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杂谈:盘点5.0主线中重要的三位女性敌人(大量剧透,未打完5.0主线请谨慎阅读!)

前言:如果你以为我要盘点的三位是缇坦妮娅、沃斯里和爱梅特赛尔克,那么建议你重新看一遍文章标题。如果没有发现问题,你也许要问问自己是不是连续通宵打5.0主线导致自己的视力或者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盘点的并不是以上三位,这说明我们的脑回路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应该会有人出这样的盘点,你可以去别处找找,或者说如果这个说明给了你灵感,那么你也可以自己去写。不过最后还是向所有通关5.0的暗之战士们说一句:辛苦了 。


以上是之前两部FF14杂谈的链接。如果想了解我这个人是怎样一副尿性,可以先上去看看。

好了,进入正题:那么我要盘点的三位5.0女性敌人究竟是谁呢?上面猜缇坦妮娅的算是猜对了一个,如果看了上面的文章大概能猜到第二个是得到宽恕的猥亵,至于最后一个……因为她一开始一直是作为我方NPC而活动着的,直到……直到她被变成了食罪灵。没错,是泰丝琳。

我们还是由时间顺序来一一进行盘点吧。

死亡将为明日之希望(才不是!!)——泰丝琳

泰丝琳的开场白

一开始被子言若无其事地剧透时,还并没有太大的感觉,直到亲自进入剧情去体验,我才发现关于她的事有多么沉重。对我而言,泰丝琳的遭遇是SE喂给我最成功的刀子,超过了奥尔什方和帕帕力莫。(因为她是女的。而且与伊塞勒那种自愿、壮烈且有所价值的死亡相比,泰丝琳是无奈、无意义甚至反而增加不利要素的死亡令人感到更加惋惜。比起前面几个也是,泰丝琳的死是最没有意义的)她是上路客店的看护人员,雇佣阿莉塞作为保镖,并因此成为冒险者的迷妹的女子。上路客店乃是走上死亡(食罪灵化)之路的看护所,在这里能看到的只有悲伤的离别、自己的至亲变成怪物等等撕心裂肺的场景。泰丝琳在那种鬼地方坚持下来了,但是,

上路客店的现状

最关照的特别看护对象跑了,为了去救援结果自己直接变成食罪灵……这样的结局该不该说是十分适合这种绝望之地的工作人员的呢?(才不是!)所以,在做法系职能任务时看见那家伙从同样的地方跑出去并且被一群食罪灵袭击时,我是十分愤怒的,你不知道安穆·艾兰是什么地方吗?还好这家伙走狗屎运,来袭击他的也就是一群被宽恕的蠢笨(食罪灵化的大蛛蝎)。倒不如说比起他的好运,泰丝琳那次要不是因为她最后的遗愿我恨不得一本子砸死那个害死她

That's all I ask of you

的家伙!(这里暴露了我打主线用的职业,和4.0时一样,是为了在主线打完之后直接拥有两个满级职业)后来去打水滩村,由于预先看过攻略所以也不奇怪了,但如果没剧透过的话……事后,阿莉塞一个人回水滩村,不知是为了为泰丝琳哀悼还是去处理她的尸体(如果还有的话)。再后来,当安穆·艾兰的灵光卫斯托尔戈被暗之战士打倒加吞噬且封印后,安穆·艾兰重

多美的夜空,只可惜……

新迎来了夜晚,上路客店的患者们也恢复了正常,但泰丝琳再也回不来了。死人复活,这是在游戏中反复被否定的一件事,想要这么做的都是大恶人,而且这也绝非易事。尼博斯反复试验了不知道多少个日夜、牺牲了不知道多少实验品也没有得出什么建设性的结果;三个原种无影为了复活作为创造佐迪亚克的祭品而牺牲的同胞,竟然需要合并所有世界然后再献祭所有生命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由隆卡魔法师创造、拉蜜图继承、斯里托·卡里托发扬光大的石化病/尼姆瘟疫治疗术,正是人类迈向妙手回春的第一步!(详见治疗职业职能任务/学者80级职业任务)回归正题,泰丝琳的死,彻底燃起了冒险者对食罪灵的憎恨,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她才下定决心要将食罪灵这个物种从诺弗兰特的土地上彻底抹消,就算面对沃斯里身边的美女食罪灵以及他那希望人类与食罪灵和平共处的理想也绝无半步动摇。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


