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缚茧-第三十五集/蓝忘机X夷陵老祖/王一博x肖战

      云深不知处山门外,聂怀桑立于规训石前。蓝忘机与越长陵看到的便是执扇而立的聂怀桑。长陵假扮魏无羡的那段时间里,与聂怀桑也算是“狐朋狗友”了,如今再次看到聂怀桑,也不知是何心情,走上前轻语:“观音庙的东西是聂宗主调换的吧。”从聂兄变成了聂宗主,终是回不去了。金光瑶到死之前都还一直以为东西是被蓝忘机调换的,却从不知与蓝忘机合作的人除了江澄外还有一个一问三不知的聂怀桑。当年他卧底如此出色,却终究被人以其人之道还至了其人之身。聂怀桑笑着回道:“果然什么也瞒不过夷陵老祖。”

       嗯,他是夷陵老祖。所有的线索连起来自然能猜到一些。聂怀桑这句话也不知是何意思,是称赞还是揶揄?前任仙督金光瑶已死,那么自然要推选出一位新的仙督,按理说金光瑶是蓝曦臣杀的,那么这仙督之位理所应当是蓝曦臣胜任。可这一切的策划者是蓝忘机,而且蓝曦臣,聂怀桑带头推荐,这仙督之位便到了蓝忘机身上。一开始蓝忘机并不想当这个仙督,但是他兄长蓝曦臣的一句话让他改变了想法。现在虽然玄门百家不再为难长陵,可他毕竟还是夷陵老祖,若是当了仙督,就可以更好的保护长陵。于是蓝忘机便接下了仙督之位。聂怀桑向蓝忘机恭敬地行了一礼。是对其仙督的尊敬,也是对其替他大哥聂明炔报仇的感恩。他来云深不知处便是为此,事情既然已了,便转身离去。

      看着离去的聂怀桑,蓝忘机看向身旁的长陵,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也要走了吗?”

      嗯。长陵一手转着陈情,一边点头回道。果然,恢复记忆的长陵不愿再留在云深不知处。当初他为了保护长陵,即便长陵不愿,他都可以用各种方法将其留下,哪怕是强硬的手段。可现在他不敢,也不想。长陵笑着道了声贺便牵着小苹果走了,让他不必相送。蓝忘机哪肯,一路相送到云深不知处外,他知已留不住,可但还是希望他能留下。

       “你决定了,去哪儿?”千言万语,最后说出口的只有这一句,长陵不愿留下,知道其下落也好。可长陵却摇了摇头,他也不知自己要去哪儿,走到哪儿就哪儿吧。蓝忘机点了点头,两人分道扬镳,各自往相反的方向离去。走到一半的蓝忘机听到了一阵笛音,远远传来,吹奏的调子是当年与他一起合奏过的曲子。心中虽是不舍,但还是有些欢悦。

      长陵带着小苹果不知要去哪儿,便打算去找温宁姐弟。自观音庙之后,他便没再见到温宁了,也不知去哪儿了,打算去温情那看看。到了温情那,却发现只有温情一人,温情也不知温宁去哪儿,整日一早就出门,又很晚才回来,神秘兮兮的,温情也不担心,鬼将军的实力没几人能伤得到他。长陵却想到了一人,温宁应该是去保护那人了吧。

      而江澄也终于将江厌离从湄山接回了莲花坞,金凌与江厌离母子相聚,江厌离便煮了莲藕排骨汤,一碗江澄,一碗金凌,还有一碗碗前却是无人。江澄看着那一碗莲藕排骨汤,神色有些忧伤,江厌离这才反应过来,阿羡已经不在了,她也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今日却是不是故意的,见到金凌太过高兴,再加上之前盛莲藕排骨汤的已经习惯了,一时间给忘了。江澄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那一碗吃了个干净。一旁的金凌却是看得一头雾水,明明莲藕排骨汤很好渴,为什么自家舅舅一副要哭的样子,却也没有多想,一连喝了好几碗,直到喝不下了才停。

     当年血洗莲花坞虽然主要凶手不是夷陵老祖,可是魏无羡却是真真正正死了,此事也该做个了结了。江澄约越长陵在一处无人的地方决斗做个了结。越长陵如期赴约。两人切切实实的打了一场,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江澄用三毒刺了长陵一剑,不过却是在肚子上。而他自己也被长陵打断了右手。长陵质问江澄为何不杀了他。江澄背对着长陵,没有看他,也没有回话。为什么。江澄心中也是如此问自己。是因为同心契,他一死,蓝忘机也会跟着死,不管如何蓝忘机都告知他救江厌离的方法。所以越长陵不能杀?还是说看着那张和魏无羡一样的脸,正如十六年一样,他下不了手?不管是什么,便就此了结吧。江澄头也不回捂着手臂决然离去。他的背影悲伤又孤独,像是在祭奠什么,又像是放下了什么。魏无羡,这一剑就当是替你报仇了。在长陵看不见的地方,江澄解开身上的披风甩手一抛,他终于是给自己,给魏无羡一个交待了。

