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山为王】回首方知身是客-第一集/北堂墨染&魏无羡x蓝忘机/肖战x王一博

纵使人间繁华多,回首方知身是客。 

【战山为王】【博君一肖】【无染水仙】婴→宸→湛→婴 

兄长北堂宸,字墨染,北宣国宸王,无底线宠弟,天生带有神力预知,超级腹黑,最大的心愿一是弟弟一生快乐顺遂无虞,二就是复仇,武器陈情/肖战 

弟弟北堂婴,字无羡,北宣国逍遥王,兄控,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哥哥和狗,常用魏婴之名行走天下,百姓只知逍遥王其名,不知其貌,武器随便/肖战 

蓝湛,字忘机,含光君,姑苏蓝氏得意弟子,真实身份曜月国七皇子,自小体弱多病,故送上云深不知处修行,知其身份的人极少武器忘机琴,避尘剑/王一博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3961853

        在一座连绵的山峦之上,一黑衫少年一手牵着头黑驴,一手拿着支黑色的笛子,对着面前那抹白衣笑着说道:“我去那边。”

       白衣点了点头用手指着相反的另一边说道:“我走这边。”看着黑衫少年,白衣神色中颇多不舍,“你决定了,要去哪里?”知晓其踪迹,他可以安心。

       黑衫摇了摇头,“不过天大地大,一酒一骑走天涯,四海为家嘛。”

       白衣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将人留下,可经过这么多事与纷争,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勇气将人留下。

       “蓝湛,那我走了。”黑衫少年叫了声白衣的名字,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唤这个名字了。“小苹果,走啦。”黑衫牵着名叫小苹果的黑驴与白衣擦肩而过。

        “纵使人间繁华多,回首方知身是客。后会无期。”白衣看着那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听着那人传来道别的话语,便知晓此生与这人再也不复相见了。

      十年前。 

       北宣宸王府。一抹紫衫手执素扇 ,迎风行来,优雅高贵,风姿卓然。正是天下皆知的北宣国宸王,北堂宸。

       “王爷。”   来人是丞相之子苏靖舟,自小与宸王一同长大,不过看上去却是有些放浪,又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故其取字为陌叶。身旁是他的贴身护卫琅衣,还有宸王侍卫烁乐。

      北堂宸刚坐下便听到苏靖舟带来的好消息。“若邪传信说,小公子要回来了。”

      “羡羡?”若邪是北堂宸派去暗中保护小公子的暗卫,而小公子是逍遥王,名为北堂婴,字无羡,是北堂宸的胞弟,两人相差四岁。自六岁时被带去坐望峰修习,至今已过十年了。

     “那小子终于要回来了。若邪信上可有说他几时回来?本王好派人前去迎接。”一想到自家弟弟要回来,脸上更是抑制不住笑意。

     苏靖舟作为宸王的至交好友,怎会不知他的心思:“这个信上没说。估计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小公子回来以后可有得热闹喽。”

     “是啊,一转眼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那小子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是否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调皮?倒是有些令本王期待啊!”北堂宸看着桌上那盆小雏菊笑着说道。

    “雏菊也会有长大的一天。”苏靖舟略有深意的看了眼雏菊,“不过小公子更像是月季,虽是好看却是有刺。”一想到小公子北堂婴要回来,他心中就忍不住一阵寒颤。那人看着漂亮可爱,实则顽皮捣蛋到处闯祸,无所不能,他虽然大上几岁,可也被其捉弄了不下百遍,府中的人没有一个不怕这个小祖宗的。可北堂婴在哥哥北堂宸面前却是乖巧的很,就算有人告状,北堂宸也不相信。他认定了弟弟北堂婴乖巧懂事,最多就是贪玩了些。好不容易去了坐望峰安稳了十年,如今回来对他们来说怕又会是场噩梦了。

      听到苏靖舟若有所指的话,北堂宸用扇子挡开他那摆弄雏菊的扇子,看向他,脸上虽是带着笑容,可眼神却是冷了许多,苏靖舟心中无奈,在北堂宸面前,对北堂婴真是一点坏话都不能说啊。北堂宸正品着茶,不知从哪儿突然飞来只球,将他手上的茶杯打落,脸上笑意瞬间止住,转头看向球来的方向,只见屋顶上还扒着一只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虽没有看见那人的模样,可北堂宸心中早已有了眉目。他微微叹了口气起来将地上的球拾起,此时他体内的神力转动,预见了一抹白衣。这么多年打探都未寻得那人的下落,今日终于有了线索。北堂宸将拾起的球随手抛入水中,这般顽皮行事的人除了他的弟弟北堂婴,还会有谁。没想到这么多年未见,自家弟弟还是这般顽皮。

