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彩羽生贺特别篇:小小的新芽

四月,

是美丽的日子,

因为樱花在这时绽放,

鲜艳的花瓣像少女般在天空飞舞着,

学生入学,期望着自己美丽的校园生活,

希望遇见一段真挚的爱情或者友情,

全新的校服,全新的自己,

全新的路线,仿佛自己的未来变得阳光了少许,

这就是四月,

但是,

反过来说也是一样,

四月,

是残酷的日子,

因为樱花在这时绽放,

鲜艳的花瓣像羽毛般在天空飞舞着,

学生毕业,每个人走向不同的道路,

曾经真挚的爱情或者友情突然就开始脆弱了起来,

全新的东西会代替旧的存在,

迎接新的生活意味着抛弃过去,

过去再也不会回来,一开始就要明白这一点,

所以在离开的时候就要果断,

就像樱花一样,努力绽放之后纷纷落下,

用鲜红的身躯铺满地面,

然后和肮脏的泥土一起消失殆尽,

最后在无数践踏与雨水拍打之中,

重生出,

那小小的新芽。

……

于是,馆内传来热烈的掌声,

[真厉害啊..学生会会长]

[啊~活着真好啊]

旁边的男生开始窃窃私语,

我冷笑了一下,

离开了体育馆,

一色的声音还在身后回响着,

这些新生要是知道这是我写的估计笑不出来了吧?

而且自己写的东西被一色那样拿去念总觉得意外的羞耻,

虽然找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是就是感觉有点奇怪,

大概这就是代沟吧,

不过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

毕竟自己已经大学了,

要不是来处理下档案的事情我才不想再回来,

我走到办公室想找平冢静,

不过平冢老师因为有其他事,所以不在,

之后求其他老师帮忙弄了档案,

在老师的感叹[时间真快啊]里把事情处理完了,

[要加油哦]

[谢谢老师,再见]

我离开办公室,

走在走廊上,

这条路也通向学生会的教室,

突然有点想去看看,

但是没什么理由,

而且一色也不在,

也有可能进去之后会被人当作入侵者什么的,

我的脚尖不知不觉便停到了楼梯口,

只要往前走几步,过去便是学生会教室,

算了,回去吧,

这样想着,

可是有些迈不开步伐,

我在想什么呢?

已经大学了啊,

就像自己写的那样,

[过去再也不会回来,一开始就要明白这一点,

所以在离开的时候就要果断]

我叹了一口气,

是的呢,

这样就好了,

犹豫不决反而才是最悲伤的,

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在无言与沉默里灭亡,

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于是,我走下了楼梯,

渐渐视野里出现了各种拍照的新生们,

这时候周围有个几个女生向我这个方向快速地跑着,

可能因为跑得太紧急,对话都全被听见了,

[会长呢?]

[不知道]

[怎么回事啊,还要给新人戴花呢,活动还没结束呢,之后还有开会也是]

[完全联系不上!赶紧联系副会长,让他赶紧准备一下]

[真是的!]

喂喂,太任性了吧一色…

不过,她也成为了他人的支柱了呢,

小恶魔变成大恶魔了吧?

那个为了依靠他人而发出娇声的一色已经不在了吧?

我握紧自己的资料,

平静地从不起眼的小路走出校门,

努力克制自己的步伐不那么匆匆,

其实自己很清楚,

今天离开之后,

下次再见就不知道是何时,

但是——

就这样结束吧,

她有她的人生,

而我只不过是过客罢了,

这样想着,

不知为何有股酸酸的感觉充满了泪眶,

怎么回事,

眼睛腐烂到那么深了吗?

看来要去看医生了呢,

看什么医生呢?

东京吧,

不错,东京的医生应该更专业,

这样定了!

小企、今天也是孤身一人呢,

脚下传来沙沙的声音,

回过神自己已经跑了起来,

我在做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

靠在旁边的樱花树上,

如果…

我是说…

现在回去,

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突然这样悲怜的想法出现在眼前,

伴随着飘落的花瓣,

真的…就这样让它消失吗?

