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章、楚留香是花满楼女婿

无争山庄已故原老庄主原东园虽从未真正与人交手但却让无数人忌惮,就连昔日第一剑客薛衣人也不敢在他门下挑战,当是武林中一个神话,只可惜他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

他最大的弱点便是无子,原夫人仙逝后,他一直未曾娶妻,五十岁时娶了华山派月影剑邱月,然而依旧无所出,谁知三年后,原东园竟带回一婴孩交给邱月抚养,那便是如今的原随云。

史书总是胜利者来书写,其中隐在暗处的自然不为人知。谁又能想到原随云是原东园与华山派枯梅大师之子,而这位文武双全才高八斗的原公子竟痴恋自己的继母邱月。

庞梓看着满室的壁画,或恬淡看书,或飒爽练剑,或愁眉紧锁,或温柔解意,或……娇柔百态,摇曳生姿,风情万种。无不栩栩如生,出神入化。

此时庞梓就无比庆幸自己是个女人了,否则此刻瞧见了这些画的她,不死也要瞎了双眼,若是瞎了,那花花的美貌岂不无人欣赏。

想到此处庞梓赶紧多瞧了几眼花满楼,似是要将他的容貌映在骨子里,待她无厘头的动作弄着两个男人一头雾水之时,才缓缓开口,“据说原夫人婀娜多姿国色天香,想必便是画中人了。”当真是达到了装逼界的顶峰,颇有其女婿的风范。

时间静止一刻两刻,庞梓她……被原随云忽视了,相府千金的面子就这么没了,没了……

叔可忍婶不可忍,得罪女人的后果也是十分严重的,果不其然庞梓火力全开,“可惜啊可惜,如斯美人竟被原公子这样的衣冠禽兽惦记着,当真是太过可惜了一些。听说原老庄主去世后原夫人便去了慈航斋修行,应该是受不了某个变态吧。也对,瞧着这满室的壁画,原公子应没少下肮脏的功夫,若是我没有记错,原公子可是看不见的,您又是如何画出这般惟妙惟肖的画呢?我知道了,一定是……”

俗话说女人得罪不得,爱嘴炮的女人更得罪不得,有嘴炮还聪明的女人那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这不,庞梓姑娘可不就气的江湖上温文尔雅的原随云公子动了杀招,若不是她身边有个花满楼,这位嘴贱的姑娘早已是孤魂一缕了。

原随云将所学三十三家武功达到极致,出招狠辣令人防不胜防,让人惊喜的是,花满楼竟然应对自如,毫不逊色。也对,两人皆是幼年失去光明,少年成名,如今早已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黑暗无否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高手过招片刻失神便有性命之忧,庞梓自然乘着来之不易的时间开始搜寻起来,果不其然在画壁中找到了机关,而机关后赫然是被点住穴道的原夫人邱月。

道了一声得罪,庞梓便将顺手牵羊的匕首抵在邱月白皙秀顾的脖颈,“我这刀口可未曾长眼啊,原公子再动一动,这风韵犹存的少妇怕是要死在我的手下了。”

原随云倒也端的风度,停下了手中动作,好似方才与花满楼生死相搏的人不是他。

庞梓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有当劫匪的潜质,若是日后花花破产,她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与女婿一般劫富济贫(蠢作者:想啥呢,这辈子是不可能破产的),“花花,点住他的穴道……嗯。”

“梓儿!”庞梓的闷哼声让花满楼瞬间移动,可惜他还不够快,当今武林能胜过花满楼的人不过寥寥几人,能在蝙蝠岛中还能胜过他的,只能那位华山派掌门枯梅大师了。

饱经岁月苍老狠厉的声音传入花满楼耳中,震得他心头发麻,暗叫一声好内力。

“我的摘心手可不长眼,花公子若是动一动,这娇滴滴的美人怕是要死在老妇手下了……哦!随云,点住花公子的穴道。”

所以说宁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女人,宁可得罪女人不可得罪老女人。这位枯梅大师显然没有忘记刚才庞梓威胁她儿子的事情。

看着躺在身边的花满楼,庞梓心中那个悔啊,她千算万算,算中了满室夜明珠是为邱月而照,算中了邱月在原随云心中的分量,算中了一切,唯独没有算中,枯梅师太。

听到庞梓恼恨的声音,花满楼便知道庞梓在想什么,轻声安慰道,“无妨,梓儿初涉江湖,已经很厉害了,若非亲眼所见谁又能想到枯梅大师会死而复生。”

原随云与枯梅师太百般算计让枯梅师太借着死亡排除一切嫌疑,成为悬在众人头顶一把的利刃,又怎会让庞梓轻易看透。

所幸庞梓这辈子最大的本事便是随遇而安,此刻两人性命尚且不能保全,她却不放过一刻调戏花满楼的时机,“花花,你叫我梓儿啊,你可以多叫叫吗?”

