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好好活着——社会性休克者的自救尝试


“如果你能管理好自己,如果你的内心有一座天堂,那么身处地狱又何妨?”

“如果你管理不好自己,你没有错,但违背了自然规律,你会陷入自己创造的无限痛苦。”

刚刚看了心理学家Jordan Peterson的视频,和萨古鲁所见一致。

“我们不应该追求幸福,因为幸福可遇不可求。我们当追求最好的自我,因而不会逃避必要的痛苦。至于为什么追求自我的极致,因为。。。为什么不呢?”


我想讨论的并不是如何过得好,如何“活出极致”,而是作为起点的,

“为什么要好好活着?”


我一直持有机械论观点:自由意志不存在,思想情感都是受环境复杂因素支配的。

二位智者观点与我不同,姑且称为有灵论。(我不想牵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问题)

有灵论和机械论针锋相对吧,也许只是主观客观的两种视角产生的差异。

一直不理解主观能动性是什么。如果你想活着,你会变得勇敢,如果你不想活着,会变成行尸走肉。

我是井底之蛙,不论东海巨鳌如何形容海的壮美,我仍只沉湎于脚下的一汪浅水。

生命的极致,我也曾想象过。但我现在看不到明天。

通宵游戏,结果生物钟昼夜颠倒,太阳出来撑不住地睡去,醒来时夜色已至,日复一日。

照照镜子,发现眼球充血变成红色的了。

不敢去上课,跟不上,想退学。过去那个幻想自己将成为栋梁之材的小小的我,对不起。

我不是想要什么安慰,按照萨古鲁和JP的说法,我这种人是不值得帮助和同情的。

“不想好好活的人,就让他自生自灭”是吗,我不知道。

“奖励成功,让人追求成功,惩罚痛苦,让人放弃痛苦”

我不断地发现,人的理智用到尽头了,在人生这件事上,根本的,竟然只是想不想活的一个念头。而想活,不因为什么。

所以萨古鲁说,在心中导演自己的人生。发现一个美好的可能,努力实现它就是了。

反过来,人的美和价值观,也都找不到原因,刻在基因里那样,反规律的价值持有者,都被自然筛选出去了。

你们活着的,想要好好活着的每一个,都是自然认可的人。

而“我想好好活着”就是这一认可唯一的门槛。


那我为什么要固执地与自然作对呢?自然又为什么要给我与它作对的自由呢?

不能好好活,但一时也死不了的我,是个什么呢?

自然视我为叛逆,社会让我自生自灭,我是一个无用的弃子。

那些罪犯恶人是否也是这么想的呢?如果我的生命是不重要的,他人的生命又如何说是重要的呢?既然我们无法从自身以外去理解事物,那么放弃自身的价值就等于放弃一切的价值。

那些舍己为人,我们称之为英雄的,并没有抹消自身的价值,而是将他人的福祉看作自身的价值。

那些穷凶极恶的,是无价值者和反价值者。


一个好好活着的念头有这么难么?悲伤的时候告诉自己坚强,冲动的时候告诉自己冷静,放纵的时候告诉自己克制,产生邪念的时候告诉自己还有法律和真善美,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想法,那是你十岁就应该做到的事。

我怎么也想不通。

就像没有人知道自己睡着的确切时刻,人的情感和欲望似乎也碰到了尽头。

有些情感和欲望,比如活着,比如自信,是在意识的范围以外的。

你无法通过任何有意识的方式从行尸走肉过渡到真正活着的状态,从卑微过渡到伟大。这样的过程存在,但发生在你的认识之外。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理由支撑这种状态的改变,你也不知道,这种改变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正准备了结余生的你,想在黄昏时分在赴桥边投河。你路过一家新开的蛋糕店。老板拿着样品拦下几乎每一个路人,请他们试吃。为避免不必要的争执,你随意的拿了一小块,稍稍点一下头,也不在意对方的反应,径直走开。人生的最后,陪你的还有一块蛋糕,是上天为你饯行吧,反正四周没有地方丢,你想着,吞了就干净了。你知道蛋糕店位置很偏,不论再怎么努力推销,也只是死路一条,白费力气。碰巧,这个故事就和你的人生一样。