屠龙者终难逃变成龙(被海德林精炼的我站着说话不腰疼)——缇坦妮娅

缇坦妮娅和爱梅特赛尔克一样是职位名,是妖灵之国伊尔美格的统治者的头衔。这里指的自然是被我们讨伐的那一位了。她(关于妖灵的性别我不想深究,就当她是女的吧)讨伐了领土内的灵光卫,然后自己变成了新的灵光卫。这种糟糕的剧情在各种地方都能见到,正如爱梅特赛尔克所说,你的朋友们下一秒就会变成你的敌人。妖灵王在灵光卫化之后就被部下囚禁起来,

灵魂质问

恐怕是因为她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后者突然动手才让他们轻易得手了。可悲的是,缇坦妮娅至死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囚禁。自己拯救了他们,然后就遭到了他们的背叛。这也许就是缇坦妮娅对于自己手下行为的理解。日复一日的禁闭,妖灵王的精神在光之力与子民的背叛所带来的双重侵蚀之下渐渐扭曲——失去了权力,也失去了自由,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错。寂寞、无聊,灵魂渐渐破碎……到了最后,善良的她已经忘记了曾经的辉煌,忘记了部下的背叛,唯一保留

笼中鸟

下来的,只有作为妖灵的天性——爱玩,其他人都在外面大玩特玩,而贵为王的她却被一个人关在空荡荡的城堡里,没人和她玩。是的,比起被剥夺作为王的权力,最过分的自然是她甚至被剥夺了作为妖灵的权力。“不管谁都好,来个人陪我玩吧。”长期的禁闭生活最后将她变成了只剩这种想法的病娇,因此当暗之战士叩开梦羽城的大门时,善良的她并没有像菲奥·乌儿预想的那样直接杀过来,反而以为来者是来救她出去的。然而,她想错了。闯进来的是早已知晓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食罪灵有多么恶心,同时带着所有妖灵的希望前来消灭她的死神。她是一个将人们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却随即被人民所抛弃的王,所有人都视其为怪物,在能消灭她的人出现时欣喜若狂,可是她本人却对此一无所知。在得知来者并不打算放她出去后,她便退而求其次地希望他们陪自己永远玩下去。到头来,她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来讨伐自己的。在血量即将见底时,她一脸无辜地问道:“为什么……好疼,为什么……那么凶?”这句话已经让人欲哭无泪。临死前,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不能……继续玩了……吗?”到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

Just one last dance,before we say goodbye.When we sway and turn around,around,around,  it’s like the frist time

被囚禁被讨伐。不过至少,在死前她和我们好好玩了一阵,算是死而无憾了吧……(实际上,她肯定还想玩更多、更多啊!)至于异世界的诗人所说的,在死后她的灵魂得到了解脱,实际上也只是一种安慰人的说法而已。包括缇坦妮娅在内的所有灵光卫,他们的灵魂都与光之以太一起被封印在暗之战士体内,随后在与哈迪斯的决斗中被尽数湮灭。如今,我们也只能在异世界诗人(添油加醋)的诗歌中缅怀这位可悲的女王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才要继续消灭食罪灵 。