即使红着脸,花满楼还是顺从了某位姑娘不合时宜的要求,“梓儿!梓儿!”

枯梅师太,“聒噪。”

庞梓:为毛你只点我一个人的哑穴。(蠢作者无奈叹息:女人就是要为难女人。)

花满楼,“……大师这是何必呢。”

枯梅师太,“很有必要。”

花满楼,“……”

果然,无论什么年纪的女人蛮横起来都是不讲道理的。

——

楚留香这一生做过许多刺激的事,可唯独没有拍卖过自己的岳母。

连楚留香都没想到,以他们的才智会被捉住。

母亲被擒,花曼自然是焦急万分,“多少钱我都出,你不许伤害她。”

如同庞梓想不通枯梅师太与原随云为母子一样,原随云也想不到楚留香身边的小姑娘与嘴贱的庞梓竟是母女,这世上总是有许多看起不合理却证实存在的事情,只是人们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原随云,“当朝相爷的嫡女千金在姑娘眼中值多少钱呢?”

花曼,“当然是无价的,她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原随云,“那姑娘打算出价多少。”

花曼,“我的钱大概有些不够,但楚留香有钱啊,我爹……花满楼也有钱,他们可以买的。”花曼觉得自己简直是个机灵鬼,居然知道替爹娘隐藏关系。

原随云,“……楚香帅!花公子!姑娘太过异想天开了。”他今日大概与姑娘犯冲吧。

花曼,“怎么会,他们不是和你一起上岛的吗?”

原随云,“……”你这话我没法接。

楚留香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之前他尚且未能确定谁是蝙蝠公子,如今被花曼这样一搅合,倒是十分肯定了。

若是再让花曼扯下去,这蝙蝠公子怕是要气到原地升天了,楚留香只能做做好事,拯救拯救被花曼歪题的交谈,“在下愿意出一百万两买这位庞姑娘。”

听到楚留香的声音,原随云竟有种轻快的感觉,随后又着实被自己的感觉恶心了一把,“阁下当真有一百万两银子。”

楚留香,“没有,但我可以用我的命来换这位庞姑娘的命。”

听闻此话的花曼瞬间回头,不敢置信的拉住楚留香的衣袖,“香香,你真好。”

楚留香,“……”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曼儿,若是我与这位庞姑娘同时掉落水中,你会救谁。”

花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啥,那,那你不是会水吗,武功还那么好,哪里需要我救。”

楚留香,“……”心有点堵。

原随云,原随云觉得有必要把话题拉回来,“……我倒也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一双眼便好。”

楚留香,“虽说失去一双眼睛太过遗憾,但若是能救得曼儿在意的姑娘,到着实划算,好,我答应你。”

话音刚落,山洞中便升起一片火光,照亮了暗无天日的蝙蝠岛,黑暗终将过去,光明依旧充满人间。

原随云来不及离开,可蝙蝠公子位置的上坐的却不是他,而是……被点住穴道的花满楼。

山洞中有很多人,他们或是江洋大盗或是英雄豪杰,但只要是人就会有把柄,而他们的把柄自然都在蝙蝠公子手中,此刻的他们再也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纷纷出手想要致花满楼与死地。

几十个高手同时出动,楚留香想拦也拦不住,他又不是神,不过是运气好一点的人罢了,他如何能拦的住呢。

所有人都以为花满楼必死无疑,就连楚留香都那样觉得,可这世上总是有些奇迹的。

花满楼一直觉得陆小凤的运气好,可貌似自己的运气也不错,他的轻功虽不敌楚留香,但躲开这几十个高手一击还是可以的。

“诸位且慢,蝙蝠公子并非花公子。”江湖上没有人不敬仰楚留香,他的话语一出,众人或情愿或不情愿到底是停下了杀招。

有了女婿挡着,花满楼可算有了空挡去救庞梓,只是,他貌似没有女儿快。

救了人的花曼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又一次将自己埋进了庞梓怀中,“我很担心你。”

庞梓摸了摸女儿柔顺的发丝,柔声安慰,“我没事,你放心吧。”

花满楼:总感觉我有点多余。

他只能救下同样被点住穴道的胡铁花一行人。

胡.没的感情的背景板.铁花,“多谢花公子。”

花满楼,“胡大侠客气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