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4chan战锤同人]Warhammer High 原体之女们

警告,此文极为异端,请在阅读完毕后自觉面对清洗


狮王之女:莱拉(这个名字也有天琴座的意思)

如果说有哪个女儿会考虑在毕业后进入政界,那一定就是莱拉了,她的气质和品味展现出了她不俗的教养,几乎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位真正的贵族大小姐。她不像她的父亲那样喜爱诗歌和美酒,相反,她发现她是个天生的歌手,并乐在其中。而且,她也不像她的父亲那样与鲁斯一家保持着打打闹闹的良好关系,芙蕾雅(鲁斯的女儿)也不是她的闺蜜。而且她还指挥着一个被她叫做“WD”的忠诚的黑暗守护者少年,虽然她经常把他当做一个仆人看待。莱拉觉得体育运动和书生气都有点讨厌,她也很少会花时间去了解她周围的环境,相反,她更喜欢去练习她那公认的音乐天赋。

福根之女:维多利亚

如果有人在成长过程中受到了凡人文化的影响,那一定是维多利亚,这个女孩由她的父亲温柔地抚养长大,并很快长成了一个美人。与她的父亲福根不同,维多利亚很容易被视为完美主义的阴暗面,因为福根从来没有被玷污过,他在他那遵循准则的生活中一直保持着他那平易近人,真诚和彬彬有礼的风度(很明显,是在他变成某种四臂蛇怪之前),他喜欢去追寻那些可望而不可及之事,因为他觉得那是他的必为之事,是在朝着顶峰迈进。相比之下,维多利亚认为她已经够完美了,其他人才需要努力赶上她。她的行为可以说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因为她很清楚,她是完美的,不是吗?当她犯了错误时,她不会生气,只会一笑了之,万一是别人的错呢?她的父亲知道,除了让她正视自己之外,任何改正她行事方式的行为都是令人痛苦的,所以,他在她的生活中扮演了像纪律背景板一样的角色。

佩图拉伯之女:佩特拉

佩特拉就像是“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学习努力,社交充实,身体健康。遗憾的是,她却在他父亲最关注的方面与佩图拉伯的期望不同:机械才能,事实上佩图拉自己是一个相当有能力的工程师,她在粉碎蕾米莉亚(多恩的女儿,东方众退散)的设计的过程中获得了阴暗的快感(也许是对她父亲期望的无意识的对抗),然而,她最喜欢的是创造艺术,她喜欢绘画及素描,她把线条及颜色混合在一起,这为她父亲那严格对待一切事物的态度所厌恶。在社交生活中的佩特拉就像在学习时的她一样,安静,精力集中,并且只有在日常的环境中才感到舒适。她微笑着对自己的朋友打招呼,然后继续做她手上的东西,如果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她就会转身离开。这意味着她经常表现的很冷淡。然而,这更多的是因为她就像不擅长处理画中的颜色一样不善于和人,以及人们的各种情绪打交道。但在毕业典礼上致辞的人毫无疑问会是她。

察合台可汗之女:汉娜

她非常自信,非常高傲,是除了菲莉亚(安格朗的女儿)外唯一敢戏弄芙蕾雅(鲁斯的女儿)的人,她在机械方面很有天赋,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摆弄和骑她父亲送给她的摩托车。她是为数不多的真正考虑过从军的原体之女之一,可汗对此既感到十分自豪,又隐隐地有些担忧。她是原体之女们坚定自信那一面的化身,是公众们所期望的,超越精英,近乎完美的天使。(如果她稍微试着掩盖一下自己嗑药的习惯的话)(原文这里是菲莉亚,但是在汉娜的介绍里忽然提一嘴安格朗的闺女嗑药十分奇怪,我怀疑是打错了),她从小就是个不良女,但她后来改掉了这个坏习惯,并开始和她的表姐妹维纳斯(伏尔甘之女)和佩特拉一起做起了金工活,这令她的父母始料不及。

汉娜的同人图


黎曼鲁斯之女:芙蕾雅

她是巨狼的独生女,和她父亲一样热爱生活,爱开玩笑,脾气糟糕。以至于很多人说她和她父亲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芙蕾雅反驳了这种武断的结论,她说她的眼睛和耳朵继承于她的母亲,所以她比她的父亲至少漂亮十倍。她不断尝试与她的男朋友们发生点什么,但总是受挫于她父亲那过于灵敏的狼鼻子,一旦鲁斯问到荷尔蒙的味道就会把男孩们轰出家门,这令她大为光火。在学校里,时刻保持警惕的塞巴斯蒂安·亚瑞克让她更为受挫,亚瑞克在年轻人在私人时间会去的大多数地方都装上了摄像头。芙蕾雅是学校里最优秀的运动员,在她成长的那个家里,酗酒和快餐成了家常便饭,当鲁斯经历了一场小小的健康危机时,她做出了改变。她一头扎进一种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中,并迫使她的父亲也做出改变。

