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女孩绝不认输】十、gossip girl

女鹅就这样被李老五拐跑了,我犹豫要不要打道回府。
小枫的病看样子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她和李老五越打闹越亲近。李老五真是运气好,摊上我女鹅这么个智障,现在情况是妥妥的小枫再爱我一次!
我头都要抠破了,觉得进一趟宫不容易,还是决定跟上去找他们。
两人追跑打闹到一处廊桥终于停下来,为什么,因为未来太子妃在和她未来小叔子的打闹过程中撞上了她未来的老公太子殿下。
让你俩腻歪,终于遭雷劈了吧!
但小枫是脑子少根筋的,李老五脸色都变了,她却没事儿人一样跟李承邺打招呼:“太子殿下,你也在这儿啊!”
我隔得老远都能看见李承邺身后的李酽翻了个白眼。
李承邺的目光在李老五和小枫之间略一徘徊,宽容大度地露出微笑,跟个慈祥的老大哥似的。
我觉得这场景实在有点尬,犹豫着要不要溜走,可惜李承邺已经发现了跟在他们身后的我。
他朝我温柔一笑,唤道:“瑟瑟。”
李老五猛地回头,惊道:“瑟瑟!”
MD老子总有一天要改名!!!
我假笑着上前去,本来李老五小枫一对,李承邺李酽一对,由于我的加入,现在是错综复杂的五角恋现场。
我以为李承邺叫住我是为了让我看清李老五有多不靠谱,竟公然与别的姑娘嬉戏,但没想到他的目光是在我和李老五还有小枫三人之间流转。
我沉思,怀疑他是想让我对小枫也死心。
不过我们这三角确实有点奇葩,李承邺怎么想都不为过。再看李酽,竟然贱兮兮地在微笑,鬼知道他笑什么。
我很头大,现在这个情况我该怎么做才能让李承邺相信我和小枫的流言,而又让李老五不相信我和小枫的流言???
正在纠结的时候,小枫先发制人,拉起我的手跟其他人说:“我和赵姐姐好久不见,你们聊,我们就先玩儿去啦!”
我认命地被她拉走,李承邺和李酽了然地点点头,但我不敢看李老五的表情。
刺猬警告!!!
我实在心惊胆战,以至于只剩我和小枫两个人了才回神。
小枫关心我被流言伤害,但听她的意思她并没有get到流言的全部含义。
“赵姐姐,你别听人胡说,才不是因为什么狐媚术狐狸精,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
现场告白?这么刺激的吗?!
我赶紧四下张望,怕李老五还在附近。
小枫继续道:“我在豊朝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除了永宁她们,就只有赵姐姐你对我最好!陪我狩猎,带我逛街,还给我买漂亮裙子,我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你啦!”
我咀嚼着她的话,消化完了发现还好还好,她喜欢我是因为我对她好。我很惭愧,乖女鹅你对麻麻才好啊!如果脑子灵活一点就更好了,不会游泳不要瞎JB跳!!!
“赵姐姐又漂亮人又好,还懂医术,我都以为自己要被淹死了,你亲我一口我就活啦!简直太厉害了!”她忽然鼓起圆溜溜的眼睛,“太子翊王和荣王喜欢你都是应该的,我才不信什么狐媚术狐狸精!”
我揉揉太阳穴,恍惚觉得自己有了个粉头,还是打鸡血的那种: “小枫,你别说话了,我头疼。”
小枫哦了声,突然大叫一声吓得我差点跳起来:“啊呀!赵姐姐,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你为了救我把荣王推下水,淑妃娘娘为此都告到皇上那里去了!幸好荣王殿下替你求了情!”她凑到我耳边悄悄问:“可是,我听说淑妃娘娘的母家在上京嚣张得很,他们不会欺负你吧?”
我立刻筛选出话里的信息:淑妃,李承玟他妈,被我得罪了。  好在李承玟跟他妈都是剧情的边缘人物,不然我真是又给自己插了个flag。
我佛系地摆摆手说没事,小枫对形势敏感度不够,我爹有望接管丹蚩,张皇后都只能对我干瞪眼,淑妃能掀多大的浪?当然,主要原因是人们都觉得我有病,谁会跟个疯子计较?皇帝都没找我麻烦。
我终于想起正事,问小枫最近身体怎么样,风寒好了没。
小枫拍拍胸脯:“我们西州人身体可好了,已经没事儿啦!”
