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医生不是神(含大量剧透)

  最后一集从头看哭到尾,而我其实看剧不怎么哭的。

前半部分我看到了医院的腐败,看到了财前的野心与能力,感叹于人性的黑暗与复杂。

后半部分财前当上教授,接诊了佐佐木庸平。做完手术后去世,虽然剧情被我猜到了,也可能是被剧透的原因吧,又开始打官司,也有点讨厌于剧情的俗套。暗地里想这就是神剧?

里见和东佐知子的一次又一次见面也让我讨厌。

  我也觉得她有些莫名其妙了,不过从她角度讲确实是很敬佩里见吧,第一次的电话表白和第二次路上表白只是情不自禁吧。她还是个温室里的花朵吧,父亲是教授,自己刚毕业。

  而财见,一路走来多不容易啊,母亲一人养大,靠奖学金读大学,入赘结婚,升教授。

终于要能建成自己理想的医院,和自己敬佩的同期一块大展宏图,救更多人的时候,却只能活三个月了……他自己都说,我不恐惧死亡,我只是觉得遗憾。太可惜了啊,最后一集真是从头哭到尾。

  财见和庆子之间也是知己吧,是真爱。杏子也很好,岳父也很好。

  这部剧从头到尾弹幕里一直在争论,可能好的剧就是能引起人思考,就连后半部分我觉得不是很好的剧情部分,一直是凭着惯性看剧的部分,我也一直在想,当然我想的问题也一直没变。就是一个,财前的错还是柳源的错,佐佐木家属应不应该告,那个手术到底该不该做。

最后,财前自己说了,他还是坚持做手术,至于那种检查不出来的扩散,医学应该怎么进步,还需要再研究,临终关怀他也想到了,他正在建的癌症分部好像就有专门的临终关怀科。

  19集后半部分,最好的审判,看的很带劲,律师终于发现了重点,他说他一直在纠结于财前有没有发现癌症扩散,或者是不是忽略了扩散这种情况,纠结于是不是财前硬说或者是误诊成肺部发炎。但这些其实是医学理念的不同吧,做手术或者保守治疗。

  当剧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以为这个剧在讨论医生与普通人之间的专业壁垒,医生是掌握专业知识的,普通人什么都不懂,所以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之后律师转换看法,说是财前没有给病人足够的知情权,这样也是要打破壁垒,给病人以充分的尊重吧,不要有不可打破的壁垒。

  到最后,因为没有给病人解释其他的选择而败诉。财见对里见说:你得逞了。

  我这里没理解,他说的是什么得逞了?

  奥,应该是……是里见让他认识到错误得逞了吧

  他最后还是坚持要做手术。反正半懂不懂,有人说外科医生要果断,那其实扩散不扩散做了没关系的呀,还是后边的处理没处理好,不能只怨恨财前一个,柳源没有自己的判断吗?

财前临死前还在呓语:佐佐木庸平不是肺炎,是癌症扩散,要用~药。我现在人在~,刚开完会。说明他也后悔当时自己没有回消息了。

  还是体制的原因吧。诺大医院,只靠教授。

  前半部分,柳源不敢反驳财前,我想着这个剧在讨论不要迷信权威,在说这种等级森严的制度的缺点。财前在助教时就因为不敢说教授误诊而偷偷做手术,但他当上教授后却自己也变得独断了起来。

  有人说名医会自负,更多的还是理念不同吧,财前更相信于技术,说话直接。而里见对犯人更人性化。

  说不清对与错,现在看完整部剧想来也就是大河内的那句话:说不清对错,医生是人不是神。

写的乱七八糟,这个剧十集以后我觉得有些拖沓,有些想弃剧。但我还是看完了,可能是我真的闲。但看到最后,真的心疼财前。前面也心疼佐佐木,也蛮惨,插管太痛苦了。

  财前败诉后说,在法院不是人人平等的吗,我要上诉,太感人了。

  其实财前是没错的,癌症要么做手术,要么不做,对病人说想活命就要做手术,也是基于他的判断,救不回来只是因为扩散了。

这是理念的不同,财前不是不认错,而是他理念就是要手术,而且没做错。

应该会二刷的,心情应该也会不一样。

  通过综艺和剧的弹幕我就发现了人的三观真的不同,看日剧比看韩剧能学点东西,因为日剧确实现实。角色都是普通人,没有绝对的好坏。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