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璧衡】《雪花初春花已开 璧衡千里始同行》3(连叔叔)

 这篇文章是根据b站太太 @白腰菁 的同名视频,由废材小学生作者  0000000代笔写成的,没文笔,全凭太太脑洞支撑,dei,别怀疑,这篇就是你们爱的雪养花啊,视频来源    https://b23.tv/av45729123/p1

 主雪花,璧衡,还有…嗯,还有2对小可爱出没,不剧透了,宝贝们都自己去看看太太的视频吧,真的吹爆。我的文笔不能表达视频的甜宠与背景的磅礴,不过,我只能用爱来弥补了。🤭,希望你们喜欢啊。

--------------------------------------------------------------------------

 

从郊外回来的那日,无谢吃了红雪亲手做的糖糕,也很满足的叫了很多声的雪哥哥。

 

要说这傅红雪以扶养嫡子的身份进入了花家,在外人看来真真是得了花家的实权,这花家怕不是要改姓傅了,实则不然,傅红雪深谙为人的本分,花家管事家丁一律任用如前,更是将管家的权利交给了年长无谢五岁的花家大哥花清风。

 

 

 

这花清风乃花将军年轻时与侍妾所生的长子,后来花将军遇到挚爱花夫人娶为正妻,几年后才有了无谢,起初花将军在意着自己从前的年轻冲动,对花夫人总是歉意满满,便冷落了花清风与他的母亲,还是花夫人不计前嫌,认为那侧夫人进府在先,他们母子无论如何也该被尊重,便对无谢的这个大哥越发的好,红雪之前便见过这个孩子,只觉长的端正,行为也本分,如今正好可以培养起来,日后也可为无谢所用。

 

 

“你还真放心那小子跟咱们无谢在一起啊?”这一日傅红雪外出归来,猛一推开房门就看见以极其妖娆的姿势侧卧在他房间外室地板上的叶开。

 

 

傅红雪走上前去,毫不客气的从叶开的身上迈了过去。

 

“兄友弟恭,也不错。”他自幼没体验过亲人在侧的温暖,不想无谢也是孤独一人。

 

“我说傅红雪,你对我怎么不想想兄友弟恭,好歹我们也认识十几年了吧,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啊”叶开一身灰头土脸的样子,刚才他和傅红雪房内的暗卫足足斗了一个时辰,也没能成功进入里间。

 

 

“看来你的训练成果还不错,再多派几队得力的来吧”傅红雪径直走向里间,脱了外袍,开始更衣。

 

 

“唉,我说傅红雪,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精致上了”叶开对于自家教主一日换2套衣服的新习惯仍是颇为不解。

 

 

“无谢快下学了。”

 

 

得,好一个赶客之道。

 

 

傅红雪穿戴整齐,只为去接无谢下学。

 

 

 

无谢总是与其他读了圣贤书的孩子不太一样,别人都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走出来的,偏他是一听下学两字就撒腿开跑。

 

 

“无谢你慢点”

 

无谢个子虽小却跑的极快,身后一直跟着他一副担忧神色的男孩子虽然看起来略年长无谢一些却明显跟不上他的速度。

 

 

“别担心,元若哥哥”无谢边跑边回头,竟完全没注意不远处等着他的人。

 

 

又是撞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傅红雪伸手接住无谢,面上却不带任何温存。

 

 

“雪哥哥,你是特意来接我的吗?”无谢看见傅红雪瞬间眼神又明亮了何止一点。

 

 

“今天闲来无事,所以过来看看”傅红雪依旧一副性子冷淡的模样,但看在小无谢的眼里却是十足的温暖。

 

 

“雪哥哥,你对无谢真好”。

 

 

是的,他雪哥哥做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都是好的。

 

 

身后的连城璧看着这一大一小腻歪却不自知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

 

 

“连哥哥,你笑什么,你怎么会有空过来。”连城璧要是不笑,无谢怕是永远也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你呀,眼里心里只有你雪哥哥,怎么,我不能来吗?”连城璧宠溺的弯下了腰,手指轻轻刮过无谢圆溜溜的小鼻尖儿,“还有,你应该叫我连叔叔,不是什么连哥哥。”

 

 

“可是叫叔叔不是把你叫老了,你看起来就是哥哥啊。”无谢嘴甜,惯会说些让人听了舒心的话。

 

“那也得叫连叔叔,这种能占傅红雪便宜的事情可不多,你连叔叔我可得好好把握”连城璧心想这小家伙果然机灵可爱。

 

 

“无谢,叫叔叔。”却不想傅红雪竟一口应了。

 

 

这话乍一入耳,连城璧还真是颇为惊讶。

 

“傅红雪,这可是你说的啊。”

 

“我说的,你这次过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傅红雪倒还真是了解他这个有着过命交情的多年挚友,杀伐决断,深谋远虑却有着愿意和小孩子一般见识的傻里傻气。

 

 

“连城璧,谢谢你” 一番玩笑过后,傅红雪极其严肃的向连城璧道了谢。

 

 

“谢什么,你自己不是已经把花家那些人摆平了,我来不来都一样”连城璧对于这位冰山刀客突如其来的见外显出了些许的不适应。

 

 

“你亲自来过总是不一样的,会省很多麻烦。”

 

果然这家伙还是目的不纯。

 

 

“既然这样,那你要不要请我喝酒。”

 

 

这面傅红雪还未回答,只见脚下的小无谢突然不乐意了“连叔叔,不应该总是喝酒,喝酒对身子不好。”

 

“可我今天就是想喝酒怎么办,而且我还想带你去”连城璧不禁觉得好笑,这花无谢年纪虽小却生的一副管天管地的心肠,不禁为自己的好友表示深深的担忧。

 

“带我去?”无谢满是期待的望向他的雪哥哥,就等他发话了。

 

一时之间,连城璧,花无谢这一大一小四只眼睛竟出奇默契的盯上了傅红雪。

 

 

半晌,那红雪终于发话“是该请你,无谢也去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