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了一句,我看了一天论文——《野狗子》粗浅考察

*概要:这是一篇仅用了一天的不严肃粗浅考察总结,资料范围主要是知网和某搜索引擎,写作旨趣只是给自己笔记一下今天的查阅结果,顺便可以帮和我一样有一点好奇心但是又懒的朋友省一点时间和知网使用费

*太长不看的朋友可以只看粗体字

*看管人使我学习,不学术不严肃,没查一手资料,行文支离破碎,《聊斋》知识满级的朋友大概不需要看(其实只是我怕您看了以后打我,如果看到这还想看的话请看完也不要打我)

*如果有有能人士补充和指正很欢迎,但是不可以打我!

缘起

一切的缘由是上个月叶翻唱了《野狗子》这首歌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0992612/        

叶的翻唱《野狗子》Illust:肉片ちゃん

    

 

在他投稿前之前,亲友和我去预习了一下原曲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0170836/

野狗子/心華  音乐:Peg

通过预习我们可以知道这首曲子中提到的是一种中国传说中的怪物,出自《聊斋志异》

 

我第一次看的感想是:嗯是中文的背景故事……?聊斋志异听着很熟悉,但是“野狗子”却听着很陌生

有点好奇(但是看了看评论区的介绍就放下了没有去查)

 

直到前两天叶师来B站直播的时候提到这首歌,问了一句中国的大家知不知道“野狗子”,当时弹幕回答不知道的比较多。(直播熟肉这里翻译的是叶问大家知不知道野狗子这首歌,不过我个人感觉因为之后说了妖怪的话题,他是比较想问中国的大家知不知道野狗子这种妖怪)

 

叶师一句话,彼氏在所不辞

管人使我学习

于是就有了这篇东西。


“野狗子”这个名字

B站转载的原曲投稿把曲名直译成了流浪犬,但是PV里面贴了梗出处是《聊斋志异》,而聊斋里面这个故事的篇名是《野狗》,故事中的死者们则称这个怪物为“野狗子”,笔者认为这个曲名还是保持原样不要翻译比较好。

       

     

歌曲中“野狗子”的日文读法是yakushi,不是日文中一般的汉字读法,应该是为了贴近中文而翻译的读法。(此处试着找了一下日译本的聊斋志异,不过没有找到资源)

Peg原曲PV中所用的中文文本,除了明显因为字体原因掉字以外,基本可以看出摘自百度百科。Peg选用妖怪名“野狗子”而不是故事篇名《野狗》作为曲名,可能是因为创作过程是他在类似“中国妖怪传说”之类的网站上知道了野狗子这种妖怪,然后查到了百科,从中摘取了文字和出处用于PV。毕竟如果是日译本,《野狗》这篇大概就不在卷一二十五篇这个位置了。

关于《野狗》这个故事

《野狗》的原文很短:

于七之乱,杀人如麻。乡民李化龙,自山中窜归。值大兵宵进,恐罹炎昆之祸,急无所匿,僵卧于死人之丛,诈作尸。

兵过既尽,未敢遽出。忽见阙头断臂之尸,起立如林。内一尸断首犹连肩上,口中作语曰:“野狗子来,奈何?”群尸参差而应曰:“奈何!”俄顷,蹶然尽倒,遂寂无声。李方惊颤欲起,有一物来,兽首人身,伏啮人 首,遍吸其脑。李惧,匿首尸下。物来拨李肩,欲得李首。李力伏,俾不可得。物乃推覆尸而移之,首见。李大惧,手索腰下,得巨石如椀,握之。物俯身欲龁。李骤起,大呼,击其首,中嘴。物嗥如鸱,掩口负痛而奔,吐血道上。就视之,于血中得二齿,中曲而端锐,长四寸余。怀归以示人,皆不知其何物也。

 

PV中闪过的则是和百度相同的白话翻译:

于七之乱,杀的人多得数不清。乡下人李化龙,从山中逃回来,正碰上晚上过大兵。害怕受到杀身之祸,他急切间无处藏身,便僵卧到死人堆里佯装死人。大兵过完后,李化龙还没敢爬起来,睁眼一看,忽然见掉了头断了胳膊的尸体,都站了起来,像小树林一样。其中一具尸体,已经断了的头仍连在肩膀上,嘴里说道:“野狗子来了,怎么办?”其它尸体也一起乱嘈嘈地说:“怎么办?”一霎时,都扑哧扑哧倒下了,随即一点声音也没了。

