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颢天丹阳 红日与天


“丹阳,你又来了”颢天玄宿犹如一朵凄弱的白荷,荏弱的坐在太微寰封印地方。虽然伤势未愈,但容貌不减颜色,令人心慕。

“师兄不噶意我来吗?”手指向地,太微寰光芒消失,封印暂时解除,丹阳侯大刺刺的走了进来,又坐在了颢天对面的石头上,此情此景是近一个月最多发生的情景。

“说来,咱们师兄弟在这一个月内相处的时间比过往三年还多”望着丹阳侯,颢天不无感慨。

丹阳侯听了抬眼道“师兄为了心疾经常离宗,门内只有我”接着低下头继续摆弄拂尘。模样似一个小孩经常不被大人关注,显得委屈。

“你这副模样要让外人看见了,该如何呢!”颢天以袖掩口,微微发笑。

“他们当然不会看见”丹阳侯放下拂尘,起身走到颢天身后运起雄厚内力为颢天凝塑病体。

“啊!”被这股内力冲击的浑身发热,颢天玄宿的额头上开始微微冒汗,一盏茶之后运功结束,颢天玄宿像经受不住一般向前扑去,随之却被身后之人向后拉入了怀中。

“师兄”丹阳侯搂着颢天玄宿,看对方满脸大汗,口中微微吐气,便挽起袖口给他拭汗,擦着擦着却见玄宿把脸偏向了一边。

“师兄怪我”这样说丹阳侯的心里无比的难过,不自觉,手又攥成了拳头。

“不,我明白你只是为了星宗”颢天望着山洞的一角,幽幽的叹息。自己的师弟没人比他再明白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可其实你该杀了我,而不是救我,这样你才能是星宗真正的掌门人”这也是为了你自己好。

“我怎么能这样做,你这是故意说出来气我”丹阳侯听到颢天竟然说出和青冥一样的话,顿时又像被蒺藜狠狠扎伤的人一般气愤不已,更包含了一种他人无法理解的痛楚。

“也许你们都以为我是贪图云杖,但我不在乎”黯然的垂下眼睛,丹阳侯准备把玄宿放在地上起身离开。

谁知颢天却一把拽住他的袖口,转眸望向他,那双眼睛温柔悲悯,永远似星空一般的温柔深邃,丹阳侯一时楞在那里,俩人竟一直维持这样的姿势待了很久。

星宗  无愧的房间

满目凄惨的悲凉气氛,拿着问心的衣服无愧就这样抱在胸口,眼睛已经哭不出眼泪了,呆呆地没有目的发呆。

这时,丹阳侯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难得的没有训斥她,而是道“无愧,为师能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但活着的人还是要活着”说完便走了,而无愧依旧那样坐着只是身体微微的发抖。

观星殿

丹阳侯把青冥招了过来,看着这个被自己师兄弟厌弃的首席弟子,丹阳侯心里止不住的叹气。

“师尊”看着一直望着自己不出声的丹阳侯,青冥心里打鼓。最近自己好像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为何师尊却这样看着自己,偷偷又窥了一眼。

“青冥,不管你之前都做了什么,但你终归是我的弟子,是星宗的一员,我不希望你一直是他们口里最有嫌疑的人”丹阳侯威严的扫视了一眼青冥。

“噗通”“师尊,我冤枉啊!我没有做任何有损师门的事”口中不停地喊着冤枉,青冥匍匐在地不由分说的磕头。

“不用磕了,既然没有你又何必如此”淡淡的俯视了一眼,丹阳侯拿起桌上的茶。

“苍苍暂时不会回到星宗,所以你可以把心思收拾起来”

“啊!师弟不回星宗”听到这句话,青冥怒火中烧。哈,死小子竟然敢跑。内心虽如此险恶,但对着丹阳侯,青冥仍然假装惶恐的问道。

“嗯,还有问心的事情你要处理妥当,你与无愧不合,最近就不要去打扰她,让她去吧!”

“是”哼!师尊何时变得这么好讲话了,青冥觉得丹阳侯今天简直是一番常态,抬头一看发现丹阳侯竟然低头看着茶杯露出了一种堪称温柔的表情,嗬,吓得赶紧低头,今天不对劲,自己还是小心点好。

“还有受伤或死亡的弟子一律由宗门发放抚恤金,派人务必送到众弟子的家人手里,不得有误”重重地把茶杯撂在桌上,丹阳侯看着跪在下面的青冥,目中眸色闪动。

“是,弟子一定尽尊师尊的安排”

“为师知道你也很辛苦,所以我打算把你二师弟三师妹,还有你前去他境历练的五师弟召回”丹阳侯静静地宣布道。

“啊?把师兄弟都召回”青冥一听这句话心里顿时要冒烟。原因无他,而是这几个人也是师尊的嫡传,一旦召回,那自己在宗门里哪还能像现在这样逍遥。

“去吧!等他们回来了,为师再给他们分派任务。你也下去把最近手头的事情整理出来,回头拿给我过目”不容质疑的说完,丹阳侯一挥袖,青冥见此无奈只有退出,只是被地里的脸简直狰狞的越发吓人了。

覆舟虚怀

飘渺公子:血神虽然放了出来,但一时半刻并不能尽灭四宗,阴阳宗已被血神控制,让其他三宗的潜伏者做好准备,该让他们自乱阵脚了。

鬼纹脸:是,公子。

公子:我倒要看看,谁还能救得了道域。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