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BLACK OUT 2022》监督渡边信一郎采访:自己的渴望和美国大选

作者:lll

封面:《银翼杀手 BLACK OUT 2022》

被称为改变日本动画未来的SF动画杰作《星际牛仔》的监督渡边信一郎,在最近执手监督了SF电影名作《银翼杀手》的动画版《银翼杀手 BLACK OUT 2022》。


原文地址:『ブレードランナー2022』渡辺信一郎インタビュー 自己の渇望とアメリカ大統領選

在1982年《银翼杀手》的影响下,日文霓虹灯、贫民窟似的街道,酸雨洗刷过的高层建筑等反乌托邦元素成为描写未来都市时经常会出现的景象,不仅仅是《星际牛仔》,《AKIRA》和《攻壳机动队》也有受其影响。

《银翼杀手》新作《银翼杀手2049》在中国国内将于10月27日上映,为了补充上前后两作中间空白的历史,电影出品方Alcon Entertainment将制作三个短篇,其中一个就是《银翼杀手 BLACK OUT 2022》,现已于9月26日在YouTube上公开。


《银翼杀手2049》视觉图。

公开当日,在东京也举行了上映活动,登场的有监督渡边信一郎还有本作的飞行车设计荒牧伸志。KAI-YOU也借此机会采访了渡边监督,谈谈本作的传说级制作团队和如何受邀参与。

和前作电影的距离感

首先问到有没有看过《银翼杀手2049》,因为还没有公开上映渡边监督还没有完整看过,不过因为剧本设定方面要磋商,所以去过拍摄现场同时看过脚本美术设定和一部分未完成影像。因为新作故事发生的舞台是30年以后了(《银翼杀手》以2019年的洛杉矶为故事背景),过了30年世界都会完全变样,不过《银翼杀手 BLACK OUT 2022》相比只是经过了3年,可能比新作电影更接近原作。

渡边监督是受Alcon Entertainment直接邀请的,不过因为《银翼杀手》是影响自己现在工作的作品,所以一半高兴一半担心,担心自己做得不好有辱《银翼杀手》这样名作,但是如果拒绝了让不认识的监督做出了不起的动画的话肯定会后悔,最后还是想做的感情占了上风。

渡边觉得电影版和动画版的距离感的控制是最难的,不能太相近又不能差别太大,不过在电影中出现过的共通元素还是极力还原。为了把原作人物Gaff画得像一点,让人物设计的村濑修功重画了很多回。

美国大选和作品主题

这次的短篇是渡边自己的脚本,渡边觉得要是做到一定长度的确需要一个脚本家,不过短篇的情况下自己做自己喜欢的就够篇幅了,所以经常自己来。另外确定制作是去年秋天,没有足够时间也是理由之一。

在和《银翼杀手2049》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交流中谈到“《银翼杀手》只不过是80年代人思考中的未来,和现代人思考的未来不一样”,这句话渡边印象深刻。不同时代人做的未来科幻作品,通过作品本身也能反映作者生活的那个时代。所以在设计上虽然极力和前作匹配上,不过主题部分不可能再相同了。比如说这人种上,前作主角都是白人,放现在肯定很怪,所以在这部分必须做出改变。

采访者之后问到那么监督认为两作的主题分别是什么,渡边说《银翼杀手》的主题不应该他来说,而是电影本身来说,采访者不应该问这样的问题。

比方一个简单的点,电影版是“寻找自己是谁”这个身份上的问题,这个主题不可能再用,所以在动画中转换成“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前提下,自己该如何活下去”。另外写脚本的时候刚好是美国大选最激烈的时候,做分镜的时候刚好是特朗普上台禁止7国入境大混乱的时候。

当时天天能看到相关的新闻,不想受到影响也难。不过这类的排外主义的主题性还是不行的,可以很自然地包含一点。不过受到现世的影响,把日常感受反映在作品里,自然也算是对于以前作品的升级。

有钱做3D不如把钱花在手绘动画上

采访者曾经采访过奥地利的年轻原画BAHI.JD,他首次在日本动画登场就是渡边监督作品《坡道上的阿波罗》,现在BAHI.JD活跃在日本动画制作现场第一线,也参与了这次的《银翼杀手 BLACK OUT 2022》。渡边觉得随着网络的普及国外的人来参与制作也越来越容易了,而且做手绘动画的国家也越来越少了,世界各国有做动画志向的人来日本需求机会的情况越来越多。

手绘动画本身也越来越珍贵了,渡边觉得现在3D虽然很厉害,能做镜头自由运动的镜头,不过与其把钱花在这些东西上面他更愿意请厉害的原画师来作画。而且厉害的原画师比厉害的CG更加稀少,应该申请重要文化财产保护起来(笑)。


战场的场景是由大平晋也包办,最早渡边就想活用那样的笔触效果了。除了大平部分,还有桥本晋治负责的暴动场景,这两部分是完全不按日本动画传统制作流程来的,制作人员做了很多尝试,消耗了大量的作画张数的成果。大平晋也曾经参与过《黑客帝国》的动画版,滑板场景令人印象深刻,这样的个性原画师一般情况还拜托不了,其他原画师也有很多平时请不到的人。

设计方面这次还有游戏业界方面主动请缨的人,还有不谈工资主动来帮忙的人,监督觉得是《银翼杀手》本身号召力的功劳。

从来没有面向受众而做动画

音乐是由Flying Lotus负责,Flying Lotus虽然是美国音乐人,不过很喜欢日本动画游戏,擅长电子爵士,不过这次拜托他并没有这个原因,只是监督觉得这个人和作品合拍,作曲要求上希望能意识这前作,“听多了范吉利斯(《银翼杀手》配乐)的Lotus”的感觉。

和《银翼杀手2049》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交流中得知导演也很早之前就开始看日本动画了,不过从作品作风上完全看不出来,这点渡边还是很意外的。

问到做一个美国电影改编的动画,监督会不会考虑本土化,渡边说从他做动画以来,从来没有考虑过观众年龄层和受众的问题,更别说是面向海外还是面向日本了。

市场受众是非常抽象的概念,制作方根本不知道那些人会看这个动画,如果在这方面迷茫,做动画的动力会下降。渡边说按着制片人的要求一板一眼做片子,是不可能做出好片子的。

不过现实是很残酷的,“做片子=战斗”,这次和美国方面也“打”了很多次(笑)。

只要把自己的觉得有趣的东西做出来,然后想办法把有趣的地方传达给观众。只要把这点做好就行,同时排除其他杂音。

之后问到《星际牛仔》真人电影有没有消息,渡边说《星际牛仔》因为在美国重复播放,所以比日本国内有人气,不过企划几经顿挫,这次能不能实现他也不好说。而且现在是真人电影的团队也会受到社交网络评价的影响,加上做成真人能不能让老粉丝满意呢,也不好说。渡边本人会不会参与,也还没决定。

另外2022年马上就会到了,《银翼杀手》的2019年就是两年后,现实和片中的世界可以说完全不一样,相比片中世界现实更向多元混合文化发展,虽然片中大家使用同样的语言,不过现实中排外的倾向似乎越来越严重了,搞不好被《银翼杀手 BLACK OUT 2022》言中了。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原文地址:http://www.anitama.cn/article/ca01a74260ef6161

官方网站:http://www.anitama.cn 

官方微博:@AnimeTamashii 

微信公众号:Anitama0815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