      “走吧。”北堂宸对一旁的烁乐说道。烁乐不解自家王爷刚来怎么就要走,但还是听从北堂宸的吩咐。北堂宸一走,苏靖舟也不好再呆下去,也和琅衣一起回了。扒在屋顶上的北堂婴慢慢抬起头来,看到下面没人了这才爬上屋顶,打算从屋顶上一跃而下。却没想到自家哥哥正在房中沐浴,而且还被他看了个正着。

       北堂宸将衣服一披打开房门,看到的便是心心念念的自家弟弟北堂婴。北堂婴一身白衣,想必是从坐望峰一路赶回北宣,还未来得及换。看着哥哥北堂宸刚沐浴完还未来得及擦的身子,北堂婴很无奈地说道:“哥哥也真是的,沐浴也不将门窗关好。”

      听着北堂婴的话,北堂宸转而问道:“这么晚了,找本王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哥哥了吗?”北堂婴转过头去不看北堂宸,一边又忍不住上下打量。

     看着十年未见的弟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北堂宸,笑着回了句:“哦。”

     听到这一声哦,北堂婴有些伤心,这么多年没见,哥哥对自己的态度居然变成这样了。“哦什么哦,这么多年没见,哥哥有没有想我啊?”

     北堂宸缓缓回答:“不想。”听到回答后的北堂婴只觉心碎。他的好哥哥没有了。看着将话当真的弟弟,北堂宸不由的用手指弹了弹北堂婴的脑门,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般单纯,他说什么就信什么,真是可爱极了。北堂婴用手揉了揉被弹的脑门,委屈巴巴的抱怨道:“好痛的,哥哥。”

      “怎么大晚上的回来,也不通知哥哥一声?”

     看着北堂宸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和眼中的温柔,北堂婴这才发觉自己又被哥哥戏耍了。 “我这不是想给哥哥一个惊喜嘛!谁知道哥哥正在沐浴的,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北堂宸一脸你继续编的表情,北堂婴真是有苦难言,心中顿觉冤枉,“哥哥这是不相信我啊!”北堂宸转身欲要回房,便被北堂婴一个咒术将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露出了白皙的肩膀。北堂婴一脸惊愕,他不是故意的,他只要想和哥哥多说说话,没想到会这样,哥哥会不会生他的气了啊。

      北堂宸叹了口气,轻声问道:“羡羡还有事吗?”北堂婴自知自己做错事,又见哥哥没有生气,急忙尴尬的回道:“没事,呵呵没事。”北堂宸点了点头,淡定的将身上的衣服穿好,转身回了房,还不忘嘱咐弟弟:“早些休息。顺便将身上的白衣换了。”

      “哦。”北堂婴将身上的白衣学服脱下,换回自己的衣服,拿着自己带回来的美酒,跑到屋顶上去喝酒了。

       回房换了身衣服的北堂宸唤了苏靖舟前来相商事情。

      “怎么样?”苏靖舟问道。

      北堂宸这才反应过来回道:“好茶。入口清香 回味甘甜。”苏靖舟看着那心不在焉的人儿,笑着说道:“谁问你茶了。我问的是那混世魔王好不?”

     “羡羡这么乖巧可爱,哪里是什么混世魔王,最多就是顽皮了些。”苏靖舟听闻不由的叹息,他早知好友会是这样,可他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依旧没变,在他眼中北堂婴是最好最乖的。“也就只有你这当哥哥的才觉得他乖巧可爱。”

     “王爷。”婢女手端着个精致的盒子上来,里面是做工精致的漂亮簪子,北堂宸不知要送弟弟什么礼物好,只记得小时候北堂婴最喜欢这些漂亮的小玩意。北堂宸看着物什,转头说道:“羡羡,你看。”

     一旁的苏靖舟看着北堂宸这副样子,虽是没有笑话半分,可脸上的笑意却是快要忍不住了。明明唤他来是相商要事的,可正经的事一句话也没说,果然能牵动北堂宸的心的人只有北堂婴一人啊。北堂宸看着苏靖舟那副忍俊不禁的模样也自知失礼,一时有些尴尬。屋顶上的北堂婴将亭中的事情尽收眼底,不由地笑了:“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哥哥。”