我怀疑:“真的?”
“真的!”小枫迟疑了片刻,“不过自从上次落水后我就时不时头疼,有时候还有人影在脑子里晃,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明显就是过去的记忆在骚动,我想了想,虽然不知道她具体忘了什么,但还是别想起来为妙。
我安慰她没什么大碍,赶紧岔开话题:“对了,刚才我听到你追着翊王让他讲故事,是什么好听的故事,你追着非要让他讲?”
小枫立刻被我带偏,专心说起故事:“哦哦,那个呀!李承鄞跟我讲了一个小王子的故事,小王子很可怜,他的父亲不关心他,他的母亲被坏人害死了,后来唯一关心他的哥哥也被坏人害死了。他很伤心,想为哥哥和母亲报仇,可是仇人太多太厉害了,后来他遇见了一个他很喜欢的小公主,小公主说愿意帮他报仇,可是小公主帮他报完仇后却失踪了,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在找他的小公主。”
我沉默了,不知道是不是小枫的表达有问题,这个故事简直干巴巴得可以!
不过我还是整理出了重点,李老五把前太子狗带的账记到了丹蚩头上,但问题是“小公主”为什么会帮“小王子”报仇?
我有点懵逼......
我看着小枫那张精致漂亮但智商不太高的脸,觉得她应该是被忽悠了,李老五最擅长的就是利用人,这样也说得通为什么“小公主”会失踪,因为跳忘川去了。
李老五在西境的具体操作我不得而知,不过目前来看,小枫无忧无虑的也挺好。
嗯……也不算无忧无虑,不是还有铜钱案么。
我话锋一转再次切换话题:“对了小枫,你这段日子都在弘文馆帮翊王修《西境志》吗?那多无聊,没忙些别的?”
小枫不愧是我女鹅,每次都能跟着我切换话题无障碍:“不无聊啊,修《西境志》是大事,我得好好监督李承鄞,不然他乱写会坏了我们西境的名声!不过最近他好像很忙,常常不在弘文馆,来了也是拿着几枚铜钱把玩,一点不用功!气死我了!”
哦。
没失忆就是好,李老五还有良心,没把小枫牵涉进铜钱案,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她被李承邺下毒啦!
我终于放下心来,表扬小枫监工勤奋,接着和她愉快地东拉西扯,为这次进宫画上完美的句号。
分别时,小枫万分不舍得,拉着我的手半是撒娇半是哀求:“赵姐姐,你常来宫里陪我吧,好不好?”
我的心都要化了,瞬间化身老母亲:“好,以后我常来看你!”
一想不对,在宫里容易和李老五李承邺碰头,我又说:“不过宫里确实没什么好玩儿的,你要是能出宫就好了,我带你嗨翻整条街!”
小枫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解释说:“就是带你四处玩儿好好玩儿的意思!”
小枫高兴地点点头:“嗯!赵姐姐等我,我们一起去宫外玩儿!”
我很欣慰,女鹅加油,就算阿渡不在,也不要埋没你在宫里溜进溜出几十集的本事!!!
回家的路上,我心情愉悦,但忽然想起还没跟李老五解释我和小枫的关系,心情瞬间down到谷底。
我想了想,还是找个机会摊牌吧,表态我不嫁他也不嫁李承邺,不然这俩人总有一天得玩儿死我。
我心事重重地走着,碰巧遇见迎面而来的允王,刚想打招呼,允王却躲瘟疫似的遁走了,那速度跟逃命似的。
我尴尬地收回打招呼的手,表示理解,毕竟和我传绯闻的人已经够多了。
但允王身边的荣王却朝我走来,真佩服他无所畏惧的勇气!
想到人家好歹救过我,我立刻和颜悦色。
荣王问:“赵小姐近来身体可好?”
我点头:“多谢关心,我很好,吃嘛嘛香。”
他又问:“赵小姐进宫来是找五弟?”
我呸!怎么还把我和李老五捆绑在一起!
