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Guy(下)(段宜恩篇)

段宜恩他们一连好几个星期没来学校。你也乐得清闲。但他们还是来了,而且一来就在众目睽睽下提着你的后颈拉你上天台。

六个人齐齐围着你,似乎都在打量你。段宜恩坐在远处看着你们。

“哥,你对她感兴趣?”

“喂喂喂!你说注意一点,什么是感兴趣?是有仇!”你暗暗想。

“不怎么样。”

“……”

你真想给前面这只大型犬一脚。你无视他们,转头对段宜恩说:“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要不,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段宜恩反问:“你救了我吗?是把我赶出来了吧?”

哇靠!这个厚脸皮!这个无赖!

你在心里把他骂了个千百遍。

他走过去,拍了拍你的脸,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说道:“留下你身上三样东西,我就放过你。”

cr:logo

“三根头发行吗?”

“……你说呢?”他眼神不善。

“你自己好好想想。”留下这么一句话,七个人风度翩翩地离开了。

你颓然地蹲下,抱着自己的腿:总不能留下手脚吧?我还是很爱它们的。

想来想去,你总结出来:段宜恩怎么这么坏呢!


某天晚上,半梦半醒时,发现有个人影站在你床前。你吓得想大叫。那人手疾眼快捂住你的嘴。

你害怕得想:不是吧?劫财就好了千万不要劫色啊!

借着微弱地灯光,终于看清那人的脸。段宜恩正一脸玩味地看着你。

你扯开那人的手,低声问他:“你干嘛半夜爬人家的窗?”

“谁让你家的这么好爬?”

“……你快走!”你手脚都在推他。

他没走反倒顺势躺下来。你警惕地看着他,眼神警告他。心跳加速。

“放心,你这么丑,我没兴趣。”

“……”那你倒是走啊!

“这是什么?”你拿起你放在床头的十字架项链。

“啊!这个是我在天台捡的。是不是你朋友们的?我看你们经常去天台。”

“不是。”

“这样吗?那自己留着了。”你抢过项链,心满意足地看着项链。

“你很喜欢?”他侧头问你。

“喜欢啊!很漂亮。”

“……”

结果段宜恩一直没走。久到你都睡着了。

段宜恩看着你紧紧握着那条项链,还时不时窝在他怀里取暖,笑了笑,摸了摸你的头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段宜恩的身影。有些恍惚,他昨晚真的有来过?

你看到床头那条十字架项链,想了想,把它带在脖子上。


班上的同学走近看到你脖子的项链时,都十分惊讶看着你,然后像见了鬼一样避开你。

你感到很奇怪,难道大家都认得这条项链吗?这是件不祥之物吗?你想上天台弄清楚状况。刚出去,迎面走来一群女生。带头的女生,高傲地扫过走廊的人。

不良少女,低头避开吧……

你正想低头穿过她们。突然被叫住了。

“喂!你转过来。”

你无奈地转回去。

她盯着你脖子,“你怎么会有这条项链?”

说着,想伸手把它抢走。

你身形一闪,问道:“这是你的?”

她没有回答,有些不耐烦地想抢过去。

“不是你的,你抢什么?”你对她这种无礼的行为感到生气。

这话一出,她们把你围住。走廊的人也快速离开。

“呀!你知道你在谁说话吗?”带头的女生不善地说。

“我在和没礼貌的人在说话。”你才不怕这些软柿子。

那人反手想朝你脸上甩巴掌,你用手挡住脸。巴掌没有想像中的那样落下来。你抬头一看,段宜恩正抓住那人的手。

他嫌弃地甩开,低声吼了一下:“滚!”

那女生立即红了眼眶,“段少,这个女人偷了你的项链。我替你教训她而已。”

段宜恩又不耐烦说了一句:“滚!”

那群女生恨恨地离开了。

你抬头看着段宜恩,指了指项链,“你的?”

“不是。”

“???”

“谁捡到就是谁的。”

“……”你撇了撇嘴。这下和那些女生的梁子结大了。


回到班里。

那前桌的女生又转头问你:“你怎么会有段宜恩的项链?”

“你们都认得啊?”

“嗯嗯。他以前一直带着。有次有人不小心溅了一些水到他的身上,刚好碰到项链。他二话不说把他打到进医院……”

你有些无语地望着窗外。多事之秋啊~


刚放学

前桌的女生对你说:“你可以陪我去找下我的钥匙吗?可能在那个桥底下。”

“你为什么会去桥底?”

“今早那群女生拉我去的……我一个人不敢去找。”

“……好吧。”



“……没有看到你的钥匙哎!”

“对不起……我不想再被欺负了。”你一看,那女生转头就跑。

你心想不好。突然间,一群混混围了上来。

你往后退了退。

“有人让我们教训一下你。”带头的混混说。

你暗暗握紧拳头。

你想起了段宜恩。不能打架!打了架就要转学!

暗暗吐了一口气,讨好地说:“各位大哥,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这么乖,怎么会得罪人呢?”

