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4chan战锤同人]Warhammer High 觐见洛伽&觐见科拉德康兹&觐见福根

觐见洛伽

“爸爸,这位是杰克。”

理性与律法之主,黄金之人,真神之道的大师,热情地微笑着,把年轻人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的孩子!很高兴我终于见到你了。来,来,和我们一起吃面包吧。我们预备了食物好与大家分享。”

“谢谢你,不过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哪儿的话!我们应该分享上天赐予我们的恩惠。费丝,你能告诉我们的客人他可以把鞋子放在哪里吗,我得从烤箱里拿点东西出来。”

餐厅里弥漫着蜡烛和熏香的温暖气味。在装裱好的祈祷文和圣像下面,一张桌子上摆满了新鲜出炉的面包、鱼和其他简单但有益健康的食物。杰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看上去太棒了,先生。”

“谢谢,我尽力了。我很少有机会向教会以外的人展示我的才能。我想你不会愿意来参加我们的下一次聚会吧?”

“我会考虑的,先生。”

洛伽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吧,孩子,你必须自己拿主意。如果你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费丝在那里几乎没有同龄的朋友。在你来之前请知会我们。费丝,我的小天使,你愿意唱赞美诗吗?”

“当然父亲。”费丝闭上眼睛,开始用一种古老的语言,伴着萦绕心头的旋律,唱着祷文。几分钟后,洛伽也加入了她的行列,低沉的低音像海上风暴一样隆隆作响。杰克尽力想加入,但他听不懂那些。他只要听就够了。

一个小时后。

“.....阿~~~~~门。”

“谢谢你,费丝,很棒。雅各布?”

“啊!对不起,怎么了?”

“你想说什么吗?”

“恐怕我不是很虔诚的教徒,奥瑞利安先生。”

“别担心。说出你的想法就好。”

“嗯……好面包,好肉,好神明,我们可以开饭了吗?”

洛伽小心地挑了挑眉毛。费丝尽量不笑出声来。

“嗯......发自肺腑。当然,简单是一种美德。但下次试着想点更好的出来。现在,来,开始吧!”

觐见科拉德康兹

“所以......你父亲在哪里?”

“哦,他大概在什么地方。他知道你要来,他可能会跟你打招呼。爸爸?我到家了。我去拿饮料,坐这儿吧。”

年轻人试探性地坐在舒适的椅子上。房间又黑又宽敞,既优雅又有点吓人。这位装潢师显然是想给这所房子增添一种哥特式的感觉。唯一破坏了效果的是壁炉架上的镶框画。

年轻人站了起来,打量着他们。画框里是色彩鲜艳的蜡笔画,画的是一个黑头发的小女孩和一个大块头手牵手。他们显然很开心地跳出来并对着人们说“Boo!”一张潦草的纸条写着:“给爸爸”

当男孩把画放回架子上时,他感到一把锋利的刀片冰冷的边缘抵在他的喉咙上,近得足以让他流血,但还不足以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很好,很好,很好,”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低声说,“这是闯进来的人吗?是吗?我确信我的阳光的男朋友就在附近的某个地方,但是,唉,他不可能在这里。因为我相信他听到的命令是让他直接坐下,不要碰任何东西。”

“我很抱......抱......歉先生。”

“很好。我会盯着你的。”

突然,刀刃不见了,男孩觉得自己又变成一个人了。不久,他的新女友拿着饮料出现了。

“苏打水没有了,所以......爸爸!你能不能别再砍我的男朋友了!

觐见福根

毫无疑问,这座房子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塔楼正面的每一寸都被涂上了可以想象得到的最鲜艳的颜色,或者有一座雕像装饰,每一处都是主人亲手创造的杰作。我敬畏地站在那里,默默地欣赏着它。它使我意识到,即使是草的每一片叶子也都割得整整齐齐,两英寸高的草坪也是一件艺术品。

维多利亚曾经说过她的父亲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应该表现出最好的一面,让自己处于最佳状态。所以在我按门铃之前,我又一次正了正了我的领带,抚平了我想象中的衬衫褶皱,调整了我的呼吸,确保我的衬衫都掖好了。当我终于感到没什么问题后,我以最佳状态敲响了房门。

过了正好十五秒门才打开。门口站着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我不敢相信我是来接她的。维多利亚穿着一件泡泡糖粉色的夏季连衣裙,裙子太短了,任何动作都可能露出一点点,布料也很薄,你可以看穿它,但看不完全。我看了一眼,就感到头晕目眩,膝盖发软。

“嘿,你很漂亮......”她笑了,哦,上帝,她那柔软丰满的嘴唇完美地弯曲着,让我的心跳动不止。“你来得太早了,我还没打扮完......”她还没打扮好?她真的认为她可以看起来更好吗?我甚至无法理解这种事。“嘿,我爸爸在厨房里,我想他在调酒,也许他可以在你等我的时候给你调一杯?”

