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张爱玲演成疼痛青春的马思纯,是文艺女青年的反面教材!

《七月与安生》拿到金马影后的三年岁月里,马思纯和周冬雨在电影事业上呈现了两个量级的发展。马思纯先后接演了两部电影,《大约在冬季》与《沉香屑·第一炉香》,张爱玲的忠实书迷马思纯把《沉香屑·第一炉香》的葛薇龙读成了青春疼痛文学女主角,完全偏离了张爱玲小说人物惯有的乖张、清醒而沉沦、与欲望抗争到共存的悲剧色彩。

马思纯摘抄伪张爱玲语录惨被忠实书迷打脸

《大约在冬季》貌似长着一张清新怀旧的脸,讲的还是俗套的一对情侣因为一点“误会”分开多年后依然想念的故事,被马思纯顺理成章演成了疼痛青春。(当然电影的故事也有很多硬伤)从马思纯主动要求出演这部电影来看,马思纯是很着迷于这个故事的。而周冬雨,虽然偶有失手,凭一部《少年的你》又刷新了观众对她的认知,拓宽了她演艺的宽度,她又得以大放异彩。

只要你戏好,梁朝伟都关心你戏中的发型

马思纯着迷疼痛青春到似乎有把一切情绪都演成疼痛青春的劲头。在《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节目里,马思纯选了她钟爱的《半生缘》,她生生把顾曼桢与许世钧多年后的重逢演成了情感爆发、涕泗横流,似乎两个人的相遇是另一段幸福的开始。而原著里,明明顾曼桢的心境是木已成舟已惘然的心态。

看这张图以为是一对中年夫妻在诉说过去 现在和将来


电影《半生缘》 顾曼桢心死的表情

显而易见的是,马思纯把张爱玲书写的一切女性悲剧故事都解读成不够爱,只要女主角勇敢一点,一切可以重来,她到底知不知道顾曼桢经历了被强奸、与姐夫祝鸿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养孩子承担生活重担,这一切不是一个爱可以囊括与救赎的。

坐在导师席、曾经演过电视剧版祝鸿才的李立群一针见血指出:“张爱玲前半生作品都是在强调一件事情,讲那个封建的时代,女性的处境。张爱玲不是在让大家享受一个爱情故事,是通过一个残破的爱情来谈女人的处境,多么需要被重视。”可是马思纯根本参透不了,她只知道相爱的人是要在一起的。

马思纯为什么这么沉迷于爱这个中心呢?可能是因为她是个成长顺遂的文艺女青年吧!马思纯的外表和她的成长经历一样,单纯、顺利、乖巧,家庭条件好,演艺事业有小姨蒋雯丽的帮助,她没有过早早承担家庭重担的周冬雨压抑困顿的心境,她也不曾经历春夏复杂艰苦的人生,之前景甜一直被诟病国师都带不好,就是因为太顺利了,体会不了复杂的人性。而她的文艺女青年情结如何安放呢?安放在爱情故事里。所以她能把一切浩荡、复杂、有深度的故事解读为爱情故事。

其实马思纯像极了《七月与安生》里的七月,上学时当个好好学生,出社会后希望嫁个爱自己的好男人。这是一个外表和心境都切合马思纯的电影。所以七月与安生后面的决裂桥段,马思纯能演得那么好,她是真切感受到痛苦了。

《七月与安生》剧照

可是离开了这部可以本色出演的电影,马思纯的演艺之路又陷入了疼痛青春的循环,而周冬雨已经尝试社会话题,不知道马思纯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电影海报

最后,马思纯让我看到了这一型文艺女青年的硬伤,没有足够的文学素养,理解不了复杂的文艺作品,沉溺在爱里,顾影自怜着,憧憬着唏嘘着,无论成长到什么成熟的年岁,还是一脸的爱啊多美好啊,以及无比渴望的眼神。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