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②不出所料,川崎沙希被遗忘了


暑假的午后。

搭乘电车的人数比平时要少。

乘坐电车行过数站,在津田沼下车。通过剪票口,向右拐。之后顺着稀松的人流前进。

佐佐木研究班津田沼校,有开设以高二学生为对象的暑期补习。认真应考的学生们已经从这个时期开始准备对策了。

话虽如此还是高二。漂浮着让人感到些许轻松的空气。

一到高三就会产生紧张兮兮的气氛。要是在上课时酣然入睡,甚至会被赶出教室。有在网上偶然看到过被驱逐之后,会给带到类似接待室一样的场所,被讲师厉声呵斥,然后还会被补习教师带着半教诲的感觉说[……讲义,要换一份吗?]。

面向高中二年级学生,难关私大班的教室里很闲散。【所谓难关私大,就是偏差值高不好考的私立大学】

讲习持续五天。设定为统一英语和国语两科目共五天,还有任意社会系科目共五天。

我在前些天已经上完了社会系,今天开始上英·国语课程。

因为谁也不去注意我走了进来,就选取了离门最近的位置。

基本上说起后排位置就是贵宾席,铁定是最大派系圈占的地盘。要加入那里伴随巨大的痛苦,所以最前方或正中央就是我的指定席。前排的位置在左端右端很容易变成死角,因此孤独者就该瞄准那片。嘛,虽说是有点不方便看黑板,但很便于集中,话说回来因为没有人会过来扯淡,必然就不得不集中注意力。莫如说是反倒有赚头。

很快准备好了教材和笔记本,撑住脸颊发呆等到上课。注视携朋带友而来的家伙们嘻嘻哈哈地欢度光阴,安静地等候准点。

来年之夏这种平静的心情就会消失了吧。

高中考试也是这样呐。

背地里恶意辱骂已经推荐升学的人,暗中诅咒那些合格已是囊中之物的家伙。几乎可以确信到了高三也会发生类似的事。在四年之后一定会在就职活动时重复同样的事。不论三年还是七年,人的本性一定不会变的。

过去暂且不提,现在应该关注眼前。先管大学考试。

快的人从这个夏天开始就把心思放到考试上,要按下开关了。眼下的目标是中心考试。把准心对准目标扣动扳机……,把准心对准目标扣动扳机……,把准心对准目标……。瞪着空洞的眼睛模拟应考的场景时,视野里出现了人。就像被呵斥[笨蛋!烟尘会把敌人遮住!]一样,瞬间回过神来。【EVA】

长及背后的,稍带青色的黑发。引人注目的苗条高挑的个头。七分袖的长T恤搭配牛仔短裤和裹腿,肩上随意地背着帆布背包。凉鞋伴随没有干劲的步伐与地面摩擦。那个女孩子从我面前走过之后停下脚步。从这个动作中产生了不自然感,我把视线转向他。

[……你也来补习了啊]

伴着昏昏欲睡的声音,冷淡的视线投射过来。不高兴的眼瞳下有颗泪痣。

有点眼熟呐。这货,谁来着……。

[姑且道谢一下。谢谢]

为何被道谢了我是一头雾水,但貌似不是认错人了。孤独者大体上是不会被搭话的。除非特殊情况,不然不会被人叫到。

[是叫奖学金?多亏了你才把那拿到手。也总算和大志融洽相处了]

大志这名字有种很讨厌的耳熟感。对照“绝饶不了的名单”后的结果,查出了川崎大志的名字。吼吼,不就是靠近小町的毒虫吗。

这个人,是有关者吗?