不过抛开缇坦妮娅的悲剧本身,仔细想想,如果没有我们,依靠被讨伐进行传承的灵光卫之力与同样依靠被讨伐进行继承的妖灵王之宝,会将“妖灵王缇坦妮娅”与“伊尔美格的灵光卫”这两个职位永远画上等号。这绝对是伊尔美格所面临的最糟·灾厄。实际上,如果我们在打倒沃斯里之后接受菲奥·乌儿的提议(虽然只是玩笑),那么上述的事情就真的又要发生了。某种意义上,那时的我们已经与缇坦妮娅处境相似了,只不过有人告诉我们情况却没有人去告诉她。

沃斯里的光之人偶——得到宽恕的猥亵

我第一次开始关注她是因为看到了这个视频的封面,作为感谢我也在这里给大家安利一下吧。对,没错,我就是馋她的身体,但她除了身体还有什么呢?她只是一具光之以太驱动的人偶罢了。没有心,一言不发,也就在被打倒时发出一声惨叫,之前的剧情PV里一直在摸狮子,就算沃斯里在一旁无能狂怒也没有任何反应,既没有安慰主人,也没有受到惊吓,继续若无其事

摸狮入我心,忘记***

地在一旁摸狮子。在最后主角团攻进游末邦时她和周围其她的沃斯里后宫都不见了,如果不是后面的本要打她,我恐怕会以为她们被沃斯里做成妙料正被他胡吃海塞呢!之后,在水晶公用亚拉戈浮游炮佯攻格鲁格火山时,她参与了拦截作战,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实际上,她

Oh,Be A Fine Girl Kiss Me!

和其它食罪灵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是一只无法沟通只能讨伐的可悲生物,只不过有着美丽的外表罢了。比起这些,更惨的是沃斯里这家伙总拿自己的部下作为挡箭牌,不管他们是人类还是食罪灵,也无论他们能不能行 。在看到猥亵的出场动画时,有人说她像是被沃斯里一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脚从城门里踢出来的,为了防止脸着地才自己飞了一段降落在我们面前。不过考虑到沃斯里的身材,她应该是被他用肚子顶出来的。再加上沃斯里给她强化时对她说:“你这个废物,拼上命也要阻止他们!”实际上这里已经优化过了,日服的原文案直翻似乎是“你这个废物,赶快上去和他们同归于尽!”明明是自己的后宫 ,使用起来却这么草菅人命,嘴上还说着“要让人类与食罪灵和平共处”这种话,沃斯里真的爱过她们吗?不管是猥亵还是其他的情欲?得到宽恕的情欲貌似很廉价,在猥亵被打倒后沃斯里直接叫出来一堆,但猥亵似乎是唯一的。然后就是关于猥亵的身份问题,目前有三种说法:1、歌女金丝雀,2、沃斯里的母亲,3、游末邦的民女 。

第一种说法的理由是猥亵的技能名多半与唱法相关,(虽然国服的神翻译把这种联系给翻译没了,原本的技能名似乎都是XXX强音、YYY弱音之类的,详见子言姐姐的视频)但这种说法的破绽也十分明显:我们帮助金丝雀到我们和阿尔菲诺去看那个猫男的处刑之间没隔多少时间,

送你上西天

因此沃斯里将她变成食罪灵且那只食罪灵就是猥亵的可能性并不大。关于第二种说法,其论据大概是因为猥亵的唯一性,如果她是沃斯里的母亲的话似乎比较容易解释。至于第三种说法,

母  慈  子  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是不是太普通了。不过我个人还是倾向于最后一种说法,她也许只是个普通少女,大概和金丝雀一样是个唱歌的。不过抛开上面三种可能性也有可能她曾经与沃斯里是恋人关系,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总之,下一本设定集应该会揭晓她的真实身份,我们就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如果你不是食罪灵,我们就不会相遇。但正因为你是食罪灵,我们才不得不打倒你。由于不是灵光卫,也就没有被我们吞噬,愿你的灵魂在天上的无光之海得到安息……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杂谈的全部内容,喜欢的话记得三连。此外同人小说的新章也已蓄势待发 ,敬请期待。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