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2」: 就到这里吧,缘分尽了

《冰雪奇缘》艾莎有多火,看看大街小巷cosplay的女娃娃就知道了。

然而,这位女王却在韩国遇到了麻烦:

续集刚刚上映,导演郑智泳等韩国电影人便联名抗议,控诉《冰雪奇缘2》对韩国影院银幕的垄断。

韩国预售破100万,中国票房保守估计8亿。

数字表明,《冰雪奇缘2》早已集万众期待于一身,憋了6年的观众们就想看看迪士尼爸爸还能出什么大招。

左手一个冰城堡,右手一个滑雪场。

《冰雪奇缘》打开想象力的方式是——雪人堆得好,也能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王国。

爆红之后,女王的好日子肉眼可见。

戏里,万民爱戴,气场全开,把冰雕艺术练到满级玩家。

戏外,享有单独的Frozen品牌,根本不用和其他人一起挤公主系列的货架。

只不过,载誉归来的女王,似乎扛不动这个美梦了。

01.

解不开的续集魔咒…

《冰雪奇缘》一片成名,“共情”是个很重要的原因。

通俗点讲,艾莎和安娜姐妹俩就是一个人在事业线和爱情线上的分身:

如果我是个天赋异禀的矫情女孩,如何对抗自己的魔力看起来能更酷一点?

如果我看了太多梦幻小说养成恋爱脑,找什么样的男友才能避免渣男?

第一部结尾时,艾莎已经克服了自己对魔法的恐惧,而安娜也“实践出真知”,找到了真爱。

第二部的空间在哪里?

仔细想想,什么东西能够胡编乱造还显得自己很有道理?

没错,魔法!

第一部中以工具属性存在的魔法,给《冰雪奇缘2》提供了无比广阔的想象空间。

上一次,艾莎问:我该如何面对自己的魔法?

这一次,艾莎问:我的魔法到底从何而来?

为了让整个故事更有说服力,迪士尼还为魔法提供了不同的面貌。

无实体的风:

小蜥蜴般可爱的火:

巨石阵一样的土:

梦幻飞马似的水:

以及,艾莎即将寻找的神秘“第五元素”。

按理说,往日“正邪对抗”的主题已经被升华为“自我探索”,明明是更高级的打法,为什么旧貌换新颜的续集却还是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戏谑地说,这是迪士尼多年来无法摆脱的“续集魔咒”。

掰开来讲,是“迪士尼童话”这个模板在发挥神力。

作为面对广阔国际市场的故事,不断推出的角色负责令观众耳目一新,节奏一致的剧情负责在多种文化之间寻求安全的平衡点。

因此,小到公主系列,大到迪士尼动画电影,主角的动线其实一直都很明确:

听到召唤、组队离家、打怪受挫、突破自我、获胜回家。

这样的剧情本来就很难有新鲜感,更何况续集是同样的人还在演差不多的故事。

具体到《冰雪奇缘2》探索自我与挫折中成长的主题,缺少敌对势力的剧情不仅不能算作创新,反而还很容易让角色转变显得突兀。

艾莎与安娜姐妹在魔法森林中发现父母的沉船遗骸后,天不怕地不怕的艾莎突然脆弱起来。

艾莎将父母意外离世归咎于自己,因为这一切都源于要为她寻找魔法的起源。

反而安娜立刻输送正能量,疯狂开启“劝姐”模式,附赠一次姐妹情深的表白。

因为转变太快,高冷女王VS任性公主的人设在此刻全部化为泡影。

随后,二人各自开启的行动线也不免让观众摸不到头脑:

姐妹俩是提前装好了GPS吗?

怎么就在并不熟悉的魔法森林里跑得这么溜?

令人“意外”的是,在每个角色都“按图索骥”的《冰雪奇缘2》里,雪宝竟然成为最可爱的角色。

一会儿带领新角色回顾上集精彩,一会儿讲笑话缓解演不下去的尴尬剧情。

可能,神经大条的雪宝,就是那份与成长撕扯的童心吧。

毕竟,曾经深爱第一部的观众也都已经长大了。

02.

吹不破的技术高地?

六年前,给《冰雪奇缘》披上绝美外衣的,是迪士尼无可比拟的炫目视觉特效。

尤其是女王首次开挂的那一刻,换装特效让“所有女孩”都忍不住赞叹太美了!

不得不说,即便在剧情缺乏惊喜的现在,《冰雪奇缘2》仍旧能以此称霸动画界。

效果好到差点以为剧组这六年都拿去搞技术研发了。

#艾莎太美了#持续霸榜热搜,就是最好的证据。

《冰雪奇缘2》中,探寻魔法真相的艾莎走进泛着七彩光芒的冰雪世界,魔法则让冰雪定格记忆,揭开旧日的秘密,也打开了升级的新世界。

当然,炫技狂魔们不仅仅把冰雪玩出了花样,山河湖海随便一处景色都无比逼真,一起向观众发出“欢迎光临”的真诚邀请。



就连角色们的衣服扣和头发丝,也是一如既往的细致生动。

遗憾的是,每一帧都能做成壁纸的视觉强迫症,并没有迁移到听觉上来。

要知道,当年《冰雪奇缘》最好的搭档并不是姐妹俩,而是那首红遍全世界的《Let it go》。

然而,尽管这次艾莎建造的冰城堡更美更壮观,她唱的《Show yourself》却“左耳进右耳出”,毫无记忆点。

就好像是卖场上给精美商品提供的背景音乐,十足的配角相。

开场音乐也略逊一筹。

遥记第一部里,《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短短几句就勾勒出艾莎的自我封闭和Anna的爱而不得。