注意到那稍带青色的黑发后,恍然大悟。

分析模式,蓝色!川……,川越?川岛?川原木……嘛不管了。川那啥小姐!【还是EVA】

青过头了害我想到gagaga文库了哦……。【封面的颜色】

[呀,嘛拿到奖学金是你自己的本事嘛]

姑且跟她对话中把名字回想起来了。川崎沙希。

[话虽如此,不过大志老是说起你……。嘛算啦,总之说过了啊]

仿佛义务一般,告诉了我这点事之后川崎迅速离开了。

冷漠,本来川崎沙希就是这样的女孩子。不许他人接近,时常个人独处,于是就产生了有点不良的光环。

这样的孩子自己过来搭话。感觉她的态度变得非常柔和。在意那变化,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追随她。

她走到我后面三排的位置,取出手机,运动手指。目测是在发邮件吧。

然后,川崎忽然喜笑颜开。

……哈啊,还会做出这样的表情呐。平常分明总是慵懒且带有强烈的攻击性或压迫感。在学校几乎是见不到的表情。话又说回来,本来在学校就没怎么见过。孤独同伴互不干涉是基本的。

因为瞧见了稀罕的光景而看呆之时,四目相对。

被满脸通红的川崎极端凶狠地瞪视了。讨厌这个人好恐怖!我佯装肩膀酸了!这样子扭过头去,拼命逃离川崎的视线。

不行啊,这家伙完全没有变柔和。好容易来预备校了和蔼一点啊。把你的头脑给我活化下。【シカクいアタマをマルくしとけ。neta自日能研的中学应试教材□いアタマを○くする。中文翻译为活化你的头脑】



英语课结束,迎来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到楼下去,用自助贩卖机买MAX咖啡。一边慢条斯理地啜饮,一边回到教室。

共同补课的家伙们各行其是地度过下课,有玩手机的读书的,和下节的现代国语教科书大眼瞪小眼的。

多半人都是只身孤影,在这里孤独群体占了大多数,形成了与平常学校相异的状况。

跟中学时候上的补习班比起来又有所不同的情形。

那个时候的补习班,结果是处在学校的延长线上,在中学就没有立足之地的人到了补习班也要被迫处在同样的气氛中。因为在补课时那种人际关系也持续不断,被搞得颇为烦躁。

由此,竭力向上级班奋斗。随着不断向上,教室内越来越寂静,课程的熟练度和学生们的熟习度都持续攀升。

现在想来,都感觉他们是不是为了寻求自己心甘情愿呆在下级班的理由而成群结伙的呢。

他们以要好为由放弃努力,把友情当借口安于现状。中学生情侣宣称想去同一所高校,为了配合对方的水平而放低志愿啥的就是这类典型吧。

当时在教室内听到这些对话,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当真为对方着想的话,就不该扯后腿,也不该姑息纵容。不过是双方想沉溺于怠惰的日常中而采取了轻而易举的行动罢了。

再加上,假设一旦去了同一所高校还不到两个月就听到分手了的八卦,岂止可笑之极,简直是两腹痛得让人怀疑险些要得腹膜炎。然后,肯定会说那个时候年少轻狂吧。【可笑之极-片腹痛い。大老师改了改词就变成了两腹痛い】

恐怕是因为从旁瞧见了这种事吧。我对于这种泛泛其词的友情或者爱情都打死不信。陶醉在逞口舌之快的自我牺牲中的,充满欺瞒的温柔绝不可信。

这一点上,这个预备校体系很棒。

对学生适度不干涉,同学们也不相互过问。在复习迎考方面不必要的过程都被彻底排除,可说是在效率方面谋求最佳化。中学时上的补习班充满了老师和学生相交好的空气,那实在够呛……。对绝大多数学生都直呼其名,却唯独对我是一直以姓相称呐……。

本来就算是预备校,想要讲师们和学生们要好相处的话也没问题。称呼为tutor的制度,嘛就是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哥哥姐姐们作为学生的支援者而常驻。不光是学习的内容,貌似也会帮忙斟酌进路这类个人问题。想在应试时上演感人的师弟剧的人务必请来这样子。

基本上漂浮着凉且硬的空气就是预备校。动辄甚至有可能让人感觉到冰冷。这对我来说很愉悦。

但即使如此,因为有像叶山一样的家伙们在,不知是否在教室里被大家邀请了,存在直到上课开始之前都一直在喧闹欢谈的高中生。

现充(笑)这些货无处不在。要是做出生息分布图的话毫无疑问可以匹敌球潮虫或海蛆。希望变成这种不足为奇的存在的心情匪夷所思。

真是的,到处乱窜……。夏天时那些家伙会活跃化了呢。这点也像是虫子。对于讨厌虫子的我,这是个煎熬的季节。



作为集中注意力90分钟的证明,课程一结束就袭来一股独特的虚脱感。

学习的疲劳与运动后令人舒服的疲劳迥然不同,感觉像是头脑中雾气弥漫一般。脑内的葡萄糖几乎被使用殆尽之后,如果没有喝MAX咖啡有可能会出大事。利根可口可乐瓶装公司研发出应考生的合作商品才好嘞。多半会赚钱。【日本有很多XXコカ·コーラボトリング株式会社,利根就是其中一家,销售范围包括千叶】

