意寻来了这珍惜的毒物,多谢连庄主配合,我玩的很开心。”

心痛到麻木,傅红雪逼着自己忽视连城璧,继续道,“虽然被发现了,但我还是要回去的。你放我走,我给你解药。”

“你交出解药,”连城璧的声音淡淡地,听不出情绪,

“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可以答应你,不去找斑衣教的麻烦。”

“庄主!”

“闭嘴!”呵斥住冰冰,连城璧按了按额角,眉头皱得很紧,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再睁眼时,瞳孔隐隐现出赤红颜色,“你还有什么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我不在乎。”

连城璧脖子上的黑色细纹正在向上蔓延,他额角青筋浮现,面上却没有太多表情。

傅红雪知道,连城璧从小被教着喜怒不形于色,他笑未必是开心,怒未必是生气,但当他努力抑制情感的时候,一定是面无表情的。

就像现在。

有一瞬间,傅红雪想冲过去抱住他,想跪着求他原谅,告诉他不是这样,这辈子我除了庄主不会再喜欢任何人,我喜欢了你很多很多年,这一年相处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我会珍藏一辈子。

但不对,不应该是这样。

如果不是因为对蛊上瘾,连城璧根本就不会……

他是风流的连郎,是武林人人敬仰的君子,是无垢山庄的保护神。

连城璧本来就不属于自己,他应该永远高傲,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现在却因为这蛊,愿意让步到如此地步。

该醒了。

偷来的美梦,该醒了。

该将连城璧还给他自己,他肆意的人生,本就不该被自己绊住手脚。

更何况,娘还在贼人手中,自己无论如何也抛不下。

傅红雪听见冷冷的声音,简直不像出自自己之口,带着戏谑和嘲讽,能化作刀插进连城璧的胸口,“我什么都不要。连庄主,我玩腻了,一刻都不想再呆在这里。你放我走,我给你解药。”

“你怎么敢!”冰冰终于忍不住冲了上来,灵巧的短刀在傅红雪脸上划出一道血口,被连城璧一掌拍到一边,捂着胸口站不起来。

傅红雪冷漠地抹掉脸上的血,一言不发。

“你知道,杀手想叛离山庄,只有一个办法。”连城璧瞳孔赤红,看着像吃人的兽,“你一定要走吗?”

傅红雪抬眸,对上他的眼睛:“我决定了。”

连城璧一步,一步,走近,擦掉了他脸上重又渗出来的血。

擦肩而过。

 

 

抬手自封经脉,傅红雪抬眼望去,百步之后,刑堂堂主端坐着。

连城璧没有来。

傅红雪眼睛有点看不清,鼻子却还灵光,像是闻到一缕幽香,远远地飘过来。

他侍弄的兰花以后没人伺候了,不知可还活得下来。

北风萧索,不知何处的旗子被吹得猎猎作响,长棍打在肉体上的声音闷闷的。

没了内力护体,他也不过一介肉体凡胎,像个布口袋一般被冲击力推得向前,腹部挨了不少下,内脏都快碎裂,还未站稳便被身后一棍正中后心,一口心头血猛地喷出来,傅红雪向前扑去。

无垢山庄的檀木棍,很沉。两排有将近四十个侍卫,未等他站稳,一棍便携着万钧,将他摔出很远。

脑子里已是混沌的一片,五内俱焚,双眼充血,傅红雪知道,要是这口血再喷出来,自己怕就走不完这一百步了。

还好,拜那乱棍所赐,只余十步。

却不曾想,爬起来堪堪迈出的第一步,尖锐的铁锥拔地而起——傅红雪颤颤低下头,那口血究竟没再能咽下去。

他终究高估了自己。

一旦倒下,就再也聚不起站起来的气力。

傅红雪不及再想其他,倒在了满是长锥的铁板上,根根铁锥透体而入,肉体被穿透的声音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寒。

傅红雪不能再走,只能爬。

凄艳的血拖了一路,百步,带着血气,他走完了。

走过百步,便得自由。

刑堂堂主一挥手,侍卫们都退了下去,院子里只余他一人。傅红雪撑着地面,倚靠在假山上。

殷红粘稠的血在身下聚积,傅红雪轻轻喘着气——他肋骨被打断,喘气有些疼。

血不停地流,傅红雪觉得很冷,于脑海中回忆起小时候看娘画过无数次的图。

无数细小的、只有他能看见的蛊虫从他手腕上涌出来,从他的伤口中涌出来,从遍地的鲜血中涌出来,最终汇集到一处。

傅红雪伸出被铁锥刺穿的手掌,蛊虫散尽,其上躺着一只沉睡的蛊种。

血红血红,像一颗沉睡的朱砂痣。

当初娘炼出血蛊,是不是也受了一样的苦呢……

估计是临死产生了幻觉,居然看见了连城璧。

傅红雪有些开心,但他忍住了没笑,连城璧在他面前蹲下,与他视线平齐。

“你真的,这么想离开我。”

不是的庄主,我一点都不想离开你。我甚至想和你过一辈子。

但我有别的事要做。

“对……”傅红雪声音很轻,连城璧凑近了听,傅红雪动了动,悄悄将蛊虫种在他身上。

“庄主,傅红雪生下来就是为了复仇,从来没爱过你。”

连城璧脖子上骇人的黑气渐渐褪了下去,有用蛊王炼出来的血蛊,以后这些东西再也近不了他身。

傅红雪冷得像被冻住了,他看不了,也听不见。

终于沉入了无边的黑暗。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