可这次开场的《Some things never change》,每个主角喊过一遍“一切都不会变”,更像是单纯地为接下来的剧情立flag。

事实上,《冰雪奇缘》主打的标签是音乐动画,但在我们的传统里“演着演着就唱起来”的事情大多发生在《新白娘子传奇》。

因此,中国市场对音乐动画的接受度是有门槛的,而《冰雪奇缘2》前半段的音乐多到几乎要溢出来了。

与剧情衔接度不高,又给这个门槛加了一块砖。

其中,最尴尬的一首歌来自克里斯托夫——《Lost in the woods》。

忠犬男友克里斯托夫与安娜发生误会,他借用“迷失森林”来表达自己先是迷茫后来又无比坚定的爱人之心。

然而,故意做成80年代MV的复古风,还尴尬地唱了差不多五分钟。

全片才104分钟啊,怕男主嫌自己出场时长不够吗?

有这个时间,骑上驯鹿斯文多跑两圈早就追上自己女朋友了吧。

对此只能说一句:动画界金酸梅请考虑提名这次突兀的音乐混搭。

非要挽尊的话,还得掏出主题曲《Into the unknown》,毕竟这首歌承载了寻找自我与怀念母爱的灵魂,算是听多了会洗脑的唯一一首。

03.

绕不开的女性母题。

早在Me too风潮崛起之前,迪士尼就兴起了没有王子的公主系列。

《风中奇缘》《勇敢传说》《花木兰》《海洋奇缘》都是非常精彩的女性冒险系列,每位公主也在探险的日子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别致个性。

同样,艾莎也是其中一员。

独立,睿智,勇敢,果决。

克服魔法恐惧之后的艾莎几乎进化成为完美女性的代名词,被推进了“优秀的人必然单身”的鸡汤段子。

于是,在等待《冰雪奇缘2》上映的日子里,有“小道消息”称,艾莎将成为迪士尼第一位同性恋公主。

即便迪士尼已经在《童话镇》中允许花木兰向睡美人示爱,但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给艾莎一位同性伴侣,或者说,一位伴侣。

因为,这种标榜美式开放文化的精神,一定会在全球放映时引发争议,迪士尼才不会做这种赔本生意。

有空穴来风如此,没有组CP的艾莎受到了质疑。

这也意味着,即便“没有王子的公主系列”不断壮大,“公主不能单身”的观点仍旧占据一席之位。

迪士尼的回避之举,却映射出观影风向中的陈旧之气,这大概也是让迪士尼不得不固步自封的重要原因吧。

相比于艾莎,安娜可能是在女性议题上走得更远的一位公主。

安娜没有天赋异禀,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

甚至因为第一部艾莎的光芒太耀眼了,安娜像个胡闹的累赘,让人一眼看穿“姐姐是女王,妹妹是公主”的定局。

但是这一部里,她唱着《The next right thing》,替姐姐完成了修正历史错误的重要一战。

任性胡闹,让安娜学会了随机应变,也展示了她解决问题的小聪明与大智慧。

两段恋情,让安娜明白了爱情故事与现实生活的差别,王子不一定完美,平民同样有缺点,但幸福都得靠自己争取。

于是,原本万众期待的盛大婚礼,变成了安娜女王与民同乐的全新场面。

《冰雪奇缘2》,就是要让观众看到她独当一面的成长。

但是,扭曲的感情线也呈现了一些非常固化的女性形象。

安娜与克里斯托夫吵架时,说一句怼十句、情感大于理智、过于夸张的玻璃心,都沦为了制造二人冲突的主观不足。

最奇怪的一次是,明明是安娜以为克里斯托夫先离开了自己,重逢时反而安娜又向男友道歉说自己不应该丢下对方先走。

到底是谁搞丢了谁,可能连编剧自己都忘了吧。

角色可以不完美,但用性别刻板印象增加矛盾,反而违背了《冰雪奇缘》塑造女性角色的初心,得不偿失。

其实,如今被电影院狂奶的艾莎,只是一个迪士尼的偶然。

原本的《安徒生童话》里,冰雪女王是个反派。

因为作曲家写不出适合反派的戏谑音乐,才接着《Let it go》的歌魂,把艾莎变成了安娜的好姐姐。

谁都没有想到,这次偶然竟带来了席卷全球的热潮。

然而,作为一部续集,套路的剧情、平庸的音乐以及勉强回应的主题,更像是迪士尼开发新周边的宣传片。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续集不可避免地在这种情绪里艰难求生。

再精彩的剧情也很可能跟不上观众们多样化的口味,更何况是一系列不愿意踏出舒适圈的保守操作。

也许,新旧两任女王在影视圈的冒险恰恰说明,续集不给力,是因为有些人创造过奇迹,幸运就很难再次降临了。

- END -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