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章、楚留香是花满楼女婿

第二日神清气爽的两个女人见到了顶着黑眼圈的两个男人,庞梓心知肚明却不点破,花曼这才想起她与楚留香的约定,心虚的她乘机溜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两个大男人煎熬了几日后,轮转而来的帆船终于解救了他们。

上船后,庞梓因晕船整日昏昏欲睡,早已没有力气去搭理女儿女婿的婚事,倒是花曼孝顺,每天都陪伴在庞梓身边,那架势简直比花满楼还要周到。

直到某日花满楼捉到花曼对着庞梓的肚子说悄悄话,才晓得闺女孝顺的原因,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天真的花曼姑娘以为庞梓肚子里面正怀着她呢,得到否定答案的花曼姑娘情绪明显失落下来。

“原来娘亲没有怀上我啊,爹爹你有些……不给力啊。”,心善的花曼姑娘显然记得某个香帅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狠狠的叮嘱过‘不能说男人不行。’便委婉的换了一种说法。

当然这说法也没好到那里去,直叫在场的大男人都下意识的望向花满楼的某处。

花满楼涨红了脸,轻声叱喝,“胡闹。”说罢便拂袖而去,那步子之快连楚留香都自叹不如。

被自家爹爹呵斥的花曼委屈极了,她扒拉开楚留香身边坐着的胡铁花,小脑袋钻进楚留香怀中,亮晶晶的小豆子调皮的挂在小姑娘的睫毛根处,好看又惹人爱怜。

轻声抽泣故作坚强的小姑娘可把楚留香心疼坏了,忙俯身将人抱在怀中轻声安慰,一边招手让胡铁花等人消失,他家的小姑娘可十分的要面子,决计不会再旁人面前做出掉眼泪这种丢份的事情。

胡.被基友抛弃.没得感情的背景板.铁花,“重色轻友。”

张.没有出场费的.三,“重色轻友。”

两人离开后,小姑娘的小豆子终于不要钱一般掉落下来,当然遗传了自家娘亲记仇本事的小姑娘不会忘记控诉,“爹爹……爹……爹,凶我……呜呜呜呜。”从小到大爹爹就未曾凶过她。

楚留香只得轻轻拍着小姑娘的后背,顺便吃些豆腐,一边无底线的安慰。

哭累的小姑娘懒洋洋的躺在楚留香怀中,两只又白又细的胳膊勾住楚留香的脖子,一双笔直长腿还不忘上下摆动。

花曼小姑娘继承了娘亲无数的缺点,当然也有她家娘亲为数不多的优点,反应过来的花曼认真反省了自己的错误,觉得有必要向爹爹认错,毕竟楚留香都提醒过她不要说男人不行,她还偏偏犯了禁忌,当真是太笨了,“香香,我是不是特别笨,总是捅出许多篓子,还老惹大家生气,大家和我在一起一定特别辛苦。”

楚留香停住摸上某位姑娘腰带的手,认真安慰,“不会,你率真单纯,旁人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觉得辛苦。”

花曼自我谴责,“香香你别安慰我了,就连爹爹那样的好脾气都被我惹生气了,我一定惹人讨厌极了。”

楚留香柔声道,“曼儿可相信我吗?”

楚留香低眸的双眼中满是坚定,他总是有种让人安静下来的神奇魔力。

就连见惯了父母美貌的花曼都不由的盯着他的眸子,喃喃道,“我当然信你。”

“曼儿是最好的,至少在楚某心中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轰!花曼脑海中仿佛绽开了盛世烟花,五光十色的,美丽极了。

气氛正好,情到深处,不做点什么便不是楚留香了,况且怀中还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小妻子。

两人唇齿相依,温柔的大老虎撕破了他的伪装,向着观察多时的小白兔发出了进攻,小白兔躲躲闪闪终是没有逃过大老虎的魔抓,不过片刻,小白兔便因气息不足而显得面容更加俏丽。

偏生可恶的老虎还不打算放过她,用他那诱人的声音骗她,“好不好?”

哼,虽说是询问,可大老虎的双爪已经灵活的解开了小白兔衣带,瞬间暴露了一片大好春光,如此美景,大老虎的呼吸也乱了起来。

大老虎身上郁金花的香味传进了小白兔的鼻子,让她恨不得做个昏君,死在大老虎的身上,好闻的味道夹杂着一丝海风,让她的神志有了片刻清醒。

嗯!海风 ?

“我的白菜!!!”

