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曜石——旧变

切勿上升真人!视点赞评论率更新

那么 开始:

  像宫殿一样的别墅,富丽堂皇

  我居然有机会住在这种地方

  “希冀,吃饭啦。”

  母亲唤我下楼吃饭

  虽然是佣人做的饭菜,却比孤儿院的剩饭冷菜好得太多太多

  我是被领养的,在我7岁的时候,郑家对外称我先前一直住在外祖父母的祖宅,是郑家的小女儿

  我被领养的原因,是郑家独子郑号锡,在他10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怎么都治不好,最后找到道士,说是阳气不足,要通过冲喜来提升阳气,改善运道

  就有了郑家小女儿这一出

  庆幸的是郑家人待我很好,全家上下视我为己出,除了一个人

  郑号锡

  明明也算是我帮了他,他却在病好之后处处找我麻烦,后来长大了还好点,但他依旧厌恶我,从他的眼神我就可以看出来

  故事还是要从头说

  ————15年前

  从我有记忆起就一直在孤儿院, 听说我是满月不到就被放在孤儿院门口,一直没有起名字

  “小乖。”

  他一直陪着我的哥哥,金硕珍,比我年长5岁,在我印象里,他一直是很温柔很与世无争的一个人,也是年幼的我唯一一个朋友

  “小乖,过来画画吗?”

  他长得实在是太好看,像下凡的仙子

  “好。”

  在孤儿院,我与他是彼此的温暖

  那一年,我7岁,他12岁

  郑氏夫妇看我最乖,想要领养我

  我一开始是极度不愿意的,院长没办法,便让金硕珍来劝我

  “小乖,为什么不愿意走呢?”

  如果我走了,就见不到你了

  喜欢安静待着画画的你,会不会又重回孤独

  “我舍不得你。”

  “小乖,以后我会去找你的,他们家很有钱,一定会对你很好,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看着他诚挚的眼神,我点了点头

  车上,我透过玻璃看着他,车子渐行渐远,我逐渐看不到他,直到彻底消失

  来到郑宅的时候,郑氏夫妇告诉我,我还有个哥哥,郑号锡,现在身体抱恙,在三楼的房间里静养,不能去打扰他

  所以我进郑宅一个月都没有见到郑号锡

  一个月后,三楼的那道门终于打开了,我仿佛能闻到淡淡的中药味,房间里,还有郑号锡的身上

  “她是谁?”

  他的脸色很不好,苍白而青,眼神却是很有力量的样子

  “她是你的妹妹。”

  “妹妹?”

  他看着我,像看到仇人

  “我不要什么妹妹,让她走。”

  这个时候报纸已经报导了我的事,让我再回去是不可能了。

  父母觉得这是郑号锡的应激反应,想着相处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

  然而并没有

  他从不和我在一桌吃饭,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父母让我给他送吃的,他会当着我的面把食物倒在垃圾桶里

  我的床上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污渍,我一周就要换两次床单,桌上摆好的东西会莫名其妙被打乱,还会丢失一些东西,所以后来我都锁了门再出去

  虽说我只有8岁,但从小没有父母的我,比一般孩子都成熟冷静

  郑号锡依旧在找我的麻烦,从来不断,父母劝他,但他的性子是劝不动的,他们就只能把方向转向我,希望我多容忍

  再能忍的人,都有一个限度,如果我没有遇到闵玧其,我一定会彻底爆发

  10岁,闵家老爷摆升官宴,军人世家,为人纪律严谨,一丝不苟

  郑家被邀请,这种宴会小孩子也插不上嘴,我便去闵家花园散心了

  不曾想没注意脚下,一脚踏在凹凸不平的草地上,脚一崴,鞋带坏了

  我只得光着一只脚,蹦蹦跳跳着来到一张长椅旁,想着该怎么回去

  一个男生朝着我的方向走来,年纪比我大的样子,但好像……没我高

  我差点笑出来

  他朝我走来,问我

  “鞋子坏了?”