我摇头:“我来找小枫。”
他默了一瞬,忽然笑道:“赵小姐近来定是颇受流言烦扰,那都是人们信口胡说,赵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流言牵扯到太多人,我搞不清他是想开导我和李老五李承邺的三角恋,还是想说不用介意他跟我的绯闻,或者说想表达他相信我和小枫是清白的。
我懒得讲究,点头说自己什么都没放在心上,然后跟他叨叨上次推他下水的事。
“当时实在情况紧急,望荣王殿下不要见怪,也希望淑妃娘娘看在我脑弱多病的份儿上不要和我计较。”
他作了一揖,跟我道歉:“是母妃小题大做,在父皇面前提了一句,赵小姐莫要见气才是。”
看他也是实诚人,客气得我倒不好意思了,出于愧疚,我想给他点提示:“我可不敢见气,殿下的母家如今已是上京望族,就算我爹见了也不敢怠慢的。”
荣王被我说得一愣,脸色严肃起来:“赵小姐何出此言,我母妃向来刻己待人,绝不是嚣张跋扈的人,至于我的母家也......”
他忽然一顿,没话说了。
自己心里都没底,也也也也不下去了吧?就是你的母家拖后腿啊少年!!!
“就连小枫这样没脑......”我改口说:“就连小枫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都知道淑妃娘娘的娘家招惹不得,树大招风,殿下应早作打算才是。”
荣王神情古怪地打量我,我觉得自己的疯癫人设快崩了,赶紧道别准备开溜。
他又朝我作了一揖,我都担心自己要折寿了。
“多谢赵小姐提点。”
我憨厚一笑:“嘿嘿,我就是怕被人找麻烦,这不到你这儿来求护身符么,你管管你那些亲戚,管住他们别找我麻烦我就安心了。”
这是实话,推皇子下水不是小事,万一淑妃的娘家看不惯我来搞事情,我现在绯闻缠身又有一堆破事儿,根本没精力应付。
幸好荣王好说话,一点就通。
和荣王分道扬镳后,我暂时一身轻松。
但回到家烦心事儿又来了。
吃过晚饭,天色渐渐暗了。便宜爹和赵大傻开始商量我的婚事,大概我今天进宫找小枫,他们恐同症又犯了。
幸好李老五突然来访解救了我,没想到我也有需要他解救的一天。
唉,生活不易,发抖叹气。
自从有了我和小枫的绯闻,便宜爹和赵大傻对李老五的接受度蹭蹭拔高,竟主动回避留下我和他在观景亭独处。
只有我们两人时,我和李老五在亭子的石桌前对坐,你看我我看你,他终于开口了:“瑟瑟。”
啊啊啊啊啊老子叫发抖!!!!!!
我克制住狂暴的内心,问他:“殿下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李老五对我没有以前那股粘乎劲儿了,看样子已经有所预感,但眼神依然那么真挚:“白日在宫中没有机会与你说心里话,今夜我特来找你......”他似乎很痛心的样子,“瑟瑟,自我从西境回来,你就变了。”
啥意思?挺能装啊,小媳妇儿受委屈似的!
我见今晚月黑风高,咬牙切齿把心一横,阴阳怪气道:“明明是殿下从西境回来就变了。”
李老五怔怔地看着我:“瑟瑟,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要摊牌了!
“殿下不必隐瞒,我知道殿下钟情于小枫,如今想来恐怕你们在西境就已相识,只是小枫头部受伤忘了些事情。之前我只是猜测,可上次落水,殿下情急之中不顾我,不顾旁人的眼光也要去救她,那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心不在我这儿了。”
我犹豫着要不要装一下感伤。
他还想辩解,我宽宏大量说:“不用解释,我明白,小枫单纯善良,换了我我也喜欢,不怪你。”
李老五脸色微变,我怕他把我扎成刺猬,赶紧补充说明:“我和小枫是好姐妹,也希望她有个好归宿,只愿殿下能一直这般待她,真心,真意。”
李老五静静看着我,神色有了异样波动,等我炮语连珠说完一长串,他忽然摇头笑道:“瑟瑟,你糊涂了,小枫是太子妃。”
我相当无语,本东宫女孩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跟我装!
我干脆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对哦,不好意思我忘了,小枫是太子妃,自然要由太子呵护照顾,那改天我去找太子殿下聊聊,把小枫托付给他。”
李老五沉默着,沉默着,我慎得慌,妈蛋你到底想怎样!!!
