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振桓生贺

先祝马先森生日快乐啦。

新歌超好听。

马马超好看。

满足一下马马的大反派的愿望。


陈虎彬。

超级大反派。

十恶不赦,罄竹难书。

他做过的坏事比你吃过得盐还要多。


他自小无父无母。


陈虎彬还没六岁的时候,咬伤了一只狗,缺只是为了半块馒头,和一只流浪狗斗了许久,最后满嘴是血,看着那只黑狗一瘸一拐呜咽走掉。


十二岁的时候抢了一个妇人的手提包,灵敏躲过从后面扔过来的高跟鞋,去换了一顿晚饭。


十八岁时,他已经会用他的文质彬彬的外貌去耍一些女孩玩。骗钱骗感情。


二十二岁的时候他招致一个组织之下。

不出一年,他便抬了身价。

只不过他发现了组织中的一众卧底。

组织的头目很是高兴,升他为左膀右臂。

陈虎彬手下也就有了众多小弟。



二十四岁的时候他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当然不会上演一场年度深情大戏。父母抛弃了他,陈虎彬当然也不会怀抱感恩之心。


他放了把火,把他那个无所谓的家烧了个精光,在第二天他还在层层人群之后,看那半百的男女在烧成灰的地上抱头痛哭。


他突然觉得无比痛快。

但他一点也不开心。


陈虎彬的世界是极深的海底。

没有光,也没有温暖。

直到有一天,一束光打了进来。


……


“老大”

陈虎彬仰躺在躺椅上,带着墨镜。

“怎么了”

声音是令人喜欢的,但是总带着疏离和冷漠。

“人抓住了”

陈虎彬没有再说话,其手下也懂得,默默退了下去。

点了桌子上的香烟,陈虎彬只是夹它在中指与无名指之间,直到一根燃尽了,才从梦境中彻底脱离出来。


“sunshine,看我如何为你报仇”


陈虎彬来到处于最地下的“垛子海”。

一间阴暗的房子,没有光可以射进来,又阴冷潮湿,墙壁上挂着八十一跟链条,全部引在跪在地上的人身上。


其实不能是跪着,脖子上的铁链让他双膝无法触地。而这人又打得半残,双腿也几乎支撑不起他的重量,所以,就以极其扭曲得姿势挂在那里。


陈虎彬就这么看在他,逐渐笑了出来。

斜后方的手下罗虎举着这个屋子唯一的光源。打亮了陈虎彬半边身子,另半处又隐于黑暗。

即是救世主耶稣,又是恶魔撒旦。


“你为何不杀了我”


陈虎彬接过一只烟,与第一支不同,是杂牌的香烟。


“你杀了我啊”

被锁链绑住的人歇斯底喊叫。


陈虎彬冷笑一声,吸了口烟,走进了些,又全部吐在那人身上。呛得人双目通红,咳嗽不断。


“你这个卑鄙小人,有本事杀了我啊”


陈虎彬摇摇头。

“我不会杀你,这里可是你洗涤灵魂,洗刷罪恶的地方,你要忏悔得地方”

“首先,就从闭口开始吧”


陈虎彬弹了弹烟灰,罗虎上来,扒开罪人的嘴,陈虎彬直接摁灭了烟头在罪人的舌头上。

任凭他怎么大呼小叫,陈虎彬眉头也没动一下。


陈虎彬松手,烟头落进罪人嘴里,又强迫咽了下去。

罪人连连咳嗽,嗓子也肿了说不出话,就只得看着陈虎彬踏出人间炼狱。




陈虎彬从来没有杀过人。

或许有过。

那时他生命里的一束光,无意中闯入他的生活,可是,他太耀眼了。他发现,除了让他走,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最后,陈虎彬的世界还是只有他一人。






是Twelfth Night 的番外。

可能会在以后的案子里参与。

如果我写的到的话。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