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分不清的昼与夜里如梦幻影——幻昼


   在黑暗里扑闪翅膀的蝴蝶,被光吸引,永运停留在昼与夜的迷失之物.
  台上虚幻的人影.交错迷茫的灯光聚集在舞台上.模糊的表情,隐隐约约听到歌声…
  置身于迷失之地.周围传来酒杯碰撞的声音,嘈杂,纷扰……

  迷失中的人们便会相逢至此,好像世间所有的苦难都汇聚到这里.即使转瞬即逝,却已是不可改变的注定

  像是风中残烛,拂过尘前,眼前的昏黄的火焰就快隐匿于黑暗中,隐约失明。
  幻蝶藏在灯光的背后,我却在记忆的洪流里不断地寻找她的踪迹,舞台谢幕了,就像所有的一切会迎来结局,宛如幻梦惊醒,而这里依旧杂乱几许,分不清白昼和黑夜, 只有黑与白的交错和昏黄灯光的闪烁,散发着酒精和沉闷的气息。
  昏昏沉沉的世界,与世隔绝,而失去灵魂的人却聚在这里。
  我看到她的影子在灯光中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和本该消失的人一样,无声无息,在黑夜里谢幕。孱弱的火焰被晚风吹灭,我陷入黑暗,孤独,抱怨,恐惧…我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深陷一张巨大的网中,由“谎言”编织出的网…

  没有一个人注意夜里迷失的蝴蝶,一切都好像是某个人编织出来的谎言。我挤开拥挤的人群,却像是受到犹如海潮般的窒息,无尽的深渊,吞噬着我,而我唯一的依靠却只是那缕微弱的光。
   我被丢弃到角落,猛烈的毒酒,就像人心,捉摸不透,带着透明的死亡,却跟红酒一样鲜艳,诱人…
  迷失的幻蝶,停在如夜宁静般的潘阳湖,像失眠的眼神,在芳艳的花瓣上久久不肯坠落
  我只是慕名的追随者,从未走进过别人的内心,无法触及的光明,当黎明还黝黑的时候,我就触着光亮前行,地平线升起时,照亮的第一缕光,将带走我的灵魂。我以为离光明愈近,她却消失得愈快…
  蓝色的幻蝶在白纸般的世界里独自的,孤独的翩舞,芳艳的花海像是深渊,充满荆棘的刺条仿佛要刺穿她的翅膀,弯曲的枝条编积成牢笼困住他弱小的身体,折断他的双翅,弥漫花香就像毒药一般,她就像被世界遗忘般,化作蓝色的光影消散…
  假如世界美丽得恍若梦幻,兴许追寻事物本身的真相就是一个错误,一切都被夸张得近乎傲慢,却又将一切的事物剥夺殆尽,单调的色彩即使想要渲染世界的一角,也不尽可能,遗留在风中的凤蝶,停在半空。她在等待什么 ?在犹豫什么..
  于是
  她从空中开始坠落,落进虚无的怀抱,她闭上沉重的眸子,如此安静的世界,仿佛全世界都在等着这一场落幕,矢落的凤羽漂落在水面上,在周围荡起一圈细细的波纹,名为"世界的牢笼”开始支离破碎,白色的天空裂开缝隙,蔓延,一直到尽头。
“咔擦”————构成世界的框架化作无数细小的碎片,随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色的天空,
正下着红色的雨,行往的路人似乎在向我走来,我的脑海里只有黑白的碎片…
  我看到红色的灯光和白色衣服的人影,拥来的密集的人群中,我似乎看到了她,细长的身影,拿着黑色的伞,穿着黑色的礼服,仿佛夜里高贵又冰冷的公主…
  雨淋透了我的意识,我再次陷入黑暗
  我来到白色的世界,蝴蝶就在我的面前,似乎在为我引路,我就只是跟在她的背后
  白色的世界被她的色彩点亮,花也有了它们原来的芳艳,天空也回到了蓝色,一切....她飞到我的肩上,
  黑色的伞从她的手中脱落,虚幻的人影如同玻璃般破碎,她安静地躺在雨中,血从黑色的礼服浸开,将衣服染成暗红色,一切都在消失:连空气都变得透明,
   幽蓝色的瞳孔,再也不会睁开,绝美的容颜凋谢,不会再盛开...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游离之人追寻幻影…
   在分不清的白昼与黑夜的世界里,在如幻梦幻影的“谎言”背后——绽开尤如幻昼的花。
                                                      ——————end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