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北方有佳人》2

2.

冯薪朵端起一杯莫吉托,一口气干了。

上次酒壮怂人胆也是一个热闹的场合。

她工作的第二年,电视台办跨年晚会请来好多大牌艺人,当红偶像,台里的女同事高兴得过年一样咋咋唬唬,满后台乱窜到处找明星要签名合影。

冯薪朵也找,不过她找得是闪耀群星中最不起眼的那个。

晚会最后一个节目全体明星登台大合唱,她要找的人站在群星后面混在一群伴舞中,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镜头里连张完整的脸都看不到,屏幕左下角打出的节目介绍里只有一个小到模糊的组合名称。

冯薪朵偷摸进道具组找到一瓶二锅头,仰头闷了一大口。晚会结束所有人都急着回家过节,乌央央的人堆里,一眼看到那群穿得像塑料花一样的女孩,她冲过去拉住要找的人立马跑进一间杂物室。

五十度的二锅头酒劲一上来,连句铺垫的话也没来得及说,她就表白了。

女孩一点不意外,看着她笑,主动亲了她,然后两个人都醉了。

冯薪朵还记得,那天晚上女孩穿的裙子是荧光材质做的,在黑黢黢的杂物间里泛着淡淡的粉色,仿佛夜晚盛开的樱花一样,美得很。


“陆总,这位就是本次大型综艺的总负责人,也是我们萧音传媒的运营总裁,冯薪朵,冯总。”

孔肖吟眉开眼笑地引奥月集团的CEO来到冯薪朵身边,本想牵桥搭线帮她尽快拿下这块人人垂涎的肥肉,哪知最会随机应变的冯薪朵竟手里拿着一个空酒杯,一句话不说只盯着人家看。

那双灵气逼人的大眼睛,此时眼神痴愣,反倒像是被对方下了蛊一样。

“冯总好。”

奥月集团的CEO陆总面带微笑地先伸出手。

孔肖吟拿下冯薪朵手里的空杯,手在她腰上轻轻推一把。

“啊,您好。”

冯薪朵握住手,指尖冰凉,还没捂热立刻被人家抽了回去。

“我去补下妆。陆总,你们慢慢聊。”

孔肖吟临走前笑着拍拍冯薪朵的肩,眉眼弯成一道新月,笑里含着提醒。

冯薪朵没忘自己的任务,只是面对眼前这位奥月集团的陆总,既感到熟悉,又觉得陌生。

“冯总这样看着我,是想用眼睛吃了我不成?”

娇媚的嗓音透出几分俏皮,正是冯薪朵记忆里最熟悉的撒娇声。

“陆婷,真的是你?”

陆婷莞尔一笑,歪着头反问她,“冯总谈生意前喜欢查户口呀?”

冯薪朵听出陆婷是在故意调笑她,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拉到角落里,眉头紧锁地质问道,“你怎么来了,还是奥月集团的CEO?你不是合约到期前不能离开那家公司吗?今天到场的就是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人识破你就完了!”

“多谢冯总关心。不过公众场合拉拉扯扯,不太好吧。”陆婷果断收回自己的手,脸上虽然带着笑,眼里却透着冷。

左一句“冯总”,右一句“冯总”,连名字都不愿意叫,显然还在生她的气。

冯薪朵叹口气,冲附近的服务生招手。

服务生举着的托盘过来,冯薪朵拿一杯香槟,刚放到嘴巴被陆婷夺过去,从托盘里换了杯果汁还给她。

那年她闷了一口五十度的二锅头回去难受了三天,陆婷守在她身边照顾了三天,心疼她表个白差点丢了命,还明令禁止她以后酒量差不许瞎逞强。

“我现在酒量没那么差…”

冯薪朵喝了口果汁,恍惚感觉心里也泛着甜。

“我知道,现在的你至少一杯莫吉托的量呢。”陆婷笑笑,自己拿了杯香槟,优雅地抿一口,红唇浸过酒显得愈发醉人。

冯薪朵的喉咙情难自已地滑动了一下,端起果汁一饮而尽,越甜越渴。

“不让你喝酒,是希望你可以清醒得听完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陆婷轻轻摇晃香槟杯,香槟搭配她身上的金色晚礼服完美地映衬出一个涅槃归来的女王应有的胜者姿态。

浮华世俗的娱乐圈,纸醉金迷的名利场,谈什么一笑泯恩仇。

“这次的选秀节目,我要四个出道位。”

冯薪朵刚在台上宣布,这档打着国民综艺旗号的大型选秀节目只有七个出道位。陆婷说话的语气比她左手无名指上玫瑰金色的戒指还要昂贵无情,真是狮子大开口。

“凭什么?”