一天的课程结束,齐刷刷地准备回家。

独孤者在回家时最是朝气蓬勃。

幸而,津田沼这里作为欢乐街也有所发展,书店不胜枚举游戏中心也很多。对高中男生来说是不会无聊的街道。正在谋划着归途中顺道去哪一趟之时,桌子一角被咚咚咚地敲打。

循声望去,在那的是怏怏不乐的川崎沙希。干么啊,有事就叫一声啊。你父母是啄木鸟么?

[……有事吗?]

因为散发出一股 给我问啊!这样的气息,我老老实实地开口问道。于是,川崎有些踌躇不决地短短叹息一声。作甚哟,讨厌就别出声啊。到底哪样哦。

[讷,之后有空吗?]

[哎呀之后稍微有点那个啊]

无意识发动了拒绝时的惯用句。被邀请了立马拒绝这样的稳定行动近乎于本能。与『不认识的电话不接』类似,在现代社会中是常识的行动。

大多数场合,这样说完都会[这样啊—,嗯—]简单作罢。虽然正合我意,但这样轻易作罢着实满溢一股由于社交辞令才来邀请之感。不如说,被拒绝之后松了一口气的氛围都会出现。真该注意一点啊。我看不邀请的温柔也时常是必要的。

但是,川崎不像是因为社交辞令才来搭话。说起来,感觉这个女人不会这种礼仪的做法。面对雪之下或平塚先生也毫不退缩,口无遮拦的家伙。

川崎眯起朦胧睡眼。

[那个指什么]

[不,嘛,就是那个……,什么,有点妹妹那个]

迫不得已把小町拽了出来,川崎小小点了一下头。

[啊这样。那正好呀。能陪我一下吗?]

[哈?]

我要求给点说明,川崎慵懒地回答道。

[我找你倒是没事。大志想找你打听些事。现在,那孩子也来到津田沼了]

哈啊,原来如此。刚才的邮件是发给弟弟的吗。途中露出那样的笑容咋回事这货是弟控?嗯呣,确实看上去对胸罩有自卑情结。尺寸大了就不够可爱了,贫乳妹子这么说了!【弟控-ブラコン。对胸罩有自卑情结-ブラじゃーにコンプレックス。开头一样】

[不好意思我没有为你弟弟割出时间的道]

[听说你妹妹也在一起]

[喂,那,去哪里好啊?近么?步行五分钟以内?跑的?]

早说啊。

[你……]

她愣了一瞬间,但我没有去注意川崎,迅速站了起来。川崎跟上马上就要走出教室的我。

[说是在从这里出去最近的萨莉亚,在哪里懂么?]

[别小看我。总武线沿线的萨莉亚的位置尽在掌握]

有必要的话到一号店为止都知道。萨莉亚的发祥地是在本八幡。现在虽然没有在那营业了,但看板还立着。还可以补足说明连[虎之穴]的事务所和物流中心实际上都在本八幡哦。【本八幡-千叶地名】

刚走出出口,道路上热气弥漫。没有风,被湿气所扭曲的阳光倾泻而下。

正处课程交替的时间。往车站去的人和从车站来的人交织在一起,使得这附近的人口密度一口气上升了。

我和川崎缄口不言,穿过人群中细小的空间移动着。平常绝大多数都是单独行动,所以很擅长选择空白区域前行。现在起就是隐形小企的个人舞台了哟!【天才麻将少女里的东横桃子的台词。话说大老师居然自称小企了耶】

