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逢魔之日 加冕成王 16:我的王之力啊啊啊啊!

     【时王的力量是史上最强的,得到这股力量的话,不要说世界,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都会如我所愿!】

  在某一个时间,时劫者提德曾经如此说过,带着迷醉而贪婪的神色。

  而此刻,这股力量,就在他的面前,唾手可得!

  就如同伟大的智者,梅菲斯特计划的那样。

  初生的时间王者踏入了他的国度。

  追逐渺茫的希望选择了死亡陷阱。

  最后,在停滞的时间之中,迎来致命的结局。

  此刻,他即将到达,名为异类时王的——真实!

  是的!他将成为异类时王,冰室幻德相信了他【时劫者】无法成为异类骑士的谎言,但实际上——他怎么可能将这独一无二的王之伟力交付给他人?

  梅菲斯特用有些颤抖的手,取出了空白的表盘。

  ………………

  2017年10月7日11点15分。

  常磐庄吾抿着嘴唇,站在人群之中。

  “最早的假面骑士,他们本身就拥有强大的,不被人们所理解和认可的力量。他们之所以戴上假面,并非为了辅助战斗,而仅仅是为了遮掩自己的面容,隐藏自己的身份。”

  沃兹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

  “英雄是充满了弱点的。所以,会被利用,会被针对,会被击败。您不能够成为英雄——或者说,您至少不能让敌人知道你是英雄。”

  “为了保护一部分人,而选择去牺牲另一部分人,这种想法我果然还是不能认同。”庄吾用类似呢喃的声音回答道:“我会选择拯救所有人——而且,英雄没有错,英雄……也还没有失败。”

  “如果死了的话,那么就任何人也拯救不了。英雄可以失败,因为英雄不止一人,但是,我的魔王。你肩负着职责,我们无法承受任何一次失败。”

  “我不会让自己死的。”

  “这不是已经注定了结局的传说故事!”

  “就算是那样……保护子民,也是王的职责。”

  “就算因此让身边的人遭受不幸与威胁吗?”

  …………

  类似的争论已经进行了数次,但无论如何,沃兹也没有办法说服庄吾。相比起牺牲眼前,而去拯救所有人的道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弃,眼前的任何一个人,伸出来的,求助的手。

  “暂且搁置吧……至少,目前来说,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再一次无奈地妥协,沃兹说道。

  破坏掉眼前的陷阱,与这个世界的假面骑士,build达成合作关系——在这一点上,他们达成了共识。这也是能够深远影响能否摧毁这个错误历史的,重要的转折点。

  11点23分。

  两道人影,穿过沉默的人群,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踏入了这个卑劣的陷阱。

  常磐庄吾向后伸出手,握住了小巧的时空驱动器。

  “还不是时候……我的魔王。”但是沃兹却阻止了他:“正面击败作为祸乱种子的假面骑士,能够给冰室幻德带来更大的利益,而且……他是一个自负的人,而异类骑士化强化了这一点,所以他不会轻易地杀死人质。”

  “如果你想要拯救那两个人的话,请再等待一会儿。”

  “等什么?”庄吾问。

  “一个时机。”沃兹道:“一个……隐藏在冰室幻德背后的人,浮出水面。”

  11点40分。

  一道披着斗篷的矮小人影,仿佛被风吹动的书页一般,飘忽着走向了人质。

  庄吾看向沃兹。

  预言者微微颔首。

  11点41分

  “那样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呢。”梅菲斯特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朵,他自信而得意地将对于骑士来说,软弱无力的手枪对准了更加脆弱的人质。

  所有人的注意力被吸引,没有人看到,一个角落,一个人悄然被围巾缠绕。

  倒数声响起。

  “一、二、三。”

  伴随着时间流动的声音。

  “滴答滴答。”

  “变身!”

  庄吾伸出手,抓住了梅菲斯特手中的手枪,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枪管捏得变形。

  没有理会这个家伙说了什么,庄吾转身扯断绳索,救下人质。

  “魔王大人,先打倒……不,杀死那个人!”

  沃兹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他微微有些恼怒,就在这个时候,沃兹也没有忘记他那一套的说教——错误历史中的人,难道就不算性命了吗?就算最后能够复活,他们此刻的痛苦就可以无视了吗?为什么比起救人,他要一直执着于优先杀人吗?

  他这么想着,略带着赌气的意味,没有去管梅菲斯特,将怀里的女孩抛出,向着另一个人质跑去。

  “魔王陛下!”沃兹这么喊着,声音中带着担忧与恼怒,但还是驱动围巾将那个女孩子传送离开。

  然后……

  “咔嚓咔嚓。”

  他听到了时间冻结的声音。

  他一下子失去了操控身体的能力,无论怎么去努力,也无法驱动一根手指。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无数想法在他心底流动。

  扰乱了心绪,掀起了惊慌与无助。

  “时王的力量,我……时劫者梅菲斯特,就收下了!”

  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一张有些稚嫩,但却透着疯狂的脸出现在他面前,那个人的手中拿着一个东西。

  常磐庄吾认识那个——空白表盘。就像是他觉醒力量之前,手中拿着的那个一样。

  带着贪婪,带着激动,那个矮个子将那个表盘小心翼翼地凑近了常磐庄吾腰间——准确的说,是时空驱动器中心的位置。

  “嘀~嘀~嘀~”

  庄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流动。

  缓慢地,平稳地,流向梅菲斯特的手中的表盘。

  他在抽取自己的力量!

  骤然,常磐庄吾的大脑冒出这个想法。

  惊慌与害怕自涟漪化作了滔天巨浪,同时,悔恨的狂风也开始席卷。

  他不想要失去力量!

  他还没有拯救过什么人。

  他还没有成为被人歌颂的仁王。

  他不想要………………死!

  他应该听沃兹的话的。

  在梅菲斯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打倒他的话……

  不,他应该杀了他的!

  应该直接杀死他的!砍下他的头颅,刺破他的心脏,切断他的脊椎!

  他应该那样做的!

  至少,至少……他瞪着梅菲斯特的脸,与他那伸出去的手臂。

  他连眨眼也无法做到。

  至少,应该切断这该死的爪子!

  仿佛呼应着他的想法,一道剑光闪过,梅菲斯特的右臂无声滑落,鲜血喷涌而出。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银发少年扭曲的笑容瞬间凝固。

  他的视线下移,看到了自己被斩断的手臂,以及那完成了一半的表盘。

  下一秒,仿佛野兽般的尖锐嚎叫带着悲愤自他喉咙深处涌出

  “我的……王的力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吵死了。”然而,斩断了他手臂的家伙,却用淡然地语气抱怨道,伸手自下而上擦过手中细长的白色剑刃。

————————————

逛了好久的淘宝,剁手。

孝子茶话会没搞完,干脆放一边先写了章小说。

小魔王被时停的事情请不要吐槽,这是必要的,我说过时停的设定我是改过的,而且也不能说他上来就什么都会,毕竟还是一周目。人物的心理和能力都是需要成长的——嘛,总之我尽量写出这样的感觉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