  “嗯……”

  他转过身,背对着我蹲下

  “我背你”

  他的背看起来好坚实,就像硕珍哥哥的背一样

  他背着我,不紧不慢地走着,每一步都是那么沉稳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郑希冀,你呢?”

  “闵玧其”

  原来他是闵家长子,闵玧其

  他没有背我去一层的宴会现场,而是二层

  “你在这坐会,我出去一下”

  硕大的房间只剩下我一人,简单的装璜,整洁的日常用品,让我感觉很舒适

  “这是我妹妹的鞋,你试试看合不合脚”

  一双平底小白鞋,做工很精致

  我试了一下,稍微的大了点,但可以穿

  “合脚就行”

  我抬头,被门口一双眼睛吓了一跳

  闵玧其看向门口,语气微愠

  “玧智”

  女孩闻言,也不再躲着,从门口进来

  “我还说你拿我鞋子干嘛呢,原来是给别的女孩子穿啊~”

  打趣的语气让闵玧其脸色有些变化

  “你好啊,我叫闵玧智,这块石头的妹妹”

  她俏皮的样子让我心生好感

  “你叫郑希冀?我在电视跟报纸上见过你”

  我点点头

  “哥,你出去一下,我想跟她说说话”

  “这是我房间”

  “出去啦!”

  闵玧智把闵玧其推了出去,然后一脸想听八卦的表情

  “你跟我哥怎么回事啊?”

  我大致跟她讲了刚才发生的事

  “这块石头居然开窍了”

  然后看向我

  “你长得好可爱哦”

  说着捏了捏我的脸,我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以后可以经常来玩呀”

  “这双鞋子……”

  “送你啦,我还没穿过呢”

  又和我说了几句,便带着我下楼

  郑号锡好像在找我的样子,因为他一看到我从二楼下来就走过来

  “哪去了”

  “我鞋坏了”

  他低头看了看我的脚,又看了看我身旁的闵玧智

  “舍妹添麻烦了,恕罪”

  说着拉过我,走开了

  来到点心桌,撇下一句“吃”就又走了,我真的是一脸懵b

  我在想,他是不是没那么讨厌我了呢

  然而第二天又恢复了原状,该怎么整我还是怎么整,我都怀疑昨天是场梦

  后来,闵玧智会时不时来拜访,给我带点小礼物,还悄咪咪告诉我是闵玧其让她来的

  我自然是不信的,但脸还是会有些发烫

  到我12岁时,上初中了,学校分初中部和高中部,郑号锡在高一,闵玧其高二

  原来闵玧智比我大两岁,在初三,下课午休什么的,她都会过来找我玩,跟我一起吃饭

  偶尔会有闲言碎语,说我是郑家的半路冒出来的大小姐,走地鸡变凤凰,这件事也不知道是传到了谁的耳朵里,第一个“造谣”的人跟我道了歉,而且是涕泗俱下那种,仿佛我是豺狼虎豹

  又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要是谁敢欺负我,高中部的两个学长不会放过这个人

  也不算空穴来风,我猜到是谁了

  我像公主一样被“宠”了三年,我高一时,听说田氏集团的独子从国外回来了,本来也不关我事,但父母什么时候瞒着我定的娃娃亲?!真是如同天打雷劈的消息

  田柾国,与闵玧智同岁,初中起一直在法国留学,听说是想体验一下高考,我内心翻了个白眼,有钱人事儿真多

  于是高一的我见到了高三的田柾国,娃娃亲这件事我们都是不想的,但是双方父母倒是很想撮合我们,就让我们培养一下感情

  我寻思培养个头,田柾国帅是真的,有礼貌是真的,有文采也是真的,可我就是不喜欢他,怎么说,他像天上的星星,而我只是半道冒出来的,冒牌郑二小姐,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也是这个时候,我开始找闵玧其发牢骚,他会耐心听我说,我询问他时他也会给我一些建议,不知不觉中,他成为了我的蓝颜

  我和田柾国一直没有订婚,郑号锡也收敛了很多,闵玧其一直和我关系很好,而金硕珍,我们一直没有联系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