小町和毒虫好像就在附近的萨莉亚。

正好。有刀又有叉,凶器充足。假设有必要就把热气腾腾的米兰风的多利亚饭拍到他的脸上也可以。之后,※工作人员美味的享用了。这样打出字幕就好了。应该一切都会被原谅。然后,在伤口上涂上辛辣的鸡肉佐料汁吧。【之后,工作人员美味的享用了,是美食节目之后的惯例,为了说明没有浪费食物。】

我切实感受到灵魂宝石逐渐变成漆黑。哎哟不好不好。在这样下去就会魔女化了。想一些快乐的事吧。……『魔法少女户塚☆彩加』还没有吗。【大老师顺手就黑了一把圆神】

强抑焦躁的心情等待信号灯时,站在一步之后的川崎开口了。

[说起来呀,前段时间雪之下也上夏季补习了哦]

[……嘿,这样]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反应慢了。

雪之下的志愿应该是国立理系的。川崎貌似也有上那边的课程。嘛,这个时期还没有决定志愿校也是理所当然吧。我因为数学成绩是毁灭性的所以铁定只能上私立文系。顺便连将来也铁定当专业主夫。

[果然不好接近呢。那个人]

轮得到你说么,这事……。因为始终开着恐怖的光环,别说是女孩子,就连男生都挺怕你的哦。

[干么看我?]

[不……]

眯起毫无锐气的眼瞳,视线飞射了过来。我慌忙别开眼睛。但是,想到了在教室内雪之下和川崎的样子。吸引众目的二人,一定不让任何人接近吧。

二人虽然在举止上很相似,不过却拥有完全不同的根底。

我感觉川崎的攻击性是因为无法顺利交流导致的表里不一。典型的词穷型。笨口拙舌。只要看见她对弟弟的爱不由得就能察觉这一点。

另一方面,雪之下本来不打算攻击。只不过她的存在本身就是某种攻击。卓越的存在太过炫目。会唤起劣等感或嫉妒心。因此她与周围产生了隔阂,被人恶意相向。然后面对麻烦事中包藏的恶意选择了彻底地正面对抗,粉碎掉它们的就是雪之下。

如果川崎的行动是作为预防线的威吓,雪之下的行动就总是绝对的报复。

信号灯变绿。

正要迈步而出时,川崎发出很客气的声音。

[……那个啊。谢词,能代我说一声吗?结果,一直没机会说]

[自己去说啊]

[嘛,是这样没错。怎么说呢?有点发窘]

在意那声音中带了点怯懦,我看向川崎。川崎静静垂下眼,边看着脚下边前进。

[就算知道对方不坏,也有无法搞好关系的对象吧]

[啊啊]

确实,有。

所以,不干涉就是最大限度的让步。为了双方顺利交往本来就有着无关这一选项。

变得如胶似漆,带着笑容交谈,一起欢闹嬉戏,与人交往的方法不止这些。为了不相互憎恨而保持适当的距离,我想这也是值得褒奖的行动。

川崎沙希眼中的雪之下雪乃就是这样的形象。

不得不认同,但不能接近的对象。正因为知道互相干涉不会有好结果,正因为确信会无益地相互伤害,所以尽力不接触。这不是逃避也不是躲避,而是现实的对应方式,是尊重的体现。

[而且,好像暂时不会碰面了。补课时没遇见的话再会就要在学校了吧?我不是同班。你因为部活什么的很快就能会面吧]

[不,我也觉得不到学校不会碰见了哦]

至少不会自发见面。试着考虑一下,我和雪之下的关系就是这样。非强制情况就不碰面。说到底连联络地址都不清楚呐。

穿过人行横道,走下通往建筑物底下的楼梯。脚步声激起了细小的回音。

[而且,即使碰面了也未必会说话啊]

[确实。我们在平时,也不交谈呢]

[没错]

哎呀,如果被搭话了会好好应对的哟?不如说,非常毕恭毕敬地对应,那低声下气的样子都反倒会恶心。假使知道像川崎一样对方也是独孤者,该说是一丘之貉吗,我这安心了于是就会适当地应接。

说着说着就下到地下一楼。

小町坐在从自动门走进去的附近,饮料吧近旁的座位。看到我后招了招手。

[哦—,哥哥]

[哦—]

随意答了一句坐在了小町的旁边。正面的是有着像佐野除厄大师一样名字的中学生。和我视线相交用力打了个招呼。【指的是川崎大师平间寺,通称川崎大师】

[哥哥。对不起特意劳烦你]

[别管我叫哥哥。宰了你哦]

[喂,跟我弟弟找什么茬?]

