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4chan战锤同人]Warhammer High 觐见莫塔里安

当他打开铁门时,一阵奇怪的气味冲进了他的鼻腔,阿塔那修斯可以看到莫塔西娅的头和那头灰白色的头发,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问道“嗨,嗯......阿修,你为什么不进来呢?”

尽管他很想说“因为这些有毒气体”之类的话,但他只是说了一句“嗨”,就跟着莫塔西娅那弱不禁风的身子走进了房子里。他一头雾水,搞不清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走廊看起来像一处掩体,但是通风井里充斥着烟雾,而不是新鲜空气,浓烟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撞到了一把挡住他去路的椅子上。莫塔西娅听到他低声骂了一句,遗憾地说:“很抱歉,你必须进来,但我爸爸想见你......恐怕他是在考验你。”

她拉着他的手,把他领到楼梯口,两人同时不停地咳嗽起来。他揉了揉眼睛,好奇地问道:“那么......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住在这个......死亡陷阱里吗?”

她转过身去,试着微笑——至少透过烟雾看起来像在微笑。她叹了口气,走近他,低声说:“爸爸总是说:‘那些杀不死你的,只会让你更坚强。’”她咳嗽了一声,接着说:“我想他有一次遭遇了有毒气体事故,他没有说出来,但我相信他希望我也能经历这样的事故。”

他做了个鬼脸,讽刺地说:“你爸爸真是个有爱心的人......”

她耸了耸肩,继续领着他上楼,小心地注视着每一步。最后,他们到达了楼上,至少那里不再充满烟雾。他们都深吸了一口气,莫塔西娅很快就恢复了,但他仍然感到有点头晕。

她打开了一扇吱呀作响的门,里面是一间昏暗的餐厅,莫塔里安坐在桌子的前面,怀疑地看着年轻人。那个秃顶、面色苍白的人用手指着桌子对面的一把椅子,嘶哑地说:“坐下吧,孩子。对你耐力的考验已经开始了。”

阿塔那修斯走上前来,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

“嗯......你好,莫塔里安先生。我是阿塔那修斯。很高兴见到你。”他说,他被这个高大却憔悴的身影吓住了。

原体点了点头,在黑暗的房间里,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可怕的表情。“我们将看到。现在,为了证明你配得上我的女儿,你必须活下去。”

“但是爸爸!他为什么必须要这么做?莫塔西娅插话道,从后面抓住阿塔那修斯的肩膀。

“莫塔西娅,亲爱的。我不知道他想怎么样,但至少他应该能够......拯救他的爱人。这只是为了你的安全,亲爱的。”

阿塔那修斯叹了口气,坚决地回答说:“不管怎样,只要能博得您女儿的欢心,我都一定要去试试,先生。”

莫塔里安又点了点头,然后他站起来,端给年轻人一个盛满奇怪液体的高脚杯。“把这个喝了。然后我来解释一下这个考验。”

“爸爸!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莫塔西娅恳求到,但她的父亲只是点了点头。

阿塔那修斯大口地喝光了高脚杯里的酒,那苦涩的液体几乎让他呕吐。他打了个寒颤,把高脚杯放在桌上。原体赞许地笑了笑,然后,他平静地说:“现在,我的孩子,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在楼下找到解药。那是一个紫色的瓶子。快。”

“我很抱歉......什么?”

年轻人抬头看了看原体的脸,但他没有发现任何开玩笑的迹象,他跳了起来,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在他身边,莫塔西娅站着哭泣。她含着泪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很抱歉......我没有......不知道......请......”

