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guy(上)(段宜恩篇)

(以下背景为架空的平行世界)

在黑道横行的时代,大概实力才最重要。


“爸爸,我觉得我换了学校,情况也差不多。”你侧头,认真地对爸爸说,“暴力这些在这个时代不是到处都有嘛?”

“以和为本,以和为本。你多避开些,保护……”

“保护自己,能避就避。我知道,八字真言嘛!”没等爸爸说完,你就抢先回答。这几个字你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换学校也是常有的事了。

爸爸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在这个时代想安安静静地生存真是太难了。


一下车

旁边就经过一群穿着超短裙的不良少女。你有种不好的预感……

报道后,老师就带着你去新的班级。路上,老师不断提醒你:在这里,要夹着尾巴做人。

你翻了个白眼,默默吐槽:老爸,你挑的好学校。情况还比前一所糟糕……老师还亲自提醒同学了……


一进教室,三十多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你。你下意识后退一步,吞了一口口水,弱弱地开始了自我介绍,然后走到老师指的位置。


上课上到一半,后门被重重打开,把你吓了一跳。你转头一看,七个男生陆续走进来。眼神充满霸道,强悍。一股无形的威慑笼罩着整个班级。大家纷纷把头转回去,然后把头低下。老师也低头盯着课本。

只有你,真的只有你!还在好奇地打量着他们。心想:这个班的不良少年?长得还挺帅……

七个人也注意到你了,眼神不善地看着你,向你这边走来。你不由得紧张起来。周围的空气几近凝固成冰。

“算了。”其中一人说了一句。其他六个人才冷漠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好奇地看向那个男生。白色头发,一席黑衣,眼神清冷,淡淡扫了一眼全班,漫不经心地坐到了最后一排。

cr:logo


下课后

那七个男生离开了。教室的氛围顿时轻松不少。忽然,前排的女生转头看着你,弱弱地说:“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直视他们。”

“谁?”

她左右看了一眼,才小声说:“后面那七个男生。他们可不好惹。几乎全校的师生都怕他们。据说他们的背景全是黑道。”

“哦哦。谢谢提醒。”你对她甜甜一笑。她害羞地转头过去。

原来,这个学校还有好学生啊!


放学后走出教室

走廊,一群不良少年围着一个人。对于这种情况,你已经司空见惯了。要是每次都挺身而出,估计现在你早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所以能避就避。

刚想悄无声息地溜过去,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我……没有钱……”

那不是今早和你说话的女生吗?果然人善被人欺。

你双手紧紧握拳。内心挣扎。

……

最后你冲过去,把围在那女生周围的那群混混撞开,拉起那女生的手,往楼梯方向跑。

那群人大吼一声:“喂!!”立马追了上来。

“你们去下面堵她们。”那带头的人说。

你真的是拼了命地拉着那女生跑。结果那女生没一会就累得跑不动了,加上力量悬殊,你们很快就被追上了。你看着前面的路也被堵住。前后夹击,那女生紧紧握着你的手,躲在你背后。

完了!又要换学校了!

那人刚想一脚向你踢过来,后面的人被人一脚踹倒,连着倒了好几个,滾下楼梯。

所有人都转头看,那七个人眼神不善地走过来。在场的人涌起一股本能的畏惧。

“在范哥,我们在解决私人恩怨而已。”那老大压下心头不安,颤颤巍巍地说。

“挡着路。”说完,又是一脚把那人踹下楼梯。

大家纷纷让出路。你拉着那女生,往角落里缩。

七个人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

你赶紧拉着那女生悄眯眯地跟在他们身后。跟在他们身后,那群人再也不敢欺负她们了吧?

那女生显然变得更紧张,用口型问你:“你干嘛?!”

“求保护!”

忽然,那七个人停了下来。你跟着停了下来,不由得紧张起来。七个人齐齐围了过来。你吞了一口口水。

有一人突然把你的书包提了起来,扔了出去。紧接着,你被掐着脖子提了起来。你整个人都呼吸不了了。

是早上那个白发少年。才一会功夫,头发就染成了紫色。

他提着你的脖子,微微用劲把你整个人提了起来。手臂的青筋暴起。

“不想死就滚远点。”他低声警告。

他手一松,你跌落到地上。大口喘着气。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你,冷眸淡淡瞥了你一眼,转身就走。

你赶忙站起来,握紧拳头。

那人似乎察觉到你的目光,转头瞥了你一眼。

cr:logo


“他们叫什么?”你问那女生。

“他们分别是段宜恩,林在范,王嘉尔,朴珍荣,崔荣宰,bambam和金有谦。”

“掐你的那个人是段宜恩。是他们的老大。你还是别惹他们了。”


段宜恩,我记住你了。


一连几天,你都没有看到那七个男生来学校。之前那群混混,大概是畏惧那七个人,也没有找你们麻烦。风平浪静地渡过了这几天。

这天你和往常一样上天台吃饭。不得不说,天台的视野真的开阔。阳光撒在你的脸上,你舒服得眯起眼。突然发现,角落里有东西在闪闪发光。你走进一看,是一条十字架项链。你好奇地捡起来,细细地观察。

突然天台的门被打开,你连忙躲起来。

“Mark哥,好无聊。”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晒太阳不好吗?我最喜欢了。”另一个人懒洋洋地说道。

“在范哥,能不能有点激情?”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可爱。

“是是是。我们有谦米最有激情了。”这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哈哈哈哈”接着是一阵高分贝的笑。

“走吧。”这声音低沉。你听出来了,这声音是段宜恩的。你庆幸自己躲了起来。不然……

“去哪里?”