“乖?不见得。”说着,那人就上前往你肚子招呼了一拳。

你疼得跪了下来。眼泪有些不受控制地掉下来。

那人扯着你的头发,硬是逼着你抬起头。

恶狠狠地警告:“今天就告诉你,哪些人你是惹不得的。”

眼看那巴掌就要落下来,你下意识闭上眼。

突然那人被一脚踹开了。你睁眼一看,段宜恩脸色阴沉地站在你面前,后面紧跟着那六人。

他把你扶起来,温柔地帮你把头发梳好。

“待会去旁边呆着,闭上眼睛。”他眼神冰冷,身上的杀气毫不掩饰。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了伤。


“不要。”你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他盯着你,眼神不善。

你转身一个侧踢,把后面那个人一脚踹远。大家都被你吓了一跳。段宜恩挑了挑眉。

你用手上的发圈把头发捆上去。冷冷地说:“他们惹到我了。”说着一个旋风踢,把另一个人打趴在地上。

大家很快加入了战局。段宜恩把一人踹在地上,狠狠地踏了一脚,“滚!”


他们一跑完,你立马从书包里拿出小镜子,左看右看,仔细看着脸上有没有受伤。全然没有刚才那股狠劲。

段宜恩走近你,好奇地问:“你在干什么?”

“我在看我有没有受伤。”你一边照镜子一边担忧地说,“要是让我老爸知道我又打架,肯定又让我转学。”

大家都忍俊不禁。

段宜恩笑着咳了一声,“放心,他不会知道。”



第二天

王嘉尔过来找你。他带你来到一个房子。之前欺负你的那群女生,全被捆着,瘫坐在地上,抽泣声不断。还有那个骗你出来的女生。

其他六个人坐在旁边。

突然,段宜恩大声吼了一句:“安静!”把瓶子砸向那个灯牌。大家都被吓了一跳,顿时不敢啜泣。


你有些懵。段宜恩走过来,掰过你的脸看向那些女生,“就是她们,让昨天那些人找你麻烦的。任你处置。杀了也没问题。”

你转过去看自己背后的段宜恩,用眼神询问他。搞出人命不至于吧?

他一脸理所当然地回望你。

……

你走过去给那前桌的女生松了綁,认真地对她说:“我知道是你把段宜恩他们找过来的。我很感谢。但是我不会原谅你背叛过我。我知道她们欺负你很可怕,但是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来使自己安全。这种事我不接受。你走吧!”那女生哭着点点头,跑了出去。

你转过去看,无意间发现段宜恩也一脸认真地听你讲。怎么有些萌?

走向昨天那个高傲的女生,一拳招呼她的肚子,“你以为谁都那么好欺负?还给你。”

“不良少女是吧?老是霸凌别人?今天我让你尝尝被霸凌的滋味。哼!”你一脸坏笑。

你一脸兴奋地转头问段宜恩:“有没有剪刀?”

段宜恩有点发愣地点了头。

……

你看着自己的成果,十分满意地拍拍手。那七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你,都咽了一口口水。其实,你才是最可怕的吧!把女孩子最珍贵的头发剪成这么短,让人家怎么活?

你一脸天真地问段宜恩:“其实也不是很短对吧?”

段宜恩一副吃了屎的模样,僵硬地点点头。

“收工!”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以前的学校欺负别人,你爸才让你转学的?”王嘉尔弱弱地问。

“胡说!是那个男生摸我屁股,我才一气之下把他踢进医院的!”你愤愤不平地说。说到这个就生气,明明是那个男生的错,结果却是老爸让你转学。

“……”


当天晚上

段宜恩又爬进你的被窝。你努力地把他往外推,“段宜恩你干嘛又爬上我的床?”

他按住你的手脚,“别吵!我可是帮你报了仇的。”

“报了仇我就得让你在这睡?”

他咳了一声,眼神不自然地移开。

“你不怕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你试试!”他警告地说。

好吧!确实是怂了。

最后你死心地转身背对他。

“你好像很厉害啊!”

“废话!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四段。”你嘟起嘴,骄傲地说。

“真的?可是你再厉害,欠了东西也要还吧?你还欠我三样东西。”

“什么?哪有?”你心虚地说。

“想耍赖?”

“给给给!你看我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拿去。”你自暴自弃地说。

段宜恩把你掰了过来,吻了下去。吻得你有点发懵。

“你欠我三样东西。所以我要吻三次。”说着又吻了下来。

好吧!你的确被撩到了。被蛊惑般,情不自禁伸手抱紧了他腰身,用手摩挲着他的腹肌。

你的主动让他越吻越兴奋。吻得你喘不过气,最后趁他不注意,一脚把他踹下床。

这货一脸淡定地爬起来,爬上床,继续啃你的嘴。

……





总攻段王哈哈哈哈~

你们还想看啥故事?

纯情,总攻还是带玻璃渣的?哈哈哈哈可以的话评论区见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