安静坐在我正面的川崎释放出骇人的怒气。

被超狠的瞪了!弟控什么的真恶心。跟骨肉至亲甜蜜无间啥的住手啊—。不带这样的啊—。

在大志帮忙制止咕噜噜噜地威胁着我的川崎时,我叮咚一声敲响铃铛,麻利地点好菜。

找饮料吧追加了两人份。把米兰风多利亚饭扣在脸上这事因为川崎太恐怖就放弃了。

业界常说的,拿起咖啡喝一口之后打开话题。

[于是,不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呢,想请教总武高的事]

[呀,向在那的你姐姐去问啊]

川崎沙希和我上同一所高校,而且还是同班。没有加以确认就可能会忘掉。

[还是想听从男生视角看的意见啊!]

大志莫名其妙地握紧拳头。为啥这货这么有劲头啊……。

不过,就算这样激情全开地被问到,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答案。

[没有特殊的事哟。大概,所有高校都是这德行。只是举行的活动之类多少有些差别呐。文化祭很热闹啦社团活动很强啦]

由于没有见过其他的高校,不清楚正确的情报,依我的印象就是这样。至少限于全日制普通科里,多数高校都可以适用于概念化的范畴里吧。排除掉选组了特殊课程安排的情况,都大同小异。事实上,我在入学前抱有的印象和入学后的实际情况几乎可以画等号。

唯一的误算就是被迫加入侍奉部了。

[嗯—?但是,偏差值不同校风也会有所差异不是吗?]

小町不可思议地歪起脑袋。

[嘛伴随偏差值升高,不良的家伙们也会减少吧。不过还是有向往不良的家伙在呢]

忽然将视线往斜向滑动。注意到了的川崎恶狠狠地瞪我。。

[为什么刚才看我啊……。我可不向往]

搞错了吗。好像要说出『别打脸呐。往身子上招呼,身子上』啥的,不知不觉……【来自1979年的日剧-三年B班金八先生第一季第二集,三原顺子演的山田丽子指挥一帮男生找一个人麻烦的时候的台词。为了这个neta我特地去看了那一集啊】

为了掩饰我被川崎的眼神所震慑,我咳嗽了一下,重新摆好架势。

[总而言之。和中学时候相比较仅仅是人种的构成比率发生了改变。而且,大家想方设法体现得『如同高中生』非常麻烦]

[哈啊,『如同』吗]

大志未得要领地歪过头。

[我是不懂你在期待什么,结果是憧憬虚构作品中常有的『高中生』,想要接近而演戏,这样让人寒毛直耸的东西吧,多半呐]

高中生规范,这样不成文的规定一定存在于某处吧。

高中生法度

其一。作为高中生,必须有男女朋友。

其一。作为高中生,应当朋友满堂尽情喧闹。

其一。作为高中生,应当像戏剧或电影那样如同『高中生』般地活跃。

违背右方之条文者,令其切腹。

这样子呐。

说起来就和新撰组,特别是土方岁三之流的武士道原理主义者并非纯粹的武士,因而希望像武士一样,在伯仲之间吧。

假使要综合理想与现实,必须要在某处勉强自己。

比如,男生为了受欢迎,要观察女孩的心情发送繁琐异常的邮件,趁机请客,依靠高声喧哗来展示自己的存在。明明有可能实际上性格很老实的。

或者,女孩子为了同朋友们处好关系,要身穿漂亮(笑)的时装,特意出息凑数的联谊会,兴冲冲地去探听最近J·POP。明明有可能拥有更加清秀的少女浪漫的爱好。

但是,他们这样努力。因为不想从『普通』中脱队。因为不想同『大家』的价值观分道扬镳。

[呜……。好像听到了很讨厌的事……]

听完我所说的之后,大志的表情刷地一下阴沉下来。

[嘛,这是乖僻者一针见血的看法呐。想与人交好就得抱有牺牲某事的觉悟呐]