李化龙战战兢兢地才想爬起来,就见一个兽头人身的怪物,正趴在死尸堆里吃人头,挨个吸人的脑子。他害怕被吃,便把头藏在尸体底下。怪物来拨弄他的肩膀,想吃他的头,李就用力趴在地上。怪物几次都没能得到他的头,就推去盖在李头上的尸体,使他的头露了出来。李害怕万分,慢慢用手摸索腰下,摸到一块石头,有碗那样大,握在手里。怪物找到了李的头趴下就想啃。李突然跳起,大喊一声,用石头猛击怪物的头,结果打中了它的嘴。怪物像猫头鹰那样大叫了一声,捂着嘴负痛跑了。它路上吐了一些血,李化龙就地查看,在血里找到了两颗牙齿,中间弯曲,末端锐利,长四寸多。拿回村给别人看,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

 

故事就这么简单,跟一般人们印象中曲折的聊斋故事相比,这篇仿佛就真的只是记载下一件怪事而已。搜索引擎里除了这首歌和百科的翻译对照以外就没有很多内容了。

那么去我们熟悉的知网搜一搜呢?

我常识了几种关键词,而在知网能找到的“聊斋志异 野狗”的论文是——0篇

看来这个故事真的不是很有名呢

(此处不要嘲笑知网用户)

 

那么它有什么让人想考察的地方?

首先让人有兴趣的当然是野狗子这种怪物,它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传说或者现实的原型?用走近科学的思维想想,是不是当时人把野狗、狼或是熊想象成了这种怪物?有什么原因让这些动物出现在这个场合?这就需要知道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了。那么有办法知道这些确切的情况吗?

有的,就靠最开头四个很不起眼的字——于七之乱

 

这篇故事出了开头一句“于七之乱,杀人如麻。”以外,后面全是没有什么具体线索可寻的记载,就只有这一个能跟现实产生联系的线索了。

 

于七之乱——现实和虚构之间的线索

这篇故事没有写年代也没有写地点,但通过检索于七之乱这四个字,我们可以知道这个故事发生的大致时间地点。于七之乱,是清代一次颇具规模的农民起义,这件事发生在清顺治五年(1648)至康熙元年(1662)年的胶东地区,也就是现在的山东地区,最主要的是 栖霞、莱阳两县,时间长达十四年之久。

这件事的过程还是挺有趣的,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百科【于七起义】了解一下大致情况

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A%8E%E4%B8%83%E8%B5%B7%E4%B9%89/7782384

于七是明崇祯年间举人,他起事反清,这件事情的色彩就很明显了。明朝遗民起义,这个性质预示着这场起义的终局必将充满血雨腥风。

当时清军入关尚不久,根基还不稳,对于这种事情甚为敏感。于七第一次起义,被朝廷招安,上文链接中说是因为朝廷暂时无暇顾及,查一下1650年的大事,那年多尔衮死了——朝堂上又是一番风云,可能也是因此于七的第一次起义才能归于平静。而第二次起义则有些被动,于七阵营中有人抢先朝廷诬告他,这才不得不被动出手。这回朝廷新仇老债一起算,调大军往山东地区镇压,在成书于清乾隆年间的《 谭略》( 作者杜延,山东即墨人)中记载说:“ 东方兵起,至调九省战士,又遣两将军部满洲军万人”,结果“ 相拒三月不下,末又调到河南炮手,其红衣大将军,专车载之,近用勾股法,立表量测远近高下,期在必克。”

这段记载里出现了一件让我在意的东西:红衣大炮

红衣大将军就是指红衣大炮,原称红夷大炮,是欧洲在16世纪制造的一种加农炮,明代后期传入中国。红衣大炮是滑膛炮, 弹丸是以由石、铁、铅等材料制成的球形实心弹为主,现在看来很原始,但在对人的血肉之躯时,它的威力已经十分可怕。明朝天启六年(1626年),明军曾经用红夷大炮抵抗后金的攻城,据史料记载,在明军猛烈炮火的攻击下,八旗官兵血肉横飞,尸积如山,是努尔哈赤成军以来的首次挫败。

 

之前在遐想阶段,我想过,是不是因为战死者的尸体状况惨烈异常,当时的人们才创造出了一种毁坏尸体的怪物来解释这种情形?看到了清军使用红衣大炮攻打起义军据地的记载,确实让这个推测有了几分支持。火器造成的惨烈死状,可能确实超出了一般村民对战争的想像。

但在考察之前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的惨可不止尸体状况这一点。

起义被镇压之后,清军对栖霞、莱阳地区施行了残酷的牵连诛杀。这在正史中几乎没有描写,主要见于地方志记载。状况究竟有多惨烈呢?顺治十二年栖霞人口为 7145 丁,于七之乱后,战争中死亡与逃亡的人数为 3459丁,占到了当时栖霞人口总数的 48%。栖霞几近一半的人口在于七之乱中或被杀,或惧受牵连而逃亡。

