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亮光同人文——get over 第四章

  第四章



  围棋专刊,头条新闻,便是本因坊头衔初战,以塔矢亮的胜利拉开序幕,手合赛的成绩也公布了,6段的进藤光通过这几次比赛打败了三个高段位棋士,而成功晋升为7段,三谷也成功的升了一段,至于越智、河谷和伊角他们都满载而归。少年们正努力的划新着他们的段数。


  全国性的代表赛也快要到来了。日本围棋界迎来了鼎盛的时期。世界围棋将瞩目于少年们的伟大成就。


  双休日。


  伊角、合谷和进藤这铁三角又聚在一起欢度双休日,在丰富的寿司料理后,三人相携来到进藤光常去的布川围棋沙龙,一如既往的下着棋。


  傍晚时分,他们回到合谷的单身公寓,热切切地又开始了棋子的厮杀。


  大半夜小区里只有这个房间亮着灯,只听啊——的一声不甘的惨叫,合谷顿时手舞足蹈了起来。


  “不算!这局不算,我太困了,才下错棋的!不算!!”


  输棋的进腾光耍赖


  “喂!进腾,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得算话,输了就是输了,你赖不掉的!”


  合谷一定没安好心,从他的笑容里就可以看出他小子指不定又在想些什么损招


  进藤光追悔莫及,但也无可奈何:“说吧,要我做什么事?事先说明啊,我没钱请你们吃大餐”


  一旁喝着饮料的伊角,眉头一皱,最后一句真是太打击他了,因为每次跟河谷出去买东西或者吃饭都是他付账,唉,追根究底全是因为输了一局棋


  ……


  “钱的事有伊角就行了


  !”和谷老神在在的拍了拍伊角的肩膀说着。


  伊角听了和谷的话差点没吐血!


  真后悔,当初给他留情面才……


  “那就好,除了钱的事,我什么都听你的。”


  进藤光松了一口气,殊不知,就这么一句话让他惹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


  瞧!和谷一脸奸笑的搭上进藤光的肩膀,一脸暧昧地问:“跟兄弟我说实话,你喜欢塔矢多一点呢,还是喜欢辛苦多一点?”


  “当然是……啊?——


  ”进藤光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和谷问的是什么问题,语气陡转直下!


  不过也好在进腾藤光反应过来了,却也吓得不轻。他犹如被蜂蛰了般甩开和谷的手,耳根发烫的低吼:


  “你问的这是什么鬼问题?!”


  伊角也被这个问题惊得差点喷出将喝的饮料。只有始作俑者依旧毫无自觉的邪笑着,说:


  “你不告诉我是吧,害羞?


  ”


  “去你的——”


  “那好,你不回答我的话那就要接受其他惩罚了哦……”


  合谷卖关子的说,尾音上吊,惹得伊角情不自禁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进藤光着实是给吓怕了,正惊恐万分的准备随时落跑,


  “进腾啊……还记不记得去年文化祭上你那出色的舞台剧啊?


  ”


  “干嘛提那件糗事?”进藤光心里不安的直跳着。


  “你的公主形象还深深的留在了我们的脑海中,还有扮演王子的三谷,最后谢幕时压倒性的……kiss”


  “停!打住打住……你说够了没有?!”


  进藤光抓狂的打断和谷的话,“你要我干什么我都答应你成不?只求你忘了那件事情,忘了!”


  “嘻嘻嘻嘻……好,不闹你了,


  ”


  和谷故作正经,嗯哼一声清了清嗓子说


  “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


  “什么?”伊角略感不安的替进藤光问。


  “每天到塔矢家的围棋沙龙至少三次,每次都必须换上女装,记住,是可爱的公主装哦!呐,就这么简单!”


  进藤光的脸色瞬间僵硬随之石化,接着青筋暴跳,咬牙切齿,目光凶狠


  ……


  伊角“噗——”的一声,十分不雅的把喝到一半的饮料全给喷了出来


  “什么?!你要进腾……??


  ”伊角呛咳着,眼眶泛红。


  “和谷你……”


  进藤光则咬着后槽牙,恨不得把和谷拆吃入腹!


  “哎,说话可得算话你说的,什么都答应的,有伊角做证!”


  一旁的伊角听的直摇头,“不不不……我不作证!”


  但和谷根本不理会他,又只听得和谷继续说:


  “再说,你又不是没穿过女装,没问题的啦!”


  “砰——”进藤光拍案而起。


  “不是这个问题!——”进藤光真的快要被气疯了,他双拳猛地砸向棋盘,两个棋盒都谈跳了起来。


  伊角不得不上前斡旋赔笑道:


  “是啊是啊,和谷……你你还是让进藤干点其他的事情吧,饶他一次?”


  “NO!”


  和谷老神在在的双手交叉比了个大大的“X”,然后说道: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进藤,如果你不干或者想敷衍我的话,我呢……就以你的名义向塔矢和三谷写情书,恩……光想到他们看见情书的场景,就让我兴奋了!”


