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雨文站】 Vol.2 幻昼

幻昼

文/驰雨


——黄昏随日沉西山失了形,黎明还在东方静静等待;秋夜,于此处奏响幻昼的乐章。

秋夜,是静谧的、沉寂的,不兴浪潮,不起波涛。未闻夏虫语,也不见夜莺歌。残存的,尽是长明的街灯,及葳蕤的星光。街上空了人群,失了燥意,留了一抹深秋的萧瑟,在这长夜中徘徊。

秋夜,是没有街上叫卖的吆喝、讨价的吵闹,而只有白噪在震荡、回环。诗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荡漾的秋水好似明镜,映照着点点的灯火和星光。不时有一片落叶,回旋,曲折,翩翩然吻在这明镜上。明镜失了意,破碎了,飘零了,灯火散开了,化作片片剔透的水晶和萤石,闪耀金色的光芒。而一圈圈的涟漪就这样散播开来,缓缓地,轻轻地;它决不像钱塘湖的春水涓涓地流淌,亦不像决堤的黄河奔腾而出,而是噤口不语,夜渐渐恢复了平静。

秋夜,是没有嘈杂的轰鸣,而只有低语在远方弥漫。路终究冷清了,风歇了下来,于是叶一簇簇耷拉下来,偶尔微微摇动,也不惊扰了树下漫步的诗人。墙头不高,挡不住大榕树的叶子,也拦不下一只小小的黑猫。黑猫窜上了墙头,左右张望,小声地“喵呜”了一下,便灵快地溜了。大榕树的叶子沙沙地响了一阵,诗人抬头,没有看见什么东西,继续走他的路;黑猫翻过了墙头,朝着另一边跑去。夜又重归平静。

秋夜,是没有刺目的日光、闪烁的车灯,而只有星光在流淌。诗人捧着一本书漫步在长街短巷,星光洒在书页上,那么温柔、那么安详。它不是任何人造的白炽灯可以比拟的,而是自然的馈赠。或许只有萤火与烛光可以与之媲美,可惜萤火太稀有,烛光太黯淡;只有这星光,能够在秋夜谱出一首优美的钢琴曲。原野上,森林里,星光披在茫茫的绿色上面。没有了街灯的干扰,星光更加显出它本来的面目:啊,它在流淌,它在跃动,它是远方的生命,它是时间的脉搏。它在恒常不变的时光中闪耀,给予迷途的人们以方向。而这夜空,仍然是那么平静。


秋夜,是没有匆忙和急促,而只有梦在空无一人之处环绕。洗去最后一抹浮躁,带来第一捧暗夜的幽香,秋雨缠绵地触碰着褪色的世界。诗人撑起一把黑色大伞,放慢了脚步。在滴滴答答、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城市洗去了喧嚣,街道洗去了灰尘;一切,都变得真实起来,也都变得梦幻起来。街灯蒙上了雾气,月亮褪去了身影,整个秋夜都在这场雨中朦胧了起来,恰似一个美丽的幻境。雨不大,恰好可以依偎在秋风中,飞入诗人的诗中去,飞入孩童的梦中去。在这场突然到访的雨中,秋夜,终于平静了下来。

——黄昏刻下年轮成为过往,黎明正在酝酿明日的辉煌。秋夜,于此处奏响幻昼的乐章。

2018年9月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