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恶人传(二)-吴军豹大战孙哥

   今天是一个挺好的日子,不仅仅是因为深海城的天气难得在早上便有些晴朗,而是因为书院今日,有客人来访。

   吴军豹左手持着电疗仪,右手拿着一根黑色的皮鞭,脸色堆着有些谄媚的笑容。

   一个影子从阶梯下面来了。

   不死族在这里并不少见,但是大多是被高等贵族圈养起来的苦力,眼前的这位儒雅随和的不死族,并非那种贱民。

   据说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座小岛,岛上全是一种叫做Sakura的粉色花朵,眼前的这位带着司马表情的男人,就是那里的overlord。

   前些日子,一个身材壮硕,大冬天竟然在深海城的冰湖里游泳的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了书院,说是她染上了一种叫做快乐的毒,要让她在书院里面好好的修身养性一番。

   作为一位资深的教育家以及广受赞誉的带善人,吴先生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虽然这个嘴里一直大叫着某种咒语,好像是叫做“奥力给”的男人坚称小女孩是他的女儿,但是这个孩子一直大声的否认着,说是被拐跑的,吴先生只当她是闹脾气,像这种轻微的症状,其实不难医治,不过是一顿皮鞭加上独门电疗,保准一段时日之后,这孩子像是木偶一般的听话。

   昨日贝蒂公爵死后,城里的人都传说纷纭,说是那个东瀛来的胖子,在无声无息中用了巫术把女爵给暗杀了,至于原因和动机,倒也不是没有。

   听闻在笑川天皇尚且年轻的时候,曾经和女爵书信暗通,眉来眼去,然而向来将男人当作万物的女爵怎会轻易的将最好的年华就这样交给一个笑眯眯的胖子,即使,他当时已经是闻名于世的新津暴徒。

   就这样,心碎的笑川王子被一封信骗走了八千个银币,无奈在街头流浪,在长椅上过了不少时日,才被前来寻他的人接走。

   这样一来,倒是给了人们足够的理由来怀疑他。

   吴先生倒是乐得如此,有人无缘无故的帮他背了锅,何乐而不为呢?

   没错,人是他杀的,至于为什么呢?故事才刚刚开始,让我们先看看天皇陛下为何会来到这偏安一隅的豫章书院。

   那孩子实际上是天皇陛下私情的种子,在皇宫里乱转的时候,被一个偶然路过的精神病患者给捡了去,这人没觉得自己有问题,倒是觉得这孩子嘻嘻哈哈的怕不是得了什么疾病,满热心的就远渡重洋送到了这豫章书院来,给吴院长医治。

   孩子需要什么快乐和天真?只有听话的木偶才不会反抗他们的父母,这样子才能让那些和这个世界一样扭曲的父母们,得到些许的安慰和喜乐。

   秉持存天理,灭人欲的吴先生,正好是这一私刑的最好执行者。

   察觉到孩子不见的笑川天皇心急如焚,赶紧乘坐着一艘猪槽船,不分昼夜的赶来。

   这个儒雅随和的男人走得越来越近了,吴先生可以看清他脸上每一颗油脂过剩得痘痘,以及下巴上颤抖得肥油。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望着吴先生亲切的打招呼道:“早上好,你妈今晚买菜必涨价,超级加倍!噢,不好意思忘了你母亲去世了。”

   吴先生一惊,自己父母双亡的背景明明被隐藏的很好,他为什么见面就能够拆穿自己?此人看来不像是表面那般的简单。

   稍稍后退一步,今日的风儿有些喧嚣,吴先生的胯下有点冷。

   没有伸手去握住,面前这只应该被握住的手,显然令这个儒雅随和的男人不高兴了。

   他从紫色的和服里掏出一支激光笔,面无表情的打开,射进了吴先生的眼睛里。

   这显然是一种不太礼貌的行为,但是对于吴军豹而言恰恰相反,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光亮。

   虽然吴先生是一个世界级的带善人,但是也不是好欺负的。

   手中的鞭子如同出穴灵蛇,瞬息之间便缠绕在了川桑的脖颈之上,大叫一声道:“你这无耻老贼,吾见你是外邦来客,好心好意招待,怎的突然偷袭于我?”

   视觉还没恢复,但吴先生的耳边传来即使被勒住也声音不小的嗓音:“哎哟,你吼辣么大声干什么嘛!那你去找物管啊!我要和你握手你不握手,自己还搁这找牌面,怎么会有这么憨憨的人哦!”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