冯薪朵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担心有多么可笑,手里的空杯攥得咯吱作响。

陆婷抿着嘴笑得很美,也很骄傲。不急不慢地饮尽杯里的香槟,将空杯交到冯薪朵的手里,只回她一句话,“凭我是奥月集团的CEO。”


奥月集团是近两年突然活跃在娱乐圈资本市场的新玩家,以财大气粗的姿态几乎涉足所有圈里的影视综艺项目,如同在轮盘游戏中对所有数字都下注,不管最后哪个项目压中了,它都是赢家。

这样的奥月集团,怎么会让一个快倒闭的女团成员来做CEO?

“给我查一个人,我要知道她最近两年所有行程,还有社交账号发布的图文信息,无论是公开的还是隐私,通通查出来告诉我。这个人,现在是奥月集团的CEO,陆婷。”

冯薪朵挂掉电话窝在自家的软沙发里,脑子里关于陆婷的记忆还停留在两年前,一个出道五年还只能在小剧场唱唱跳跳装可爱的女偶像。曾经的明星梦被无耻商人耗成一副铁镣,把她拴在娱乐圈的光晕之外,日渐凋零,不得抽身。

她不是没想过带陆婷走。

招商会一结束,孔肖吟乐不可支地把她夸了一通,说她第一次见面就能和奥月集团的陆总说悄悄话,本事见长。

冯薪朵笑笑,将事情含糊过去。她和陆婷的恋情知情人屈指可数,孔肖吟不在其中。而知情人里有一个,今晚或许可以帮帮她。

“喂,我,我,冯薪朵。”

电话接通后,冯薪朵说话突然变得磕巴起来,开口先自报家门。

电话那头不紧不慢地反呛她一句,“大晚上给前任的闺蜜打电话,这种事除了你冯薪朵,还谁能干得出来?”

“还那么会聊天呢,黄婷婷。”

黄婷婷是陆婷团里的队友,是睡过一个被窝的闺蜜,还是第一个知道陆婷谈恋爱的人。嘴上说不支持,明里暗里没少帮她们打掩护。因此她离开陆婷后,黄婷婷也是最气愤的那个。

“你怎么没换手机号啊?”

冯薪朵拿出旧手机,试探地拨出这个电话号,没想到居然打通了。

“我又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换?”

黄婷婷耿直的性格像块生铁一样,两句话呛得冯薪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好好好,我亏心行了吧。你的好闺蜜这两年忙什么呢,怎么不声不响的转到幕后,还跟奥月集团扯上关系了,是不是…”

冯薪朵欲言又止。圈子里混乱不堪的事她见得多了,倘若真的发生在陆婷身上,她也脱不了干系。

“是什么,是不是为了争名夺利抱金主大腿,让哪个有名有势的富婆包养了?呵,冯薪朵,你这通电话还真找对人了,陆婷这两年做的每件事我都一清二楚。你真的想知道吗?”

黄婷婷这个钢铁直男,什么时候也会卖关子了?

“想,我是真的想知道她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冯薪朵语气诚恳地恨不能穿过手机拉住黄婷婷的衣角救她马上告诉自己。

“哦,那你自己去问她喽。”

黄婷婷轻飘飘一句话仿佛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她的脸上。

“对了,没换手机号的人不止我。”

通话结束,冯薪朵一头栽倒进沙发里,忽然感觉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变了,似成相识,又无比陌生。她从茶几上拿过那部存放已久的旧手机,打开电话簿,翻到L打头的联系人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指尖悬着,直到屏幕显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陆婷的名字在黑屏中变成冯薪朵惭愧的脸。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