我结结巴巴地说出了我认为是“是”的话,然后走了进去。她只是对我笑了笑,眨了眨眼。“我保证不会耽搁太久,我只是想把一切都为你安排妥当……”然后她就上楼了,踏着沉重的步伐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裙子在她身边飘动着。我无法把眼睛从她身上移开,在一个有些羞耻的地方,我几乎希望能瞥见她那件衣服下面的东西……但它的长度恰到好处,我的妄想破灭了。

“年轻人!请进,请进,让我看看你!我听到厨房里传来一个旋律优美、但却很中气十足的声音。我毫不犹豫地跟随着那个声音,仿佛是受到了汽笛的召唤。我能感觉到我很紧张,毕竟我就要见到原体福根本人了!然而,他的声音使我颤抖的双腿平静下来,不知怎么地,我感到我安全了。

我一走进厨房,一切都变了。我敬畏地凝视着这个完美的男性形象,半神福根本人。就在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更想要谁,他还是他的女儿。他一看见我,我就感到他的眼睛直盯着我的灵魂,我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锐利的审视。他那俊美的脸立刻扭曲成一副极其厌恶的面具,他摇了摇头,灰白的长发像瀑布一样在他的头皮上甩来甩去。“你这孩子怎么了?!”他咆哮着,我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愤怒。我感到我的心砰砰直跳,我感到我身体里的每一滴血都冻成了冰。“你怎么敢这样大摇大摆地进来?”你一点都不懂礼貌吗?!“我飞快地扫了一眼自己,以为我忘了穿裤子什么的,但我根本没发现我的衣服有什么问题。

我搞不清楚状况,我理解不了发生了什么,但我不打算抗议。我挑了吧台旁边的一张凳子坐下,然后开始寻找前面提到的饮料。想象一下,当我发现至少54个小酒杯一个接一个地斟满时的惊讶。我毫不犹豫地喝下了我能喝到的第一杯酒,直到今天我还后悔我咽得这么快。在我嘴里舞动的味道完美无缺,酒精那粗糙辛烈的口感和不计其数的的水果的甜蜜柔顺的香味交织在一起,让我感到自己来到了热带天堂,但在眨眼之间一切都消失了。我伸手去拿另一杯,我必须再尝一次!但就在我的手指刚刚碰到玻璃时,我听到身后有声音。

“嘿,我打扮好了,嗯。我们走吧!“我转过身,看到了维多利亚,我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但她看起来比以前更漂亮了。“不!”我听见福根强有力的声线响彻整个屋子,接着是他接近的脚步声。他冲进厨房,手里抓着一条崭新的领带。“给你,孩子。不能让你和我的宝贝女儿一起吃饭时看起来像个邋遢鬼。我仔细看了看他手上的领带,在我那未经训练的眼睛看来,那不过是另一条黑领带。当维多利亚和她的父亲都盯着我看时,我遇上了四道冰冷的目光。

“不,孩子......你拖进来的那块难看的毛巾是炭黑色的,最多一英尺半长,一英寸厚,是棉花做的。他把新领带往我脸上一塞,好让我好好看看。“这条是缟玛瑙黑的,宽一英尺半,厚两英寸,带有午夜般的条纹,是丝绸做的......完美的初次约会领带。”他把那东西像套绞索一样套在我的脖子上,眨眼间,完美的领带就系在了我的脖子上。“你明白吗,孩子?”“是的,先生!谢谢你先生!我使劲咽了一下唾沫。

他仰起脸,露出灿烂的笑容,不如说他是在沉思。“太好了......顺便问一下,你觉得这杯酒怎么样?”

“哦,太棒了!”这是我喝过的最好的酒!”

错了!他咆哮着,我的心又沉了下去。

“橘子太多了,苹果太少了,里面还应该加点葡萄!”他用拳头猛击着桌子,眉头紧锁。在我面前,我看到一个人突然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噢,爸爸......继续努力......你会成功的......”

他抬起头,悲伤地看着女儿,轻蔑地挥了挥手。“呸......又一次失败。”

我觉得维多利亚拉了拉我的胳膊,我站了起来。“时间到了?”我满怀希望地低声说,她疯狂地点点头。“很高兴见到你,福根先生,但我们真的必须......”

“没有!他怒气冲冲地又看了我一眼,然后拔下我头顶上的两根头发,把领带系在我的脖子上。当他对我忍无可忍时,他拽过他的女儿,用镊子从她的右侧眉毛上拔下一根,再把她的衣服系带重新打好,把她裹得更紧。我发誓,当我看着那件粉红色的织物在她丰满的曲线上延展拉伸时,我又一次感到头晕目眩,难以呼吸,在维多利亚向我眨眼时,我能看到她眼中淘气的光芒。“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维多利亚以最快的速度把我拖出了屋子,一出屋子她就咯咯地笑起来。“我很抱歉,我爸爸很注重细节,如果我们再呆下去,我们就永远出不去了。”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我的脑子仍然在为这整场酷刑而眩晕。“你不会告诉我说? !他在那杯酒上花了好几个小时,可他还是不高兴......”

“几个小时?她拍了拍我的脸颊。“他已经为这杯酒忙活了三个月。”

“什么? !我们能从那里出来真是幸运!”

“哦,你太天真了。”,她冲我笑了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