阿塔那修斯没有时间后悔自己接受了这个邀请,他冲下楼梯,冲进弥漫着灰色烟雾的一楼。“到底......”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一间烟雾缭绕的房间,那显然是一间起居室,里面有一台旧电视,桌子上放着一块棋盘,还有几把褪色的皮扶手椅。他咳得很厉害,把一个铁制的碗柜翻得底朝天,但只找到生锈的刀子、用过的弹壳、撕破的地图和一个巨大的防毒面具。他发狂似地冲进隔壁房间;这就像一间浴室,门上安了一个气闸。至少里面没有烟。他打开壁柜,看见了几十个可能有毒的烧瓶,但没有那个紫色的。

他看了看表,意识到他只剩五分钟了。他冲进另一个房间,那是一个巨大的图书馆,里面有许多神秘的书籍。他叹了口气。图书馆里几乎没有小瓶,所以他转身跑进了隔壁房间,那里似乎是厨房。阿塔那修斯检查了所有的厨柜,他找到了各种各样的厨具,但就是没有喝的。他有点好奇为什么里面没有食物,但有更严重的问题等着他,他把这个想法推到了一边。这个男人给了他可能致命的毒药。

他又看了看表。只剩三分钟了。他感到毒药已经在他的身体里起作用了......或者只是因为他的绝望?尽管如此,他还是冲进了隔壁的房间,那是一个巨大的储藏室,里面几乎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他怎么能在这里找到什么东西?

“也许我可以看看‘解药’那一栏,”他自嘲道。“等一下。“解药”部分......?”

他咬着嘴唇,重新走进图书馆,希望这个想法也在另一个脑子里出现过。寻找A(解药的英文Antidote首字母是A——译者)区时,他感到心跳加快了。当他发现它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魔法书之间真的有一个装着解药的小药瓶。他如释重负,一口气把它喝干了。

他心里只有一个迫切的愿望: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他跑回走廊,但很快发现门框那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面色苍白的人,脸上带着感激的微笑。“干得好,我的孩子。你已经证明了你的价值,”莫塔里安说,仿佛他几分钟前没有试着毒死一个年轻人似的。

“谢谢你......但你介意我离开,不再回来吗?”,阿塔那修斯又痛苦地咳了一声。

“我不认为有必要这样,阿塔那修斯。也许我应该告诉你......我为什么这么做,我有一个连我的兄弟们——更不用说我那该死的父亲——都不知道的原因。听着,孩子,你没问过你自己为什么莫塔西娅没有妈妈吗?嗯,有一段时间我并没有生活在这样一个有毒的陷阱里。但是有一天,当我们睡觉的时候,闪电击中了房子,导致我们卧室的风扇短路。我......我没有注意到冒烟,直到为时已晚。我几乎不受影响,但她可能已经......死......当我醒来。我跑出去呼救,但却无能为力......我在晚上关掉所有的电器,但是如果事情在其他地方发生了怎么办,或者我遇到了交通事故怎么办,或者我忘记了什么事情怎么办?我不能忍受失去莫塔西娅。所以她必须足够强壮才能生存。你也必须足够强壮才能生存。”

阿塔那修斯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他没有注意到莫塔西娅朝他冲过来,他只能感觉到她紧紧地拥抱了他一秒钟,然后他就因为吸入烟雾过量和疲惫而失去了知觉。

年轻人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干净、洁白的房间里的一张舒适的床上。外面天已经黑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医院里。

“谢天谢地,你醒了。”一个焦虑的声音在他左边响起。

他转过头,看到莫塔西娅正对他微笑。她慢慢地握住他的手,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我父亲想怎样考验你。但我......我得承认一件事。通常,我们和其他人一样住在房子里。我父亲训练我的健康,但并没有这种弥漫的烟雾。我......好吧......”

她擦了擦眼泪,接着说:“我和妈妈一样,身体不好,爸爸希望你能随时来救我。我真的很抱歉......和......我不配,但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他也冲她笑了笑,虽然笑得很勉强,但不知怎么的,他并没有真的生她的气。阿塔那修斯相信她的话,但另一方面,他感到一种奇怪的冲动,想要保护她。

“我原谅你。好吧,如果你答应我的话,我再也不来你家了。”他说着,咧嘴一笑。

她笑得更开心了,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谢谢你。”

这个房间在莫塔里安家的三楼,门外站着原体本人,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这对情侣,酒杯里装的其实只是醋而已。他暗自发笑,决定让阿塔那修斯成为她的英雄。每个英雄都需要一个恶棍,他想。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