庞梓睡醒后房间空无一人,就连平日缠着她的宝贝女儿都不翼而飞,这到让热闹了几日的她莫名感觉到些微空虚。

等了片刻尤不见来人,安定不下的她稍微整理仪容便出来寻人,谁知甲板上除却几个工人其他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奈之下她只能到楚留香的房间碰碰运气,谁知却瞧见了那么辣她眼睛的一幕,那楚香猪手里还挂着她闺女的肚兜啊啊啊啊啊!!!!!

庞梓伤心愤慨的声音几乎响彻云霄,不出片刻众人便挤在了狭小的空间内。

尽管楚留香眼明手快的替花曼整理好了衣衫,但满屋暧昧气息尚未消散,几个大男人若是连这都不明白就真的是猪了,几人眼观鼻,鼻观眼就是不搭理楚留香。

胡铁花,“哈哈哈,我喝醉了,怎么有点晕啊,我去睡一会。”

张三,“老胡喝这么多说不定会掉到水里,我去瞧瞧他。”

高手酱油一号,“我内急。”

高手酱油二号,“我饿了。”

楚留香,“……”妄为兄弟,他显然是忘了一时三刻前重色轻友的事情,此刻的楚留香真是悔的肠子都快青了,怪只怪小丫头太过甜美,美到让他完全卸下了防备,以往的他哪怕是情事也会留下三分谨慎观察周围,可如今,他竟连庞梓的脚步声都未曾听到,真是完全陷进入了。

花曼小心翼翼的扯着庞梓的衣袖,“娘亲,我错了。”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错在何处,但认错应该对吧。

庞梓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单纯白嫩可口的白菜,伤心垂泪,“我知你们是夫妻,可曼曼,你要明白娘亲的心,你是娘亲的心肝宝贝,娘亲恨不得一刻都不离开你,可娘亲知道,你终有一日会嫁人,会离开娘亲,是娘亲太过奢求了。”

庞梓一段深情剖析配合着几滴慈母泪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花曼哪里还顾得上楚留香楚臭香什么的,“娘亲你别难过,我不嫁人了,我永远陪着你。”

花满楼,“……”以退为进,利害。

楚留香,“……”岳母太狠,媳妇太单蠢,他太难了。

好在庞梓也不是太过胡闹之人,她皱着眉头,故作大方,“娘亲怎会这般为难你呢,不过这几日娘亲有些疲惫,要我家香喷喷的曼曼一起睡才能安稳,曼曼不会拒绝娘亲这小小的请求的……吧!”

孝顺的花曼哪里庞梓那些花花肠子,听闻庞梓需要她,这实心的孩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庞梓的要求,“不会,绝对不会。”

楚留香一脸果然如此,而后似是想到什么,一脸苦笑的望向花满楼,“这几日莫非要与岳父大人共寝了。”楚留香年长花满楼许多,可这岳父二字,他竟也叫的从善如流,好不脸红。

花满楼叹息一声,想来他的命运也只能是如此了,“如此便叨扰香帅了。”

楚留香,“客气客气。”

这一路因为庞梓的搅合,楚大老虎到底是没有吃到花小白兔的嫩肉,不过倒是与他那岳父关系更近了一步。

楚留香其人潇洒英俊,风流却不下流,重朋友爱冒险,实在是很合花满楼的胃口,若不是因为花曼的存在,两人或许能成为生死相交的好友。

可是……哼哼哼,因为宝贝闺女的存在,花满楼即使欣赏楚留香也不会太过热切,反倒是楚留香变着法的在讨好花满楼。

楚留香这人讨好人如春风化雨般潜入别人的心房,他能与乞丐席地而坐,也能与世家公子共赏昙花,几日下来早已让花满楼承认了他这个女婿。

当然,楚留香聪明,花满楼也不是傻子,他能够感觉到楚留香对花曼的深情,自然也察觉到花曼对楚留香的依赖,一对有情人,他何苦去做恶人呢,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温柔的庞姑娘态度很是强硬,就连他都无可奈何。

看来,楚香帅想要在两人手中吃到自己的小姑娘,怕是遥遥无期了。

花曼陪着自家娘亲倒也没有忘记了惹怒爹爹的事情,愁容满面的样子又怎能瞒过庞梓呢,得知缘由后的庞梓没忍住发出阵阵奇怪的笑声,一些记忆瞬间涌上花曼心头,那笑容简直与楚留香想要这样那样她时一模一样,她家娘亲总是那么的让人捉摸不透。(蠢作者:那是因为你智商有限。)

好在庞梓还有一丢丢女儿家的节操,没有化身大灰狼吃掉花小白兔二号花满楼。

只是那眼神之热切之不怀好意让花满楼如芒在背,就在他忍无可忍提醒某位庞姑娘时,那姑娘又会用腻死人的语气控诉他想多了。

当真是他想多了吗?唉!他是个瞎子但不是傻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