答案是什么?

好想知道….

又不想知道…..

如果能一直这样装傻该多好,

这不远不近的距离感终于在今天开始拉开,

嘴唇微微颤抖,

怎么回事,

这明明很正常的事情,

过去的关系只不过过往云烟,

青春那么单薄,

只需要一阵风便可吹散,

明明是这样的…

泪水突然就滑落了下来,

就算我拼命地想阻止也控制不住,

于是只好把头低下去,不让谁看见,

在泪水朦胧的视野里我看见了她,

我知道是假的,

我知道是幻觉,

但是就连那一片樱花泛出的微红都让我想起她,

想见她…

这样小小的心愿再也无法实现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

泪水也止住了,

再一次,

走向一个人回家的路,

那曾经在路旁一起看的花如今也长得那么大了,

啊,

想见她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

蔚蓝色的天空也那么明亮,

以往寒冷的海风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在那云的彼端好似留着一条长长的谈白色痕迹,

终于,

这些记忆,

也如同它一样永远埋在心里。

……

这样想着的时候,

我的视野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猜猜我是谁?]

熟悉的俏皮声音,

[学生会长…]

[~错了!]

[一色…]

[~错了!]

[明明就是一色…]

[啊,真是的…前辈真是无聊啊]

一色松开手,从我的身后转到了我面前,

[无聊的人是你吧…]

[女孩子就是做些无聊的事情才可爱嘛~嘿]

她对我眨了眨眼睛,

[真是的…我才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心跳]

[嗯~是吗?]

她挑着眉一脸得意地看着我,

[那当然,我都身经百…]

还没等我说完,

一色已经扑进我的怀里,

[……]

温暖的触感传递到了我的心房,

[什么啊,还不是dokidoki的]

[一色…]

[我不是一色…]

她别扭地回了一句,

[那…]

她停顿了一下,

[前辈…我是彩羽]

一色把头埋在我胸前,小声嘀咕着,

[一色…]

[我是彩羽]

[一色…]

[我是彩羽…]

我把她轻轻拉开,

她低着头向我靠着,

放弃了,

[彩羽….你该回去了,大家都在等你]

我什么都说不出口,只好这样说着,

不可意气用事,

[不要!]

她摇晃着小脑袋,

这次我才发现,

泪水早已沾满她的眼眶,

[你….打算再见也不说一声吗…]

她抬起头紧紧盯着我,

让我不忍心对视,

只好说了一句,

[抱歉…]

[什么抱歉了?!前辈…..难道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

彩羽显得有些激动,然后再次低下了头,

[不…让人误会就不好了]

必须让彩羽回去了,

[误会了会让前辈困扰吗?]

彩羽把视线低了下去,

[到不是麻烦…]

[会长!!!]

身后的声音打断我的话,

应该是学生会的成员吧…

[继续说…]

彩羽继续扑进我的怀里

我的心脏感受到了热烈的温度,

[彩羽….]

[继续说…继续说啊、继续说啊…]

彩羽一边喊着一边紧紧抱住我,

生怕我消失一般,

[不会让我困扰的…但是会让你…]

还没等我说完,

[我知道了]

她像舒了一口气一般,

彩羽松开了我,

揉了揉眼角,

转眼间再次变回活力的小恶魔,

[前辈,稍微陪我一下可以吗?]

她向我伸出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便被她拉着跑了起来,

……

暖风拂面,

花瓣飞舞的天空下,

我迎来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差点让我猝死的日剧跑,

[哈…蛤…不行了..要死了]

[前辈..太脆弱了吧]

[别拿我和你这个青春少女比….]

