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章、楚留香是花满楼女婿(共度一夜)

原随云是一个骄傲至极的人,他即是无争山庄的继承人,又是枯梅师太亲子,他拥有着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但也承受着常人所不能承受的压力。

这压力成就了他的骄傲、野心,也毁了他本该幸福的一生。

当楚留香揭穿他蝙蝠公子的那刻,他倒有些释然了。

只是他怎会轻易认输呢,或许在他的世界上从没有输这个字吧,即使与全武林为敌,他也不愿输。

原随云的坦然倒让庞梓有些唏嘘,可这并不意味着她不记仇,“只是小女实在不明白,原公子与枯梅大师又是如何狼狈为奸呢?”

原随云皱眉,“有些事情姑娘还是不要太过清楚的好。”

原随云敢大方的承认他是蝙蝠公子,却不愿承认他是枯梅师太的亲子,其中滋味大概只有枯梅师太自己清楚了。

如今原随云身份与枯梅师太假死之事皆已揭晓,甲方原随云、枯梅师太、枯梅师太大弟子胡铁花楚留香好友高亚男。

乙方楚留香、花满楼、胡铁花、打酱油党张三、暗恋楚留香的华山派小姑娘华真真。

看戏方月影剑邱月、庞梓、花曼、原随云前情人胡铁花现情人金灵芝以及一大帮自相残杀失去战斗力的武林高手。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乙方侥幸获胜,枯梅师太被华真真的摘心手废了功夫,高亚男被胡铁花点住了穴道,原随云……借着高超的轻功飞上了唯一一艘船。

只是下一刻邱月的剑便刺穿了原随云的胸膛。

谁都没有想到邱月会亲手杀了原随云,就连原随云也没有想到。

邱月是原随云黑暗中唯一的阳光,他贪恋她给的温暖,却亲手毁了她的希望。

“你当真没有爱过我?”

邱月未曾回答他,扶起倒地的原随云,揽着他一起跳下了大海,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冰冷,无情。

可,她真的不爱他吗?若是不爱,怎会选择共赴黄泉呢!

枯梅师太看着儿子,‘儿媳’惨死,一口鲜血梗在喉咙,竟也断了气。

高亚男痛呼一声,居然冲开了穴道跑向了恩师,若不是胡铁花及时救助,她极有可能经脉逆行而亡。

此间事了,华真真高亚男一行人要回华山重整门派,便乘着唯一一艘船先行离开。

只是华真真痴痴的眼神始终离不开她的心上人,至此一别可能终生都不会再见,她想要将自己的情意让楚留香知晓。

花曼笑嘻嘻的靠在楚留香身上,学着胡铁花平日贱兮兮的模样,“华姑娘是不是觉得香香特别俊俏。”

华真真,“……我!我……”

楚留香,“……”

胡铁花:有杀气!

‘啾’,花曼十分登徒子的板下楚留香的脑袋,重重的在某位香帅的脸蛋上留下了红色的印记,“可惜啊,是我的!不给你!”

胡铁花倒吸一口凉气,偷偷与楚留香耳语,“这调戏男人的招数是学你那岳母的吧!”

华真真泫然欲泣,却还是直直的望向楚留香,“楚香帅,你……”

楚留香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我是她的,是她的。”

华真真终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眼泪,“我明白了,祝两位百年好合。”

花曼,“谢谢!”

楚留香,“……多谢!”顶着花曼快要吃人的眼神,楚留香也不敢不说谢谢,做男人真的太难了,身后两道灼热的目光更让他感慨,做女婿也太难了。

庞梓心痛自家大白菜就被猪拱了,虽然这头猪是江湖上有名的楚香猪,可心还是好痛。(香帅迷妹们:嗨嗨嗨,明明是我家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小哥哥,咳咳咳小叔叔被你家猪猪拱了。)

花满楼轻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转瞬阴转晴,庞梓眼波流转,坏笑道,“我有一个绝世好办法可让楚留香娶不着咋们女儿。”

花满楼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这姑娘的好办法怕是整人的办法吧,“梓儿想做什么。”

庞梓,“我们迟些生孩子便好了。”

花满楼,“……梓儿。”他有些委屈,迟些生孩子,岂不是要迟些成亲。

庞梓,“我就不信普天之下找不到避孕的法子。”

花满楼,“咳咳咳咳咳咳……”

胡铁花,“花公子这是受凉了?等下次船来还须两三日,花公子还是别在这里吹海风了。”

楚留香:不,一眼就能看出是被岳母调戏的。

花曼:不,以她的经验来看,绝对是娘亲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花满楼拱手,默认了胡铁花美丽的误会,“有些受凉了,多谢胡大侠关心。”