罗格多恩之女:蕾米莉亚

思想高尚,心灵坚强,灵魂纯洁。帝国之拳的格言就是蕾米莉亚为之而生为之奋斗的典范。蕾米莉亚是一位勇敢而年轻的女士,不论走到哪里都带着真诚的微笑,她被认为是原体家族中最沉稳的成员之一。她在帝国高中的大多数学术圈和社交圈子中都很受欢迎,人们普遍认为她是一个亲切,爽朗的人,(对于她的表姐妹们来说可能过于亲切了,蕾米莉亚看见她们后总会大喊一声“姐姐/妹妹!”然后来上一个俗气的拥抱),我们已经可以在城市中的好几个地方看见建筑大师蕾米莉亚的作品,她祖父的夏季住宅的围栏也是她的作品,帝皇经常向他的邻居们炫耀这一点。然而,多恩之女并不是和家族里的所有人都能保持良好关系的,她对佩特拉的滑稽作品有着强烈的憎恨,并恐惧着陷入暴怒的菲莉亚(安格朗的女儿)。

科拉德康兹之女:琪拉雅“凯莉”

尽管没有继承她父亲那种稍微有点问题的灵能,但琪拉雅·康兹在惹麻烦这件事上和她的父亲一脉相承,如果她下定决心的话,她可以成为像她的表姐妹一样的学者,运动员,音乐家或工匠。但是,她发现自己安静而封闭的家更有吸引力,从游戏到音乐到八卦,她一直泡在泰拉互联网上。虽然对新信息有强烈的渴望,但她并没有让她日渐明显的网瘾控制她。她可能是最接近莫塔西娅的人了,她能体会到那种包围在她表姐妹身边困扰着她的深深的孤独感。她没有像菲莉亚或维多利亚那样令人不适的一面(也没有她父亲那样令人恐惧),但她在自己和其他人中间树立起了一道甚至可以被鸟卜仪探测到的高墙弥补了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她知道这样的生活方式不能长久,但考虑到父亲常常不在身边所带来的无人陪伴的孤独以及在自娱自乐的娱乐活动中获得的坏名声,她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其他选择。

圣吉列斯之女:安吉拉

安吉拉生来就与她的堂姐妹们不同,她有着她高贵的父亲那样的天使般的翅膀。在她的亲属之中,安吉是一个非常受尊敬的人,这是因为她在一群超人之间保持了温柔娴静(即便是部分姐妹认为这实际上是因为她是一个懦夫),她不会把自己的能力挂在嘴边,也从不公开炫耀自己的血统。她喜欢从城市的制高点起飞(这所高中就提供了几个这样的地方),感受风拂过羽毛和头发的感觉这给了她自由的感觉,能让她忘却自己的烦恼(即使因为身体发育的不充分而需要一些技术上的援助),由于在孩童时期就表现出了灵能,安吉拉需要学习额外的课程来控制她那日益成长的力量。然而,即使是她的老师和父亲也不知道她继承了一个更为黑暗的秘密。有时她会做可怕的噩梦:被血浸满的原野,远在天边的家人,黑暗的狂怒和深深的饥渴。这些场景在她充满爱的心里激起了恐惧和怀疑的阵痛,侵蚀着她的决心,提醒着她,哪怕她有一刻屈服,就会被完全征服。她担心,总有一天,黑怒会使她伤害到她深爱的家人。她既没有伊西丝那样的野心,也没有米兰达那样远比她强大的灵能力量,她可以说是最接近β型女性的角色。即使在最糟糕的日子里,她也会像别人所期望的那样温文尔雅,心地善良,不会让生活的压力压垮她的精神。

费鲁斯马努斯之女:法拉

几年前,法拉还是一个普通的青春期前女孩,充满活力,机智,可爱的雀斑和酒窝让她更加迷人。尽管她像她的父亲一样喜欢修修补补,但她从未想过要步她父亲的后尘。然而有一天,她的父亲离开了工作室,好奇的法拉发现一个机器内部有一个存在缺陷的伺服系统。然而,当她把手伸进去时,那台机器神秘地倒在了她手上,把她的手压得粉碎。她的尖叫声在几秒钟内就把她的父亲带到了她的身边。尽管她戴着他能制造的最好的假肢,渴望一切机械造物,但她的父亲从未原谅过自己。事故发生后,他对她的要求比对自己的星际战士还要严厉;一部分是希望能得到救赎,另一部分是希望能满足她新的渴望,也许能让她变回到那个让能他想起她美丽母亲的可爱小女孩。

安格朗之女:菲莉亚(她的名字有狂怒的意思)