生活方式因人而异,与他人的生活方式一样实在够呛。活着,就够呛。

[哎哟。大家的饮料都喝完了呢]

为了转换稍显沉重的气氛,小町呼呼地哼着歌回收大家的茶杯和玻璃杯。看上去打算去续杯。察觉到此的川崎敏捷地站起来。

[我也去哦。一个人不方便吧]

小町感谢地接受这个提议,二人一起走向饮料吧。

我无意间目送她们。

此时,大志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抬起脸来。瞥了一眼远处川崎和小町的背影之后,身子往我这儿靠过来。

[嗯,嗯哼。……虽然打听这事有点那个]

抛出这句开场白后大志小声地窃窃私语。

[坦白的说女生的水准怎样呢。可爱吗?你看,那个雪之下小姐不是超绝美人吗]

——哈哈,这才是正题吗。开头的气势是因为想问这个呐。

被问到后,稍微考虑了一下。嗯,嘛确实要说如何吧感觉可爱的女孩子挺多的呐……。

说起来,校园生活就只留下了[可爱的女孩子]和[有感染力的滑稽面孔]呐—。所以,普通的孩子没什么记忆了。

[可爱的女孩子确实很多。有个叫国际教育班的班级,那班上有九成是女孩。所以女生的数量必然很多。因而,美少女含有率也上升了]

[哦哦!梦想·状况!]

什么,这类似万代的广告标语一般的说法。不是梦想·创造这样子吗。但是,有事情不得不说。

[不过呢,大志……]

我缓慢继续话头,谆谆教诲。

[妈妈常说的吧。即使你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可爱的女孩子也不会喜欢你哟]

[茅,茅塞顿开!]

刚才心醉神迷的精神状态销声匿迹,大志有如五雷轰顶,得到了天启一般猛然睁大眼睛。

[关键在于放弃的境界。不能勉强的话就放弃吧。千里之行也放弃吧的精神很重要的]

最近还想用『知己知彼百战百弃』来规劝。

[说到底你觉得能和像那个雪之下一样的人打好关系?]

[确实……。至少我是不行!那个人,有点恐怖!]

非常实在的意见。想送好几种斧子给他。岂止是高岭之花,简直是在圭亚那高原盛开的花朵呐,那个。【位于南美】

不太了解的人来看雪之下雪乃的话,会觉得有点恐怖,压迫感过强,非常傲慢吧。

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嘛,那个,假设在部室的邂逅是最初,的话。

[咕,总武高校……。可怕的地方哝……]

对不知为何带着似是而非的关西腔战栗着的大志有些上火,顺手追击上去。

[环境改变了你也不会变。升入高校就会有所改变只是幻想。别做梦了]

这个无聊的幻想,就由我来打破!哈哈,嘛我也在一瞬之间有所期待呐。但是,这样的高校生活完全是遥远的理想乡。教授他现实也算是温柔吧。【上条大妈附体】

[喂,别欺负过头了]

归来的小町放下玻璃杯,戳了一下我的头。搞错—了,这不—是欺负。只—是调戏一下。在心中暗自嘟哝小学生气人的借口一般的话。但是,那些家伙们真会这么说呢。

[大志,不要信以为真哟。比起这个……,想想怎么上榜呐]

川崎在大志的旁边坐下,喝一口之后说道。大志的身体,瞬间战抖了一下,吐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咕……]

[很难吗?]

[老实说,如果一成不变是有些困难呢。所以明明说过要学习了……]

代替哑口无言的大志,川崎回答道。听到了附带的说教,大志埋下了头。

[呜呜……]

为了帮忙遮掩,小町鼓励道。

[没关系的哟,大志君。即使大志君不上总武高校,和小町去别的学校,小町也是你的朋友哟!不管发生什么都是朋友哟!]

[不,不管发生什么都是朋友……。这,这样啊……]

[嗯,绝对朋友。灵长类人科的朋友?]【朋友卡么】

致命一击……。以兄长来看这样没什么,同样作为男人真有些同情。被逼的走投无路有点可怜。

[嘛,那个,什么。目的?要明确为了什么而去那个高校才能努力吧]

听我这么一说,大志抬起了头。

[目的吗?]

