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方知身是客》之父母的爱情第一弹-青衡君x白素贞/李宏毅x鞠婧祎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629562


      姑苏城外,一女子正在水中嬉戏,那抹纯真的笑颜映入白衣少年的眼中:“有趣。”女子也发现了少年,自此两人一见倾心。

       “怎么还没来?”女子手中拿着朵小黄花踌躇着左顾右盼,“约我来这里,自己却失约了。”见等不到要见的人,女子转身离开。

      而正要去与女子赴约的少年正巧被一人缠上:“这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在这时候。”少年名为青衡君,是姑苏蓝氏得意的弟子,年少成名,自然有许多人前来与他切磋。眼看着自己因眼前这个男子失约的青衡君心情不佳,将这心中这份无名火全部撒到那个男子身上。果不其然,那名前来切磋的男子又输了。

       因失约一事,青衡君每每去找女子,女子都无视他的存在。青衡君自知是自己的不对,看着女子在河中放荷花灯,不由说道:“自己一个人有什么好玩的,上次失约是我不对。”

       女子听到男子的道歉后笑了。

        她这是不生我气了?青衡君心中有些踌躇不定,女子笑了但却未说话,那她到底是生气了还是不生气了。应是不生气了。青衡君笑着牵起了女子的手,女子急忙将手缩了回去。青衡君也不恼,他知女子这是害羞了。他看着两人在月夜下的影子,不由的向女子走近一步,让两人的影子贴得更近些。

        花灯节前夕,青衡君放了许多天灯,每盏灯上面都写了诗句,邀女子一起共度花灯节。女子看到后呢喃道:“明日便是花灯节了。”

        花灯节那一天,两人终于互通心意。可是好景不长,正当青衡君打算向女子求娶时,却传来了女子与族中长辈大打出手一事。

        “大公子,白姑娘对族中长辈大打出手。”青衡君赶到时,女子正以被其中一长辈打飞。

        “素贞。”素贞是女子的名,她姓白,名素贞。青衡君出手替白素贞与那族中长辈缠斗,脱困的女子瞬间便其他蓝氏弟子缠上。青衡君深受重伤。

         “青衡。”看着青衡君重伤吐血,女子心疼不已收手。青衡不知女子为何会对他族中长辈出手,气愤的将房中东西摔碎。却还是不顾族中长辈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迎娶白素贞。

          “青衡。”一身喜服的女子看着青衡不知该如何解释,最终只是叫了声名字,再无下文。青衡君亲吻了白素贞之手便放开了她,从头上拔下那支常戴的白玉发簪,将它抛掷在地上,说道:“此后,两不相见。”

           白素贞转身迈进了为她准备的一间房,从关上的门缝中看着青衡君离去的背影。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那人回头。“若是情短相思漫长,各自江湖别来无恙。”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冬去春来。白素贞相思成疾,终是到了回天乏术之际。还好,她又见到了那人。

           “你来了。”女子躺在青衡君怀中,看着那张日日思念的脸,柔声问道。男子扣住白素贞的手,轻声应道:“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牵住女子划落的手,将她紧紧握住,颤抖地说道,“素贞,不要离开我。”

           白素贞伸手抚摸着青衡君的脸,“能在死之前见你一面,素贞已无憾了。”她回想起自己初见男子的情形,清静无人的绿林中,男子悠闲的躺在细绳上休息,有如仙人之姿,而她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那是两人的初见,可是男子却不知。青衡君伤心地叫着女子的名字,“素贞。”看着怀中的人闭上了双眼,“等我。”男子从未后悔过,可这次他后悔了,他不该和女子说那样的话,更不该离开女子。锋利的剑身刺透身躯,他却一点也感受不到痛,当他的身躯倒地的那刹那,他却是带着笑容的。

       姑苏蓝氏的大公子中,也是姑苏蓝氏最得意的弟子,姑苏双璧之一的青衡君与其夫人双双离世,只留下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取名涣,字曦臣,意喻为疑虑、困难或误会完全消除。

       不管过往如何,人死一切前往往事都消散,只余两抔黄土,姑苏蓝氏中人还是将两人葬在了一处相伴。女子终于等到了他的心上人,青衡君牵起白素贞的手,“以后,我们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