[…真是的…快点跟过来]

于是我们再一次回到体育馆,

学生会的副会长正在上面拖延时间,

下面的新生依旧红光满面地期待着后续生活,

我们被学生会的成员偷偷绕到了后面的休息室,

毕竟被人看见学生会会长从外面进来不太好,

[为什么我也过来了]

[没关系~一会我叫你上来你就上来]

[哦…]

站在后台就是不一样,

从黑幕的缝隙可以看见台下密集的人群,

台上发言的声音也显得更加庄重,

马上一色彩羽将会走向那明亮的聚光灯中心,

[之后将是学生会会长的致辞,结束本次开学典礼,大家欢迎]

马上,下面涌起了比之前更加热烈的掌声,

[先辈!我喜欢你!]

还有迷妹尖叫的声音,

这家伙在学校到底多受欢迎啊…

彩羽对我笑了笑,

转身自然地走了出去,

自然又轻松迈开了步伐,

与之前不同,

这次没有准备任何演讲稿,

其实她本身就不需要演讲稿这种东西,

只是特意让我写而已,

就算我多迟钝,

这点心思我还是知道的,

一色彩羽已经长大了,

[大家好,我是一色彩羽,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这几年来我与大家度过了十分愉快的时光]

一色继续微笑平静地说着,

语气有些悲伤,眼神却无比坚定,

[尤其是我的学生会成员们,他们帮助我从一个稚气未脱走向今天,

虽然现在依旧不如意,但是还是说句谢谢]

[还有就是,我的副会长,他一直尽心尽力地帮助我,

我也相信接下来的学生会由他带领下会更好]

下面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我想大家也猜到了,没错,我、一色彩羽,从今后将辞去学生会会长一职,

我也高三了,必须要抓紧时间学习了呢]

下面的粉丝开始高呼了起来,

[会长不要走!]

[会长我们永远爱你!]

一色笑了笑,挥了挥手让他们情绪平复下来,

[今天还有一个特别事情想告诉大家]

然后彩羽看向我,暗示我走上去,

在明亮的灯光下一色彩羽闪闪发亮,

我,

一个永远站在黑暗聚光灯下的人,

要第一次走上那光鲜明亮的舞台吗?

我犹豫了起来,

[我,一色彩羽只所以会做学生会会长,就是因为这个人]

下面发出哄动的声音,

[前辈…]

一色抿了抿嘴,

眼神依旧坚定看着我,

我能做到吗…

我,能迈开这一步吗?

我不是傻子,

她都做到这种地步了,

我完全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

但是,

这样真的好吗?

未来什么的…

真的能保证吗…

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

[前辈……]

全场安静的声音,

一切的目光都看向我这里,

不,不是看向我,而是看向着黑幕,

他们期待着从这黑幕里走出一位能与一色彩羽搭配的白马王子,

然而我不是,

我只是……

这样想着,内心就开始撕裂了起来,

这种感觉让我无法思考,

只有无尽的绞痛让我沉默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会长…不要哭]

打破沉默的是台下第一排一位女生,她小声担心着彩羽,

[讨厌了,人家才没有]

一色彩羽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一边逞强地哭泣,

在这一瞬间,

自己害怕的东西一下子全部消失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

只要她能幸福就好了,

如果能让她停止哭泣的话,

世界什么都无所谓了。

我走了出去,

如暴晒在阳光下的影子一般,

因为有光才有影,

台下渐渐响起了轰鸣的掌声,

看见我走了过来,

彩羽突然就笑了起来,

[前辈…好逊啊]

[不…那么多人面前就给点面子吧]

台下传来一阵笑声,

一色也噗嗤地笑了起来,

[也许在这里说有些不合适,或许大家和前辈都会觉得我有些无理取闹,可是…]

她的眼神渐渐看向远方,

[可是,我还是想要说,在这里说]

[彩羽…]

[也许前辈会说,说了也不会明白啊这样的话,是呢,因为说了就会明白,

这只是自我满足,听话人的自以为是…说到底人与人也不能够相互理解的]

是啊,即使说出来,也没法理解,

就连说话的人都不能好好组织好语言,

[….]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大脑一片空白,

[话语是如此的苍白、行动是那么的脆弱,在漫长的时间与空间中,

我们是多么渺小,我们各自多么自以为是、傲慢自负、独断专行、

肤浅的让人险恶….明明最卑鄙又肮脏的生物…却总是渴望着那无比耀眼的东西]

彩羽的声音温柔地可怕,一句又一句地戳进了我的心,

[我知道我做不到….我也成为不了那种东西….