由于她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情(有许多谣言说是因为家庭暴力),菲莉亚对所有激怒她的事情都表现出了极为激烈的敌对态度。更糟糕的是,她的头发上有一个能把她从一位令人惊奇的愤怒女士变成一场能摧毁一个国家(或某人的生殖器,无论哪个近一点)的狂怒的火焰风暴的开关。她认为自己是一个叛逆者和自豪的反体制者。在她自己行为的证据(或血淋淋的残骸)被发现后,菲莉亚花了数不清的时间呆在塞巴斯蒂安·亚瑞克院长的办公室里接受处分(亚瑞克是全银河唯二她不敢对其大吼大叫的人之一)。她的大家庭中有很多人注意到菲莉亚没办法压抑自己的怒火,他们也懒得去试着控制她的狂怒(据说伊西丝可以巧妙的控制这种狂怒)。值得注意的是,菲莉亚是个烟鬼,她能在纯粹的燃烧欲望之中一天摧毁3到5包烟。近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像对待自己真正憎恨的人一样伤害了自己所在乎的人(虽然说前一份名单要长得多)。

罗伯特·基里曼之女:罗蓓塔

她生来就有过人之处,她是她父亲的掌上明珠,她的存在对普通人和她的姐妹们来说都是一种激励,她的智慧,美貌和身体素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她的姐妹们缺乏的东西之间取得了平衡,罗蓓塔是她所在的那所高中的女生代表(这让伊西丝很是懊恼),尽管她还没有成年,但她总是被邀请出席体育赛事,社区活动以及与政府官员的社交活动。她还在她学校的所有科目及一些大学科目的前五名中占有一席之地,在罗格多恩的女儿蕾米莉亚身上,她看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两个女儿被认为是最普通的原体之女),在伊西丝身上,她看到了自己最好的敌人(这二位不停地试着通过算计对方来争夺顶峰的位置)。最近,在学校的国际象棋俱乐部中,她发现了一个崭露头角的对手—乌尔萨卡尔·E·克里德,尽管她有预知能力,惊人的智力,以及制定计划的能力,但她经常因为对手纯粹的“战术天才”而输掉比赛。事后,这位年轻人常常会想,她怎么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由于高中早期的一次小事故,导致了她神经过敏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罗蓓塔有着秘密的***成瘾症状,甚至她的父亲都不知道这一点。

莫塔里安之女:莫塔西娅

莫塔西娅是一个娇弱的女孩,与她那些直系的姐妹相比,她温顺而天真。她生来就患有一种独特的疾病,当剧烈的咳嗽让她的肺部颤抖时,她的眼睛、鼻子和嘴巴都会出血,她的细胞也会从内部遭到破坏。她的情况甚至让阿斯塔特的药剂师也毫无头绪。这位女孩经常需要医疗监护,因此她每周只能去几次学校,而且从来没有长时间地呆在学校过(至少在去学校护士那里之前是这样)。莫塔西娅并不擅长社交,因为缺乏了解,很多人都担心自己可能会染上任何疾病。然而,她的朋友和家人都很喜欢她,甚至愤=狂怒的菲莉亚也不会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愤怒,而她自私的姐妹维多利亚也会在需要的时候带她去护士办公室。她总是带着呼吸器,这是唯一已知的给她配药的器具,她需要用它来减轻疾病的破坏性影响。

红之马格努斯之女:米兰达

作为学校里的头号书呆子和强大的灵能者,米兰达总是泡在图书馆里寻找可以拿来钻研的新书,她的父亲绰号独眼巨人是因为眼睛受伤而不是真的少长了一只眼睛。而米兰达却有着完全相反的烦恼,她有三只眼睛,她的第三只眼睛类似领航员的亚空间之眼,让她可以直视亚空间。她的能力在帝国灵能者中可以排到前10,虽然她的能力使她能立即得到几乎所有人的尊重,但她的第三只眼睛和社交技能的缺乏阻止了许多潜在的朋友接近他,这是一种比她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更让她感到烦恼的东西。她和她学校的亚空间学者们相处得很好,这并不奇怪,因为他们中有几个是退休的图书管理员。她和阿里曼教授关系特别好,她从小就认识他。她可能是帝国高中唯一一个可以叫他阿兹克的学生。

