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向)你是我的五十度灰!3


 

于是,这俩活宝展开了一场来自于灵魂的对话,最终达成了共识——喝一半,留一半,“方便”回来继续喝。

魏同学觉得今天是自己的幸运日,不仅喝到了蓝湛泡的茶水,而且还骗着蓝湛服下了闻无意,这下自己就可以——等等,不对劲!刚刚的玫瑰香茶是自己让蓝景仪送过去的,如果蓝忘机已经喝下了这茶水,他怎么还能有自己的意识呢?

 

还没等待魏同学想明白,他已经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一片混沌了,不对,这感觉像极了失去意识之前的征兆,他赶忙调动体内的内力,却猛然间发现内力已经像是已经被人封印住了一般,他竟然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这该怎么解释?!

另一边,蓝忘机看着魏婴缓缓倒在了床上,轻轻的叹了口气:作吧你就!

 

原来,在蓝景仪招供了以后,他很快便分辨出茶水中含有剂量不小的闻无意,将计就计,他直接将玫瑰香茶中的闻无意花粉提取了出来,撒在了自己的龙井茶中。蓝湛本想等魏无羡醒了之后骗他喝下这茶水,谁知这小子因为做贼心虚根本睡不着,这才只好换上了冷冰冰的面孔,半哄半逼的让他喝下了这茶水。

 

可怜的魏作死小同学,聪明反被聪明误,尽是些小聪明,却还是跌在了蓝忘机的手掌心中,自己喝下了闻无意,也算是活该了。

不过在这时,最纠结的让却是蓝湛:他当初之所以让魏无羡喝下闻无意,不过是想给他个教训,让他以后不要和自己耍这些小聪明,可是当这人真的失去了意识之后,他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更不知道该问些什么。毕竟蓝湛的性子本身就有些了美国,虽然已经与魏无羡官宣了,却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闷骚作风,实在是学不会浪漫情怀。

 

“魏婴”他的声音轻如羽翼,像是怕惊扰了这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很难受?”

“二哥哥,我不难受呀。”由于意识不清,魏无羡现在说话的声音像极了小孩子软糯的撒娇,听的蓝湛心头一紧。

 

“那你,”魏婴啊,我现在也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了,你如果还像刚刚一样活泼就好了。记得我们刚刚相见时,你手拿长笛,一袭黑衣,风度翩翩,待人却一点儿都不冷漠,其实从那时开始,我的心里就已经有你的位置了,可是却什么都不肯表露,恐怕你也是被我真正伤到了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