[啊啊。虽然不是能自吹自擂的事,我是打算去同一所中学的家伙们绝对不会去的地方才非常努力的哟。因为每年一人,我就从我的中学升到了总武高]【另类版杉崎键啊】

[真是不能炫耀……]

川崎露出苦笑。是因为喝了咖啡呢。

[顺带一句小町是因为哥哥在哟!]

[是是,知道了知道了]

随便敷衍了一下趁机扯淡的小町,大志一脸认真地转向川崎。

[姐姐,也有吗?]

被问到的川崎咯噔一声放下杯子。

[我,……我的事无所谓吧]

稍微踌躇了一下,呼地背过脸去。

但是,我不由得察知了个中理由。如果告诉大志的话会促成他的斗志吧……。

[……嘛,假设盯准学费少的国立学校,我们学校相对很优秀呐]

[你,多嘴!]

川崎急忙瞪了我。但是,害羞得通红的脸庞并不那么有迫力。蠢货。弟控的眼力啥的不够恐怖啊。

[这样啊……]

一定,有复杂的理由。

不仅是川崎沙希,还有其他的家伙们。

有随便选好的家伙。也有定好目标的家伙

不光只有积极向前干脆给出答案。我想即使消极卑屈的消去法的结果,只要是那家伙决定的事就无伤大雅。

[决定了。我,要去总武高!]

大志带着想通了什么的表情告诉我。

[嘛,加油]

我真心实意地这么说道。……不过,仔细想想小町也志愿考我们高校呐。

[……来了的话我会调教你的哟,相扑门的意思]

[冒出了杀气哦!?]

为了保护略微紧张的大志,川崎凶狠地瞪向我。我瞥一眼确认发票,以求躲开那视线。

[没事了吗?我和小町差不多要回去了]

时钟显示马上要到晚饭时间了。我从钱包中掏出千元纸币放在桌子上,站起身来。

大志回答一声是之后霍地站起来向我行了一礼。

[哥哥!谢谢]

[没事没事。……被你称作哥哥的可能性刚才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了]

[这样吗!?]

小町斜眼看着我们一来二去,食指戳在颌上,微微歪过头。

[嗯—?但是,要是沙希桑和哥哥结婚的话叫哥哥就不奇怪了呢?]

小町淡定地说出这种话,川崎嘎当当当作响地慌忙起身。

[笨,笨蛋吗!?这,这个妹妹!这,这样的事不,不可能!]

从向店外走去的背上听见了这样的声音。确定不会让川崎听到,我禁不住参杂着苦笑嘟哝道。

[真是的。我不会和不能养我的人结婚的呐]

[出现了—!哥哥的渣滓预防线]

[喂别叫预防线]

本来就不是预防线。[让谁包养]是绝对防御线。

今天。

绝对防御线也没有异状。【来自德国作家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的《西线无战事》(西部戦線異状なし)】


From 大志(18:05)

我是川崎大志!今天非常感谢!多亏哥哥才有了干劲!

From 八幡(18:07)

谁?

From 大志(18:08)

我超写了自己的名字啊!?我是川崎大志!

From 八幡(18:10)

我不会随便泄露个人情报的。你有何贵干。话说你谁啊?

From 大志(18:10)

是感谢的短信。我是川崎大志!

From 八幡(18:15)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说、你谁啊?

From 大志(18:20)

姐姐虽然说不用发短信。不过我还是想表示一下感谢。现在姐姐洗澡去了所以是机会!我是川崎大志!

From 八幡(18:21)

哦?洗澡

From 大志(18:22)

不问我是谁了吗?!姐姐老是不穿衣服就跑出来真让人头疼。

From 八幡(18:22)

衣服的定义详细一点。穿着内衣吗

From 大志(18:24)

n

From 八幡(18:26)

n?n是什么?内(nei)衣的简写?太简写都看不懂了。

From 大志(18:30)

你(ni)想死吗?的简称。下次再在跟我弟弟灌输奇怪的事我就杀了你。

From 八幡(18:44)

弟控混蛋……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