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章、楚留香是花满楼女婿(一世英名)

靠岸后,众人在金灵芝的盛情邀约下前往万福万寿为金太夫人祝寿,一场新的奇遇又开始了。

世界上最倒霉的事情是什么?对庞梓而言莫过于遇见昔日被甩的定亲对象,当她看见那位顺天府尹李云聪李大人也出现在寿宴上时,死的心都有了。

李云聪举止斯文、笑容温和、玉树临风、仪表堂堂,气质与花满楼倒是有几分相似。

“庞妹妹。”

试图掩耳盗铃的庞梓欲哭无泪,她缓缓的慢慢的踱步至花满楼身边,乖巧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引起注意后,小手指勾住了花满楼的手指,郑重的介绍道,“云聪哥哥,这是花满楼,是我喜欢的人,也是我想要嫁的人。”

李云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虽是官府中人,却也不迂腐,心中只是莫名有些失落,“庞妹妹能找到一生共度之人,我自然替你开心。”

得到李云聪的祝福,庞梓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

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幼时李云聪也曾投喂过庞小胖子,庞梓也曾幻想过嫁给俊俏的云聪哥哥,可惜李云聪自幼便有娃娃亲,小庞梓的暗恋生涯只得无疾而终。

谁也没有料到与李云聪的娃娃亲对象竟不选择忠君爱国温柔善良的李云聪而选择了一个镖师。李云聪被退亲后对其颇有好感的庞太师可算是逮着了机会急忙与李家定下婚事。

本该是天作之合的一对,可架不住李云聪其人情商之低,令人发指。与庞梓定亲后二人相处模式竟还是哥哥妹妹,若是情哥哥情妹妹倒也无妨,这位李云聪大人竟将小庞梓当做亲妹妹一般疼爱,一来二去,庞梓自然生出一种庞相爷利用职权替她强娶民男的的错觉。

故此,定亲后的几年庞梓日日琢磨着如何退亲,绝不耽误她云聪哥哥的大好姻缘。长大后的庞梓也曾为解除婚约而奋斗,但惜才爱才的庞相爷就是不让她如愿,甚至想要强迫她拜堂成亲,后来,遇到花满楼,与其互许终生自不必多谈。

总之少女时的庞梓也曾喜欢过仪表不凡的李云聪,李云聪至今都觉得自己都庞梓是兄妹情谊而非男女之情,两个本该举案齐眉恩爱一生的人就因情商之低而错过尤不自知。

情商低的李云聪大人被第二次解除婚约,情商高的楚留香却遇到了几多烂桃花,等楚留香好不容易拒绝了几朵桃花后才发现自己的小妻子不见了……

众人陷入深深的愁云中,就连李云聪都主动出面帮忙,可花曼却仿佛人间消失一般,无影无踪。

殊不知花曼姑娘还在万福万寿园中,甚至吃香的喝辣的,还有美人相陪,好不快活,若说人生赢家也不为过。

万福万寿园真正掌舵人金四爷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优雅而快速进食的花曼,颇为五味陈杂。

在他这种饱经风霜的男人眼中花曼怎么都算是一个小屁孩,能对一个小屁孩下手的楚留香大概是……禽兽吧。(禽兽楚留香默默的打了一个喷嚏。)

可他养了十八年的宝贝闺女却唯独不讨厌这只禽兽,这让他无可奈何却也不得不为之。

从麻衣教手中救下花曼,又将她藏着万福万寿园中,不过是一个老父亲爱女之心罢了。

只因他的女儿得了一个怪病,一个不与男人交合便会香消玉殒的怪病。

以金姑娘的容貌才情这本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可这位金姑娘却讨厌世间所有的男人,独独对楚留香不厌恶。

花曼武功很高,就连金四爷也才堪堪制住了她,原以为要费些功夫的金四爷,都没想到花曼被他家厨子做的桂花藕缠住了,金四爷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死活都赶不走的人质。

在花曼吃下第四碟桂花藕后,金青黛淡淡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动容,她瞧了瞧花曼微微鼓起的小腹,“我常听说身怀有孕的人特别能吃。”

拿着桂花藕的花曼微微一滞,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肚子,“不会吧!”

金青黛,“要不我们找个郎中瞧瞧。”

花曼,“也行。”

金四爷,“……她只是吃多了。”

接收到金青黛,花曼如出一辙疑惑的眼神,金四爷叹息道,“交手时,我曾试探过姑娘的命脉,没有身孕。”

花曼点点头,低声自言自语,“原来香香也不行啊。”

花曼眼中的不行=女人怀不了身孕。

金四爷眼中的不行=真的不行。

金四爷难为启齿的瞪着花曼,直将花曼瞪得躲到金青黛身后,才开口道,“楚留香真的不行?”若是不行,那他的计划岂非付之东流。

花曼突然想起某船上,她惹得花满楼‘勃然大怒’之事,连忙摇头否认,“怎么会,香香很行的,很行的!”