这惨剧发生时,蒲松龄21岁,对他看这件事情不像我们今天这样看到来龙去脉,而是具体而凄惨的现实。如果说蒲松龄想在《聊斋志异》中留下些关于于七之乱的什么,那便是它的凄惨。

比起简短的《野狗》,蒲松龄在另一个故事中更深刻地描写了于七之乱的惨烈。《公孙九娘》一篇,篇幅更长,还有一段人鬼恋情故事,更像一般印象中的聊斋。他开篇写道:

于七一案,连坐被诛者,栖霞、莱阳两县最多。一日俘数百人,尽戮于演武场中。碧血满地,白骨撑天。上官慈悲,捐给棺木,济城工肆,材木一空。以故伏刑东鬼,多葬南郊。

这句可以说写得极为讽刺了。故事中栖霞、莱阳两县的冤死之鬼聚集在南郊,竟然凑成了一个鬼村,称为“莱霞里”。主人公莱阳生在这里见到一位冤死的大家闺秀九娘,和她有了一段人鬼恋情,最终因为人鬼殊途不得不分开,临走时莱阳生忘记询问九娘的尸骨埋在何处,最终辜负了九娘想要和他死后合葬一处的愿望。莱阳生故地重游时,见到九娘的身影,但九娘却不理不睬,掩面消失了。

在结尾重游坟场时,蒲松龄写道“坟兆万接,迷目榛荒,鬼火狐鸣,骇人心目”。数不清的坟墓间时时有鬼火狐鸣。袁枚在《子不语》卷 23 中“人面豆”也写到了于七之乱:山东于七之乱,人死者多。平定后,田中黄豆生形如人面老少男妇,好丑不一,而耳、目、口、鼻俱全,自颈以下皆有血影。土人呼为“人面豆”

于七之乱在这两则小说中产生了如此可怕描述,与之相比,“野狗子”这样的怪物,甚至可以说是平平无奇。

回到我的走近科学思路,《野狗》中乡民李化龙自山中窜归,这山有可能就是指于七起义时占领的锯齿山,如果蒲松龄是此意,那异常惨烈的尸体确有可能是清军攻山时使用红衣大炮所致。而当时尚有清兵巡山,野兽出现的可能性不太好讲。但整场战争如此惨烈,已经超出了人们恐惧的极限,产生怪物的传说究竟是否是红衣大炮的影响,确实难以拿捏。

另外,本文参考论文之一《论〈聊斋志异〉历史叙事与战乱书写———以〈公孙九娘〉为例》中,作者认为尸体们口中的“野狗子”就是乡民对清兵的蔑称,“野狗子来,奈何?”就是说乡民在清兵面前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屠杀。作者没有列出这个说法的依据,我也没有在别处看到这样的说法,只作为作者个人看法看待。

我个人的调查结论,《野狗》一篇比起同样写于七之乱的《公孙九娘》,篇幅实为简短,情节也极为简单,讽刺并不鲜明,看起来蒲松龄对于这一篇的记叙成分大于创作成分。“野狗子”这一怪物的形象可能来自陷于恐惧的乡民的幻想与讹传,这幻想主要是由清军对于七一案残忍处置产生,有几分可能来自红衣大炮对尸体的严重破坏而“野狗子”啃食人头这一习性,也许与清庭在平定起义后对大量民众处以斩首之刑有关。

回到现在

《野狗》这则看似简短平淡的志怪故事背后,是一段残酷却鲜见于正史的历史。而当《聊斋志异》漂洋过海,时过境迁,能够被外国人所知的则主要是光怪陆离的神怪本身。日本网站对于野狗子的介绍,主要就是说明它是一种人身兽面,在战场上吸食死者脑髓的妖怪。一般读者没有那种“看重文中本来没有写的信息”的研究癖,而从自身的视角流传和再创作,这也是一种十分自然的现象,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回到《野狗子》这首歌,对比一下歌词和聊斋故事,可以看出来这首歌基本上只是借用了一个怪物的意象之后完全独自进行的创作了。

 

最后,作为今天一天“我在干嘛,我究竟是干嘛的”的感想,我觉得兴趣考据这种事最重要的就是开心。磕个管人的空隙还看了点书怎么想也不亏。

 

最重要的一点:叶师翻唱真的很好听你们快去听啊!!!!这个主播,声音甜美,唱歌好听,人又可爱,又强又萌,推到就是赚到!

(虽然他连《野狗》的文本都换掉了)

 

参考资料: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