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导演抵制《冰雪奇缘2》排片垄断!无理取闹,还是正义表达?

随着迪士尼年度最重磅动画《冰雪奇缘2》的上映,全球各地又再度掀起了一股“艾莎热潮”。

是的,有不少朋友在看完电影后都表达了自己对“剧情单调”的吐槽,而其目前在豆瓣的7.3评分,也着实羸弱了第一部足足1分之多(相当于一个量级了)。

但即便如此,各位网友也都存有如此一个认识:在艾莎公主面前,其余所有的二次元老婆都黯然失色了。

今天这期内容我不再去探讨剧情的内涵与否以及动漫迷的看懂没看懂,我们来看些真香的事情---

《冰雪奇缘2》在国内上映也就5天而已,但如今的票房已然超过了4.2亿,完成了对前作于国内票房的超越,而其在世界票房维度也收获了近4亿美金的佳绩。

也就是说甭管《冰雪2》烂不烂,它在商业上都将会是极为成功的,并且在强势的票房走向之下,冲击十亿美金纪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俗话有说:“人怕壮,猪怕胖”,当一样事物汲取了过多的关注度,那不可避免的也就会带来负面非议---

“韩国导演联合抵制《冰雪奇缘2》拍片垄断”


这是一件发生在11月22日上午的事情,阐述韩国电影振兴委员在首尔置办了新闻发布会,并以宣誓的形式对刚上映的《冰雪2》的超60%排片率发声吐槽,认为这是对本土电影的伤害,将会促使韩国电影不再具备生存空间。

如果你长年累月有留意影视资讯,那想来看到此等事端后也不难关联起前些时间好莱坞名导“马丁斯科塞斯”对漫威电影的吐槽:直言不讳漫威电影不是电影,并认为爆米花的盛行将会摧毁整个好莱坞。

那么好了,两者结合来看,他们都真的是在为某些“大义”的事情呐喊发声吗?他们的行为真的都值得鼓励和尊敬吗?

下面是我给出的一些愚见,我希望大家在价值评判之前一定要细化去分析其中的特征点以及明白某些现象形成的本质原因,不要轻易被带节奏了---

由来已久的国产电影保护

对于国产电影的保护,韩国也并非是在此次被《冰雪2》垄断排片后才被提议出来的。

事实上远在半个世纪前的1966年,韩国政府便通过《电影法第一修正案》对院线屏幕实行配额制,限制了海外大片的播放频次。

而同样的事情我们也不难联想到中国内地实行的“国产电影保护月”措施,在每年的几个热门档期内都会对海外电影设立引进限制,确保国产电影能有亮眼的票房收益。

经历过“国产电影保护时代”的你我,相信也不难体会到“海外佳作延期数月乃至一年方才到来”的辛酸。这无疑是一种以牺牲观影者体验来换取国产电影发展的资源配置举措。

当然,是否真能够促进国产电影的发展,我们暂且不去讨论(有人说温室里是养不大娃的)。我们就用一种不太理性的判断方式,默认它是有用的,且是导致韩国和中国如今佳作频出的关键原因。

另外值得一提,导致这场“抵制垄断排片”活动的原因,除了《冰雪2》的超高排片量之外,也少不了同期热映的韩国电影《黑钱》票房的断崖式下降:自11月13日上映后就一直位列票房榜单首位,但在《冰雪2》上映当天其观影人数却从90万瞬间下降到30万,如同尖刀插到了制作人们的心脏。

那如此说来,导演们联合抵制《冰雪2》的排片垄断就是正义的咯?

