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4chan战锤同人]Warhammer High 觐见阿尔法瑞斯&觐见狮王

警告,此文极为异端,请于阅读后自觉接受清洗

觐见阿尔法瑞斯

“不错,你来得很早。”阿尔法丽雅招呼我进去,我走了进去。她往后退了几步,看了我一眼,我也挪动了一下身子。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点不合群,但在来接她之前,我已经尽力打扮了。这将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父亲,我想给她留下最好的印象。"如果你能让我整理一下,带上欧米伽,我们就能出发了"

“好吧。”我虚弱地笑了笑,她跑进了走廊。我晃着鞋跟,欣赏着作为她家门厅的宽敞房间。然后我开始吹口哨。我看了看表。她离开还不到两分钟,我就已经感到我的胃在往下沉了。我希望我能在不遇到传奇的阿尔法瑞斯的情况下脱身。

让我先花点时间做个开场白。我不是阿尔法丽雅和欧米伽感兴趣的第一个人(尽管我有点希望我是最后一个)。然而,她们带去见她们父亲的那几个人回来时却是满口胡言乱语,很快就转学了。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这肯定与阿尔法瑞斯有关,没有人敢问。

又过了几分钟,我越来越紧张。然后,我听到一个飘忽的声音从某处传来:“请坐,我们马上就好。”我犹犹豫豫地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我能感觉到开始出汗了。我试着深呼吸来让自己平静下来,确实有点效果。然后,突然,一双手遮住了我的眼睛。“嘘。”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伸手把它们放下来,然后站起来,转身对阿尔法丽雅微笑。“准备好了吗?但欧米伽在哪?”

“哦,她马上就来。还有,爸爸工作到很晚,所以他不会及时到这儿来让你见他。”

说实话,我有点纠结。一方面,我多少松了口气,因为这次没有遇到他,另一方面,我又因为没有见到他而感到有点失望。我把后者表达了出来。

“真的吗?该死。我有点期待见到他。”

她歪着头。“真的吗?我们带回家的每个人都想在见到他之前离开。”

“嗯,当然,我有点紧张,但如果他是你的父亲,他一定是个非常棒的人。”

“哦,你太贴心了。”

然后我听到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便转过身去迎接欧米伽。

然后我皱起了眉头。

因为阿尔法丽雅和欧米伽站在走廊里,盯着我和阿尔法丽雅在门厅里手牵着手。

然后走廊里的阿尔法丽雅指着我旁边的阿尔法丽雅喊道:“爸爸!”

我转过身来,看着阿尔法丽雅,他转过身来,带着会意的微笑看着我。“爸爸?”我嘶哑地小声说道。

“爸爸。”她点了点头。

大约15分钟后,我恢复了认知功能。在我轻微的恐慌发作期间的某个时候,阿尔法瑞斯觉得他已经装够了阿尔法丽雅,他恢复了本来面目。我有点好奇那额外的三英尺身高在哪里消失了,但我没问,因为我并不想知道。

阿尔法丽雅和欧米伽涨红了脸,坐在我的两边,嗔怒地望着他们的父亲,担心地望着我,两人都抓着我的一只手,似乎担心我和其他人一样,会灰溜溜地从那里跑开。老实说,即使我想离开,我也不认为我的腿会听我的。所以我坐在那里,感到羞愧和难以置信的紧张,因为阿尔法瑞斯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非常严肃地看了我一眼。他把手指交叉在一起,下巴搁在双手上。

“我想为我的恶作剧道歉。通常情况下,我习惯于自我介绍,但我相信你很了解我女儿的其他追求者对此的反应。所以我选择了一种不那么传统的方法。我想下一次我得改变我的方法了。”

在这一点上,尽管有了之前的插曲,但我不得不说些什么。“你凭什么认为会有下一个?”

我听见欧米伽倒抽了一口冷气,但没有把目光从阿尔法瑞斯身上移开。他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我能感觉到他又看了我一眼。“的确,我可能错了。事实上,我倒如此希望。在他们被带回家之前,没有人敢说他们会是幸运儿。”我不敢肯定,但我发誓我能看到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吧,如果你现在还没有尖叫着跑来跑去,我想这是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

“的确。”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再晕过去,也没有尿裤子。

然而,我还是尖叫了起来。没叫多久,但我确实这么做了。

我的椅子向后倾斜,我正看着一个男人的眼睛,他看起来和阿尔法瑞斯一模一样。我不知道他是谁,但对付他们中的一个已经够难的了。如果我要对付两个…...

