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芬前线》小剧场(五十二)

时间:午夜8:45,地点:德国魏玛市,行动:苏维埃的黎明。

晚风微微吹过魏玛市的各大街角在一所早就下班了的办公大楼楼顶,有几个类似军队的人员正在捆绑绳索并携带着一面苏联国旗,从装备上来看似乎是俄罗斯特遣队的队员。

办公楼顶层(图源P站)

“队长!绳索挂好了可以行动了,是否重复行动目标?”

“嗯,同志们,数十年来我们所遭受的屈辱如今将化为粉尘消散,让格里芬的小丑们看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队员们撕掉了自己袖臂上的俄罗斯国旗徽显露出里面的苏联国旗徽,很明显他们可不是什么俄罗斯特遣队的队员而是旧华约的快速机动部队,这所大楼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办公大楼而是格里芬在魏玛市悄悄建立起来的特务机构部门罢了。

至于旧华约为什么要突袭这里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并非是这一组人员的行动在世界各地隐藏的旧华约突击队各项工作不同所以所袭击的目标的不同性也就有了,他们会挑选具有距离性或象征性的建筑物突袭制造出一种苏联复活的假想来吓唬人而已。

“队长?这次行动应该没有问题吧,总觉得不对劲。”

“放心吧,格里芬不可能察觉到我们的行动的,正好一雪前耻!”

“嗯,之前格里芬那帮家伙总是压着我们不放现在该我们复仇了。”

“全体上绳索进行下滑突击!今晚上让德国人在梦中恐惧!”

嗖嗖嗖!整组队员三人一组的向下滑行找寻着自己想狩猎的猎物,他们对复仇的贪婪不比求的胜利差到哪去,“哎呀,有意思啊竟然都敢蹬鼻子上脸了,看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是真不知道我IDW的厉害了。”

IDW(图源P站)

在一间黑暗的办公室里IDW握着自己手里的检测器观察着这些华约队员的动向,在检测仪上到也可以看出IDW的细心之处她将这支12人的小组都分别标上了F编号便于她的观察。

这栋大楼并非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独守空房,IDW总是有着在特务机构方面的惊人天赋,自格里芬特务机构成立以来各大势力在欧洲的行动都会被格里芬盘查一番,这其中也不免包括旧华约的武装行动。

“PPK,子弹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局长,这片楼层已经被我们进行了一个充分的火力控制,没问题的。”

“嗯,PPK我看你脸上好像有些不放心啊,是因为法官吗?”

“毕竟是铁血工造的人形,警惕心还是有的,而且她也不像破坏者那样友善温和。”

PPK(图源P站)

之所以选择这块楼层区域作为防御点,一是在于这里是主办公区域目标吸引比较大二是在于这里的空间布置可以降低作战标准并且防御掩体够多。

IDW和PPK防守东南、TMP和MP41防守东北、哈特曼和CZ-805防守西边的楼梯口,至于法官,她负责的是自由活动式的作战也就是当靶子。

说到这里,也不得不提法官为什么在这,自从被格里芬俘虏之后法官便一直都在与格里芬的指挥官们相互争斗总是想着怎么样能快点跑到破坏者身边去。

刚好被新上任的IDW发现了这一问题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利用一下,而且法官的武器并未被卸载只是被中央数据封锁了而已再加上与铁血的战争期间法官的各项实战经验都非常出色这大大提升了法官可以作为特务部候补人员的概率。

最终在IDW的一张去上海的机票的诱惑下,法官连思考都没思考就接受了这一要求,并同意接受格里芬的思想辅导课便于以后的生活和行动,不过估计法官上课也就是在那像G11一样睡觉吧。

“法官,目标已经接近了,准备好进行吸引战术。”

“喂喂!别直呼我的名字,还有对面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我们就这么几个人。”

“别问太多,任务完不成,别说大楼被毁机票照样拜拜。”

“啊啊啊啊!胜利!机票!破坏者!我全都要!”

砰!东面的几面大型玻璃窗被猛烈的砸碎了,三名华约队员率先突进屋内的一间办公室并占据于此作为其余小组的突进点,“队长,A组已经占据大楼内部的办公室可以以此作为突进点突进。”“嗯,B组立马下降支援A组,C、D两组随我在西面突击。”

嘎吱!“顺着边缘走,不要擅自行动。”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之后六名华约队员再次分离成为两组向东北部和东南部进发,啪嗒啪嗒!“谁?”一个黑影穿过走廊冲向了中部地带。

“跟上去,可能是格里芬的警卫人员,必须捉住它。”

“所有人员实弹上膛,进入预备射击阶段。”

华约队员俯下身朝着黑影的地方快速的移动着,并且随着速度的越来越快,黑影也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是一块黑盾防御移动工事,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地方。

“可以放下警戒了,只不过是一块黑盾移动系统罢了。”

“IDW!动手吧!”

哒哒哒哒哒!突然间枪声从周围四起数枚子弹压制了华约队员的行动甚至导致了两名队员死亡,“反击!不要害怕这些粗糙的子弹火力。”华约队员把枪侧举在头顶进行射击,这样做可以避免体型中弹面积的弊端也可以进行火力反击。

“很好!法官!该你进行攻击了,所有人给我继续压制。”

“不好,全体撤退!这是个陷阱她们预料好了。”

未等那名华约队员说完,法官立马从黑盾后面出现对着那四名队员打出一阵猛烈的火力反击,“法官,你留活口了吗?”“放心,留了两个处于昏迷状态的人。”

IDW看了一眼楼层显示仪,敌方作战单位完全消失只有三名人员逃离了大楼并乘坐载具溃逃了,我方单位无损失并且未对设备造成大型危害。

“嗯,任务完成,法官这是去上海的机票,我们之间的合同终止了你自由了。”

“那个,我能不能申请一下进特务部,觉得你们也挺好的。”

“舍不得了?那当然也可以啊,本局长今天就特批同意了。”

法官看了一眼机票,内心极度满足,不仅得到了机票还能白嫖一份职业,法官也算是半个人生赢家了啊。

“马卡洛夫同志,任务失败了,格里芬……”

“不用说了,资料我已经拿到了,剩下的你们明白。”

透着黑色的夜空,一架武装直升机携带着三名队员向边境飞去,boon!在半空中直升机自爆了对于马卡洛夫而言他们的使命结束了,也说明了他们价值的结束。

废物,不需要存在性。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