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不是你

请勿上升真人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

//

     与何九华的高调不同,尚九熙对于何九华的爱属于“润物细无声”。比如口渴时递上的那杯温度刚好的水;又比如胃疼时及时递上的那盒药;再比如不管多晚都为人亮着的那盏灯。

      “啪嗒”门锁落下的声音惊醒了在沙发上睡着的人。伸手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刚准备起身却不知怎的竟抻到了腰。尚九熙手扶着自己的腰感慨万千“果然不服老不行了”,却又在何九华眼神对上自己的时候光速放下了手。“怎么了?”视线从手移到脸上最后撞进人温柔的眼神里。“没事呀。你怎么又玩到这么晚,桌上留了饭菜,要我陪你吃一点吗?”尚九熙忍着腰上的不适,向厨房走去“你先去洗澡吧,我给你热热饭菜。洗完就能吃了”

     “不用忙了,我不吃。不饿”何九华盯着人背影,心中明明不想人这么累可是话一出口就变了味“以后累了就早点睡,不用等我到这么晚。”“那我饿了,你就当陪我,也吃一点吧”尚九熙转过身看着何九华。“烦不烦啊你,都说不吃了。你要饿了就自己吃,吃个饭还要人陪,你还是小孩子吗?”何九华烦躁的挥了挥手“我去洗澡了”“哦……”尚九熙低下了头,在何九华抬脚离开的那刻,蓄在眼眶里的泪水应声而落,在木地板上开出一朵花,只是这细微的声音,大概也就尚九熙自己还有那地板能听到吧。

     伸手揉掉眼中残留的泪,只叹一声屋内灰尘如此之多,一时半会儿竟还迷了眼。转身拿起一只杯子往里加了些蜂蜜,倒进温水搅拌一下,放在餐桌上“大华,我泡了蜂蜜水等会儿出来记得喝”“知道啦!”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这句话形容那时的何九华在合适不过了。比如只要何九华往桌上看一眼,就能发现那一盘盘菜都未曾动过一筷子;但凡何九华注意一下日期就会知道,今天是他们的四周年纪念日;如果何九华回头看,就能看到背后尚九熙那发红的眼眶,和脸上泪水滚落留下的水痕。

 /

     如今,又是一次晚归。只是这次抬头向家的方向望去时,那已是漆黑一片。顶着沉重的脑袋打开家门,在墙上摸索着开关,按下。光亮顿时充满每个角落。习惯性往沙发那看,原本等候的身影早已不见,可耳边却仿佛回荡着人那句带着温暖的“你回来啦”。

     望向厨房,尚九熙忙碌的身影又一次浮现在眼前。被吸引着向前去,在手触碰到时那身影又消散开来。昨天今天重叠,熟悉的场景让一切都宛若昨日从现,只可惜都是幻觉。泪又一次滑落,不同的是,人换成了自己。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

//

   “尚老师,想走哪去啊您”何九华一把牵起尚九熙的手“往这走,你说你要是没了我,不得走丢啦。这样我上哪寻你去”“嘿嘿,那我就在原地等你呀,再不行整个大喇叭喊你”尚九熙仰起脸冲何九华傻笑。

     尚九熙是个十足的路痴,哪怕走过再多次也还是分不清回家必经之路的那个十字路口该往哪走。这也不怪他方向感不好,毕竟有何九华这个人肉智能导航仪谁还费那脑子记路啊。

   “大华”

   “怎么啦”

   “没事,就突然想叫叫你”

   “咦,傻乎乎的。瞧你傻样,哪天被人卖了还傻乐着帮人数钱呢”

    “去你的吧,我才没那么傻。再说了,不还有你呢嘛。难不成会眼睁睁看着被人骗啊”

     何九华松开牵着人的手,然后在尚九熙疑惑的目光中将人揽入怀里,紧紧圈住“这样你想跑也跑不掉啦~快走啦,这么冷的天等会儿感冒了”

/

      现在的尚九熙依旧是路痴一个,不同的是他学会了如何使用手机导航,并且越用越熟练,毕竟那个在自己走错路时会一把拉住自己,将自己带回正确道路的人已经不在了。

  还记得刚分手那会儿:

    才加班完的尚九熙刚从公司出来就感受到了夜晚气温的不友好,突然的降温打得人措手不及。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着急忙慌就往家赶。

     突然埋头快步向前的人顿住了脚步,环顾一周竟是那个曾经走过无数次的十字路口。“绿灯了,咱快走,穿这么少等下又该感冒了。”一个男声不偏不倚传入尚九熙耳中。转头一看,是一对小情侣。犹如当年何九华牵着自己过马路那样,那个男孩牵起了女孩的手走向对面。

     尚九熙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哑然失笑。曾经他也这样牵过我的手,在落雪的冬天将掌心的温度传递过来。还记得那晚我问他,我们这样算不算执手白头?他笑了笑,一辈子很长……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只不过这最后一句话何九华虽然没说出口,却用行动证明了。)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

   “以后要是你结婚了,一定要请我”

   “为什么呀?”

   “因为我要是不去,你和谁结婚”

    尚九熙看着桌上的喜帖不禁回忆起当初那些个充满幻想的幼稚话语,只是没想到他只记住了前半句“结婚了,一定请我去”。

     尚九熙叹口气,拿起桌上的喜帖仔细端详。嗐,也没什么特别嘛。不就是红色卡纸对折,外头是一对卡通人物,翻开来,一眼就瞧见了何九华这三个字。“啧,还整个烫金的。莫得新意,不如我自个儿设计的呢。”尚九熙将喜帖放回桌上,本来与何九华这三个字并列的应该是尚九熙的这三个字的……

/

    “所以呢,你去不去?”还记得和朋友谈论这事的时候朋友很是惊讶,不过在尚九熙看来他们更像是守在电视机前八点档狗血肥皂剧的吃瓜群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好像是“去呀,还能蹭一顿饭呢。”晚上结束应酬的人回到家,才终于说了实话“当然要去。他什么样我都见过,唯独这西装革履说‘我愿意’的样子自己没见过,所以要去参加。哪怕对面站的不是我。”

     可是一个月后,坐在自己前任婚礼上的尚九熙后悔了。毕竟看着曾经相爱过的人牵起别人的手,对着那个人深情款款说着我愿意,然后低头对着人儿嘴盖上一个从前专属于自己的印章,确实不好受。

     环顾四周,发现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台上那对新人身上,尚九熙低下头偷偷拭去眼角的泪花。自己刚刚抢在新娘之前说的那句我愿意,也是算圆了当初的梦了吧。“挺好,一切都挺好。”尚九熙猛的灌下一口酒。

     “祝你新婚快乐,新娘子挺漂亮啊。好好对人家”尚九熙在何九华来自己这桌敬酒时抢先拿起酒杯,“这杯我敬你,谢谢你教会我这么多。”拿起酒瓶又往杯里倒“再敬你一杯,谢谢你这些年的照顾。这恐怕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对于那场婚礼尚九熙不愿回忆什么。若有人问起,也只是笑笑说婚礼很完美,一切都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

     是啊,喜帖上那个何九华的卡通形象还是当初自己心血来潮画的,婚礼也做到了当时说的那般“尽量一切从简”,一切都预期那样,美好。只可惜到最后,那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

//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分手后依旧会想起你,依旧会和朋友说那些被你宠溺的曾经。感谢那是你,牵着我手陪我走过那段黑暗时光。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