  河谷奸笑着,干脆利落的拍了拍衣袖,“你考虑考虑吧。”


  ……


  为期一周的男扮女装show,从明天周一开始实行。主角是近藤光。


  塔矢围棋沙龙门口一个身穿粉蓝白相间连衣裙女孩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迟迟不敢踏进沙龙,她的头发是黑色的,发型是当下十分淑女的直发,很是清秀养眼。不粗也不细的眉略微飞扬着显得英气逼人。再配上水汪汪的黑亮眼睛,小小的鼻和粉粉的唇,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中国娃娃。


  “该死的和谷!”


  只听得中性的嗓音低低的咬牙切齿吐出这几个字,对了!他就是进藤光!


  可这……女生扮相未免也太卡哇伊了!难怪和谷说对学园祭上进藤公主扮相记忆深刻……这简直活脱脱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啊!


  不过……那个假发,还有那个有色隐形眼镜……


  一身的行头看来是不想让塔矢亮认出他。


  进藤光站在围棋沙龙门口,犹豫不决。他一会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会儿看了看自己的裙子,然后很不自然的拉了拉嘴唇试图憋出一个稍显自然一点的微笑,可惜每次都尴尬的要命!他始终不敢迈出那一步,他心里犹如擂鼓一般的想着:万一被认出来了怎么办?


  近藤光忧心忡忡,脸上的表情泄露了他此刻复杂的心情。


  塔矢亮一走到门边就看到一个她神色紧张忧虑的站在门口晃来晃去,当然塔矢亮脑海中想的是“她”而不是“他”。


  “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塔矢亮忍不住上前询问,姿态优雅而绅士。


  “哇!”进藤光被吓得大退三步,一时惊慌失措双腿加紧想要跑路。


  好面熟……塔矢亮看到那张清丽的脸庞,心里不由得涌现出一股熟悉的感觉……


  “小姐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塔矢亮一本正经且十分诚恳的直言自己心中所想。


  “额?……”


  进藤光大概是吓傻了,大大的黑眼睛惊骇的盯着塔矢亮,似乎不明白塔矢亮刚刚说了什么。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对你问这种问题。”塔矢亮反应过来自己问的问题未免有些唐突,脸上便有了一些尴尬,但他还是十分有礼貌的道歉。“对了,小姐是想进去下棋吗?你今天是第一次来可以免费。”


  说完,他为女士——进藤光,推开玻璃门对他做出一个十分绅士的请的动作。


  “哈……哈哈……”


  进藤光小声地干笑着,对他时做出僵硬的回应。


  第一次来!?呵呵!三年来到这报道的次数,他数都数不清。他还头一回听到塔矢这么对他说。


  进藤光心里免不了吐槽塔矢,心不在焉的,见塔矢亮没有跟上进围棋沙龙,回过身下意识的顺口说一句:

  “塔矢,你还站在门口干什么?”

  下一瞬他又被自己给吓个半死,再看向塔矢亮,塔矢亮原本清纯温岚的眼中早已凝聚了许多惊讶和怀疑。


  塔矢亮压低眼睑,盯着进藤光的脸,“小姐你刚才说什么?


  “哦哈哈哈哈,”

  先打哈哈,在编谎言的进藤光……

  “我看了所有关于你的报道,是你的棋迷……对!所以……所以今天特地跑一趟,想想临近看看你……看看你!哈哈哈。”


  丢脸死了,这么恶心的话,我怎么可能说的出口?丢死人了!!


  塔矢亮看上去并不太相信他的话,他问:“小姐是哪里人?”表情庄重而严肃。


  “我,我那个……”心中摇摆不定之时,进藤光却突然蹦出一句“你问这个干嘛……搭讪?”


  塔矢亮一听这话脸上涌现了一抹红晕,他尴尬的摇了摇头,下一秒又觉得否认自己搭讪的行为似乎对女孩子也不太礼貌,于是弯下腰郑重其事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啊,那个……其实是我、是我不好啦……口没遮拦的,你可别放在心上!”进藤光看塔矢亮这么郑重的样子,心下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过……看来这回是险险过关了。近藤光松了口气转身退出沙龙。


  “小姐不下棋吗?


  “啊……不了,谢谢!”哪敢去啊——

  进藤光心里欲哭无泪。这这还没进去就被吓个半死,要真进去了……

  反正和谷也没说非要进去才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然后进藤光一身红装,退场后十分钟内变换好男生装扮,以秒速冲到塔矢亮面前……

  “抱歉,呼呼呼呼……”

进藤光喘着粗气叫嚷着:“来晚了来晚了!”

  然后他接过塔矢亮递给他的水一饮而尽。


  “这么赶?”


  塔矢亮不知有心还是无意地这么问,让进藤光好不容易平稳了一点的心又乱跳了起来。


  “怎么了?”塔矢亮不解近藤光为何脸色突然变得那么差,一瞬间而已呀!


