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恶人传-吴军豹

   支离破碎的世界,上下迷离的雨幕在不知道天空还是大地的平面上展开,被漆成银色的金属残垣混合着水光泛出情迷意乱的光彩。

   贝蒂背后的灰色触手伸展着,发出叽叽咕咕粘稠的声音。今日不过是深海城又一个平凡的日子,作为城内的五个公爵之一,也是城主亲自封名的唯一一个女爵,贝蒂 克里斯塔自然不是什么平凡人物。

   那位大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再现了,人们几乎就要遗忘掉他的神迹,但这些被神之手捏造而出的城市,和城外如同黑墨一般深邃的海水和滔天巨浪,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每日蠕动在和平天堂中的贱民们,你们的世界,不过是他千年来隐藏愤怒缔造出来的乐园。

   作为藏书馆的拥有者和守护者,那些带着灰尘和红色眼球的书籍,贝蒂不允许任何人触碰他们。这些宝贝就像是那位大人的分身,噢,说到分身,作为直系血亲的贝蒂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有幸瞻仰到古神的真容和聆听到他的话语,那黏湿而温润的吸盘,蓝灰相间的皮肤和上千颗带着血色的竖瞳,没有人能在这样的魅力下逃脱,他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创造者。

   用背后的触手打理了一下自己的紫色秀发,身段婀娜的女爵起身来看着昨夜查询到的笔记,那是一本有关于人类相遇古神的故事书,这样的书贝蒂永远都看不厌,特别是其中描写到人类这种下贱的物种惊慌失措直至在天威之下挣扎,这如同溺水一般的反抗,简直令人无比兴奋。

   翻开第一页,一行血红色的笔记如是说道:管不住欲望的人都该死。

   血的气息浓郁到令人窒息,不过是一行几乎可能被忽略的文字,带来的让人颤抖的愉悦却是每天晚上狩猎时候的数十倍不止。女爵天鹅一般的脖颈上浮现出黯淡的灰色符文,嗜血的癫狂让这个美丽的女人呻吟不止,贝齿紧紧的咬住贵重紫色蚕丝披肩上的流苏,令人疯狂的快乐已经完全支配了这个深海城中最有智慧的女性。

   外面的雨似乎更大了些,在没有人愿意注意的世界中,银丝一般连着的水珠中反射出更加斑驳迷离的色彩,冲刷着这座城市的罪。

   黑夜很快就降临了。

   当某个不知名的图书馆记录员发现一天都没有能见到平素那位令自己心神荡漾的美丽女爵之时,还算聪明的他选择了报警。

   当一堆趴在烂酒窝里面沾染了一身脂粉气的警备员冲进怎么叫都毫无声息的贝蒂家时,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大汉统统愣在了原地,连上辈子的酒都给吓醒了。

   那位高高在上的女爵大人双眼翻白,嘴角流出的唾液,或者是某种黏液,一滴一滴的打在地上,将大理石制的地板烧出不规则的几何体图案。桌上的凌乱程度超越了想象,若是说有两人在这上面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摩擦的话可能还有些道理,不过显然女爵的状态只像是蒙药心脑方使用过量引起的心肌梗死。

   站在最前面的几个警备员大眼对大眼,怎么也看不出个门道来,倒是还有某几只不太老实的手或是触手,悄悄的伸进已经失去生命的躯体里面,上下摩挲着,几人脸上和谐的散发着既悲伤又下贱的表情。

   站在队伍最后的马克思显然没能得到这种福利,才刚进队不久的他还是刚刚从警校毕业的愣头青,虽说在学校之时也是人精一个,但是把他丢进这种人均老油条的地方和前辈们待在一起,他不由自主的表现得就像是一个刚进托儿所的小孩子一样乖巧可爱。

   百无聊赖的马克思对着前面讪讪的笑着,看得见摸不着的他只能用眼珠子搜索面前这具令全城不论是有老婆还是没老婆的男人都垂涎三尺的躯体,当然,如今是尸体,不巧,女爵面前一本摊开的笔记映入了他的眼帘,上面隐约用血色的笔触写着一行什么字,平日里对这种文字才不会感兴趣的新兵眉头一皱,竟是硬生生的挤开了叫喊着的前辈们,上前拿起了那本笔记,念了出来。

   “管不住欲望的人都该死。”

   这句话将本来散发着扭曲淫念的空气似乎冷冻起来了,看不见的冰霜蔓延在每个人的心中,一群挤在一起的壮汉面面相觑着,且不论每人到底有几双眼,本来充盈着的欲火迅速的降下温来,将所有的目光集火在了马克思的身上。

   和屋内的其他前辈相比,马克思显然不像是一位合格的警备员,身形并不壮实的他套在麻袋一般的制式警备局背心短裤中,就像是一个穿着衣服的土豆。

   窗外的阳光有些昏暗了,一双眼亮了起来,这是一个人类。

   在这座城市里,人类虽然不少,但是并不算起眼。

   他的名字叫吴军豹,四十五岁。住在深海城东北部的别墅区一带,父母双亡,老婆和隔壁老张跑了。他开了一家书院,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书院的具体位置。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8点才能回家。他天天抽烟,每天睡前喝上亿吨酒。晚上四点睡,每天要睡足一个小时。睡前,他一定喝一杯阿帕茶,然后跳二十分钟的新宝岛,上了床,马上睡死。一觉到天亮,决不把活力和愉悦,留到第二天。医生都不想说我了。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