不好意思,我的回答是否定的,而我的依据当属下面这个---

无差别的攻击

如果韩国导演们的枪口集体对外的话,那这个事情着实是无可厚非的。但现实不是幻想,它总会内含着无比复杂的因素在里头。

2017年年中,韩国院线上映了一部名为《军舰岛》的电影。这是一部以战争年代的真实故事改编而成(有内涵有现实意义),也在17年第38届韩国电影青龙奖获得了包括最佳美术,最佳技术,最佳摄影,最优秀女配角等等奖项和提名。

但有意思的是,这部作品在上映不久就遭到了韩国电影人的不满吐槽,认为它以过分的影院排片排挤了其他创作者的生计。

《军舰岛》之所以大获排片成功,除了影片本身的质量优异之外也少不了导演柳承莞自带的流量光环。柳承莞导演曾在15年的时候就凭借《老手》这部作品大获成功,票房挤进了影史前三,妥妥地成为了国民级作品。

随后在《老手》如此耀眼的成绩之下,其于两年后带来的《军舰岛》也就理所当然的被寄予了厚望,席卷了整个市场的排片,蚕食了同时期的绝大部分票房。

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到,驱使韩国电影从业者做出抵制排片垄断行动的原因并非“振兴韩国电影产业”而是为了“让自家的电影能够更好生存”,前者可以被称为民族大义,但后者也只是普通的逐利行为而已。

当然,市场经济之父亚当斯密在200多年前就通过《国富论》告诉我们了:唯利是图是没关系的,这个社会始终会存在一只无形的手,将个人的逐利行为转化成推动社会发展的源动力。

那韩国导演们的逐利行为真的无可厚非吗?

排片量决定影片的兴衰?

每当院线市场出现一部票房爆炸的作品,我们就总能听到同行电影人的吐槽---

比方说在今年年中《复仇者联盟4》上映的时候,知名导演王家卫便因自家参与制作的《撞死了一只羊》获得的超低排片(首日2.2%)而怒喷漫威电影的不是。

而作为刚在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荣获影帝的中国演员王景春,也因为主演作品《地久天长》遭到《复联4》的排片碾压,故而在微博道出了:“必须100%排片啊”的不忿之词。

不仅如此,作为已故导演吴天明(算是国产电影开山祖师爷级别的名导了)遗作的《百鸟朝凤》其在16年上映的时候也因为得到了超低排片而引发了相关制作人的哭诉。最终因为方励的一次“直播下跪”,成功挽回了优良的排片量,并让这部原本上映6天只有300+万的佳作起死回生,在随后整一个播放周期中成功攫取到超8000万的佳绩。

从名导和实力派演员以及佳作的票房反弹反馈,都似乎印证了“排片对一部作品的兴衰影响”,那这就代表着他们的行为都是理智的?

不好意思,我的答案同样是否定的,而我的依据当属屡见不鲜的“反面案例”---

长久以来吴京都是全行业公认的“票房收割者”,从《战狼2》到《流浪地球》无不能够席卷骇人惊悚的票房收益。

但有意思的是,就在国庆档争霸战中,原本最倍具厚望的经由吴京主演的《攀登者》却很快就掉出了第一梯队,最终只能以勉强破10亿的佳绩,仰望《中国机长》和《我和我的祖国》远甩自己几个数量级。

毫无疑问,《攀登者》在开映前拥有了绝对皇牌的关注度,以及开映初期绝对不羸弱的排片数额,但最终它还是失败了。

当然,如果你们觉得10亿也算成功,那不妨看看《终结者6》《双子杀手》《X战警》这三部好莱坞大作的表现。

它们均在首映日收获到了绝不羸弱的排片成绩,也都是妥妥地好莱坞爆米花形式(代表受众范围大),但遗憾的是,它们最后都惨败了,全球营收的惨淡也直接让投资人损失了至少数千万美金。

这代表什么?是的,如果院线方真的能够持续将高额的排片量让渡给它们(随着观众热情的消散,影院是会减少排片量的),那着实能够再增益一部分票房。

但那究竟能有多少呢?可真能将投资从亏损转变成盈利吗?还是说会直接导致电影院普遍出现“1人包场”的资源耗散的境况呢?

万物皆需求,万物皆营销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衡量,一根筋的认为“只要排片量足够高,就能获得足够丰厚的票房回报”这妥妥地就是一种“成本决定论”的思维方式。

放到百年前那就是认为“只要往某种商品上堆砌足够高额的原材料,那就能够发家致富”,而如今只是转变成“排片量高低”而已。但事实上这都是罔顾了一切生产都应该从需求端来着手思考的社会现实所扭曲导致的。

那现阶段的观影者需要什么?