“这个挥霍着善意和希望的老板,也许哪天,也会来那个地方见我的吧。”

你走在路上,又轻又空的脑子里跳出一些东西。

但怎么说呢,蛋糕确实是好吃的,甚至想象不出是怎么做出来的。好像做蛋糕挺麻烦的,面粉、奶油......发酵?烤箱?烤箱要怎么用,话说从没用过,不,是从没见过......这世上为什么要有蛋糕呢?米饭不够吗,面条不够吗,不就是填肚子的东西?

......

“人为什么要做蛋糕呢?”

......

“那个人为什么要做蛋糕呢?”

“等我说一句好吃吗?不幸的人,遇到这个无法表达的我。在我身上浪费了一块蛋糕。”

于是你在脑海中将一切重新来过。

......

“好吃吗?”店长弯下腰。

“嗯。”你点点头。

“10块钱。”店长伸出手。

“呸——”你扭头向一边,吐了出来。

......

你被自己逗笑了。

你很清楚那个回答是什么。世上有一些人笨笨的,你问他为什么做蛋糕,他会说

“因为蛋糕好吃。”

“因为我就是要让人知道,我做的蛋糕好吃。”

你发现你在评价的不是一块蛋糕,你在同情的也不是一个不幸的人。

只是一段不同的人生,一个不同的人。

你心生厌恶。你厌恶这种羡慕感和距离感,一切只是旁观,只有你一个是不幸的存在。

你终于停下脚步。桥边,夕阳如期而至。

一切的幻想,也一瞬间结束了。

属于你的现实是冰冷的河水。


你表达障碍,没有在乎的人,不懂爱,没有单纯的欲望,你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你知道那里有一道红线,只要你的价值和审美继续偏侧,就会进入反社会的领域。

你不怨恨命运,甚至有些分不清身内与身外的界限。

一切只因为你,处在社会进化的筛孔边缘。


你接受,你服从。你是善良的,但不自由。

你被固有的概念和价值绑架。


“生死是对立的,失败是丑陋的,不幸是永恒的。”

真的是这样吗?


“我是无能的,无爱的,无意义的。”

真的是这样吗?


你,和蛋糕店老板,究竟哪里有不同?

发型?肤色?身份?阅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

猛虎眼中的猎物,身份证上的数字,能读懂这段文字的人类种。


为什么那些让你痛苦的概念不能被质疑?

为什么单凭一种价值就能轻易抹杀你的存在?

为什么你只能想象出单单这一种成功的方式?

为什么规律只能服从而不能利用?


人生也可以看作一点一点死亡的过程,

上一刻的你与此时的你本就不是同一个你。

你根本不可能杀死那个讨厌的自己,

你只能杀死未来的可能。


每天醒来的时候,

世界又朝着未知的方向变化了一点点,

但你的认识还停留在昨天。

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

你发现时刻与过去都不再影响你的存在。

作为世界一部分的你,

当然可以改变自己。


就像明天的夕阳,和今天又会不一样,

就像桥下的河道,总有新的水流填补它的位置。

你看到沉甸甸、旧而破碎的东西漂向远处,

那是你做过的选择,

你蜕下的躯壳。



写完这个故事,感觉自己变得不一样了。我享受这种创作中思考的感觉,也做好了接受批评的准备。记得高中时情绪低落,在周记里写了类似形式的绝望的分行文字,本意是向老师求助,但老师只评了一句“不是分行写了的就叫做诗”。确实,我只是考虑到自己的感受而已。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东西呢?我的回答和店长一样,“因为蛋糕很好吃,我要让大家知道我做的蛋糕很好吃。”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