      听到北堂婴的声音,北堂宸果然在屋顶上看到了人,“又跑屋顶上去喝酒了。”小时候就爱跑到上面去喝酒,长大了还是一样。

      “哥哥,借你的屋顶睡一宿。”北堂婴喝完酒有些醉意,便用手枕着脑袋打算睡在屋顶上了。

    北堂宸担心睡在外面会生病,让其回房: “要睡回自己屋里睡。”

     “不要,我就要在哥哥屋顶上睡。”北堂婴不肯,执意要在屋顶上睡。

   “这小子十年未见,怎么还是个小孩脾气,真是越大越不听话了。”北堂宸喃喃自语,看着北堂婴静谧的睡颜,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算了,随他吧。”北堂宸纵身一跃便上了屋顶,将已经睡着了的北堂婴抱回了房间,一路上动作又轻又缓,生怕惊动了怀中的人。

       预知到白衣少年的模样身影,北堂宸便派人去打探其行踪。

       第二日,便有人来禀告。

      “末将办事不力,未查到那人行踪。请王爷责罚。”楚御衡,字若河,北宣唯一一位女将军。“无妨,让人继续暗中打探。”北堂宸一边抚摸着怀中的猫,一边说道,打探这人的行踪也不急在一时。“小心行事,不要暴露行踪。更不要让小公子知道。”很多事情他都不会让北堂婴知道,他只想弟弟一生都过得快乐顺遂无虞。

       北堂宸口中的小公子,楚御衡自然知道是何人。虽说北堂婴封为逍遥王,但却不喜人称他为小王爷,于是便小公子这般唤他。“王爷所描述的那人仙气翩然,想必是修仙世家中的弟子,为何不问问小公子?”楚御衡不解,北堂宸寻了那人这么多年,一心想要复仇,而北堂婴是仙门弟子,若得他帮助不是能很快打探到下落。“若有小公子相助,定能查到那人行踪。若是王爷开口,小公子定会帮忙的。”

     北堂宸也知这一道理,可他就是不想让北堂婴也背负这么多。“不用,你们照本王的话去做就是。小公子刚回来,别拿这些事去打扰他,听清楚了吗?”

     “是。”楚御衡领命退下。

     北堂婴醒来看到床边上刻的两个小人儿,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

     北宣王府庭院中。

      “真是大获全胜啊。”苏靖舟一副高兴的样子。北堂宸摇了摇头,落下一子。“好棋啊。”楚御衡出现。“王爷。”

     “楚将军来了,这次又是发生什么事了?”苏靖舟言语中有些兴灾乐祸的成份。

     楚御衡缓缓回道:“也没发生什么事,不过呆会儿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听闻,北堂宸想了想笑着问道:“羡羡醒了?”

     “是王爷,小公子醒了。”楚御衡回话时,北堂宸又落下一子,引得一旁观棋的烁乐大赞,“王爷妙棋。”苏靖舟再看向棋盘,他原本占上风的棋子已渐渐趋于弱势。“不过小公子也真是的,一个人大晚上的回来,吓得我差点都……”烁乐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抱怨道。“既然醒了,就让厨房准备好早点,本王稍后便过去。”

     “是,王爷。”

     “本王可要和羡羡好好叙叙旧。”北堂宸落下最后一子,输赢已成定局,苏靖舟又输了。

     “见过王爷。”北堂宸往北堂婴的寝殿走去,虽拨了一座府邸给北堂婴做为逍遥王府,可这十六年来北堂婴从未住过,一直都是住在宸王府的。

      “醒了还不快起来。”北堂宸看着床上醒来的弟弟说道。

       “哥哥。”北堂婴轻身唤了一声。北堂宸听到这声哥哥,心中一软,可脸上却还是作出生气的表情:“羡羡还知道叫我哥哥啊,大晚上在屋顶上喝酒睡觉,一点也不听哥哥的话。”

       “哥哥,羡羡饿了。”撒娇的北堂婴任谁也抵不住,北堂宸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缓缓说道:“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是你最喜欢喝的莲藕排骨汤,赶紧起来吃。”

       一听到有莲藕排骨汤,北堂婴连忙起身坐起,端着汤盅喝了起来。“好吃。”

      “下次可不许不听话,若是生病了怎么办?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羡羡知道错了。”北堂婴很爽快的认了错,他可不想被哥哥念叨。

      “知道错了就好。头还疼吗?身体可有哪里不适?”北堂宸担心的询问道。“没有啊,身体挺好的,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北堂婴回道。