  “不,没没没,没什么。”近藤光慌忙的摆手后又招牌式的“哦,哈哈……哦…呵呵……”地干笑了起来。

  塔矢亮心里一片狐疑。

  “走,咱们抓紧时间下完一盘棋去!”进藤光在那狐疑的目光下很快败下阵来,拉着塔矢亮的手就往侧厅冲去,连书包也没来得及放下。


  中午


  红妆进藤光再次来到沙龙门口,此刻她总算迈出自己的女装第一步。


  塔矢亮静静的,一个人坐在侧厅的席位上摆着棋谱。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柜台的市河小姐亲切的笑着问。


  近藤光十分不自在的揪揪耳坠。


  “哦,不打耳洞的女生很少诶?”


  市河小姐一惊一乍的吓了进藤光一跳,他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呢。


  “吓到你啦,对不起啊,我这人就是这样,抱歉,今天你可以免费哦,小姐。


  “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叫我小姐?!”进藤光忍嘴角抽搐提出意见。


  “哦,那你叫......


  “进......进,藤原进!”进藤光大舌头的回答,他恨不得杀了和谷!


  因为佐为姓藤原,所以借用一下……借用借用。

  进藤光心里有这样怯怯的想着。


  “藤原小姐,请在这儿签上你的名字。”


  市河小姐当即笑眯眯的递给进藤光一张表,乍一听又是小姐小姐的叫法,进藤光得五官都凑到一起了。


  “喂!欧巴桑,不是叫你别叫我小姐了吗?”进藤吊着眼睛,一句欧巴桑脱口而出。


  市河小姐的脸都绿了,柳眉倒竖阴嫣红的唇一抽一抽的,

  “欧巴桑?……”市河小姐重重的吊高尾音,显然是很不满眼前这个女孩对她的称呼……在看进藤光脸上写着“当然”的表情,顿时气的吐出一个骂人的字。但是话到嘴里,又给她极有涵养的咽了回去。只见她闭上眼深深的重重的吸了口气,然后睁开眼十分牵强的扬起嘴角,咬着牙问:

  “你要找对手吗?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小屁孩,我叫小亮杀得你片甲不留,敢这么叫我,欧巴桑?!

  进藤光见惹恼了市河小姐了,他忙摆手讨好的笑道:“市河姐姐,对不起啦……之前是我口没遮拦,你就饶了我吧!我又不会下棋。”


  “你不会下棋!?”市河一下子就被转移了视线,她惊讶的看着进藤光,“你不会下棋来着干嘛?”


  “看他们下呀!”进藤光一脸纯真地弯眉一笑,手指着里面那些正在下棋的人,冲市河小姐炸了眨眼,然后乖巧的奉承道:“市河姐姐肯定也很厉害吧!”

  唔!为了完美的掩饰身份而说出这么多昧良心的谎话,老天爷我可是迫不得已的呀!

  进藤光心里默念着……


  “哦,哈哈哈哈……”市河被捧的陶然然,“小静真是有眼光,难怪长这么可爱呢!”


  这话差点没让进藤光吐血,这和他长相有什么关系?!还可爱?我一个男生要可爱个……屁!咦……我现在是女生装扮……这么说就连市河小姐这个货真价实的女人都没识破?那么心里只有围棋的塔矢亮不就……嘿嘿,反正不跟他下棋就OK了,这下子和谷,你这小子该吃瘪了吧!哼!


  好不容易把市河小姐敷衍过去了,进藤光开始四处逛了起来,本来以前他每天上午和下午来一趟的,如今中午也得来。午饭的事就在隔壁面馆解决,要不是和谷那家伙盯得紧,他才不会乖乖照三餐到这儿报道呢。


  侧厅看来是不能去了,尽管那里再适合不过睡觉和下棋,但塔矢亮一直在那儿,进藤光可不想正面怼上他。


  不知不觉进藤光驻足在两个废寝忘食的棋迷对决上,如炬的眼中不断迸射出绝伦的光彩。


  挽着西装外套走出侧厅的塔矢亮,在满是男人光顾,即便有女性也是寥寥无几的围棋沙龙里看到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塔矢亮有些惊讶,再看到那女孩俏丽装扮和脸庞,塔矢亮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住了目光……等意识到那个女孩眼中放射出的熟悉的光芒的时候,塔矢亮心里又开始产生了莫名的迷惑。

  这个女孩好像在哪见过……关切的眼神表情,还有一些细微的小动作……都像极了一个人。


  “近藤?”


  他尝试性的叫出这个名字。


  “啊?!”进藤光反射性的应了一句然后回头,等到看到叫他的人是谁后他吓了一跳。


  “进藤是你什么人?”塔矢亮敏感的走上前问他。


  下棋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对局,把目光投向他们两身上。


  近藤害怕被识破不安的偷瞄着塔矢亮的表情。


  “你是他妹妹??”塔矢亮神色怀疑的看着进藤光。


  “不,不是!我,我不认识什么进藤,我……我叫藤原静,对,我叫藤原静!”进藤光故作镇定,其实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

  不可能!天底下没有这么相像的人!塔矢亮不相信的盯着进藤光慌张的脸,?鹰隼般的眸子闪耀着夺人的光彩。

  那笔直的盯着进藤光的眼睛,似乎想从进藤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被盯得心里直打鼓的进藤,此刻恨不能夺门而出!


  冷汗从进藤光的额头滑落至腮边,他咽了咽口水,呵呵怪笑了起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