或许我的一生也遇不见它….或许….我的存在导致它不会存在也不一定..]

她的声音开始有些抽泣,

长长的睫毛再次沾满了泪滴,

[是啊…就是那么无可奈何,但是啊….但是啊…

就是因为这样无可奈何….这样的幻想才是无价之宝…这些我都知道啊…但是]

一色彩羽美丽的脸庞上早已经哭花,

全场所有人都在闪烁着泪光,

明亮的光线透过瞳孔显得有些模糊,

[我…]

彩羽把目光转向我,

那闪烁的眼珠依旧流露出真挚的泪水,

因为看不清她的脸,

只好拼命地眨眼,

她抿了抿唇,再一次张口,

[即使如此….]

颤抖的声音发了出来,

[即使如此,我……]

不知不觉,我的鼻子一酸,似曾相识的一幕让我有些恍惚,

不想承认自己,

不想让谁看见这样的自己,

[我,也想要….]

在她要说出口的瞬间,

我身体不知何时已经抱住了她,

她的身躯就如小鸟般脆弱,

我不愿承认,

不愿让她就这样带着哭腔、悲鸣类似乞讨般说着,

[够了够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于是就这样不知道抱了多久,

周围依旧是沉默到可怕,

在明亮的聚光灯下,我也感受不到任何异样,

我进化了吗?

[……前辈]

彩羽眼角的泪水依旧渐渐消失,

我轻轻松开了她,

[嗯…]

[有个请求好吗?]

她带着一丝俏皮的笑容,

在包含阳光泪水之下,显得那么耀眼,

[嗯…?]

[现在小彩羽…你可要负责到底哦]

……

于是我拉起小彩羽迅速离开了体育馆,

离开之后馆内发出的各种呐喊声尖叫声甚至悲鸣声我们完全顾不上,

不过因为体力不支的缘故,一下子就变成了彩羽拉着小企跑了,

然后慢慢漫步在樱花飘落的街道上,

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之前的违和感在哪了,

[就像樱花一样,努力绽放之后纷纷落下,

用鲜红的身躯铺满地面,

然后和肮脏的泥土一起消失殆尽,

最后在无数践踏与雨水拍打之中,

不断轮回,永远得不到答案。]

[发现了?]

[让人家写稿子就别乱改啊你!]

[没办法啊,前辈总是死脑筋嘛]

彩羽吐了吐舌头,然后歪着脑袋继续说道,

[话说前辈都叫我彩羽了,我一直前辈前辈得叫感觉很吃亏了啊]

[哦…]

不过我还没叫几次啊

[八幡…八幡?八幡!]

突然被人叫了名字,一下子想吐槽的话语完全忘记了,

可恶啊,这就是美人计吗?

我应该早做防备的…

[彩羽…彩羽?彩羽!]

[哇、不要突然学人家嘛,真是恶趣味]

小彩羽一脸嫌弃地静静靠在我身边,

一阵清香也随之而来,

[嘛…毕竟八幡这么恶劣的性格,只有完美的小彩羽才能接受呢~]

[是吗…]

[这个时候应该说[是的]]

[是的…]

是的,

也许像她说的,

我与她或许都找不到彼此的真物,

但是两个人的话,

向着真实之物的方向,

总有一天,

我们会得到答案…

于是,

小彩羽带着灿烂的笑容牵起我的手,

[真物…一起去寻找吧]

 


---END----

作者:残叶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