从目前国内的年度票房榜单可以看到,前十位都被《哪吒》《流浪地球》《复联4》《中国机长》《速度与激情》等等作品挤占了,而这些作品都具备着诸如“合家欢”,“民族自豪”,“特效”,“爆米花”,“人气续作”等等标签。

这代表着现阶段的中国影迷并不太过热衷于所谓的内涵电影,如今这个时代的电影媒介更多就是作为业余消遣而非思考人生的工具。

那为什么方励的一跪却能换来《百鸟朝凤》的成功呢?于我看来,这就是“营销”的力量。

我需要强调我不是质疑方励行为的功利性,我相信他是真心的,乃至让他拿出全部财产来托盘他也会无怨无悔。

但现实的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方励用了自己在行业内积累多年的名声,以及如此出人意料的下跪直播的行动成功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从而也就导致了满怀好奇心的用户的支持,最终使得票房成功逆袭。

其实较真来说万物也都是营销的产物,如果《哪吒》《流浪地球》都不是国产电影,唤起不了国人对“国漫崛起”“打开中国科幻元年”的自豪感,你们觉得还能有如今的高额票房吗?

了解了这一系列事情,我们在回到韩国导演们抵制《冰雪奇缘2》的事件上。

首先从宏观来说韩国人的影视品味是要比中国观众好上不少的,比方说去年前十票房的电影就涵盖有《完美的他人》《波西米亚狂想曲》等等剧情片,而今年推出的《寄生虫》也能够掀起现象级的观影浪潮。

所以在一定程度来说,韩国影迷更具备对佳作的审美能力,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非糊里糊涂的随大流购票。

但即便如此,好莱坞爆米花和合家欢大作仍旧风行,那不就更能代表着民众对于此类作品的必须性吗?与其花这些时间来换取或许只能够起到杯水车薪功效的排片量,亦或者说通过抵制来达到宣传的目的,还不如多聚焦影迷的喜好,生产他们喜欢看的作品吧---如果所有制作人都扎堆本地题材,拿出来的不是剧情,动作,就是悬疑,那观众不会产生审美疲劳吗?

马丁斯科塞斯的不同凡响

吐槽了韩国导演们的无理取闹之后,我们在看到文初提到的好莱坞导演的行动。

是的,马丁确实怒喷了漫威电影,也确实带有自利目的。但需要强调的是,马丁导演此举是带有更大的公义性的---

“为了让好莱坞电影持续繁荣”

以漫威电影为首的爆米花特效大作在最近10来年逐渐成为了好莱坞影业的标配模式,以至于才华电影人不能够在有内涵价值的作品上获得足够的制作资金。

如果事情仅仅来到这个维度,那和韩国导演们的哭诉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但事实上在马丁的言论中还保有一句:“如今也就只有网飞肯给我1亿美金制作《爱尔兰人》了”。

这代表着以网飞为代表的新兴流媒体视频巨头在和传统的好莱坞影业的人才争夺,而随着此等宝贵资源的流失加重,好莱坞还会是原来的好莱坞吗?还能够持续产出有价值的电影,还能够依仗所谓的IP宇宙躺赚全世界的票房吗?

这个事情没有人能够准确回答,但马丁斯科塞斯却提前为整个行业抱以忧虑了,而这也是他不同于韩国导演们的本质原因。

不过归结来说,《冰雪奇缘2》能够在韩国掀起如此荒诞的“抵制排片垄断”的行动,这其实也从侧面印证了这部迪士尼动画的品质---在内涵和娱乐大众这两个维度的平衡上取得了饱满的成功。

所以,如果你还未去支持,那不妨趁它仍在档期,捎上全家老少一同去欣赏欣赏吧。

今天内容就到这里,欢迎在下方评论区发表你们的看法。

请收藏和转发,谢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