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4chan战锤同人]Warhammer High 觐见荷鲁斯

萨姆抬头瞥了一眼面前的宫殿,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战栗。它矗立在山顶上,威风凛凛。方圆几英里之内,谁也不会不注意到它。它很大,大得几乎不自然。一个巨大的草坪,整个小森林和数量令人惊讶的鲜花环绕着它,这使花园更加辉煌。草坪被一道加固的墙包围着,但这道墙并不像其他原住部落的房子那样高,也不像佩图拉伯或多恩的房子那样高。墙上有一排沿顶部延伸的新月和眼睛形状的装饰性长钉。房子本身是珍珠白色的,墙上刻着克托恩符文,屋顶是黑色的,正门上方是巨大的泰拉之眼,荷鲁斯之眼,时刻注视着来人。

它的目光让萨姆感到不安,这提醒他必须行动起来,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穿过大门,走向前门。他使自己平静下来,按了门铃。几分钟后,他听到了脚步声,然后门终于开了。

“你成功了!很高兴你能准时到,我爸爸喜欢守时。伊西丝笑着说,在他的脸颊上匆匆一吻。山姆在心里皱起了眉头。他听朋友们讲过男孩子们觐见原体们的故事。虽然有些人很幸运,但许多人受到了严重的惊吓,拒绝谈论所发生的事情。

那不会发生在他身上,萨姆决定。他会为自己挺身而出,给战帅留下深刻印象。当他决定这么做的时候,他一直跟着伊西丝,没有注意到她把他带到了哪里。

他仍然沉浸在沉思中,进入了伊西斯刚刚消失的那个门口,即使她开始和别人说话,他也没有注意。然而,当一个低沉而悦耳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时,他猛地惊醒了。

“你一定是萨姆。”荷鲁斯说。他的声音像蜂蜜,像钢铁,像耳语,像所有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

“我是撒母耳阿斯基伦,战帅殿下。”他结结巴巴地说。他想在站在他面前的半人半神面前卑躬屈膝,但他发现他做不到。他怀疑自己当时连一根肌肉都动不了。

“请不要太正式,萨姆。叫我荷鲁斯就好了。“荷鲁斯笑了。“你的姓是卡利班人的姓氏。你来自我的兄弟庄森的家园世界吗?”

“是的,我......荷鲁斯。萨姆平静了一些,对战帅的不拘礼节感到一丝宽心。“我的曾祖父母是贵族家族中的一员,在帝皇降临之前,他们就支持过他驱逐那里的巨兽。”

“我兄弟经常说起那些日子,说如果没有贵族家族的支持,他不可能完成他的事业。他永远不会感谢任何人,但是我会。谢谢你,萨姆,谢谢你的祖先所提供的服务。”

萨姆羞怯地点了点头。荷鲁斯笑了,改变了话题。“那么,你就是伊西丝告诉我的那个人?”她对你评价很高,山姆。高度赞扬。”他看了看女儿,她对山姆笑了笑。

“我相信你知道,和我深爱的女儿在一起,你必须达到一定的标准。”

“我明白,荷鲁斯。”萨姆勇敢地回答。“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伊西丝值得我经历任何考验或磨难。”

“我喜欢别人自豪地将他的想法告知我”荷鲁斯回答道。他身旁的伊西斯很高兴,那双非人类的橙色眼睛闪闪发光。“现在,你们俩上哪儿去?”

萨姆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两张票。“全息电影。我们要去看一部关于欧利佩松的电影。“没有比他更勇敢的人了。”“荷鲁斯说。“他的儿子和你一起上学,是吗?”

“是的父亲。”伊西斯答道。“可是他不喜欢我,一点也不喜欢。是他把我从学生会长的位子上骗走的,还让罗蓓塔取而代之。”她皱起了眉头。”他和费丝。他们是完美的一对,他们哪儿也不去。我从没见过他们接吻。不像我和萨姆。”

荷鲁斯笑了,但说:“好吧,我相信那不会持续太久的。好好玩吧,记得按时把她带回来。”

“我会的......荷鲁斯。你可以相信我。”

“我能感觉到我已经开始喜欢你了,萨姆。荷鲁斯大声说,看着他们两个离去,他咧开嘴笑了。当脚步声消失后,他坐了下来,停了一会儿,伸手去拿传声器。

“庄森兄弟,”荷鲁斯说,“是阿斯基伦家族的人。听说是你的人。他们可信吗?”

