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莫】《Miss you》(莫寒视角)

戴萌向北,我在南方。我们已经有2817天没有见面了。其实,我和她离得很近,但却隔得很远,虽然我也不太懂到底是什么原因。

她在俄北,我在俄南,是我们一起来这里的。说实话,我其实很想他,没有见过面的时间里,生活的每时每刻都习惯了。

八载漂泊路,尽是忆人情。

已记不起见到过多少不同性情的成员,也记不清喝过多少子杰殿下不平庸的缴费酸奶,怎就及不得戴萌的一句“好想你”。

戴萌说的每一句话,总是让我难忘至深。无论她说了什么,是吵架了,平常了,还是与我相关的,都会很喜欢的。

深夜,我站在俄南的生活中心顶楼的天台上。我望着皎洁得月轮圈,白晃晃的光芒衬映着我的脸庞。

你觉得它刺眼吗?不,我认为它很闪耀,当然不会刺眼,它好像她啊!我不经感叹起来了。

过了许久,我俯下脚缅,坐在天台上的横栏面,仰起头来。

我承认,我可能流泪了。

俄北的天空上,细点沿着许多的星星点点,迎向了我所身处俄南的空角上,星光无限,凝集于此。

这是她送给我的礼物,对吧?

我想应该是的,因为她每次去别的地方都会给我带礼物的,她记得我,她熟悉我,不!她爱着我呢。

想到这里,我,洒了,湿了,落了,干了,想她了,我泪哗哗地流。我想快乐,可是没有她,我根本不会快乐。

在2012年10月21号晚上起,我认识她了。刚见面,我就觉得戴萌是一个社会风气十足的成熟女人,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

我后来和戴萌相处的很好。她很可爱,很帅气,很闪耀,当然,我也很爱她。

戴萌在北,我望俄北,嗅一嗅空气,那些熟悉的气息漂浮在我的脑海里扑洒开来,亦有清晰的印记,蜂拥而至。

我是戴萌的恋人,是她贪婪的锦囊,却很愿意在她的温室里幽怨生长,只能在向南的旅途中,以思她的名义用剩余的心思去抚摸真实的过往,沉淀心中的思念。

也许某一天,在某一个地方,不管是俄南还抑是俄北,我再次遇见她,希望是在上一次最终见面的地方——冷道弗门大教堂。

我们不会错过了,我们会一起通往幸运,幸福,荣光的未来通道。

我们结婚了。

把思她捻成一根线,轻轻摇曳我的心房,又把思念熬成一锅喷香的火锅,梦里梦外刺进我的胸膛,让我的心房隐隐作痛。满心的牵挂,总会分解成各种各样的稀奇情愫,让我随时随地的可以再记拾起那片名为思念的东西,那个我不会再错过的人。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