花曼‘欲盖弥彰’的模样,金四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楚留香那些红颜知己?”是了,若楚留香真的行,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又怎会不留下一儿半女。脑补过头的金四爷觉得自己真相了。一时间望向花曼的眼神竟也充满了悲悯。

花曼被瞧的莫名其妙,却还是友好的笑了笑,殊不知这笑对在金四爷眼中居然成了强颜欢笑。

就连清冷的金青黛都对花曼充满了深深的同情,她虽不喜欢女人,却也不讨厌,她摸了摸花曼俏皮的发包,“想不到你竟是与我一般的可怜人。”

花曼,“……”算了吧,打也打不过,还有桂花藕吃,摸就摸吧。

因着美好的误会,金四爷也未曾在为难花曼,反而送了一些珍奇异宝,其中不乏壮阳补肾之物。

花曼答应了金四爷不说出金青黛的事,便不会食言,但有庞梓在,怎会套不出事情真相呢。

所以当金四爷表现出对花满楼一丝丝兴趣时,便见庞梓不经意从礼品中拿出一包壮阳药,兴奋的朝花满楼笑,“花花,今晚我给你熬这个喝好不好,你的病一定会好的。”

花满楼虽不知道庞梓拿的什么东西,但总归是对他有利的,出于对庞梓的信任,花满楼微笑的点了点头,“好!”只是他何曾生病过,算了,只要某位姑娘开心便好。

金四爷,“……”现在的江湖上的年轻人竟然都不行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远在麻衣教的楚留香上一刻还受到贵宾般的待遇,下一秒便被扫地出门。

这本该是荒唐至极的传闻,但没有人怀疑。

试问一个俊俏风流的男人如何才能击败石观音,似乎‘不行’是最好的答案,因为没有男人见到石观音还能站起来,还能对她狠下杀手。

试问一个俊俏风流的男人如何才能在仇恨男人的神水宫中活下来,大概‘不行’才可以吧,一个‘不行’的男人与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样一来楚留香的事迹倒也能说得通了,虽有不少红颜知己主动为楚留香辟谣,但杯水车薪,一个昔日的红颜知己哪有今时妻子说的话可靠呢。

一路上接受到无数慰问的楚留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他为小没良心的殚心竭虑,食不下咽,深入虎穴,这小没良心的竟害的他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若是不好好教训,他便配不上楚香帅这个名头。

换了三匹马的楚留香终于到了万福万寿园找到了某个正在吃桂花藕的小没良心,当下将人打包抗走。

出了此事,庞梓也不太好维护自家闺女,况且她自己造的谣尚且未曾解释清楚呢,她偷偷瞅着俊脸通红似笑非笑的花满楼,心虚极了。

花满楼,“梓儿,日后这等私密之事莫要再往外说了。”花满楼不知自己该笑还是该哭,比起楚留香‘不行’的传闻满天飞,他‘不行’倒也只有寥寥几人知晓,他……还算幸运吧。

庞梓连连点头,“花花,我错了。”

花满楼无奈摇头叹息,“认错挺快,就是不改!”

庞梓,“……”

另一边楚留香扛着花曼到了他名下的一处阁楼,誓要证明他很行。

三日后,楚留香终于心满意足的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依旧是那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楚香帅。

而饱受摧残的花曼花姑娘只能发出小猫一般柔柔弱弱,令人心颤的声音。

真可谓是百因必有果,报应不爽!

吃饱喝足的楚留香任劳任怨的为花曼清理,甚至亲手做了桂花藕给某姑娘赔罪。

某姑娘后怕的楚留香远了远,才将桂花藕喂到嘴中,娇艳红嫩的小嘴轻轻咬着桂花藕,嘴角还留下了些微残渣,楚留香当下腹部一紧,凑近某位姑娘,轻轻说了一句让某姑娘面红耳赤的话。

花曼赧然羞怯,愤恨的吐出一词,“禽兽!”

楚留香笑了笑,眼神晦暗,“楚某禽兽不禽兽,曼儿还想试试。”

花曼急忙摆手,十分狗腿的巴结道,“不试了,香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不想试了,你很行的,很行的。”

楚留香这才满意的将人抱在怀中,“瞧你,我不过是吓吓你,若是再来你可就真的不行了。”

花曼,“……”小气的男人!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