“欧米岗叔叔”阿尔法丽雅欢呼起来,立刻放开我的手,拥抱他。

“现在,”阿尔法瑞斯说道,突然把大家的注意力转向他,“我想讨论一下后勤问题。”

“后......后勤 ?”我结结巴巴地说。

“可以这么说。既然你还没走,我想你一定是想带我女儿出去约会吧。我很欣赏这种奉献精神。我应该提醒你,三个月前我打了你的电话,那时你开始对我的女儿们表示兴趣。所以,我知道你们今晚的行程,并已尽力确保你们有最好的工作人员,使这次访问尽可能顺利愉快。”

知道我的电话在我约她们出去之前就被窃听了,我有点不高兴,但在欧米伽插话之前,我甚至没有机会提出抗议。

“哦,不,你没有让英戈开车送我们,是吗?请告诉我你没有。”

“我不会说我没有命令我的一连连长为你开车。我也不会说我没有让赫尔佐格和他的团队替换你将要访问的餐厅的大部分员工。或者欧米岗没有在你要去的电影院安排特种小队,以确保电影期间没有人说话。”

当然,我事先就知道,阿尔法军团在准备和执行方面是出了名的周密。但我不太清楚,除了军事行动,还有多少其他的影响。当然,我会感到很荣幸,但就像所有关注这些故事的男性一样,我非常清楚英戈·佩赫(Ingo Pech)和马蒂亚斯·赫尔佐格(Matthias Herzog)在战场上既狡猾又冷酷的名声。

有那么一两次,欧米伽讲过英戈·佩赫是如何开车的故事,我乐在其中,但我一点也不期待那种经历。

我眼角的余光能看到欧米伽的脸,但我强迫自己保持微笑。“我很欣赏你的先见之明,先生。”

“别骗我,孩子。”他说。“我看得出你很不安。”

“嗯,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幸让阿尔法军团著名的战术智慧运用在我的约会对象身上,先生。这有点让人受不了。”“

好。”阿尔法瑞斯点点头。“今天晚上的活动已经安排好了,直到你的行程结束。这里,计划分支。如果晚上一切顺利,你能给我的士兵和女儿留下合适的印象,我将允许佩赫把车交给你,并要求你在明晚之前把我的女儿带回家。如果你被证明是不称职的,他们将在11点之前回家,你将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中。你明白吗?”

我一口答应。“是的,先生”。

“很好。佩希在外面等着。祝你们玩得愉快,姑娘们。”他对我微微一笑。“我希望你就是我所认为的那个人,希望这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友好地见面。

觐见狮王

当我把车停在那栋房子前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觉就像有人用一台时间机器,把一座2k年代的豪宅拖到今天的这里。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它:庄严。

我敲了敲门,迎接我的是一个衣着无可挑剔的服务员,他让我在门厅里坐下,他的女主人马上就下来。

我坐在那里,思绪飘向了莱拉的父亲,她告诉我,他决定是时候让我见见他了。我必须承认,我有点被这种前景吓住了。如果他像莱拉一样,我知道我要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人,他那如剃刀般敏锐的智慧会让我感觉自己被切成两半,而他——

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晚上好,孩子。”我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猛地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看见莱昂正站在那里伸出手来。他冰冷的眼睛似乎一下子就把我看透了。“晚上好,先生。”我伸出手,得意地说,因为我没有让自己的声音流露出惊讶。

他握了我的手(我很惊讶我能安然无恙地回来,因为我感觉到了他握手背后的力量),然后他示意我重新坐下,并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莱拉差不多准备好了,”他说,“但在此期间,请向我介绍一下你自己。”他的语气很平和,但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我的话会被很仔细地评判。当我告诉他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时,他除了偶尔点头以外,纹丝未动。我唯一一次注意到他举止上的变化是在我提到我参加文学俱乐部的时候,那时我遇到了莱拉。

我刚说完,就听到有人下楼梯的声音。我回头看到莱拉站在那里,看起来很完美,就像她总是把WD放在她的肩膀上一样。“爸爸,”她温柔的声音略带责备,“我以为你要等我下来再审问他呢。”他们两人之间的眼神比我对莱昂说的关于我自己的话更能说明问题。莱昂笑着回答道:“对不起,亲爱的,我只是在帮你的朋友打发我们等你的时间。而且我......“

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把狮王打断了。“庄森!”一个野兽般的声音吼道。“祝你们这些孩子玩得开心,”她父亲平静地说,“我有事情要处理。”说着,他大步走出门,声嘶力竭地喊着“鲁斯!”虽然他听起来很生气,但我能从他嘴角上看出一丝笑意。

“怎......怎.......怎么了”我结结巴巴地问。“那是鲁斯先生,”她笑着说,“我想他和爸爸又要大吵一架了。”“但为什么?”我很疑惑。

“官方说法?因为其中一个做了什么,但那只是他们吵架的借口。他们这么做是因为好玩。不过没关系,我们走吧,好吗?”她说着拉起我的手,带我走向后门。外面传来了一场史诗般的战斗的声音。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