另一个故事

朱利叶斯抬起头,满怀敬畏地望着伊西丝居住的皇宫侧翼巨大的正面。即使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还没来得及停下来就开始回忆往事。他是个争强好胜、勤奋好学的人,是个几乎把一切都投入到学习中的优等生,是个天生的领袖,最大的希望就是成为帝皇麾下的军官。他的亲密朋友TG说,他已经够好了。

伊西丝也大同小异,既是领袖又是学者,两人一开始是友好的对手,后来成了伙伴,把对方逼到极限。不久他就去看她所有的体育比赛,为她加油。现在他要带她去约会,一次真正的约会。他尽量不去想她的父亲是谁,这个事实就像一个深深的阴影笼罩着一切。但是她向他保证,他几乎总是在外处理国事。她说话的方式给朱利叶斯留下了清晰的印象,她有点怨恨她的父亲几乎从来没有陪伴过她。他希望这颗苦涩的心永远不会有任何结果,但内心深处他担心.......

他走到前门,一扇巨大的钢制墙壁的表面蚀刻着这位战神多次凯旋的镀金图像。附近安了个门铃,他轻轻地按了一下。似乎过了好几个世纪,屋子里一片寂静,直到前门大开,一个人影从里面出现。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半人半神,一个身披绿金铠甲的巨人,铠甲似乎把他紧紧地包围住,一动就会炸开。他的肩膀上披着一件厚厚的毛皮斗篷,一只手被装着一只巨大的爪子,那只爪子有朱利叶斯整个身体那么大。朱利叶斯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觉得那只爪子在掐他的脖子。

巨人低头看着朱利叶斯,用雷鸣般的声音说:“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不拜倒在战帅面前是不可能的,不仅因为他是整个帝国中仅次于皇帝本人的第二号人物。朱利叶斯在回忆者卡卡西的一篇叙述中读到,这位战神就像一股困在类人形态中的自然伟力,经过近距离观察,发现不向他低头似乎是一种冒犯。朱利叶斯试图说点什么,但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个声音从荷鲁斯身后传来。

“爸爸,是朱利叶斯吗?”

听到伊西丝的声音,朱利叶斯收回了他对自己舌头的控制权,他设法挤出几个字。“嗯......战帅殿下,我我我想......”巨人朝他笑了笑,这个突然的转变几乎把朱利叶斯压垮了。“那么,你就是我女儿告诉我的那个男孩了。现在,起来。一只大手伸了下来,把朱利叶斯扶了起来。

他身后是伊西丝,穿着一件闪闪发光的白色礼服,光彩夺目。她朝他笑了笑,朝她面前的巨人微微做了个手势。这种相似是不会错的。

“我女儿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尽管他已经收回了自己的声音,但他几乎不能把声音提高到耳语的程度。

“希望是好事。”

“难得听到她赞美别人。伊西丝,你能让我们单独呆一会儿吗?”

伊西丝点点头,消失在大楼里。荷鲁斯转向朱利叶斯。

“我很少有时间陪女儿。我是我父亲的右手,也是他左手的几个指头。”他因为自己的玩笑话而笑了。“因此,我不断地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让一切运行正常。这是我近一年以来第一次回家,我必须在几个小时内去和Interex谈判。我相信你听说过他们?”他点了点头。“我爱我的女儿,胜过一切。我已经看过你所有的文件,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最好好好照顾她,否则,我可能会让我的一个兄弟来对付你,我想你已经听说了安格朗或康兹能做什么。明白了吗?”

朱利叶斯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荷鲁斯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后背,把他打得四脚朝天。

“对不起,有时候我忘记了自己的力量有多大。我有东西要给你。他递给朱利叶斯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传送信标。如果有什么情况发生,启动它,十秒钟内我的一连连长和一队加斯特林终结者就会在你的位置上。如果你看到连长阿巴顿,别跟他说话。自从他的手臂被恶魔王子夺去之后,他就变了个人。噢,你父亲怎么样了?”

朱利叶斯皱起眉头。他试图隐瞒他父亲的身份,甚至伊西丝也不知道他是谁。

“他挺好,即使都过去了。”

“可以理解。他得到的勋章比我多。自杀式的勇敢。荷鲁斯提高了嗓门。“伊西丝!他是你的了!”

伊西丝再次出现,并把他带到一架待命的风暴鹰旁。

当他们离开时,伊西丝对他说。“我希望父亲没有吓着你。他可能会有点保护欲过头了,尽管他确实让我的生活比我的堂亲们的更安全些。”

当他们离开时,荷鲁斯看着他们离开,然后打开了一个私人通信器。“欧利佩松,你这个狡猾的老家伙。我刚认识你的儿子。”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