     长陵和江澄虽说都是两败俱伤,但好在都未对对方下狠手,那伤也只是看上去严重,实则休养几天便好了。温情问长陵接下来打算如何。长陵表示自己心里很乱,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温情笑了笑告知,其实长陵的心已告诉其接下来要怎么做了。长陵不解,他都不知道,他的心又怎么会知道。

      是夜,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对月思人。长陵离开已有半个月了,好几次他都惹住冲动,不让自己去找长陵。蓝曦臣见此不禁无奈。他的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深情,为了所爱的人可以不顾一切。蓝曦臣让蓝忘机放心,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总要给人家一些时间好好想清楚才是。

     长陵想了很久,回想起了十六年前的点点滴滴,也想起蓝湛对他的好。他知道自己对蓝忘机并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情是真的喜欢蓝忘机,还是被改记忆之后的后遗症。若他只是贪恋蓝忘机对他的好,而不是喜欢,那他留在云深不知处对蓝忘机不公平。所以他才要离开云深不知处,好好的想清楚。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蓝忘机究竟在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还如此情深。等等,他好像记起来了,姑苏蓝氏家规,抹额不可作他用。当年在寒潭洞,蓝忘机就曾解开自己的抹额,绑在了两人手上。在云深不知处时,他听到新入门的蓝氏弟子的交谈。姑苏蓝氏的抹额是有特殊含义的,那是只有倾心之有才能触碰,而且一定碰了,那就是一生的道侣。而这含义家规上却是没有写明的。当时的他还以为蓝湛只是保护他不被弦杀术所伤。可现在想来,蓝忘机那时候的眼中包含了太多的含义。原来是在那时吗。长陵不禁嘴角微微一笑,可随即便冷了下来。那时的他还是魏婴的身份,蓝忘机喜欢的那不就是魏婴了吗。不对不对,蓝忘机好像一早就怀疑过他的身份,还因此试探过他。而且蓝曦臣也说过,不管是哪一个身份,蓝忘机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他,越长陵啊。自己究竟在纠结个什么劲啊。他回想起在街上遇到温情之前,他还疑惑蓝忘机为何不肯杀了他。还质问自己为何不出手。当时的自己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为什么。只是不想伤了蓝忘机。在温宁成为傀儡将要醒的时候,他好像叫过蓝湛的名字。原来早在十六年前,自己便已经喜欢上蓝忘机了吗?只不过那时的自己却不知晓罢了。

     想了许久的长陵终于想通了,打算向温情告别。云深不知处。不用猜都知道。好吧,原来不止是蓝曦臣,就连温情也知晓自己的心意,自己却还要这么久才知道。对于温情,他很是愧疚,岐山温氏因自己而灭族,所以之后温情对他的态度,他也不计较。对不起。谢谢你。这话他越长陵极少对人说过。温情却表示一切都过去了。离开前,长陵告知温苑还活着的消息。并且改名为蓝愿,是姑苏蓝氏的弟子。而温宁整日不见踪影,便是去保护蓝愿了。

      云深不知处后山,蓝忘机琴音寥寥。一阵笛音由远及近,映入眼帘的是一抹熟悉的人影。他的琴调随之改变。听着两人合奏的曲子,长陵吹笛的嘴角笑了,蓝忘机,我回来了。他要传达的意思由笛声传达给了蓝忘机,在另一边的蓝忘机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他的长陵,终于回来了。

      下雪了。纷纷扬扬的白雪落下,显得静室更加静谧,美好。长陵喝着天子笑,对蓝忘机说道。他知道蓝忘机对他所做的一切,可就是如此,他要怎么还。

     自愿。蓝忘机从未想过要让长陵偿还。长陵轻轻一笑。回道,可是我打算用余生来还。

     你,不走了吗?听完长陵话后的蓝忘机给的反应居然是问他不走了吗。长陵知晓这话的意思。蓝忘机怕他是一时兴起才回来。不走了,哪儿都没有云深不知处好。更何况亲都成过了,云深不知处也是他的家,他不回家去哪儿。长陵告知蓝忘机其实对于感情自己是很迟钝的,因为不想去懂,而当年蓝忘机又从未表示出一丝一毫对他的喜欢,所以他根本不知蓝忘机的心思。他向蓝忘机表明自己的心意,又告知其实十六年前自己也是喜欢他的,只是自己不知罢了。

     原来长陵也是喜欢他的。蓝忘机终是等到了。

     蓝湛,对不起,谢谢你。对不起什么,对不起的有很多,谢什么,要谢的很有很多。不过幸好,都没有错过,蓝湛对他所做的一切,他可以用余生来还,反正他们的余生还有很长,他可以慢慢还。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3655412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