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企业同人——终将成为你的翅膀(前)


飘逸的白发,坚毅的眼神。

从看到企业的第一眼起,他便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感觉,以至于无法掩饰。

“指挥官,怎么了?脸为什么这么发红,是不舒服吗?”

他连忙摆头,支支吾吾地拼凑起一句毫无逻辑的搪塞话。又是一阵掩饰性的寒暄后,他大胆的上前,有些私心的握住了企业的手——老天爷,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冒失的行为了。

而企业,保持着礼节性的微笑,缓缓抽回了手,朝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那么,指挥官,白鹰约克城级CV-6‘企业’号航空母舰,向你报到。


“指挥官,告诉我,还需要击沉多少敌人才行?”

摘下大檐帽,遍体鳞伤的她望向指挥官。

无言的看着企业,此时的他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企业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坚定,却多了些悲愤,少了些理智……

姐姐约克城的牺牲,大黄蜂的陨落,以及许许多多消失的战友,无疑给她造成了重大打击。无论如何,一个人的承受能力终究有限。她不是什么决胜兵器,也不是什么救世主。现在的她,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化解内心的痛苦。而这种方式,正逐渐让她变的偏执与无情。

这样的她,和塞壬又有什么区别?

但身为企业指挥官的他,又能做些什么?除了看着她这样忍受痛苦,他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半句,他多想走到她身旁,握住企业的双手,说“啊企业振作起来”“不要放弃啊企业”之类的话——尽管听上去很蠢。

自己是在怕些什么吗?怕企业厌恶自己?怕自己的心意被企业误解?还是……

胡思乱想之际,企业悄然走出了指挥室。

深夜的港区,一如既往的平静。

漫步在无人的小径上,她静静的望着星空。

“天上的光全是星星,海上的光全是敌人……”

这样走下去,一定会抵达终点吗?

自己的能力,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姐姐的沉没,大黄蜂的阵亡。

还有指挥官那心力憔悴的模样。

我,会辜负他们的期望吗?

“企业,企业!你在哪里?”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诧异的转过身,大汗淋漓的指挥官正呼唤着她。

而指挥官也看到了自己,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过来。

“还好,企业,你在这儿呢,多亏了女灶神,不然你得让我担心死。”

“指挥官……”

“哦对了,有些事,碍于时间和战斗,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说着,他抓住了自己的手,向港区的另一面跑去,“我想,现在这个机会再好不过了。”

两人来到了一个小山包上,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港区。

夜色下的港区,企业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特别的景象。

他压了压帽檐,然后又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到企业身旁。

“企业……”

“指挥官,对不起,一直以来,让你费心了。”

没想到企业率先“发难”,他调整了语气,继续问到:

“企业,你觉得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会获得回报吗?”

“嗯?我想身为指挥官,这点觉悟你是必须得有的吧?”

他顿时一愣,直到发现了企业微微上扬的嘴角。

唉,被摆了一道。

一阵轻快的笑声后,企业原地坐了下来,他望着企业的侧颜,那种微妙的感觉再度出现。

“夜晚的港区,真的很宁静又安逸呢。”

“就是啊。”

“指挥官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嗯呐……我无事时爱转悠,转着转着,总能遇到惊喜呢。”

以他的语言水平,圆这个谎真的太吃力了。如果直说是茗告诉自己的话……

“指挥官,在这条路上,一定,会有人牺牲吗?”

一阵沉默后,她看向指挥官。

“……如果有必须以生命为代价的事业,那么必须有人站出来。”

“所以……”

“所以企业,我希望那个人,是我。”

刹那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能够听见的只有企业那细微的呼吸声。以及指挥官的心跳。

“哈,类似的话,姐姐和大黄蜂也说过呢。”

企业率先打破了沉默。

“姐姐她,总是无微不至的关怀着我,‘有什么事情,交给姐姐吧’,真是的,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

“大黄蜂那家伙也是,总是在我面前逞能,骄傲的不行,但一到关键时刻,她那小心思完全隐藏不了呢。嘻,我现在还记得她知道我平安回港时的表情……”

话语突然止住,一滴滴晶莹从她两颊滑落。

“自己,想要变得更强,努力的去战斗,去击溃更多的塞壬,这样……才能保护大家,终结这一切!”

他静静的看着她,随后无声息的抽出手帕,为企业拭去泪水。

“可一味的去沐浴在血腥中,终究会忘记初心的吧?这样的行为,和那些怪物有何区别?这样的企业,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企业,是约克城,大黄蜂她们想看到的吗?

“碧蓝航线的初衷,不是向塞壬复仇,而是重建大洋的秩序,夺回海洋的宁静。也正因如此,许多‘人’看到了自身的价值,追寻着真正的目标,约克城等人,也有勇气笑对牺牲。因为她们知道,会有后人完成她们未继的事业。

“单存的复仇,是否已然扭曲了碧蓝航线的观念?企业,她们的牺牲,不能毫无意义。”

“指挥官……”

“企业,你要相信,也许这条路不会一帆风顺,也许会有更多人为之牺牲,但我们,会一直走下去。而那个充满了欢声笑语的世界,也不会遥远。”

“……指挥官,真是个理想主义者呢。”

企业揩了揩眼角,那副笑颜再次浮现在了她脸上。

“从入伍到现在,我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生活、战斗着。我原以为,自己肩负着无数的荣誉与责任,必须有义务去维护它们,并让强大的自己为大家所依赖着——指挥官,现在看来,我真的很没人情味呢……”

“承担太多,终究无法展开双翼。有时候,依赖他人也不失为一种……责任?”

这时,一阵温柔的触感从身上传来,他下意识的朝身旁看去。企业不知什么时候拥住了他。

“企……企业?!”

“比如说,这样吗?”

“……”

是的呢。

“指挥官,可以这样多待一会吗?”

“我并不反感哦。”

企业笑了笑,然后靠在了我的肩上。

夜空中的星光,似乎更加灿烂。

企业啊,其实……

我想成为那个,你能永远依靠着的人。

就由我,来做你的那双翅膀吧。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