荷鲁斯之女:伊西丝

最好的,首个出生的,这些都是伊西丝被赋予的名号,她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是皇帝长子之女,她的头衔和其他特权深入她的信念。伊希斯从小就被父亲驱使着成为最优秀的人,她的生活和她的态度驱使着她去战胜逆境,粉碎那些不愿帮助她完成这项任务的人。她是表兄弟姐妹中最努力的人,她自豪于她们的嫉妒,也乐于欢迎那些想要沐浴她的光荣的人。她是一个骄傲的年轻女孩,并且充分意识到她的才华横溢和如何在她想要的任何领域变得出类拔萃。自从进入高中以来,她已经控制了学校70%的学生会席位,并对其进行铁腕统治,当她的计划要求她的姐妹们在改变之前先屈服时,她经常与她们发生冲突。作为一个专家级的战略家,伊西斯已经挫败了罗蓓塔在她最信任的堂兄弟安吉拉、雅典娜和米兰达的帮助下控制议会投票的每一次尝试。不幸的是,这种态度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她的人际关系,因为她认为不值得在一个男人身上花费时间,除非他能和她平起平坐。不用说,接近她的可能性都低到可笑。在她14岁生日那天,她的父亲送给她一个由月球金属制成的狼头护符;人们都知道,当她思考自己的行动时,她会心不在焉地抚摸那个护符。

伊西丝的同人图


洛迦·奥瑞利安之女:雅典娜“费丝(信仰)”

当原体之女们想到“信仰”时,她们会想到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对她们爱戴的爷爷—帝皇的信仰,还有“费丝”,她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雅典娜,她是洛伽的女儿,她的坚韧不拔、激进的信仰和压倒性的优越感像伤口上的铁锈一样折磨着她们。就她自己而言,这个红头发的美人不喜欢和她的姐妹们闲聊;她有自己的事业和目标,她要把整个高中乃至整个世界都引导到对她祖父的崇拜中去,崇拜他的智慧、荣誉、习惯、希望和完美的品德。她每天早上都在学校主持弥撒(尽管没有人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来换取他们一小段时间的支持,她每天四处分发传单,向人们宣传皈依“真正”的信仰的光荣。她为她的父亲感到骄傲,但不幸的是,这种一根筋的思想导致了她的感情单一,并且她缺乏社交生活。但是,一旦赢得她的忠诚便会成为永恒,没有比雅典娜更忠实的朋友。米兰达注意到,雅典娜的眼睛颜色会从深黑色变到偶尔映射出来的红色、蓝色、绿色或紫色。

伏尔甘之女:维纳斯

维纳斯和她的姐妹法拉形影不离,在所有的原体之女中,维纳斯最难接受她真的不是普通人类这一事实,但她决心不让这成为她社交生活的障碍。她继承了她父亲所有的犟脾气,对家庭关系纽带的重视,以及他对技术的热爱。她的工坊紧挨着她父亲在地下室的工坊,几乎同样的令人印象深刻。她那漆黑的皮肤和炯炯有神的红眼睛使她很容易成为同学们发泄不满的对象,尽管很少有人愚蠢到公开欺负原体的女儿。她在游泳队是仅次于伊西丝的第二名,她决定尽快去拜访夜曲星,亲眼看看她父亲家乡星球那令人敬畏的辉煌。

科沃斯·科拉克斯之女:可拉

她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可拉是她父亲的黑色眼睛中闪耀的光芒,她是个有运动头脑的天才,她经常参加学校的体育活动。她的技巧如此熟练,事实上,她的完美主义堂姐伊西丝甚至邀请了可拉加入她的校排球队。尽管如此,她们俩偶尔还是会争吵。可拉有一个精于分析的头脑,她善于分析她观察到的任何细节,并利用任何弱点。她无疑继承了父亲的这一特点,但她自己又进一步发扬了这一特长。虽然她是个天才,但她也不是没有缺点;她通常会在分析问题时想得太多,最后得出的结论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花了太长时间才得出结论。她有时为此埋怨自己,因为她讨厌辜负别人对她的期望。可拉经常会出现在学校的屋顶上,她在那里要么和琪拉雅聊天,要么和安吉拉一起飞行。

阿尔法瑞斯及欧米岗之女:阿尔法丽雅及欧米伽

这对双胞胎在最好的情况下是著名的恶作剧大师,在最坏的情况下则是狡猾的阴谋家,她们编造故事散播谣言,让她们眼里乏味无聊的校园生活变得更加能满足她们那充满戏剧天赋的渴望。她们是学校里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出勤率自然也很高,她们在很多活动中都表现得很好(以及对老师的无伤大雅的奉承,因此尽管她们耍了一些小花招,但似乎从未惹上麻烦)

然而,她们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地像其他姐妹那样出色,这让她们相当不开心,为了让她们自己感到她们真的在复仇,她们编出了出色的故事。她们在跟踪和骚扰罗蓓塔的过程中获得了特别邪恶的乐趣,而罗蓓塔的优等生风格和看似天生的才华似乎是打在她们脸上的超级大耳光。这对双胞胎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她们能够很好地接上对方未说完的话,甚至能够一人一词地说完一句话。许多人认为她们之间一定有某种类似心灵感应的联系。然而,已知最强大的灵能者之一艾德拉德曾明确表示,双胞胎在任何方面都不是灵能者。但是,没有人能完全确定这不是她们的又一个把戏。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