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红尘离不尽 忘羡初相识(下篇)

蓝湛,字忘机,姑苏蓝氏家主蓝曦臣的弟弟,有与蓝曦臣并称蓝氏双璧的美称。

江澄见蓝忘机问话后转身,便立刻移步上前拱手施礼道:“ 蓝二公子,在下云梦江氏家主江枫眠之子,江澄,家姐江厌漓,我定亲之道侣,魏婴,魏无羡。”

江澄这个人从前就有个爱臭显摆的毛病,虽然他自己不觉得,但是言语行为中总能让人隐隐感觉到他是在显摆,说到底对于江枫眠平时的严厉江澄虽不太开心,总是谨小慎微的学习做事,但是许之与魏婴的婚事倒是令他特别满意。不管怎样,在云梦虽然他是江家的长子,未来的继任宗主,但是能真正与他一道玩耍,让他感到开心的却只有魏婴一人,魏婴脸皮厚,性格活泼,虽然时常爱调笑,喜欢做一些不规不矩的行为,礼教上自是差了一些,但是却颇得江澄的心。

江澄好面子,每次嘴上都放狠话,但是却从未真正出手,反倒是在每次他娘虞夫人要惩戒魏婴的时候找各种借口护着魏婴。

魏婴这个人,虽然自小养在江氏,总喜欢做些出格的事情,但是人长得却是极俊俏的,美得不可芳物是用来形容那好看至极的女子的,像魏婴这样的只能用俊美来形容了,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有一道酒窝,眼睛向下弯弯的笑意带着点可爱又俏皮的感觉,这个时候的魏婴往往最打动江澄。

这次也不例外,在向蓝忘机介绍魏婴的时候,特意加上:魏无羡,着重说明式的在强调他与魏婴之间的亲密关系,那由内而外带着的炫耀不言而喻。

蓝湛顺着江澄介绍的顺序一一扫过去看了看江厌漓和魏婴,脸上依然没有任何波澜,便拱手还礼于正向他施礼的一众人等。

江澄道:“蓝二公子,我们不慎遗落拜帖,眼看如今这天色渐晚,露宿不便,烦请蓝二公子通融一、二。 ”

众人紧随江澄的话皆用力点了点头。

蓝忘机依旧面不改色,只淡淡地回了一句:“没有拜帖,不得入内。 ”

江澄正欲答话,不想魏婴先脱口而出:“蓝二公子,我们一路自云梦而下,连续舟车劳顿,终于在日落之前赶到了云深不知处,你就因为一张拜帖把人拒之门外,也太过于刻板了吧。”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魏婴显然是看到蓝忘机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沉了下来,而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但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蓝忘机出于礼教,刚刚在江澄介绍魏婴和江厌漓时,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并没有认真打量,但是在刚刚魏婴说话的时候,他便又认真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魏婴容貌和气质倒是不凡,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很失礼教,便又着重稍提高了音量,重复了一遍:“没有拜帖,不得入内。 ”

魏婴连忙又解释道:“蓝二公子,拜帖我们是不小心丢的,绝对不是故意的,通融一下吧”。这次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还带着点软软的撒娇的半哀求的口气。

蓝忘机觉得这个魏婴用这种口气对外人在自家未来道侣的面前这样说话,实在是失礼的很,于是便漠视魏婴,目光看向江澄等人,道:“ 找到拜帖再来。”

魏婴不死心,继续道:"蓝二公子,这太阳马上落山了,这彩衣镇距云深不知处二十多里,你现在叫我们回去找,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蓝忘机实在忍受不了,不想再与其有言语上的纠缠,便甩袖转身离去了。

“哎哎,蓝二公子,实在不行,我们那个。。。。。”

魏婴话还未说完,却突然发现口张不开,好似被一道力量封住了上下唇,呜呜噜噜发不出声音,正待急的上蹿下跳之时,刚才在门口拦住他们的蓝氏门生施礼道:“你已经被蓝二公子禁言了,非蓝氏之人不得解,要熬一炷香的时间方可解开。 ”

听到“要熬一炷香”,魏婴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让他一炷香时间不能说话,那不得憋死他了。

魏婴又气又急,死命拽着江澄的衣服发泄不满,那表情好似要哭出来似的,脸颊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说不了话而涨得通红。江澄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叹了口气道:“忍一忍吧。 ”

蓝湛的背后还传来阵阵魏婴呜呜噜噜的声音,蓝湛默默的想:怎会有如此不知礼法的世家子弟前来拜学,果真是需要好好教导一番。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