“打架。”段宜恩说。

……

你有些无语,不良少年的日常就是去打架吗?紧接着你也离开天台,顺手带走那条项链。要是你知道这里是那七个人的基地,打死都不会过来这里的。


由于爸爸在医院里值晚班,今晚他没有来接你。虽然被多次警告要早点回家,晚上外面很危险。你还是选择一个人在路上慢慢踱回去。因为夕阳洒在路上最好看了。

走过渐渐热闹的街道。突然有一群混混跑了过去,把你撞倒在路上。他们好像在搜寻什么。

“真没礼貌。”你暗暗骂了一句。

你刚想爬起来,看到前面的黑暗角落里,好像有个人影,把你吓了一跳。

你壮了壮胆,走进去一看。那人低着头,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捂着肚子。

你跪坐在他面前,想伸手推一推他。最终只是轻轻问一句:“你……还好吗?”

他没回答,结果一头栽在你的大腿上。

你吓得下意识想后退。

借光一看,竟然是段宜恩。脸上到处是伤。双眼禁闭着。

不会是死了吧?

你吓得小心翼翼地拍打着他的脸。轻声唤他:“段宜恩?”

虽然他之前欺负过你,但是看到他到处是伤,还是觉得很心疼。果然,打架什么的最恐怖了。

他突然抓住你拍打他的手,低声吼了一句:“别吵!”

你有些生气,想把他扶起来推开。结果一摸他的腰部,黏糊糊的。你想到什么,顿时开始害怕起来。

“你怎么伤得这么重?我带你去看医生。”

“不用。”大有在你怀里大睡一觉的姿势。

“那我送你回家。”

他没有回答。不知道他的地址,逼不得已,你一个人扶着他,往自己家里走。

“段宜恩你醒醒啊!你好重啊!你自己出点力啊!!”你把他半扶半拖着回家,把他拖进你的房间。

你看着这一路的血迹,不由得心惊胆战。

你赶忙拿出医药箱。你怕扯伤他的伤口,拿出剪刀剪开他的衣服。

有些干了的血黏着衣服黏着伤口,你只好小心翼翼地剪开。浓重的血腥味,熏得你有点想吐。看得你都心惊了。这人是铁打的吗?都伤得这么重还不肯去医院。

好在做医生的爸爸平常也教了你不少处理伤口和包扎伤口的技巧。还算顺利地处理完段宜恩的伤口。

等处理完伤口和血迹,你累得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段宜恩醒了。环视了一周有些陌生的房间,起身,发现自己腹部捆上了纱布,扯了扯有些痛的嘴角,走出了房间。

看到了在沙发上熟睡的你。白色的校服上沾满了血迹,风吹得半身裙微微卷起,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

段宜恩盯着你,若有所思。

他看到你砸了砸嘴,好像觉得有些冷,拉了拉裙子遮住腿,然后把身子缩起来。他进房间拿了张被子,小心给你盖上。

但还是惊醒了你。

你微微睁开看,就看见精致的五官映入眼帘,近在眼前。特别是那双清冷的眼。

你眨了眨眼,瞬间清醒,立马坐起来。

“你感觉……好点了吗?”你扯着嘴角笑了笑。

他没有说话,而是蹲在你的面前,盯着你的脸看。

经过上一次的提脖子事件,你还是有点怕他的。你慌忙移开了视线。害怕他突然又把你的脖子提起来。

“为什么救我?”他声音一贯清冷和低沉。

“啊?”

“你就这么爱管闲事?”

你有些生气。救了他还被说爱管闲事?你起身,一把推开他。

“嘶~”

你又停下了动作,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他扶起来。

最后你选择转身进房间,眼不见为净。进房间之前,你悄悄趴在门口回头,借着光看他腹部有没有出血。看到没有事,你终于安心地关门了。

段宜恩看着你的小动作,低声笑了笑。

他敲了敲你的房门,你开门吼了一声:“又干嘛?”

“我的衣服呢?”

“啊!被我剪烂了……”你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他挑了挑眉。

你盯着他的上身,有些不好意思。

他突然把你堵在门上。你愣了愣,传说中的……门咚……?

看着他手臂的线条,觉得他一拳下来,你可能半条命没有了……

你刚想说话,门外想起了开门声。你吓得立马把他拉进房间,关上门。

边推他到窗户旁,边说:“我老爸回来了。要是让他知道我带你回来,我就死定了!你快点从窗口出去!”

段宜恩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被你推到窗户,爬了下去。

他刚想说什么,你就把窗帘也拉上了。

你低头一看,自己校服也沾了血迹,连忙脱掉衣服。

段宜恩咽了一口气,刚拉开床帘,就看见你撩开上衣要脱掉。

他立马把窗帘合上,脸上发烫。咳了一声。这次先放过你了。

走了一会,他才发现,自己没穿上衣……






LA大哥A爆了!我发现大哥眼神一凶,我就腿软了。眼神杀我!

走过路过,同意点个赞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凑不要脸的求赞哈哈哈哈哈)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