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集 忘羡因酒斗 江澄醋意生(上)


江澄觉得一个人去彩衣镇找拜帖不如两个人一道去找得快,本意是打算跟魏婴一同前往彩衣镇取回拜帖的,但是奈何拗不过魏婴,魏婴坚持自己去彩衣镇找拜帖就行了。

其实魏婴想的是:这山门前站了一群人,就你们姑苏蓝氏的家主好好看看,就是这么待客的,还要美其名曰教化其他世家子弟,真是大言不惭。

当然魏婴还有一个私心,就是想着回到彩衣镇也可以顺便买上两壶天子笑。天子笑,那可是姑苏最有名的好酒,芳香、浓郁的气味带着点微醺的甘甜,入口的一瞬间有些涩涩的,但这绝不会影响到酒的口感,反而和着酒的香气一道滑入口中,醉人心脾。可是眼下这光景要是江澄与他同去,知道他还有心思去买酒喝,肯定又要阻拦,甚至还可能骂他“ 因酒误事,失礼于人前”等等这样或那样的说辞了,所以他想自己悄悄去,到时候买回来了,有师姐在江澄也无可奈何。想到这,魏婴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了起来。

江澄见他这般呆呆的嗤笑的模样,以为他还在想着刚才遇见的蓝忘机,便不满道:“ 魏无羡,你在意淫什么呢,嗤笑的样子傻极了,知不知道。 "

魏婴回过神,右手揽住江澄的肩膀,道:“有你在,我能意淫什么,再说了,我轻功好,一个人去很快就回来了,要是我们都去了,谁来照顾师姐呀,况且万一一会儿那蓝氏的人过来请我们进去,你这个未来江氏继任宗主不在也不合适不是。”  说着顺手拍了拍江澄的胸前,然后头也不回的一蹦一跳的向山下跑去,跑了十来个台阶还在不停招手却没有回头地喊道:“放心吧,照顾好师姐,我很快回来。”

江澄也很无奈,只得摇摇头,吩咐众人先在山门旁休息片刻,便起身坐到江厌漓身旁,江厌漓道:“ 阿澄,阿羡自己一个人去,可以吗”

江澄道:“ 他非要自己去,阿姐,你也别太担心了,虽然这里距彩衣镇二十多里,但是阿羡轻功好,很快就能回来了。”

江厌漓适才点点头。

正在这时,一头戴白色抹额的蓝氏门生走近他们,道:“请问哪位是江澄公子和江厌漓小姐? ”

江澄见状起身上前问道:“ 我就是江澄,请问何事?”

江厌漓也起身跟在江澄身后走近这名蓝氏门生,只见这蓝氏门生拱手施礼温声款款道:“江公子,我家宗主已知晓情况,如今天色渐晚,请您和江小姐一众人等先行至云深不知处安顿休息,明日将拜帖寻回交付即可。 ”

众人脸上立刻来了精神,纷纷起身移步上前。江澄与江厌漓欣然地对视了一下,拱手施礼道:“那劳烦了。  ”

蓝氏门生道:“请随我来。 ”

走至山门口的时候,江澄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 对了,随我等一行来的还有一位姓魏的公子,他只身回彩衣镇去取拜帖了,要是他回来发现我们不在这里了。。。。”

江澄没有说下去,蓝氏门生已明白他的意思,回道:“江公子请放心,那位魏公子若回来了,到这山门入口处出示拜帖后自会有人前来相迎,为其打开通行结界的。 ”

江澄接连拱了拱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一众人等便随之进了云深不知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