他沉默够了,突然问我:“瑟瑟,你是真的病了吗?”
吓得老子差点掀桌!!!
但我装得一手好逼,反问:“当初我为什么病,为谁而病,殿下不知道吗?如今我宽容大度,没向殿下讨说法,祝福您和您的心上人,您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李老五的目光终于柔和了些,轻声说:“瑟瑟,是我对不起你。”
我嘞个去终于承认了!承认对不起赵瑟瑟本尊就是承认你确实对小枫另有所想!!!
这样一来事情就好办了,我开启红娘模式:“小枫着实可爱,明明我与她认识不过才几个月,她却为我不顾生死,这样纯善的姑娘值得殿下好好对待。”
李老五不接话茬,只是沉默。
我差点咆哮:承认爱她就这么困难吗?!啊??????
我深呼吸,语重心长道:“殿下放不下我,是因为我爹是镇北王人选。但你恐怕还不知道,我爹担心我再发病有个三长两短,已经决意不去丹蚩,明日他就会向圣上奏明。”
李老五眉心皱起:“当真?”
我点头:“我爹年纪大了,我也舍不得他去西北之地受苦。功名利禄算什么,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最要紧。愿殿下也早日看开,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他轻笑着,眼中像有化不开的迷雾,完全不同于小枫澄澈的眼眸,有时候我都怀疑这么两个人怎么会相爱?磁铁吗,越极端越吸引?
他迷惘地看着我:“瑟瑟,你真的变了。”
我装逼到底,四十五度仰望星空:“鬼门关外走了一遭,我确实变了。”
不然会撮合你和小枫?搞siao!
我盘算明白了,毕竟灭丹蚩的不是他是李承邺,如果小枫嫁给李承邺那才糟心!而且他上次不顾一切地救小枫,在我这丈母娘心里挣了点表现分。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现在情况特殊,棒打鸳鸯容易被扎成刺猬!!!!!!
李老五跟我一起四十五度仰望星空,问:“瑟瑟,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思维跨度让我措手不及。
我猜他是怕我对李承邺有意思,正想解释,他又将目光投向我:“瑟瑟,你的瑟瑟呢?”
这句话咋这么耳熟?!
我被他看得浑身发毛,莞尔一笑说:“上次围猎落在猎场了。”
他转头继续仰望星空,不再言语。
我心里咯噔一下。
啊啊啊啊我竟然忘了顾剑和他有私下往来,我的瑟瑟一定暴露了!!!
我内心草泥马奔腾,突然又冒出来个绯闻对象,老子怕是要成为上京城的gossip girl!!!
终于,我心情忐忑地送走了李老五,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祈祷他早日感悟人生升华自我。
但愿我这招走对了,一来明确表示支持他和小枫,二来我爹不去丹蚩是因为我的病,我的病是因为他,看他还能说什么。
我回想着刚才的对话,猛然发现一个细节,他由始至终都没有亲口承认对小枫的感情,全是我自说自话内心OS,渣男狡猾得让人抓不到丁点把柄!!!
而便宜爹不去丹蚩显然出乎他预料,但愿他不要整别的幺蛾子。
擦,摊了牌还是愁,日子咋就这么艰难?!
我满心焦虑地回房,刚一进房间,就发现气氛不对劲。
屋里没点灯黑漆漆一片,窗户开着,只有月光照进来。
薄纱般的月光撒进屋里,有人靠墙坐在窗边,双臂间卧着柄宝剑。我和李老五唠得太久,看他的样子像是等了好一会儿,此时不知是闭目养神还是睡着了。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又想起李老五问我瑟瑟哪儿去了,此时看到他这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我简直火冒三丈,冲上前去就是一推:“睡你麻痹起来嗨!”
顾剑猝不及防,当场摔趴在地上,醒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我。
我还没消气,俯视他道:“说,你来干什么?”
他呆呆地忘了爬起来,第一次没那么高冷,乖巧地说:“小枫......小枫让我来接你,她在酒肆等你。”
提到乖女鹅我消了些气,提起裙子准备翻窗,顾剑傻愣愣看着,我又怒了:“愣着干嘛?!难道要我一个人飞出赵家?!”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