      “既然回来了便不要再耍小孩性子了。你好歹也是个王爷,切不可像儿时那般胡闹了。”北堂宸开始念叨起来,他也只有在北堂婴面前才会如此唠叨。不过他也只是说说,若是北堂婴闯祸他还是会替弟弟善后的。“知道了哥哥,我尽量。”

       北堂宸不由地感慨,“想当年羡羡走的时候才六岁,没想到这一走就走了十年。”“我要哥哥给我擦嘴。”说完看到北堂宸的脸色,北堂婴急忙改口,“当羡羡没说。”

       北堂宸叹息,“好吧,下不为例。”用帕子将北堂婴的嘴干净。“哥哥真好。对了哥哥,我昨晚不是在屋顶上睡的吗,怎么会睡在房间里?”

      “自然是我抱你进屋的,不然羡羡以为是怎样的。难不成让哥哥任由羡羡睡在屋外不管吗?昨夜哥哥说的话不听,罚你今日呆在府中不准出门。”

      一听到不准出门,北堂婴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十年未回北宣,还打算好好玩一玩的。北堂宸不给北堂婴开口的机会,转身离开。

       北堂婴怎么可能闲得住,等北堂宸一走,他便偷偷溜出了宸王府。烁乐将此事报告给书房正在看书的北堂宸。

      “见过王爷。”

      “何事?”

      “小公子他,他跑出府去玩了。”

      “本王知道了。”北堂宸头也不抬,他早知北堂婴闲不住会偷跑出去玩。“你暗中跟着别让他被欺负了。”见烁乐杵着不动,问道,“还有其他事吗?”烁乐一脸为难的表情,心中想着小公子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会欺负他啊,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要去保护小公子。“属下告退。”

      果然,没过多久,烁乐便传讯给北堂宸。北堂宸带着苏靖舟赶到,问,“怎么回事?”

      烁乐跪下请罚,“属下将小公子跟丢了,请王爷责罚。”如今的北堂婴不再是儿时的那个小孩了,要想甩开人很容易,北堂宸将人扶起,“定是他将你甩开的,起来吧。”又问道,“人在哪儿跟丢的。”

      “属下好不容易找到小公子的下落,偷偷跟在身后,几个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烁乐一脸丧气,这是他头一次没有办好王爷交待的任务。一旁的苏靖舟见了安慰道,“好了烁乐,别丧气了,小公子若不让人跟着,谁能跟着住。我倒是不担心他会被人欺负,我倒是担心有人会被他欺负。”

     “羡羡这么乖,怎么会欺负别人,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爱玩。”

     被北堂宸担心记挂着的北堂婴,戴着面具正在欺负一个少年,却未想那少年居然养了只狗,还取名叫仙子。北堂婴大不怕地不怕,最怕哥哥还有狗。一见到狗出现,他的魂都快被吓飞了,也顾不得欺负人,大叫着拔腿就跑。

      北堂婴惊恐的叫声引起正要回府的北堂宸的注意,“看来是一点也没变,还是这么怕狗啊。”北堂婴之所以会这般怕狗,那是因为在三岁时被歹人掳走,关在一个被十几只凶神恶煞的狗看管的地方,虽然被及时救了回来,可却是有了怕狗的阴影,只要是狗,不管大小,可爱还是凶狠,他都会怕得拔腿就跑。也正是因为如此,北堂宸才会更加宠爱北堂婴。

      北堂婴被狗追的无处可逃,下意识的大喊:“哥哥,救我。”他也知哥哥不可能会出现在街上的。

      北堂宸眼见差不多了,便出言制止:“成何体统。”虽说那狗不咬人,可见北堂婴那被吓得六神无主,浑身颤抖的样子,便是一阵心疼。“光天化日纵狗行凶,还不快退下。”那狗言闻,立马转身跑了,“你还不走?”那被北堂婴戏弄的少年眼见仙子被吓跑,自知打不过,也气愤得转身离去。

      “没事吧。”见狗离去,北堂宸担忧的问北堂婴。看着北堂婴那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北堂宸笑意更盛:“看起来应该是没事了,玩也玩了,还不快跟哥哥回家。”

      “哥哥怎么会在这里,真是倒霉遇到狗,丢死人了。”北堂婴没想到哥哥真的出现了,还救了他。只觉得今日倒霉透顶,欺负人不成反而被狗追,还被哥哥看到了,真是丢死人了。

      “还不快走?”见北堂婴一动不动,北堂宸催促道。

      “知道了,哥哥。”发生这样丢人的事,北堂婴也没心情再玩耍,只好跟着北堂宸回府。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