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分钟内呈现最奇诡的人性,这部动画做到了

与现下强势的美日动画相比,捷克动画显得非常小众。

大部分人对捷克动画的了解,可能还停留在上世纪那部著名的动画系列片——《鼹鼠的故事》上。

豆瓣评分9.2,最初流行于上世纪50年代,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很高的声誉,属于拿奖拿到手软的那种。

八十年代中期,《鼹鼠的故事》被引进中国国内,憨萌的小鼹鼠很快就获得了大家的喜爱。

甚至可以与差不多同时引进的日本的阿童木、一休哥,美国的米老鼠、唐老鸭等动漫形象分庭抗礼。

但是《鼹鼠的故事》同时也带来了一个误区。

它让我们误以为,捷克斯洛伐克的动画大多都是走这种萌萌哒的路线的。

事实却是,捷克动画的复杂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相比《鼹鼠的故事》,今天要向大家介绍的由这部捷克出品的动画,或许能更加直观地让我们感受到捷克动画的精髓。

它就是由杨·维里赫导演、上映于2007年的动画电影——

《捷克惊魂夜》

(Jedné noci v jednom meste)

(光是这张海报就足够瘆人了)

01

在各种意义上,《捷克惊魂夜》都是一部非常特殊的动画。

首先,它是“超语言”的。

动画全长67分钟,严格来讲没有出现一句人物对白,也没有重要的提示性文字,全程依靠人物活动,以及环境渲染推进剧情。

其次,动画的内容极其丰富。

因为《捷克惊魂记》是一部群像剧,故不存在贯穿始终的主角,也没有首尾呼应的中心情节。

在1小时多一点的时间里,它讲述了三个主要故事

其中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一个树人的。

树人长这样:

而不是下面这个树人:

第一个和第三个主要故事,还可以进一步分为若干个小故事。

每一个故事讲的都是不同的人,不同的事。

此外,最让人感到震撼的一点,还要数其动画形式的奇特。

捷克这个国家有个外号,叫“木偶动画王国”,说的是捷克的木偶动画艺术,它在全球范围内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木偶戏作为一种传统的娱乐形式,在捷克有着非常广泛的民众基础和历史传统。


而说到木偶动画,大家应该不会感到特别陌生。

我国也有过不少制作优良的木偶动画。

经典的像《神笔马良》(1955)、《阿凡提的故事》(1980)等,可以说是几代人的童年记忆。


但是相比于马良、阿凡提,《捷克惊魂夜》中的人物,在外表形象上要“丑陋”的多。

有的甚至可以用“惊悚”来形容。

人物的动作也时常体现出身为木偶的机械感。

两妹子走的时候是这样的,一股浓浓的奇行种既视感:

不得不说,你们捷克人可真会玩。

02

动画第一个故事,是一群住在一幢楼里的人的故事。

这些人具有的共同点,一是他们是同一幢楼的居民,

二是他们脑子貌似都有点毛病。

身穿粉色衣服的老太到一个秃顶老头家,为自己心爱的狗狗举办“葬礼”。

然而问题在于,葬礼的整个过程,都是在她的狗活得好好的情况下进行的。

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葬礼办着办着,老太就和老头搞在一起了。

一旁的狗狗:

你们真当我死了,什么都看不见啊?!

再是各种虐掉蚂蚁爱好者:

眼镜老头痴迷于用积木搭乘小剧院,而后将一只蚂蚁放置其中,以欣赏马戏团里动物表演那样的眼神,观察蚂蚁的行踪。

等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老头拿起一卷报纸,不由分说地将蚂蚁砸死,也将搭的小剧院顺带给拆迁了。

但是眼镜老头没有就此收手。

他把死去蚂蚁扔到一边的昆虫尸体堆里,继续着搭小剧院、玩死昆虫的无限循环。

老头用实际行动告诉世人,他是有多闲得蛋疼

在一个昏暗得房间里,一群蚂蚁正围着一堆**,用爱的魔力转圈圈。

突然,桌上的台灯亮了,一个红头发的干瘦男人坐到桌前。

只见他先是用铁片将**刮到蚂蚁身上,而后拿起一根长长的吸管。

吸管一端插进自己鼻孔,一端对准桌上的**,用力一吸。

就这样,**连带着蚂蚁一起被吸进了他的身体里……

还有一个白发老太和一头驴的故事,同样令人费解。

每次去给驴喂食,白发老太都要精心打扮一番:

头上花环戴起,嘴上口红抹起,实力诠释什么叫“花枝招展”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人能get到这种超前的审美。

反正我是只能说“臣妾做不到”的┑( ̄Д  ̄)┍

在喂食的过程中,白发老太还给驴梳毛,给驴玩上了发条的小鸡啄米玩具。

甚至等驴睡着了,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屋外,拉动连接驴床滑轮上的绳子,驴床就像摇篮一样地左右摇摆起来。

这,这真的是在养驴,而不是在供奉一尊神?

03

如果说动画第一部分的故事,主要发生在居民楼内的各个房间里,那么它的第三部分的舞台,就是居民楼外的那条大街了。

这天夜里,大街上发生了一连串的灵异事件,变得颇不宁静。

这里头我最喜欢的一个片段,是关于街头一位以拉手风琴为生的艺术家的。

艺术家的演奏技法拙劣,路人纷纷表示不买他的账。

在一位路过的高人的指点下,为了有一个更好的听觉,艺术家拿刀割掉了自己的一只耳朵,而后把乞讨得到的那只血淋淋在动的耳朵缝了上去。


然而,结果却并没有让他得偿所愿。

他拉的手风琴技术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烂。

艺术家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

紧接着,令艺术家做梦都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他的手突然不受他的控制,颤抖地拿起一支笔,开始作起画来。

他发现,他画得实在是太好了,但是莫名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惊魂未定之余,艺术家拿起架上的一本书,发现自己刚才画的几幅画,和这本书上的图片简直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他翻到了梵高的自画像,原来,这些画都是梵高的名作

看着画像上没有了耳朵的梵高,再摸了摸自己新装上去那只。

艺术家好像明白了什么

说了这么多,想必大家已经对捷克动画有了个大概的印象。

以《捷克惊魂夜》为例,捷克动画中时常充斥着一种深不见底的黑色幽默。

其表现手法中有很多的意识流和超现实成分。

在内容上,捷克动画也常常故意制造一些看起来不合逻辑的发展。

而所有这些特点,都和捷克的土地上孕育出的文化传统有关。

它既有对现实的嘲讽,也有对人性的关怀。

就像《捷克惊魂夜》所展现给我们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癖好。

虽然不一定像动画里伺候驴子、吸食蚂蚁那样重口和夸张,但是一个人有怪癖,很多时候都是无可厚非的。

生命中会有诸多不如意,与此同时也充满了机会与可能性。

就像动画中的手风琴家那样,上帝在关上他音乐梦想的大门时,也为他打开了足以成为绘画大师的一扇窗。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