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衍生文】刺客列传之天下有风(10)

【上部——兑泽】10


  执明听到子兑的话时,瞬间惊得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就冷下了表情,“子兑国主此举,是要本王身死国破吗?”

  “你是子煜选择的君王,我不会害你。”子兑轻叹了一声,随后对白羽使了个眼色。

  白羽心领神会,拱手行礼后便拉着莫澜出去,并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与执明,子兑才又开口道:“当年先王归天前,将此剑传与我,同时也告诫于我,连子煜也不知道。”

  执明微微蹙眉,他觉得子兑接下来的话应该很重要。

  子兑接着道:“断蛇剑若是未出琉璃,可保无虞。但若入了中垣,定会引来霸者争夺,非天下帝君不可轻与。”

  执明惊了惊,立刻明白了对方的言外之意,“本王只是天权的王,瑶光才是中垣第一大国,子兑国主不怕选错吗?”

  “我相信子煜的决断,天权内乱他拼死救你逃生,征讨开阳他又愿为你舍命。我们是双生子,他的心意我岂会不知。若是你做了这钧天共主倒也罢了,我琉璃愿为属国纳入版图,但是……”子兑盯着执明鬓间的那缕紫发,忽的话锋一转,断蛇剑贴上了对方的颈侧,“你若敢辜负了子煜的牺牲,将这天下让与慕容黎,我就杀了你!”

  气氛顿时陷入了沉默,执明盯着那张与子煜一模一样的脸,子兑多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严,眼中含着杀气,他是认真的。

  执明被断蛇剑刃反射的光恍惚了眼睛,记起以前子煜看自己的眸色中也总是闪着光,仿佛倒映着全世界。他想到这里,有些颤抖的握住了子兑持剑的右手。

  子兑却像是被蛰到似的迅速甩开,断蛇剑划破了执明的肌肤,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天权王请自重!”

  天权王……执明被这疏离的称呼惊醒,眼神也恢复了清明,心中却是觉得无尽失落,他的子煜从来都不会拒绝他。

  子兑退开了几步,侧过脸不去看执明,“天权王不妨认真考虑下,我会再留三日,等你的答复。”

  “这么急?”执明定了定神移开目光,不得不承认,他被子兑的容貌和声音影响到了。

  “我到中垣,可不是来玩的。”子兑握紧了双手,指尖微微发白。

  “对不起。”执明知道子兑在怪他,子煜是来中垣游玩的,却因为自己丢了性命。

  子兑转了身不再理会他,执明盯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片刻,目光停在对方右耳后无瑕的肌肤处,最终还是转身离去。

  听到开门声,子兑长长的松了口气,这个执明真是太危险了。子兑很清楚,他和子煜是孪生子,从小到大都极容易喜欢上同一件东西。他必须尽早抽身,执明是子煜在意的人,他不可以也绝不能陷进去。

  执明出了门,守在外面的莫澜被他颈间的血痕吓了一跳,急忙拿了绢帕与他捂伤,扶着执明往偏殿去了,同时吵嚷着让传医丞。

  白羽梳洗过后,端着一碗药膳粥回了正殿。子兑坐在桌边擦剑,见他进来便将断蛇还了鞘。

  “天权王怎么说?”白羽放下了托盘,将碗递到子兑手中。

  “他还需要时间考虑,此人和子煜信中写的不一样。”

  “但凡是人,总会变的。那个骆珉我试探了,这人绝非泛泛之辈,天权王此次出兵瑶光便是为了他。”

  子兑拿着汤匙的手顿了下,随后又继续搅动碗中的粥食,同时思考着如今的形势。那些害了子煜的人中,以慕容黎势力最强,其次便是佐奕。骆珉得了天权王的信任暂时动不得,尤其他身后还有个更深不可测的仲堃仪。仲堃仪与慕容黎是死仇,既然天权王不知他和骆珉所为,不若先利用他们对付慕容黎……

  白羽等碗见了底,又将昨晚收到的桃木盒拿出,取了右中位的桃形点心交与子兑,“昨夜那一位派了信使前来,对方已经应诺,但也提出了交换条件。”

  “他肯出手就好。”子兑面露喜色,掰开点心,取了内里的纸团展平阅看。

  白羽拿过桃子啃着,“慕容黎逼死裘振,早与那位结下了梁子。此次瑶光战败,想必近日便会有动作了。”

  子兑将纸笺递给了白羽,“信上让我去开阳寻觅一物,又要辛苦你陪我出生入死了。”

  “无妨。”白羽扫了一眼,把纸笺丢进琉璃香炉内,很快便熰成了灰。

*

*

------------

*

  《易林》:“北辰紫宫,衣冠立中。含和建德,常受天福。”古代紫色代表圣人、帝王之气,源于对北极星的崇拜。北极星在紫微宫中,是“天之最尊星也”、“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作为帝王的象征,故又曰帝星。(这个说法比较适合执明,执明是玄紫色)

  《论语》:“恶紫之夺朱也”,在古代传统文化里,紫并非正色。古人往往把以邪犯正,以下乱上比作以紫夺朱,如“紫色蛙声,余分闰位”、“夺朱非正色,异姓尽称王”等。(这个运用应该是指陵光,陵光是朱紫色)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