某个罪魁祸首,“花花受凉了,那我们赶紧回山洞吧,各位,我们不打扰了。”当然她绝对不会忘记自家香香软软的乖女儿,“曼儿,别打扰香帅了,回来吃饭。”

楚留香,“……”舍不得。

胡铁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来了。”花曼小鸡啄米似的在楚留香干净的另一边脸颊上也留下她的印记,“今天晚上等我。”

胡铁花,“呃……”

他旧情人高亚男好像带着他的新情人金灵芝一起离开了,他有点想哭,刁蛮归刁蛮,好歹给他留一个啊。

楚留香摸着鼻子傻笑,“好,我等你。”楚留香虽算不上君子,但绝不是小人,可他是个男人,没有男人不会不喜欢某种刺激的调调,尤其已然两个多月连肉沫都未曾见到的男人。

花满楼心思十分复杂,他纠结着要不要告诉庞梓他听到的某个月高风黑明显带点颜色的约定,但女儿既然已经与女婿成亲,这种事情似乎是天经地义,坏人姻缘会被雷劈的。

庞梓没有做过母亲,不知道软软香香的女儿喜欢什么,只得将她喜欢的一股脑送到女儿面前,极力讨花曼开心。

花曼自懂事以来那是受尽千般宠爱,万种疼惜,糟心的是,她家那不懂事的爹爹总是与她抢娘亲,害的她好多年都未曾与娘亲一起睡过,这下爹娘还未成亲,不就意味着她可以和娘亲一起睡了,好开心啊。

胡铁花斜眼看着泡花瓣浴的楚留香,十分不屑,“老臭虫,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从胡大爷口中蹦出来的又岂是什么好话,楚留香用脚底板也知道这位大爷要说什么,却总是抵不住他那顺其自然嘴贱接话的习惯,“像什么?”

胡铁花猥琐的耸着肩膀,恶意充满了他那双又大又圆的黑眸,“像极了皇宫中等皇帝小儿宠幸的美人,洗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然后被嘿嘿嘿嘿……”

楚留香十分淡定的抬眼,“你见过?”

胡铁花一愣,十分老实道,“呃……这倒没有。”为了挽回他在楚留香面前从未有过的面子,“可,你这不就是在等着曼曼宠幸你吗?”

“胡大侠,胡大爷,我们一行人多久没有洗澡了,你不闻闻自己身上臭了吗?”虽然胡铁花说的是实话中的大实话,但不意味着楚留香会承认。

胡铁花上下闻了闻自己,又闻了闻楚留香的衣服,才憨憨笑道,“好像是有点,那你让让,我也洗洗。”

若是花曼发出这样的邀请,楚留香自然求而不得,毕竟他是一个十分正常的男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十分正常的男人,故此,他无情的拒绝了胡铁花‘鸳鸯浴’的要求。

夜晚总是来临的很快,楚留香坐在床榻之上,心情又忐忑又激动,如同一个即将告别过去的毛头小子。

楚留香无奈的笑笑,倒真让胡铁花说中了,此刻的他还真是在等着宠幸呢。

他与花曼成亲不过数月,刚尝了一些甜头的他还未细细品尝便被禁止吃糖,这对他男人的自制力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挑战,如今小楚留香也开始不断的向他抗议,他也是该平平小楚留香的愤怒了。

又想到花曼软软糯糯的声音,仍由摆布的调/教的美好,他的心也开始七上八下的,一时间竟想到了许许多多的花样,保管让卿满意。

房门被叩响的那刻他的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他以从未有过的速度打开了房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花满楼也颇为无奈,小没良心的花曼沉浸在与他抢庞梓的快乐中,显然是忘记了某个月下之约,而英明神武聪明伶俐的某位庞姑娘为了防患于未然竟让他来找楚留香挤一挤,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神奇,就连楚留香隐忍的眼神她也能瞧出了一些门道,因此坚决将此扼杀在摇篮中。

天知道蝙蝠岛有多少空房,但可怜的他只能在心上人的压迫下找某位香帅挤一挤。

楚留香还能怎么办,纵使不情愿也只能客气的请岳父进房,此刻他就无比的庆幸岳父瞧不见东西,若是瞧见他洒满室的鲜花,各种各样的调解气氛的东西,他楚香帅的脸便真的丢尽了。

可惜某位鼻子不好的香帅完全忘记了花满楼鼻子很好,当花满楼闻见满室清香和楚留香身上刚沐浴过的味道时,他有些不自在了。虽说他也曾与陆小凤在一张床上躺过,但也没有此刻这般煎熬啊。

两个彼此煎熬的大男人就这样度过了煎熬的一夜。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